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甜婚撩人[娱乐圈] > 第45章 命运

第45章 命运


《夕阳未落时》有条不紊地拍摄着。

周霓与沈清和的感情官宣之后, 流量暴涨,周霓的身价也跟着提升。

同样,今天也是离婚综艺拍摄的最后一天。

两个人终于不需要在镜头面前掩藏自己, 沈清和大方护妻,在镜头上大胆虐狗, 可以说成了离婚综艺的流量担当。

早上, 周霓在沈清和的怀中醒来, 伸了个懒腰。

沈清和总是比她早起。

毕竟这是在外面,周霓也不能赖床太久。

在镜子面前刷牙,嘟嘟囔囔:“沈清和, 我现在只要看我微博, 就是爆满的状态,其实我原来还挺盼望这一天的,你知道我现在为什么不盼望吗?”

沈清和用毛巾擦干净嘴巴,干净的脸清俊,视线瞥向她:“为什么?”

“因为我的私信内容全部都关于你。”周霓刷完牙,冲洗着牙杯, 伸出两根手指戳了戳沈清和的胸口,“所以你就是罪魁祸首。”

官宣恋爱诚然能使她事业更上一层楼,可相同的, 也会带来更多负面东西。

比如,大家的专注点在她的恋爱上, 她就得更加快马加鞭提升自己的实力, 否则就被被反噬。

“还怪上我了?”沈清和扬了扬眉。

周霓笑:“不行吗?如果当时干脆利索离婚, 跟现在局面就完全不同了吧,”

本来他就是罪魁祸首,要不是他这么帅这么好, 勾引着她爱上他,要不然万年不动心的她怎么会喜欢上名义上的老公。

沈清和慢条斯理地笑笑,用指腹捻了捻她唇角的泡沫。

周霓比沈清和矮不少,虽然她在女孩之中也是个子高的,可视线也刚好对上沈清和的嘴巴。

他唇形很好看,很薄,很冷,可又偏偏充满了致命的禁欲感。

十足的撩人。

男人的唇突然贴了上来,沈清和用一只手将她抱到了洗手台上,他放肆地亲吻她,如同不受控制一般,二人唇齿交缠。

周霓贴着他的胸口,隔着薄薄的布料,感受着男人心跳的律动,他的气息始终炽热,像是藏了一把火。

比起之前,沈清和这次吻得有点霸道。

周霓的头脑似乎跌跌撞撞,于茫茫之中跌入了一座名叫“沈清和”的湖泊。

她纤细的腰肢被男人的大掌钳制住,很牢,动弹不得。

周霓的肺活量显然比不上沈清和。

一记深吻过后,她被沈清和带到了墙角,两人维持着壁咚的姿势,暧昧丛生。

沈清和比她高不少,在气场上也牢牢压着她。

男人的脸上明明温润含笑,可周霓却莫名觉得脊背发凉,他唇角微微压着点笑容,眸子深邃:“宝贝,还离婚吗?”

周霓的思绪却飘飞了。

“宝贝”这个词,沈清和以前也叫过,也都是挺远的事情了,周霓有种奇怪的熟悉感,好像最近就听过,可若是让她回想,她什么都想不起来。

怎么回事呢?

要么是得了失忆症,要么就是做梦。

周霓将头转到一边:“如果我说离你会怎样。”

沈清和拍了拍她的脸,带着一点薄茧的指腹触了触她的肌肤,又微微用力,小小掐了一下。

“你说呢。”男人扬了扬眉,一字一顿。

“干嘛呢你,大早上发什么情。”周霓面红耳赤。

沈清和偶尔在床上意乱情迷才会说几句荤话,此刻脸上的表情与开车无异。

周霓一点儿都不习惯。

“好了,赶紧收拾收拾就下去了。”

周霓转身就走,生怕在洗手间真就做了。

毕竟这对沈清和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刚才沈清和吻得比较深入,她嘴巴都被吮吸红了。

整理了好半天,才放心下楼去大家聚集。二人又成了最后到的那个,周霓狠狠瞪了沈清和一眼,都怪这个男人,临走之前玩什么亲亲play。

哪想到早饭还没来得及吃,导演从外面走进来:“咱们的节目现在关注率很高,临时有记者过来,可能会有个简短的采访。”

众人都知,节目关注率高都是拜周霓所赐。

要不是她无意掉马,这个综艺也就是热播综艺,不会成为近三年来观看人数最多的,还破了记录。

自然,周霓和沈清和被推出去第一个采访。

外面站了不少记者,见到二人,第一个问题就是:“周老师,您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问题一出又让周霓想到了早晨在洗手间的一幕,脸热乎乎的。

这个死变态。

周霓只能想办法含混过去:“房间有点热。”

记者不以为然。

可旁边沉静内敛的沈清和却开了口,嗓音淡淡的,悠然笑了:“太太,这是深秋。”

周霓:“?”

谁把他带走,这他妈是她的亲老公吗?

哪有这么不留情面揭老婆短的人?如此狠心。

周霓的脸更加红了。

记者也揶揄看她一眼。

旁边围观看采访的工作人员也笑,都是成年了,怎么可能猜不出周霓脸红的原因,不就是做了什么限制级不可描述之事吗?

周霓都能想到这次的采访发表出去,会产生怎样的轩然大波了,估计大批cp粉又会喊着:详细点说。

算了,这些事情也不在她的可控范围内了。

下一个是沈旭风和严苛接受采访,二人都是中年人里有名望的人,大家的关注点除了二人已经复合之外,还有事业动向,沈旭风除了表达了自己的《遥望远山》正在拍摄中,预计明年播出,还说会和知名导演林立合作一部电影:“《深情呼唤》的演员还没定好,不过唯一确定的是周霓会饰演女主。”

身为媒体人都知道林立的作品有多么出名,并且林立为了这部电影也准备了好久了。

据说还是大胆的性侵题材。

讲的是一个女孩被性侵后勇敢面对自我,将坏人绳之以法的故事。

周霓竟然敢拍这么大胆的题材!

她真的可以吗?

沈旭风点到为止,到这里不再多说,保持了神秘感。

网上关于林立的新电影,展开了热议。

【周霓还真是不走寻常路】

【竟然进军电影界了】

【这个电影为什么会找她啊,怎么想也轮不到她,她演技还不错,我没黑她,纯属奇怪】

【我也想不明白,难不成是片酬高?】

【周霓为什么要演这么黑暗沉重的题材,帅哥美女谈恋爱的剧不好吗?】

众人议论纷纷。

其实从周霓的外形条件来看,再加上她的小短剧收获了大众好评,她主动出演现如今流行的小甜剧更能圈粉,也容易巩固粉圈。

可周霓爱上了演戏,只想去演自己真正喜欢的角色。

她不想为生活去妥协,想永远像个战士一样奋斗。

叶曼也和周霓商量好了,在这个当口,放料出去,洗白周霓的打人事件。

【惊!周霓接性侵电影《深情呼唤》竟是因为年少有过同样的经历!!她小时候差点就被性侵了】

【我早就听说了,周霓高中打人也因为性侵事件,那个男生竟然欺负那些女生,在背后干了很多变态的事情,周霓发现了之后气不过就打了一顿,掐脖子都是轻的】

【这瓜保真吗】

【保真保真,马上就闹到微博了】

【卧槽,周霓好勇啊】

【她好正义,如果实锤了我绝对粉她】

【又想起她打陈雄那次】

【社会我周姐,人狠话不多】

沈旭风这个办法真挺不错的,让周霓在镜头面前突然解释当年的打人事件,不管真相是不是如此也会有人不相信,但如果有了电影做依托,无疑增加了很多可信度。

叶曼负责处理后续,将这个料爆给营销号和八卦小组之后,叶曼就一直观察着事情的动向。

“霓霓,你非要揭开伤疤吗?”

沈清和对这件事的处理办法一直不太支持,他不想让周霓重新置于舆论之中。还不知道网友会怎么议论此事,起码他知道,当今社会对女性非常不友好,周霓或多或少会受到一些攻击。

何况现在讨论掐脖子事件的声音越来越小了,以后会慢慢沉默掉,还不知道这个时候爆出来会不会引发相反的效果。

周霓笑了笑:“这不是伤疤,就是被坏人咬了一口而已,我又不羞耻。”

沈清和无奈:“我知道。”

“只是,我担心那些流言。”

他叹了口气:“怕造成二次伤害。”

天不怕地不怕的沈清和竟然也有害怕的东西,周霓突然就笑了:“你怎么这么幼稚啊。”

“我身为当事人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沈清和盯着她,越发觉得她一腔孤勇,身上有太多的美好品质,皱了皱眉:“霓霓,我担心。”

“不想让你再受伤了。”

“可是你那种粗暴处理问题的办法也不是办法啊,你可以删干净所有骂我的帖子,却堵不住网友的嘴巴,我现在就要她们心服口服。”周霓弯了弯眼睛,“我知道你喜欢我。”

“我也很喜欢很喜欢你,沈清和。”她笑着,“有你陪着,我不会怕的。”

星月陪伴,晚风轻柔,二人浓情相拥着。

事情果真朝着沈清和想过的最坏的结果发展了。

有小部分极端主义的网友在论坛开贴。

【我说,既然周霓经历过这个,那她岂不是公交车了?如果被沈老爷子知道了,她会不会被扫地出门啊】

【想不通沈总这么好一男人怎么会喜欢周霓这种烂女人】

【真是,那么多干净的女孩子,周霓都脏了,何必呢】

这种帖子比较隐蔽,都是些沈清和的脑残级粉丝,稍微明点事理的人看到这种帖子,都一脸无语,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会有思想在大清的女人。

也有不好人去私信周霓。

大意就是周霓这个脏了的女人不配沈清和,赶紧自动滚开。

周霓觉得好气又好笑,这是找不到黑她的理由了?这么扯的话都能说出来。

沈清和眉头紧蹙。

他自己的微博也收到了很多私信,大意都是建议离婚,娶一个背景干净的女孩。沈清和关掉了手机。

周霓看到他的反应,就觉得不气了,一笑置之,坐在沈清和的腿上:“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毕竟你又不是明星,也没有管理粉圈的义务,这群人就是脑残,谁都管不了。”

“我没有这样的粉丝。”

“……行吧,你又不是公众人物。”周霓说,“可是大家都抢着当你的粉丝呢。”

沈清和思忖了一下:“如果真要当我的粉丝的话,有个前提。”

“什么。”

男人戳了戳她的梨涡:“必须喜欢霓霓。”

“谁不喜欢霓霓,我就把谁开除粉籍。”

“专业术语都懂了,我们沈总有点厉害了。”

沈清和突然说:“霓霓,我们开场直播吧。”

周霓惊讶:“这个节骨眼开直播吗?”

沈清和侧颜坚毅,他重重点头。

本来公司那边的安排是,先放料出来,等过段时间就有一些采访,周霓再谈谈当初的事情。

可沈清和竟然想开直播。

“开直播谈这件事吗?”周霓有点懵,“我其实现在都不知道说什么,曼姐还说要和我商量。”

“我来帮你说。”沈清和扬了扬眉,“我是你的先生。”

“把我们霓霓保护好是我的责任。”

男人的眉眼温柔了些,拍了拍她的脸:“相信我。”

周霓从来没有一刻不相信沈清和,哪怕背弃全世界,都愿意相信沈清和。

虽然跟公司商量是应该的,但若是沈清和出场,叶曼也更相信沈清和的能力。

只是周霓不想将沈清和带入这浑水之中,这点事她可以处理,她也可以在媒体面前讲出当年的真相,也可以痛斥那些觉得她脏了的女孩,告诉她们其实错的很离谱。

她胡思乱想着,心也同样暖意融融:“沈清和,你是不是特别担心我啊?”

男人不置可否,抚摸着她的脸。

周霓小声说着:“其实没必要担心的,现在就这么几句脏话对我来说真的没什么,你没看到吗?大多网友都很温柔善良,都在安慰我,而且接到这么好的电影还能顺便洗清冤屈,怎么看都是我赚了。”

“每个人的人生轨迹都不同,我们的人生是不一样的,沈清和,我不能和你比,你含着金汤匙出生,不会经历我的人生。”

“我是想说,你不用心疼我,就把我当成一个普通人就好了,大多数普通人还没我幸福呢,至少我现在很快乐。”周霓笑眼盈盈,像是沉睡了一汪小月亮。

沈清和深深望着她。

男人的嗓音有点沙哑,却莫名带着撩人意味,他抚摸着她的脸:“霓霓,你错了。”

“我的沈太太,她永远在我之上。”

沈清和的声音牵动着她的心扉,像一根丝线,若有似无的拉扯,不停地悸动。

“永远。”

周霓请示了一下公司,公司那边也没问题。

便立刻发布了微博。

【明天下午六点会有一场微博直播】

【哇哇哇让人心疼的霓霓直播啦】

【期待霓霓】

【霓霓以后一定要好好的】

【哭了,我爱你霓霓!!】

【沈总会来吗?】

【楼上是不是傻了,沈总怎么可能不来,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夫妻,而且因为什么事情直播大家都明白】

【期待沈总实力护妻现场!!】

刚发出去五分钟,下面就有了一万条评论。

比周霓想象得快多了。

到了直播的时间。

拜这个综艺所赐,周霓已经不是第一次直播了。

她也没特意化妆,就保持了最天然的状态,沈清和就更不用打扮什么,这个男人坐在那里就是一副精致的海报。

六点钟她准时开了直播,沈清和就坐在旁边。

男人面容微敛,沉静淡然,唇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

【霓霓好美!!!】

【夫妻俩的盛世美颜杀我】

【我好爱我好爱,太美了,霓霓是仙女下凡】

粉丝们吹着彩虹屁。

周霓笑了笑,对于直播她已经轻车熟路:“晚上好呀,本来也答应会跟你们聊聊天,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我们聊一聊。”

“大家有什么要问我的吗?”周霓说,“可以打在公屏上,我看到会回答。”

【没什么问题,霓霓最美!!只需要站在那里展现盛世美颜就好了】

【沈总可以分享一下宠妻日常吗?】

【你俩安静坐着,我截图啊啊啊啊啊】

可相同的,也有一些不干净的话闯入人的眼帘,周霓都不想去说什么。

“关于我那段掐人脖子的视频,很久之前我就答应粉丝要跟大家解释了,正好趁这个机会我想说说一说。”

“掐人脖子是真的,没有合成,是实拍,但是被打的男生是个变态,他做过很多不好的事情,当然,你们不用担心我,没做到我头上,只是我恰好发现了,就忍不了,一冲动就动了手,”周霓双手合十,“你们也知道,我战斗力还蛮强的,那个男生打不过我,但是,不管发生了什么,动手都不对,我没有给爱我的小粉丝做好榜样作用,对不起。”

她语气诚恳,双目盈盈有光:“可相同的,我也想说,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千万不要忍耐,越忍耐人渣就越猖狂,我们要联合起来,让警察叔叔把他们抓走。”

说着说着,周霓就有点紧张起来。

直播间里有五千万观众,她还没在这么多人面前讲过话,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

【霓霓你是最棒的!!坏人活该被打】

【我们霓霓忍辱负重,多么辛苦啊,心疼哭了呜呜呜】

“我之所以会接林立导演的电影《深情呼唤》,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因为我年少时就遇到了坏人,现在想想还挺恶心的,还好有个温暖的人救了我。”周霓大方地笑了笑,一点也不羞耻谈论此事,“我觉得没什么好羞耻的,那是坏人的错,不是我的错,当然,最后我没受到伤害,即使我真的受了伤害,我依然是那个打不倒的周霓。”

周霓没在公众面前坦诚这些,是因为觉得没必要。

她的粉丝当中有一小部分人年龄很小,相信世界的美好,将她奉为十分重要的存在。

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粉丝小朋友厌恶世界,她宁愿让她们充满希望,去温暖其他人。

【霓霓加油你超级棒,在做很勇敢的事情】

【其实我小时候也经历过,一直是我的阴影,我打算以后看开啦】

【谢谢霓霓,我的女神,三观超正!!】

“希望大家这辈子都不要经历这种事,假如真的遇到了,不要像我一样冲动,可以更有智慧地解决问题。”周霓弯了弯眉眼,“我现在就很幸福,有些不好的言语我也没放在心上,你们知道的,我有我的沈先生。”

是她的沈先生。

独宠她一人的沈先生。

周霓侧眸过去,沈清和的手与她的正握在一起。

公屏上飘着一长串的“99999”。

全部飘红,画面要多好笑有多好笑。

【说一说与沈总的日常吧?】

【啊啊啊啊霓霓快聊聊沈总,我对你们的恋爱经历最感兴趣!!】

周霓托腮想了想:“其实恋爱经历不是我不肯说,是真的还不算长,我喜欢上沈清和的时间坦白说还没有多久,至于他,我就不清楚了……”

她揶揄一笑,沈清和目光看了过来:“我喜欢我太太很久了。”

男人的嗓音缱绻温情,淡淡的苏撩。

【啊啊啊大厅屠狗现场】

【沈总不愧是沈总!】

【太甜了嗷嗷嗷】

【我从宿舍发出了猪叫】

“我太太是个非常好的人,希望大家也跟我一样喜欢她。”沈清和挑了挑眉梢,淡淡笑着。

【一定做到!!】

沈清和之前没怎么说话,这会儿在直播间说起了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黑粉也就闻声而动。

有人发动了直播连线。

周霓没说可以连线,可是连线声音不断地响起来,看样子是有个执拗的粉丝有话要说。

周霓接了起来:“你好,有什么想问的问题吗?”

“首先说,周霓我并不讨厌你,但我觉得沈家这样的贵族家庭是不会接受脏了的儿媳妇的,所以虽然你主观上并没有什么错,但是你就是配不上沈总。”

对方女生的声音有点咄咄逼人。

听得周霓很不舒服,观众也不舒服。

【霓霓快挂断,这女的有病】

【滚开滚开,滚出我们霓霓的直播间!!】

周霓喉咙滚了滚,闭了闭眼,正要说什么,沈清和挡在了她面前,准确点说,是搂住了周霓,这个温暖的姿势为周霓注入了奇异的力量。

沈清和的嗓音通过电流落到了每一个观众的耳朵中。

如此的清晰,掷地有声。

“配不配得上,我说了才算。”’

周霓诧异地看向了沈清和。

傍晚光线暗了些,却给他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温柔。

沈清和脸上含着淡淡的笑容:“霓霓是最干净的女孩,我从不觉得女人的贞洁可以用生理来定义。”

【说得太对了!!!我听沈总的】

【是啊这是人家的事情,外人在那逼逼啥,逼逼了人家沈总能娶你是吗】

【我要是沈总,我也舍不得霓霓小天使】

刷屏的速度越来越快。

连线的女生也承受不住压力,声音低了下来,说了声“对不起”就挂断了。

彻底没有捣乱的人了。

沈清和依旧维持着原本的姿势,长臂搂着周霓,看起来亲密无间。

“最后,我还想跟大家透露一点,当年救霓霓于水火之中的是我爷爷。”他面容英俊,嗓音稳重自持,“我爷爷最欢迎霓霓成为她的儿媳妇,这也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一件事。”

男人眸色温柔,眉眼温柔如长风。

最幸福。

没有之一。

【好绝美的爱情,我真的落泪了】

【沈总霓霓一定要永远永远在一起啊,太甜了真的,我这是第一次磕真人,太香了!!】

周霓的手与他的叠在一起。

她皮肤白皙,一双眼睛格外动人,像月亮一般。

男人高大英俊,坐姿挺拔。女人清纯好看,出类拔萃。

真神仙眷侣。

其实周霓本来没打算坦白这么多,不想把沈爷爷扯进来,怕网友再想不开去扒沈家,不想给沈家惹麻烦,哪里想过沈清和竟然主动说了。

直播结束后,她还责备。

沈清和说:“霓霓,忘了么,沈家也是你的后盾。”

“你总是为别人着想,”阑珊的月色,窗外雾浓浓,男人的嗓音轻轻的,是成熟男人的温柔与克制,他将这一生的温柔都给了她,“那么我来替你着想。”

沈清和为她披上外套,他的笑容有点无奈,将她缓缓搂入怀中:“你可以永远相信沈清和。”

“就像沈清和会永远喜欢霓霓。”

第二年夏天。

《孩子眼中的天空》顺利播出,本来只是网剧,却因为播放量太高又上了星,收视率全国同时间段第一,同时也破了近两年的收视记录。

这部剧最火的就是女四号周霓,周霓彻底用演技折服了观众。

各短视频平台的热门视频都是周霓的演出片段,被称之为教科书般的演技。

也通过这部剧,周霓拿下了最佳女配奖。

将小小的奖杯捧在手中的时候,周霓泪洒现场,一度哽咽。

能有戏拍就已经很幸福了,她想不到竟然可以可以快拿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女四号。

颁奖典礼通过网络平台直播,当晚热搜题目就是周霓泪洒现场

大家也都夸赞起她的真性情来。

摆脱了之前的人设,周霓真的很幸福,她不再是那个虚伪做作的周霓,她可以活出自己,越来越精彩。

周霓在台上发表获奖感言。

沈清和西装革履,就在台下第一排中间的位置坐着,面容英俊,棱角分明,气质沉稳矜贵。

男人的唇角勾着淡淡的笑意,静静看着她,泛着宠溺的意味。

周霓发表完获奖感言,提起裙角下了台,聚光灯一路追随,她的面容被照耀得完美无缺。

像珍宝似的,捧着一座小小的奖杯。

后面还有很多繁琐的颁奖程序,周霓听了一会儿也觉得无聊了,小声说:“沈清和,我们要不要走?”

男人抬了抬眸:“去哪里?”

“哪里都行。”

于是二人猫着腰,从后门偷偷离开。沈清和走在前面,为她探好路,避免有狗仔跟拍。周霓就躲在黑暗的地方,看自己的男人为她披荆斩棘。

而她,就安心做娇媚可爱的小公主。

两人顺利地到了沈清和的车里,周霓靠在椅背上轻轻舒了口气:“头发好重,衣服也不舒服。”

出来得太匆忙,忘记了她是在电视台的化妆间打扮的,早知道进去换回来衣服就好了,现在这样倒好,去哪里都不方便。

“把头发拆了。”

周霓语气恹恹的:“头发好说,可是衣服不好弄啊。”

这么重的礼服裙,看着华贵,可惜穿着就是折磨人。

沈清和突然笑了声。

突然打开了车门,起了身。

周霓:“?”

这男人想干什么?

觉得她事太多,不想带她走了吗?

周霓胸口有点滞闷,缓了几秒钟,沈清和又回来了,将一个纸袋交给了周霓,袋子里有她的连衣裙。

“你怎么会有我的衣服?”

难不成这男人有超能力,从化妆间瞬移过来的?

沈清和看出她在胡思乱想,叹了口气:“我提前就准备好了。”

他揉了揉她的发,无奈:“冒冒失失的。”

早就到了做人妻子的年龄,行事还是有股童真的味道。

周霓开心极了,凑了过去,在他脸上啄吻一口:“谢谢你,沈清和。”

沈清和轻咳一声,正要说什么,哪想到自己的小妻子竟然推自己出去?

“你出去一下,我先换衣服。”

有什么是合法丈夫不能看的?

可沈清和宠她,什么都依她。

五分钟之后,周霓也收拾得差不多了,沈清和一进来,她就将那一座印着奖章的奖杯交到沈清和的怀里:“这个奖杯送你了。”

她笑眼弯弯。

沈清和喉结滚了滚,想要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个奖杯的意义他不是不知道。

“为什么?”

“你的钱、你的人都在我这里,那我就把我最重要的给你。”

周霓狡黠地笑了笑,笑意已经溢出了眼眸。

“原来是这样。”沈清和也不觉笑了声。

他为她系好安全带,身体靠了过来,捏了捏她的脸,宠溺道:“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反正已经给我了。”

“沈清和,我们要去哪里啊?”

回家也太早了,而且回家有什么意思。

刚才出来得匆忙,这个问题其实沈清和也没有思考。两个人就想在这个时刻,陪伴着彼此,其实去哪里一点都不重要。

可沈清和还是认真地想了想。

温热的手掌摸了摸她的脸:“跟我走就好了。”

“你不会又要把我卖掉吧。”

男人无可奈何:“哪里舍得。”

不过沈清和也并未告诉周霓去哪里,周霓也没问,就像拆礼物似的,等待着一场未知的路途。

车窗外的风景飞逝,周霓看向天空,厚厚的云层堆叠着,月光只是个昏黄的影,零星点缀着几颗星星。

她索性闭上了眼。

半个小时到达了目的地,高大的红色建筑物直插云霄,无边浓稠的夜色如深海,高楼沉睡着。

周霓没想到,沈清和竟然会带她来这里。

晚上九点钟的光景,福利院的灯光都亮着,可今晚里面并没有学生,学生和老师都出国旅游了——是沈清和安排的免费的研学项目。

“怎么会来这里?”

男人低低的笑意如叹息:“想看看你生活过的地方。”

门卫也认识他们,让他们进去了。

凌奶奶也不在这里,她老了,也想借着这个机会长长见识,说也要出国,可周霓实在放心不下她的身体,却得知沈清和早就偷偷为凌奶奶找好了两个专业看护兼职翻译。

这个男人的办事效率,她不得不佩服。

两个人也没去楼里转悠,转而去了操场。

操场很大,很干净,亮堂堂的,跟周霓小时候待过的尘土飞扬的操场一点儿也不一样。

甚至可以席地而坐。

二人就像孩子似的。

周霓心情好,眼睛明亮,第一次跟沈清和说起了好多小时候的事情,说着说着她就笑,遥远的好像在讲别人的人生。

“沈清和,你呢,你的人生还有什么遗憾吗?”

她笑盈盈地托腮看他。

沈清和的人生就如同钟表上的发条,不允许自己有一秒钟踏错。不管是事业还是爱情,他都已经到达顶点,或许这样极致的人生,真的没有任何遗憾吧。

沈清和却定定看向她,眼眸漆黑,神采坚定:“有。”

“什么?”

他叹了口气,喉结轻滚着:“在你差点被禽兽伤害的时候,我应该陪在你身边。”

他想成为她的骑士,让她永远身披玫瑰。

周霓张了张嘴,虽然没有发生什么,可那个夜晚的恐惧感她难以忘怀。

可是因为不愉快的经历,她才如此的痛恨那些禽兽,才会在高中时代出手,想去做些什么。

“可是那时候我们都不认识,”二人有着云泥之别,怎么可能认识?可周霓又笑了,“也不能这么想问题,是沈爷爷救了我,四舍五入也算是你救了我吧。”

沈清和突然笑了声。

男人轻喃:“宿命。”

周霓没听清,皱了皱眉。

沈清和眼睫动了动,又重复道:“我们的相爱是宿命。”

他嗓音放轻了:“我感谢命运。”

男人剑眉星目,面容绝伦,宛如神祇。

沈清和捧起她的脸,认真打量她,安静望进她的眸子深处。

周霓小声说:“你看我干什么啊?”

“霓霓,如果时间走慢一点就好了,就这样让我看着你。”

沈清和的嗓音低沉,像是春天洒满月光的湖面,亦满溢温柔,他一字一顿,目光灼灼:“想看你变老,想和你白头,想和你做尽所有有意义的事情。”

“想让你永远做我的沈太太。”

身边有了你,星月风霜、四季变迁才有了意义。

男人深深地亲吻她,温柔得像羽毛一般的吻落了下来。

“沈清和,我现在特别想吃核桃虾仁,还想喝大杯的奶茶,要多多的奶盖和芋圆,小料要放半杯。”

福利院周围阒寂,空气也清新。夏天的夜晚不冷,连风吹在身上都柔柔的。

男人清隽的眉眼含着笑意:“不怕胖了?”

周霓将头埋在他胸口,撒娇一般眯了眯眼睛。

“不怕了,今夜只有沈清和的霓霓,没有周霓。”

见鬼的身材明天再说吧,只欢愉一时,就当是给自己的奖励。

沈清和立刻起身,摸了摸她的发顶:“好,我去。”

买这些东西倒是简单,沈清和将东西放在了车里,霓虹飞烁着,他现在希望时间再快一点,路能再顺一点,想看到霓霓的笑容。

周霓依旧在原地等待,等待归来的沈先生。

满城灯火重重,星月长明,她也拥有了她的天上人间。

周霓想起前段时间,有天她熬夜看新接的剧本,男女主历经千辛万苦在一起,后来历经岁月沧桑,二人却分道扬镳,恩断义绝。

一股莫名的伤感缓缓荡开,她泪眼朦胧着问:“沈清和,我们会不会有一天也这样?”

“不会。”

男人沉默着将她抱入怀中,怀抱宽阔而温暖,是她的大山和城墙。她听到他胸腔的跳动,那样强烈,那样澎拜——是爱人的心脏。

她也不会。经历过这样的爱情,这辈子都不会。

周霓永远记得那个夜晚,月光洒落,仿佛落雪。窗外有光有星星,还有花,像濛濛幻境。

可心跳早已燎原,爱意滚烫,至死不渝。

她抓住了她的光,一生都会向他跌落。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啦,后面都是甜甜日常番外啦,随榜单字数更新tvt

谢谢大家的陪伴,这一章评论发红包喔!

也请大家收藏一下我的预收呀,顺便收藏可爱的作者专栏吧

——求预收《娇哄》——

文案:

大学时,岑念恃美行凶,恣意随性,男友换了一个又一个,甚至还将周珩琛拉下神坛。

分手那天,周珩琛怒极反笑,清俊眉宇隐忍:“念念,你会后悔的。”

一别数年,岑念哪里想到联姻对象会是周珩琛。

她顿住脚步,转身想走,周珩琛淡淡开了口。

“和我结婚就能救活公司。”

“十亿现金。”

“婚后不会强迫你,”男人一身黑色西装,清冷禁欲的脸过分好看,他扯了扯领带,黑眸深深,“考虑一下?”

岑念犹豫了。

领证以后,岑念以为自己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哪想到周珩琛反而对她越来越好?

脑补了一万种分尸方法的岑念终于将疑惑问出口。

“为什么不报复我?”

周珩琛目光牢牢锁住她唇角的红痕,勾起唇角,嗓音淡淡:“报复过了。”

岑念:“就这样?”

这晚,岑念的房门被敲响。

男人眸色深沉,将她双手反剪到身后,抵在墙角放肆亲吻,嗓音又苏又欲。

“觉得不够?”

“那我继续报复。”

如他所言,岑念确实后悔了。

后悔没早点跟他在一起,享受他给她的极致宠爱。

——求预收《深情占有》——

文案:

豪门千金唐姝意在失明时与周延见订了婚,紧接着周延见前往异国出差,长达两年。

之后唐家颓败,婚约在周家眼里已不作数。

眼睛恢复后的唐姝意进入娱乐圈,事业风生水起。

一场宴会,她对冷峻矜贵的男人一见钟情。

男人掀眸睨了女人手上的钻戒一眼,唇角浮笑:“你老公不介意?”

唐姝意将戒指随意褪下来,吹了吹气,杏眸弯弯:“假的,十元店买一送一。”

男人蓦地嗤笑。

呵,价值一千万的蓝钻,他亲自挑的。

后来,唐姝意被男人困在墙脚。

周延见步步欺近,喉结滚动,热气尽数喷洒在她耳畔。

他执起她的手指,眸中火光跳动,掌心渐渐变得炙热:“十元店买的?嗯?”

唐姝意扯着男人的衣角,撒娇般呜咽:“老公,我错了~”

唐姝意出席活动时,被问及跟老公之间的趣事。

台下骄矜优雅的男人似笑非笑,唐姝意亮了亮无名指的钻戒,开玩笑说:“婚戒是十元店买的。”

后来有记者扒出来,唐姝意手上的戒指与周延见手上的是一对。

世间罕有,独此一对。

记者:这样的十元店给我来一打(:≡

感谢在2021-08-19 00:03:04~2021-08-19 09:58: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蘋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ieben-、簡單瑾 2瓶;幺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