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甜婚撩人[娱乐圈] > 第55章 禽兽

第55章 禽兽


参加完《校园零距离》, 周霓又进组拍戏了。

周霓的行程几乎就没停过,可以称之为娱乐圈的拼命三娘。

沈清和得了空就会去看她,可这种时间毕竟也有限, 再加上剧组有时候拍戏很赶, 经常四点钟就起来开拍,睡眠就显得尤其重要,周霓也没那么多时间陪着沈清和。

所以这次拍摄的过程,小两口几乎没怎么独处。

没想到, 因为加班加点的工作, 这部剧竟然提前杀青了。

周霓高兴得不行, 本想立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沈清和,正打着字,却福至心灵,有了一计。

不如搞个突然袭击, 去沈清和的公司?

看看工作中的沈清和是什么样的, 她越想越好奇。

周霓让助理帮着她带走行李,下了飞机之后, 她直接奔向了沈氏, 沈氏大楼锃亮气派,大几十层高,几栋大楼, 形成了豪华有气势的商业中心。

她没敢在楼下待太久, 生怕被人拍到。

周霓戴着墨镜, 沈氏的一楼安安静静,有进进出出穿着西装或者套裙的女人,精英气质十足,她们都没有相互调笑, 很正经的工作场合。

看来真如传闻所说,沈清和将这个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

她的老公很有能力的。

以往在家里,沈清和也都很认真地加班,周霓还曾经嘲笑他:“你啊你,是不是太喜欢零零七的生活了?”

从零点工作到零点,一周工作七天,虽然有点夸张,却在某个方面能感觉到沈清和确实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沈清和皱皱眉:“我从没这么要求过我的员工。”

周霓“哦”一声:“没这么要求,至少你的员工被迫内卷到九九六了吧。”

九九六比零零七强一点,但是也没人性。

沈清和笑了一声,言简意赅:“没有。”

“除了必要时候,一般我们不加班。”

周霓:“?”

还有不吸血的资本家。

“必要时候多不多?”

“一年十根手指都能数过来,”沈清和面无表情看她,“我更注重员工提升效率,利用好上班时间把该做的工作做完,省略无意义的消耗。”

接下来,周霓又听沈清和讲解了一下企业文化,还有网上别人发的沈氏企业日常。

周霓目瞪口呆:“我突然觉得拍戏都比你们公司上班累,我也想去沈氏了……”

她撒了娇,戳戳自己的小酒窝,勾勾唇:“沈总,您看我这个员工可以吗?”

沈清和掀了掀眼皮,有种玩世不恭的味道,凑到她耳边,掐了把她的脸蛋,低声:“条件倒是符合,但是,不行。”

男人的薄唇一张一合。

“……都符合了竟然还不让我进去,”周霓哼了一声,“你这个老板也太黑心了吧。”

“当然不行,”沈清和扬眉,“你如果去了还让我怎么工作?”

他浅浅勾着唇,语调拉长而缓慢:“沉迷于沈太太的美色,无法工作。”

周霓脸色一红:“是你没出息,还怪到我头上来了?”

沈清和笑着妥协道:“嗯,我没出息。”

男人一把圈住了周霓的腰肢,将她抱在自己腿上,细细密密地亲起来,酥酥麻麻的。

沈清和的喉结轻滚着,眼瞳漆黑无比,仿佛成了吸纳万物的深渊,周霓一个不注意,男人已经保存了文件,将笔记本按了关机。

“霓霓,我不想工作了。”

“我现在就想放松一把。”

他的嗓音极具蛊惑味道。

“啊?”

沈清和已经将她平放到了床上,修长的身体覆了上来,在她耳边耳语,灯光突然暗下来,周霓仍然能描摹出他清俊的五官轮廓,半明半寐的光影中,是非常精致的那种好看。

男人温热的气息将她包裹住,滚烫的唇舌热烈,哑声说:“来,霓霓。”

“让我体会一下从此君王不早朝。”

本来周霓只是想回忆一下沈清和工作时候的情形,哪想到关于他的工作,她记住的却是这些东西。

不怪她思想不单纯,是沈清和就是这副德行,多少次认认真真工作,却中途跑偏了,就连录制综艺那几次也不例外。

想到这些东西,脸上难免飘过几分赧然。

周霓站在前台登记处。

她戴着墨镜,红唇冷艳张扬,肌肤冷白如雪,身上是一件雾霾蓝的轻纱长裙,将姣好的身材勾勒出来。

别人是拿漂亮衣服来衬托自己,周霓不一样,她足够美丽,就连平平无奇的衣服穿到她身上都会有人打听同款。

前台小姐问:“小姐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

总裁可不是谁都能见的。

哪怕面前的小姐艳光四射,美到她一个外形优越的女人都自卑。

周霓勾唇笑了笑,然后摘下了墨镜。

前台小姐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竟……竟然是大明星……沈太太!”

好在她反应极快:“沈总的办公室在二十三层,要不我现在带您上去?”

周霓立刻摇头:“不用,我自己过去,你别告诉别人我过来的消息,我想低调一点。”

前台小姐重重点头,她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了,手心都出了汗。

沈清和与周霓的婚姻从没瞒着过大家,大家都知道沈总名草有主,也没打过什么主意,毕竟就算打主意了沈总也看不上她们。

但是沈清和从未透露过自己与老婆的日常,大家很好奇,也只能从周霓的反应中窥探到蛛丝马迹,得出的结论与网上的无异:两人一定是假夫妻,不带一丁点感情的那种。

也有过几个胆大的女人,事业心强,心气也高,长相漂亮,明里暗里撩过沈总,沈清和淡淡蹙眉,一点儿也没留恋,直接开除了。

大家便知道,有些男人是撩不得的,他或许没有感情,眼里只有事业。

再后来,日子平平淡淡地过,竟然爆出了二人要参加离婚综艺的消息。

大家彻底惊讶了。

这就是坐实了假夫妻的名号啊,但是所有人都想不明白,素来低调的沈总,为什么会想不开陪着自己的塑料妻子参加综艺,还是一档离婚综艺。

像沈总这种干脆利落的男人,一点综艺感都没有,参加综艺实在不像他。

后来随着沈总的无数次掉马,大家后知后觉——妈的,原来沈总竟然是隐藏的宠妻狂魔?!

所以沈总是如何做到深藏不露的。

原来人家不是没有感情,只是将全部的感情留给了家里那位,这个快节奏的社会,还能遇到这种守身如玉,不拈花惹草的男人,还是顶端水平的颜值和能力,简直太珍贵了。

公司内部渐渐达成了协议:不管沈太太是什么性格的人,这对cp必须磕!

沈总深爱的人,她们也要喜欢。

随着了解,大家也了解到,原来,沈太太人这么好?压根不像网上传的那样,沈总值得,沈太太值得。

公司很多女员工有个小小的心愿,希望能亲眼看到沈太太一次,如果能看到秀恩爱场景就更好了。

显然可能性不高,这位沈太太毕竟不是普通人。

哪想到今天前台小姐的愿望竟然实现了。

为了便利行事,周霓偷偷联系了许弋,不让许弋告诉沈清和她来的事情。

前台小姐也憋得不行,身边的小姐妹都看出了她有心事,可她什么都不能说。

许弋在二十三层,这一层的设计采用了圆形线条,将办公楼的格局打造得更加清晰,还有种未来与现在相连接的现代感。

空气净化水平也是一等一的高,这里的空气呼吸着太舒服了。

真如之前所说,当沈氏的员工比拍戏要幸福得多。

“太太,现在沈总就在办公室,您过去吗?”

周霓摆了摆手:“他现在应该在认真工作,我不想惊动他,我要不趴在门口看看,”周霓怕形容得不够贴切,换了个接地气的说法,“就像高中班主任那样……”

许弋忍俊不禁。

“太太,不行,我们的办公室全部都有落地窗,所以沈总的办公室门比较大,而且窗户很高……您够不到。”

许弋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周霓:“不是说您矮的意思,只是那个门实在太高了。”

周霓摸了摸下巴:“我现在想看一眼沈清和工作的状态,他办公室的监控也行。”

“我们都不敢看沈总办公室的监控的……”许弋脸色白了白,“但是您想看的话,沈总肯定同意。”

周霓点点头:“我也相信他不会介意,走吧。”

说罢,许弋又带着周霓到了监控室。

沈清和有很多助理,许弋是特别助理,沈清和的办公室格局比较特别,以他为中心,外围包围着小办公室,都是助理们的位置,他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单独办公。

故而,安全系数也很高,沈清和从没调过监控,也没人敢调他的监控看,除非这份工作不想要了。

周霓今天就要破这个例。

将监控室的工作人员遣散出去,就剩下了许弋和周霓。

许弋掉出来沈清和办公室的监控,将头转到一边:“太太,您看吧。”

看着许弋都微微眯上了眼睛,周霓有点不可思议,至于这么夸张吗?

她跟许弋开着玩笑:“许特助,你就不好奇你老板一个人在房间会干些什么吗?”

“曾经好奇过,但现在不好奇了,”许弋闭了闭眼,“沈总发我们工资,我就得认真工作,监视老板,会有种大逆不道的感觉。”

周霓:“……”

周霓也不会强人所难,便自己看了起来。

沈氏不愧是龙头企业,就连监控都这么清晰,她能够清楚地看到沈清和的喉结,还有西装上的纹理。

沈清和端起水杯抿了口水,喉结轻滚着,工作的他一丝不苟,戴着眼镜,坐姿挺拔,有种斯文败类的气质,周霓咽了咽口水,莫名就有种心动。

沈清和喝水的模样很禁欲。

办公室很整洁,像他的主人一样干净,要求很高,甚至有点变态。

沈清和理了理腕表,皱皱眉,又重新打开电脑,敲打着什么。

周霓不知道他电脑屏幕都是些什么难以理解的东西,但她清楚一点,沈清和真的在认真地工作。

一个人用没用心很简单就能看出来。

就好比学生时代,总有些同学坐不住,上课小动作不停,沈清和绝对是那种可以一节课不动弹的乖宝宝。

真想穿越回沈清和的婴儿时代看一看,是不是他也像现在一样,经常蹙眉,沉默淡定,回不了婴儿时代,去童年时代也行啊。

周霓拍了拍自己的头,将自己的想法压了下去。

沈清和一直认真工作,周霓想逮住他乱做小动作都逮不到,看了一会儿便性质缺缺,索性坐在监控室的椅子上给沈清和发消息。

周霓:【蹦跳jpg】

【老公干嘛呢】

消息刚发出去,周霓就放下手机,专心盯着监控屏幕,监控屏幕巨大,将沈清和的脸照映的清晰无比,可这男人实在是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都经过任何镜头的考验。

沈清和手机震了震,沈清和淡淡蹙眉拿起了手机。

看到消息的瞬间,周霓明显看到男人眉眼柔和许多,缓缓敲着字,像是有阳光落到男人的肩膀上。

沈清和:【工作】

沈清和:【今天没拍戏吗?怎么这么有时间】

周霓:【老公认真工作的模样最迷人了】

周霓:【[可爱][可爱]】

周霓:【拍摄比较顺利,下戏比较早】

周霓撒了谎,不免有点心慌。

平时沈清和有闲暇时间也会第一时间联系她,可她次次都忙,回不了一句话就该继续拍摄了,再不就是压根不回,沈清和倒也没意见。

沈清和:【宝贝,视频吗?】

周霓:【不要了,我今天没化妆,丑】

沈清和:【你什么样我没见过?】

看着男人有点不依不饶了,周霓后悔给自己埋下了地雷。一旦视频,沈清和肯定就发现她在哪里了。

周霓:【不跟你说啦,我房间来人了,老公认真工作吧】

沈清和看着她发来的消息,勾了勾唇角。

放下沈清和的手机又继续认真工作了,丝毫不懈怠一般,周霓对着监控器,笑着说了声:“工作狂。”

再看也没什么意思。

周霓关掉了监控,旁边的许弋几乎已经石化了,站姿僵硬,周霓随意跟他聊着天:“平时沈清和都这么努力工作吗?”

“沈总是挺拼的,要不怎么给我们带个好头呢。”

周霓品了品,觉得有道理。

“你们沈总真够努力。”

许弋愣了一下:“其实这两年也没那么努力了。”

“怎么说。”

许弋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比如,今年沈总迟到了好几次。”

“以前沈总最讨厌迟到者,总是说扣工资什么的,但是他迟到了,真的扣了自己的工资,”许弋说,“最奇怪的是,他我竟然偶然看见,沈总对着考勤表,自己的迟到次数竟然傻笑……”

许弋挠了挠头,百思不得其解。

周霓脸色一窘,强硬地喝了口水,压了压内心的惊讶。

沈清和这个强迫又自律的变态,怎么可能会迟到,之所以迟到,完全是因为早上跟她做某种生命大和谐运动,耽误了时间。

毕竟不是做完运动就撤,有前戏还有后戏。

周霓:“……”

她原本以为老板不需要考勤,爱迟到就迟到,没想到沈清和也要求自己和普通员工一样,这么严苛而变态。

她喝了口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慢条斯理地问:“那你知道沈清和因为什么迟到吗?”

“没了解过具体原因,但我能猜出一二,”许弋笑了,“大概就是——”

他还刻意卖了个关子,语调拉长,也将周霓的小心脏拉得紧紧的。

“大概沈总有未完成的工作吧,可能睡得晚,自然就起晚了。”

“毕竟我们沈总是个工作狂啊!”

周霓尬笑两声:“你可真聪明。”

许弋挠挠头,怎么莫名觉得自己被嘲讽了?

周霓把一次性纸杯丢到垃圾桶,看了眼手表,就站了起来:“这样也挺没意思的,不过我还是不想暴露自己在公司里,这样吧,我现在去沈清和办公室转悠一圈,看看能不能偷偷潜入。”

许弋帮她出主意:“沈总办公室里倒是有两个小单间,您可以躲在那里面。”

是的,她就想这么观察沈清和。

许弋又说:“那我要不现在出去?帮您把沈总引出去,这样的话,您找准机会好溜进去。”

周霓点点头。

许弋走出了监控室,他步伐轻快,一身整洁的西装,身材高高壮壮,哪想到一出门发出了一声急促的“啊”声,周霓站了起来:“怎么了?”

“没事,太太。”

许弋的声音又恢复了平静,就好像那一声“啊”是周霓幻想出来的。

周霓坐了几分钟,还不见许弋回来。

既然许弋不回来,那她就自己去找许弋,就不相信还不能将沈清和引出去,她哼着轻快的歌背着自己的小包,刚打开门就被人捂住了嘴巴。

周霓呼吸不畅,发出“唔”的声音。

熟悉而清淡的雪松香味飘入鼻息,周霓紧张得心脏都快蹦出来了,面前的男人高而瘦,箍在他的怀抱中,却莫名有种奇怪的安全感,那样的使人安心。

周霓想不明白了,明明刚刚沈清和还在自己的办公室,她透过监控还能看到他办公,怎么这会儿就这么精准无误地来到监控室堵她?

这个男人是神仙吗?

还是说许弋暴露了。

应该不像,许弋不是这么没有契约精神的人。刚才许弋的一声“啊”应该就是撞到了沈清和才发出来的,可沈清和用他的资本主义精神强迫许弋不能给她通风报信。对,一定是这样。

影影绰绰的阳光打下来,沈清和撑着墙壁,低头俯视她。

“霓霓,好玩吗?”

“不好玩,”周霓哼了一声,“没你变态。”

好好的一个游戏就这么被拆穿了,本来周霓还想多观察他,写个观察日记。

“好,我够变态。”沈清和眯了眯眼,“我床上更变态。”

周霓:“……”

此等虎狼之词竟然有如此不要脸的男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说出来,周霓深感佩服。

还好这边没什么人,许弋早就把监控室其他工作人员清退了。

周霓捂住了沈清和的嘴巴,脸色有点难看:“你最好管好你的嘴巴,我跟你这种挂在嘴边上的变态可过不下去。”

沈清和轻笑一声,勾了勾她的鼻子,嗓音慢悠悠的,有意在撩她:“那你想去跟谁过?”

周霓不明所以:“你问这个干什么。”

“了解情敌,”沈清和抱着手臂,拖着尾音,笑得不太正经,“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周霓:“……哦。”

“既然你这么想去我的办公室,那我就带你去。”说罢,沈清和就扯起了她的手。

本来周霓是想很去,但是一被人撞到,她现在就想安安静静待在监控室,哪里也不去了。

周霓挣脱掉沈清和的手,沈清和笑意微敛,干脆就将她公主抱起来,大步流星地走出监控室。

在家里公主抱也就算了,在这么多人的公司简直社死,周霓晃荡着腿想让沈清和将她放下来,男人充耳未闻似的,目不斜视继续向前走。

走的是vip电梯,唯一庆幸的是没人看到。

不管也够羞耻了。

沈清和将周霓抱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怎么样,沈太太,满意了吗?”

周霓抿了抿唇,见男人没什么危险的举动,大大方方地观察起办公室的陈设,皱了皱眉:“我还是觉得奇怪,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到公司了?”

她问:“许弋没告诉你吧?”

沈清和摇摇头。

周霓仍然是一副迷惑的模样。

沈清和觉得可爱,捏了捏她的脸蛋,洗了个苹果交到她手上,视线淡淡地看她:“忘了么,我不光是你老公,还是你的粉丝,铁粉。”

铁粉与一般粉丝有一个不同,那就是偶像有任何消息总能获得第一手消息,沈清和关注了不少周霓的个人资讯站。

周霓新剧杀青的消息他几乎立刻就知道了。

可是周霓却没发消息告诉他,原本沈清和也没多想,以为剧组也有别的安排,他一直都是这样,给予周霓最大限度的自由。

“可是刚才,你给我发消息了,还很紧张的样子,”男人一脸宠溺地看她,“霓霓,说说看,你几时这么关注我的工作了?”

凡事反常必有妖。

周霓哑口无言:“好吧,算你聪明。”

她以后如果有什么新招,一定要仔细思考了再行动,毕竟沈清和的脑子不同常人。

沈清和戳戳她的脑门,挑了挑眉稍:“你告诉了许弋,却不告诉我。”

这男人好小气,这么点事都计较。

周霓又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啊,你不会因为这件事惩罚许弋吧。”

沈清和沉默了下,眼眸漆黑,看不清情绪:“你觉得呢。”

周霓眨了眨眼,确定办公室内没有别人之后,朝着沈清和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留下好大一个唇印,男人皮肤洁白,艳红的唇印有种靡丽颓然之感。

她牵了牵唇角:“我老公最好啦,才没有这么小气。”

沈清和无比受用,“嗯”了一声,嗓音很轻:“听霓霓的。”

周霓放下心来,她不希望无关的人受到牵连,又在办公室逛了逛:“你工作就好,我在这看看就行。”

沈清和无奈低笑了一声:“霓霓,你在这儿,还让我怎么安心上班。”

“所以呢?”

沈清和几步走过来,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慢条斯理道:“当然是要做更有意义的事。”

周霓:“……”

虽然好像里面是有一张床,但是做那种事情还是算了吧,就算做也会担惊受怕的,压根不可能尽兴。

她实现往房间里瞄了一眼,被沈清和捕捉到了,男人勾着唇,嗓音轻而缓慢:“想什么呢?”

他的唇压了上去,亲了亲,眼神依旧深邃清明:“我指的是这个,你想到哪里去了?”

周霓咽了咽口水:“我才是思想最干净的那个,是你故意套路我吧。”

沈清和的眼神意味深长起来。

抱着她就往里走。

里面的小房间很舒适干净,没什么多余的装饰,只有一张床,和一些简单的摆设,黑白灰的线条,很符合沈清和的审美。

沈清和将她放在了床上,两人呼吸相对,鼻尖挨着鼻尖,拉近了距离的二人,气氛似乎逼仄无比。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按的窗帘,已经关闭掉了,整个房间被笼罩在一个安全的环境里。

像是无法克制自己一般,沈清和滚烫的唇舌压了下来,将周霓纳入自己的怀抱中,呼吸炙热滚烫:“霓霓,我很想你。”

周霓默了默:“哪种想?”

沈清和亲吻着他的下巴,像是带了电流一般,周霓的尾椎骨都发麻了,这男人拥有天生的好吻技。

一边接着吻,一边拉着她的手往下带,像是冥冥之中的引导似的。

“上面想,下面也想,”沈清和喉结滚动着,眼中翻涌着情绪,“想得难受。”

男人的嗓音低沉又性感,周霓被磨得有点难受。

“可是,我生理期还没过去。”

沈清和依然亲吻着她,从额头亲吻到嘴唇,再到下巴,锁骨,一点一点地吻,极有耐心似的。

“还没过去么?”

她的日期沈清和也都记着,按照之前来看,现在应该已经过去了。

周霓摇了摇头:“以前一直都准,这次晚了四天,就……”

沈清和皱皱眉:“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

“一会儿下了班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周霓觉得好笑:“一周以内的时间差都是正常的,沈清和,你别告诉我一个顶端学府的高材生,连这点常识不知道。”

沈清和目光下移,摸了下她的肚子:“真没有不舒服?”

他又问了一遍,似乎不相信。

周霓笑着摇头:“哪里也没有不舒服,最后几天行程赶也没异常,沈清和你就放心吧。”

周霓无意间视线乱瞟,却发现这男人竟然都这样了,还能这么平静地跟她聊天,聊的还都是正经话题。

周霓:“……”

沈清和到底拉上了她的手,亲吻着。周霓被弄得面红耳赤,突然觉得这地方是来错了。

中途也有人来送文件。

敲了门,里头没应声。

也有要的急的文件,在门口站了几分钟,想着要不闯进去得了,先放在沈总桌子上再说。

可许弋皱皱眉。

“先放我这吧。”

许弋拿过去了文件,就等着什么时候办公室能恢复正常。他也能猜到办公室正在发生什么,毕竟是年轻人,沈总和太太也很久没见了,太太又主动上门了,沈总不与其恩爱一番还能叫沈总吗?

不过在门外等待的时间属实难熬。

不一会儿,许弋已经收到了五六分文件。

约莫两个小时,沈清和终于坐到了办公椅上,继续刚才的工作。男人唇角挂着一抹淡笑,往内门看了看,食髓知味。

周霓整理着衣衫,胸前好几处红痕,脖子上也是,处处透露着暧昧。她对着镜子整理了好一会儿,觉得差不多了,可是发现自己脸上也不对劲,额前头发濡湿,红晕也可疑。

她还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是年轻男人的声音,貌似是过来送文件的。

“沈总,您发烧了吗?”

沈清和咳了一声:“没有。”

对面那人狐疑地“嗯”一声,把文件放下:“沈总,这是我们部门的,辛苦沈总了。”

过了一会儿,又有人进来了。

“沈总,您是不是生病了?”对面是个女人的声音,“怎么看您脸色不太对劲。”

沈清和淡淡说道:“我没发烧也没生病。”

对方:“……哦。”

过一会儿。

“沈总,您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是遇到什么难题了吗?”

对上沈清和的死亡凝视,对方悻悻地离开了。

对面办公的许弋轻笑一声。

这群人都是单身狗吗?这都看不出来,沈总哪有什么异常,不过是与太太来了场办公室热吻罢了。

也可能比办公室热吻更劲爆。

许弋:“……”

办公室总算安静下来,周霓也整理得差不多了,从里面走了出来。

其实沈清和的脸色并没有那么明显的异常,只是他皮肤太白,再加上平时神色也淡,所以一旦有了异常就会特别明显,像周霓这种大剌剌的女孩,可能就注意不到沈清和的异常。

她坐在沙发上,挑唇笑了声:“我来这是想套路你,哪想到被你反套路了。”

她伸出纤长的手,神色漫上一抹委屈,真是可怜了她这白皙的手指。

沈清和发出一声愉悦的轻笑:“这不是应该的么。”

“没事,霓霓,”顿了顿,男人靠近她,勾着点吊儿郎当的笑意,“等过去这几天,我好好伺候你。”

周霓弯了弯眼眸:“算了吧沈清和,你不给我罪受就是好的了。”

他亲了亲她的侧脸,周霓只瞪他一眼。

“对了,我从房间里面看到了一张你小时候的照片,真可爱。”

周霓是在翻找卫生纸的时候看到的,一个小小的相框,在角落里。

沈清和蹙眉想了想:“没你可爱。”

“你见过我小时候的照片吗?”

光在那尬夸。

周霓一直都比较注重保护隐私,网上流传的她小时候的照片也只有一张在舞台上表演节目的。

沈清和点点头,拿出来手机,调出来一个相册。

上面竟然有她全部的照片,一张接着一张,有她吃着蛋糕唇角都是奶油的,也有她拿着奖状站在讲台的,甚至还有在草里地拔草的,眉眼弯弯,童真极了。自从进了福利院,凌奶奶在她过生日的时候,都会为她拍照留念,哪想到竟然被沈清和保存起来了。

“凌奶奶真是把你当自己人了,竟然把这些都给你了。”周霓不自觉说道。

沈清和唇上染上一层笑意:“是我主动要的。”

周霓“哦”一声:“你要我小时候照片干嘛。”

他勾了勾她的鼻子,漆黑的眸对上她的:“可爱,想珍藏。”

“珍藏那也没必要弄个私密相册吧。”

搞得这么神秘,调出来还这么麻烦。

沈清和沉默几秒,眉心动了动:“这么宝贝的东西,不给别人看。”

周霓心里还挺暖的,又往后翻了翻,竟然翻到一些她的私房照片,这个变态!

真的每次都感动不过三秒钟。

“……这些你都给我删了。”

沈清和凉凉看她,将手机收了起来:“霓霓。”

男人抱臂,视线直直看向她,散漫地笑了声:“你拍戏这么久不在家,还不许我有点指望啊。”

周霓脸色一下子就涨红了。

亏她曾经还以为这男人是多正经的人。

真想曝光他,衣冠禽兽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  求预收《第七年鹤归》~~

文案:

学生时代的宋晚,因为一次意外,成了失去一只耳朵听力的“小聋子”。

她穿着洗得发白的校服,普通话也不好,被同学疏远,几乎没有朋友。

唯独沈如鹤愿意对她好。

可她想不通,一次简单的救赎,怎么会让她心动这么多年。

她喜欢沈如鹤,甘愿在尘埃里开出花来。

那个光风霁月、清越内敛的少年,夜半时分入梦,成了她不可言说的最深羁绊。

暗恋的第七年,宋晚终于如愿以偿。

可她整个余生都在想,如果没有第七年就好了。

她用一生的时间来等鹤归。

好春光,梦一场。回头去看,你依旧是年少模样。

求预收《深情占有》~~

文案:

豪门千金唐姝意在失明时与周延见订了婚,紧接着周延见前往异国出差,长达两年。

之后唐家颓败,婚约在周家眼里已不作数。

眼睛恢复后的唐姝意进入娱乐圈,事业风生水起。

一场宴会,她对冷峻矜贵的男人一见钟情。

男人掀眸睨了女人手上的钻戒一眼,唇角浮笑:“你老公不介意?”

唐姝意将戒指随意褪下来,吹了吹气,杏眸弯弯:“假的,十元店买一送一。”

男人蓦地嗤笑。

呵,价值一千万的蓝钻,他亲自挑的。

后来,唐姝意被男人困在墙脚。

周延见步步欺近,喉结滚动,热气尽数喷洒在她耳畔。

他执起她的手指,眸中火光跳动,掌心渐渐变得炙热:“十元店买的?嗯?”

唐姝意扯着男人的衣角,撒娇般呜咽:“老公,我错了~”感谢在2021-09-09 20:29:25~2021-09-12 14:01: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狂战士突突突 20瓶;●●●●陌辰屿 4瓶;沐阳水湘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