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甜婚撩人[娱乐圈] > 第32章 亲亲

第32章 亲亲


睡到迷迷糊糊, 白天发生的事情如浮光掠影,周霓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沈清和好像说有什么重要的消息, 可惜当时她尚在社死中没走出来, 这个话题就混了过去。

他到底想说什么呢?

周霓的强迫症犯了。

在车里明明不想知道,现在却成了抓耳挠腮想知道,像是有十万只小蚂蚁啃噬着她的心脏,折磨得难受。

周霓翻了身, 在夜幕中静静看着沈清和。

月光浅浅地打在他脸上,男人精致的眉眼如夜幕中的远山,肩线清瘦,侧脸英俊,光线昏暗的缘故,衬托得他的五官更加立体和深邃。

像一幅流动的美男图。

如果沈清和不长嘴, 或许周霓会更喜欢他一点。

“看够了没?”

沈清和闭目捉住她的手腕,嗓音懒洋洋的,透着莫名的倦怠感。

“你竟然还醒着?”周霓心里一喜,心怦怦乱跳着,忽略了这些小情绪,“我是想问你, 白天你说好消息告诉我,还说我不听会后悔, 到底是什么啊?”

她嗓音清亮,说得缓慢。

“这会儿又想听了?”

周霓没掩藏:“嗯。”

顿了顿,她又补充:“我这人有点强迫症。”

沈清和扬了扬眉,懒散抬眼:“霓霓,我也有强迫症, 你是怎么对我的。”

言外之意:我有强迫症,你在车里不听,所以现在报复你,我也不告诉你。

周霓:“……”

她眨巴眨巴眼睛,自己好像真的没什么道理,说多了强词夺理的语句,现在也不想这样了,她安慰自己,沈清和能有什么好消息,可能就是骗着她玩的,没必要这么认真。

周霓正想说什么。

却见沈清和一把抓起她的手,放在手心把玩着,如同抚摸着上好的瓷器。

他挑起她的下巴,与她对视。

男人的目光深邃,像夜晚的潮。

周霓的睫毛莫名颤抖一下。

沈清和轻启薄唇:“可我没这么小气。”

他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慢条斯理提出条件:“如果你亲我一下的话,我就告诉你。”

越来越流氓了?

仗着现在在床上,她不能怎么着他是吗?

周霓满脸大写的无语。

“刚才我们不是亲过了吗?”

亲了还不止一处地方。

沈清和垂眸笑了笑:“那不算。”

激情时刻的亲吻和平静时刻的亲吻压根不能算作一个量级,两个人上次手牵手都令周霓有点羞赧,周霓心里也明白这二者的区别。

她有点生气,很想将头强硬地转过去,再也不理会沈清和了,可身体诚实得要命,眼巴巴等着沈清和网开一面。

“你快点告诉我吧,仙女的吻岂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不就是一个消息吗?我以后加倍报答你不就行了。”周霓打着哈哈想要囫囵过去。

沈清和啧一声。

他嗓音清淡,心也硬得很。

“霓霓,再给你三秒钟。”

他轻笑一声,闭上了眼睛,睫毛很长,聚拢成了一把小扇子。

周霓心跳如擂鼓,飞速凑了过去,在他脸上啄了轻轻一吻,正要全身而退时,男人精准扯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压制在了身下。

属于男人的强有力的心跳,还有逼近的危险气息。

沈清和看向她的下巴,莹白,玲珑小巧。

“这么简单就想糊弄过去?”

沈清和气定神闲,慢悠悠地勾起了唇角,话语里的暗示意味很浓:“它可不会同意。”

周霓身体稍微一动,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同寻常。

这也太敏感了吧,不是刚完了吗?这男人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没想到骨子里就是个流氓啊。

周霓的脸蛋瞬间充血,别到一边去:“你得说话算话。”

“你让我亲我,我就亲你了,这可是下凡的仙女第一次在平常状态下亲吻别人,你赚大了,你如果不讲诚信,以后我们就别说话了。”

“你现在有什么反应,都跟我没关系,”夜晚如此的寂静,周霓语气是从未有过的认真,“我不会帮你解决的,我已经累了。”

沈清和瞥她一眼:“怎么就没关系了?”

周霓:“……”这是要强词夺理吗?

沈清和喉咙里溢出笑声,抚摸着她的长发,嗓音有几分克制:“都怪仙女的魅力太大。”

这个说辞她就完全可以接受了。

赞美永远都不嫌多。

沈清和说话算话,将她放了下去,他的呼吸也在慢慢平复:“沈老师愿意给你机会,女一号,不过是群像戏。”

周霓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沈老师,是她想的那个沈老师吗?

仿佛被热切的兴奋冲昏了头脑,周霓仰起头,睁大了眼睛:“沈旭风沈老师?”

沈清和清淡道:“嗯。”

“真的吗?!”

沈清和今晚表现得格外有耐心:“真的。”

周霓却还是觉得有点扯,明明她就是一演技不怎么样的三流演员,沈老师的大制作看不上她才对,虽然开心,可她太清楚自己的实力了。

“不是通过你的关系吗?”

沈清和无奈:“不是。”

他看了她一眼:“我们霓霓那么优秀,沈老师都看在眼里。”

周霓简直不敢相信,本来得到陈奕的认可就已经非常开心了,可沈老师竟然愿意破例给她机会,门槛跨越了可不止一个等级啊。

如果演好了,可是有希望代表中国影视冲击国际大奖的。

周霓激动极了,什么都没想,激动地抱起沈清和来了几个亲亲。

沈清和克制的喉结滚动了几下,不由得翘起唇角。

人一到夜晚果然容易疯,先是听从沈清和的话,主动亲了他,这又情绪上头,亲出痕迹来了。

周霓清晰地看到男人下巴上的吻痕,估计明天会留下痕迹,又有点不好意思:“我刚才太开心了,如果你明天有痕迹,可以涂抹那个消肿的药膏。”

“不需要。”他巴不得被人看到。

过了会儿。

周霓又说:“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就觉得那个角色是我的了。”

沈清和没说话。

“你会不会觉得我异想天开。”

“不会,”沈清和抿了抿唇,语气不容置疑,“霓霓值得更好的。”

沈旭风的试镜定好了时间,周霓赶紧将那段时间空了出来。

叶曼帮她安排的表演课也上起来了。

学了几节,她自我感觉有点收效。

表演课老师说,她其实有天赋的那种演员,听完之后,周霓下意识扑哧笑了出来。

这老师是不是远离尘世的大师,连她的演技风评都不知道?

可这位老师是表演届的大拿,又岂会是凡尘之辈,看出她的心思,立刻说道:“其实你大学那会儿我就知道你了,你很有灵气,刚出道的作品我也看过,如果好好雕琢一番,必定有大成就,可惜你功利心太重。”

老师叹了口气。

周霓其实有苦衷,福利院那时候都没什么钱,入不敷出,院长奶奶不堪重负,她就想着能帮就帮点,何况她长了张漂亮脸蛋,只要她想,在娱乐圈捞钱并不困难。

她也没解释,解释了也没意义,毕竟她是真的将赚钱放在第一位,暂时放弃了事业,却要用余生来弥补。

周霓深吸一口气。

老师又说:“曼曼跟我说了,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才想着拉你一把,放心,你能好起来的,前提是忘记那些流言蜚语,把每一个角色都当作重生的自己。”

“好。”周霓握紧了拳头,“我相信您。”

周霓行程其实也算排得满,表演课都是她挤时间去上,还有一个综艺去录制,叫《美妆达人秀》,每一季她都有参与。

这个节目顾名思义,就是关于化妆的。

现在的女孩子越来越讲究,而女明星的妆容是大家趋之若鹜、向往的存在。

这个节目就是给平凡的女孩子一个窥见明星化妆的机会,在节目中展现女星的化妆技术,值得一提的是,会展现女星的素颜状态。

那种皮肤底子不好的女星一般都会拒绝加盟。

周霓对这一点最有自信,几乎成了常驻嘉宾。

这个节目要在林城录制,地方比较偏远,需要留宿两晚,由助理晓晓陪同。可晓晓请了假,她母亲生病了,于是公司又找了临时的助理。

新助理看起来倒是聪明伶俐,到底经验不够,飞机降落林城,周霓才发现竟然忘记订宾馆了。

“对不起姐,这么大的事我都给忘了,”小助理满脸诚恳道歉,“我现在去帮你联系节目组,看看节目组能不能想想办法。”

周霓内心疲惫,摆了摆手:“别麻烦节目组了。”

本来这就不是节目组职责份内的事情。

是她们自己的疏忽。

周霓说:“我们自己想办法吧。”

林城这么大,还不信找不到个合适的宾馆。

周霓再怎么着是明星,安保力度不够的肯定不能住,保密性不强的也不能住,格调低了的她自己住了也不舒服。何况今晚就要入住,找到各方面要求都符合的就是难上加难。

周霓和小助理在机场贵宾室,下载了好几个订房软件。

找了一会儿也没找到合适的。

小助理小心翼翼:“姐,要不我们联系一下沈总?”

沈清和可是个大人物,这种小事情肯定难不倒他。

周霓想也没想:“我看不如联系一下公司让你试用期提前结束比较合适。”

小助理脸色立刻发白:“不要啊!”

周霓弯弯唇:“跟你开玩笑。”

小助理立刻就放心了。

她知道自己犯了错,可周霓挺宽容的,比她想象中的明星温柔大度多了,她发誓一定会好好照顾周霓。

周霓盘着腿,将搭在脊背上的披肩拿了下来,让小助理帮她收了起来。

她红唇美艳,柔软的脸蛋清纯白皙,小助理看着看着就呆了:“姐,我能问一下不,为什么不能麻烦沈总,你俩不是恩爱夫妻吗?”

周霓:“……”

“你是圈内人,不要乱看娱乐新闻 。”

“营销号写的我一句都不信,我全凭自己眼睛,沈总和你之间的cp感都要溢出屏幕了,我很看好你们的……”

周霓冷飕飕地看了过去:“找到了一家,我们过去。”

这是一家五星级宾馆,虽然比周霓的要求差了些,可毕竟也是全国连锁酒店中很出名的,主要是保密性强,记者都进不去,不少小明星出行都订这家。

周霓在网上订好了之后,又打车到宾馆,去前台确认。

她戴着墨镜,小助理帮她拉着行李箱。

大老远就看到了不速之客,许满夏。

许满夏站在前台那边低声说着什么。

周霓这才想起来,许满夏跟她一样,来录制这个节目,本来还以为赶不到一期,这倒好了,不是冤家不聚头,到了节目现场如果许满夏还想要撕,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只是没想到许满夏竟然跟她选在同一个宾馆。

周霓假装没看见许满夏,走了过去:“你好,帮我办理下入住。”

前台小姐姐面色为难起来,看看许满夏,再看看周霓,她当然知道,这二人都是公众人物,不想得罪任何一个。

许满夏表情有点得意,唇边挂着浅浅的弧度:“你跟她实话实说就好了。”

“好的。”兴许是许满夏的话给了前台勇气,她看向周霓,淡定自若道,“周小姐,不好意思了,许小姐已经预定了我们酒店所有的房间,请周小姐换一家酒店吧。”

周霓:“??”

“可是我已经订好房间了啊。”周霓拿出来手机,“你看一下我的订房记录。”

前台讲话倒是很有礼貌:“很不好意思,这个订房系统应该是出现了故障,我这边也没法核实。”

周霓付款的时候卡了好几次,一会儿说没有房间了,却又神奇地付款成功了,现在只觉得迷惑。

其实不少家境好的明星出行都会选择包下整个酒店,许满夏此举也不一定是针对她。

周霓默默叹气,小助理着急了:“我们姐姐确实已经订好了啊,你们酒店不能这样。”

前台出示许满夏的付款记录:“这是许小姐交的定金。”

许满夏得意洋洋地看了眼淡定的周霓,后者肤□□致,妆容淡淡,就像是养在水乡温婉动人的女子。

两个人中间隔着小助理,许满夏无比轻蔑,看起来压根就没把周霓放在眼里。

前台知道二人的身份,也不想闹得太僵,出了主意:“周小姐,您可以跟许小姐商量一下,毕竟许小姐包下来我们宾馆,也是为了清场,保护隐私,反正你们都是公众人物,倒不如……”

还跟谁商量。

周霓摆了摆手,正准备离开。

可小助理不知道二人之间的风起云涌:“许姐姐,反正你们都会录制同一个节目,干脆住一起得了,反正我们会付钱的,您这边也不亏的。”

“我为什么要让给周霓?”许满夏笑容放肆,“这是我订好的房间,法律都不会觉得我有问题,更何况让给她。”

不光小助理惊讶,前台素来宠辱不惊的表情都变了。

周霓没什么反应。

许满夏包场也不是因为对付她,纯属不愿意分给她一间房,她也没什么可说的。

谁也没想到,胶着的空气忽然被打碎。

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身材颀长,气场强大。

男人仅仅穿着简单利落的黑色西装,可那不凡的气质却掩藏不住,皮肤呈现令人羡慕的冷白状态,侧颜俊逸,高贵中带了点不耐。

沈清和一步一步走近,幽深的眸色静静看着二人,皱了皱眉:“许小姐,你还是不愿意让吗?”

许满夏冷哼一声。

她当然畏惧沈清和的权势,可若是现在让了又觉得没面子,何况周霓算什么,不就是沈清和玩腻了要丢了的女人罢了。

到底有点发怵,许满夏的嗓音软了几分,抬了抬精致小巧的下巴:“我已经付过定金了,不让的。”

沈清和嗤笑一声,不咸不淡道:“那就请你出去吧。”

许满夏开始没听清楚沈清和在说什么。

她看向周霓:“周霓小姐,你可以出去了,今晚整个酒店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而周霓抱着手臂,半步路不移,完全是看热闹的姿态。

如果她老公没来,这件事她就吃了哑巴亏了,她就认了。可惜沈清和来了,虽然她和沈清和经常拌嘴,可她莫名就有这个自信,沈清和一定会帮她想办法。

男人身上淡淡的雪松香气传来,飘入她的鼻息,周霓闭了闭眸,内心一片安定。

沈清和淡笑一声,转过身,视线对上了许满夏的。

男人斯文清隽的脸上染上几分清冷气质,俊美的面容轮廓愈加清晰,他冷笑一声:“是你应该出去。”

“不好意思,这家酒店是沈氏旗下的产业之一,许小姐请便,这里不欢迎你。”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评论区热闹的话,明天会加更滴!!

大家收藏一下泱泱子的预收哦,也顺便收藏一下作者啦orz

——求预收《深情占有》——

文案:

豪门千金唐姝意在失明时与周延见订了婚,紧接着周延见前往异国出差,长达两年。

之后唐家颓败,婚约在周家眼里已不作数。

眼睛恢复后的唐姝意进入娱乐圈,事业风生水起。

一场宴会,她对冷峻矜贵的男人一见钟情。

男人掀眸睨了女人手上的钻戒一眼,唇角浮笑:“你老公不介意?”

唐姝意将戒指随意褪下来,吹了吹气,杏眸弯弯:“假的,十元店买一送一。”

男人蓦地嗤笑。

呵,价值一千万的蓝钻,他亲自挑的。

后来,唐姝意被男人困在墙脚。

周延见步步欺近,喉结滚动,热气尽数喷洒在她耳畔。

他执起她的手指,眸中火光跳动,掌心渐渐变得炙热:“十元店买的?嗯?”

唐姝意扯着男人的衣角,撒娇般呜咽:“老公,我错了~”

唐姝意出席活动时,被问及跟老公之间的趣事。

台下骄矜优雅的男人似笑非笑,唐姝意亮了亮无名指的钻戒,开玩笑说:“婚戒是十元店买的。”

后来有记者扒出来,唐姝意手上的戒指与周延见手上的是一对。

世间罕有,独此一对。

记者:这样的十元店给我来一打(:≡

——求预收《颊边吻》——

文案:

学生时代,江湛明出身贫寒,相貌却英俊不凡,白衬衫一丝不苟,无数少女为之折腰,却无一人能摘下这朵高岭之花。

宋迢花了一个月时间将他追到手,然后说了分手。

再次相遇,江湛明已然成为商圈新贵,宋迢被老板委派来与他谈公事。

经过她身边时,男人西装挺括,清俊的脸无一丝波澜。

宋迢还以为他不记得她了,欢天喜地地跟姐妹聊起自己的前男友。

她翘着腿不以为意:“早就死了一万年了。”

出门,却恰好对上一双狭长幽深的眸。

江湛明撑着手臂挡在宋迢前面,不紧不慢地笑了笑:“好巧啊,前女友。”

合同还未谈拢,宋迢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生怕惹他不高兴。

一天,江湛明将她堵在墙角:“宋迢,有人传我们谣言。”

她还没开口,只见江湛明垂眸轻笑,低沉的嗓音沙哑撩人:“我有解决办法。”

“什么?”

男人揉了揉她的发顶,眸中溺毙深情,缓缓落下一吻:“让谣言成真不就行了。”

宋迢:“……”

后来复合的无数天,宋迢才知道这个男人的深情。

她决定献上自己的一生。

感谢在2021-08-05 17:05:05~2021-08-06 16:10: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麻圆姐姐 18瓶;sieben- 4瓶;●●●●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