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甜婚撩人[娱乐圈] > 第1章 综艺

第1章 综艺


《在离婚综艺秀恩爱》

78

文/碗泱

晋江文学城独发

“什么?离婚综艺?”周霓疯狂摇头,“不接不接,打死都不接。”

也不知道经纪人叶曼怎么想的,“离婚综艺”一听就是那种苦大仇深、适合中年人的节目,是她这种年纪轻轻,风华正茂的小花该考虑的吗?

亏叶曼还是业内出了名的经纪人。

叶曼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阿霓,反正你都快和沈总离婚了,这档综艺没你想的这么苦大仇深,这是咱们国内第一档离婚综艺,比较新奇,请的都是些重量级人物,到时候收视率肯定很棒,你人气不就上去了吗?”

现在的人真是聪明,为了赚钱什么节目噱头都能想出来,恋爱综艺、新婚综艺、旅行综艺拍够了,竟然搞出来了离婚综艺。

周霓叉腰,唇角自然地嘟起,她本来就是清纯至极的好长相,皮肤莹润有光,此刻更多了几分娇憨:“我人气难道不高吗?”

叶曼:“……”

叶曼今年四十几岁,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年,手底下不知道捧红了多少艺人,大多艺人都是谦恭有加,生怕被营销号套上个“耍大牌,目中无人”的名声。

像周霓这种清新不做作的女星越来越少了。

好听点说是清新不做作,难点听就是心里没数。

微博一千万粉丝,活粉也就一两千,现在充其量也就是个二线。

叶曼:“呃……”

“你人气蛮高的,但我觉得可以再高一点。”叶曼念念有词,“比如说,参加了这档离婚综艺,相信你肯定会更上一层楼……”

叶曼想说的话犹如滔滔江水,可周霓已经对着镜子欣赏起自己的盛世美颜,“盛世美颜”这个词不是她自己吹的。

是网友给的。

不过不算什么好称呼。

【周霓拥有盛世美颜真是白瞎了,演技烂的一批,本来看预告片还以为又是一个天仙妹妹,哪想到演技把我尬死了,整整睡了俩小时】

【盛世美颜有啥用,演技好才是长久之计……】

【我宣布,《醉南枝》是我活了二十多年看过最难看的电影?

周霓想,盛世美颜有啥用?别管有没有用,反正你没有。

窗外阳光充沛,在镜子里可以看到她肌肤洁白到没有一丝瑕疵,粉底只上了薄薄一层,她穿着纯白的礼服裙,肩颈线条平直瘦削,乌发红唇,容貌昳丽到无可挑剔。

周霓一直以清纯形象示人,立的也是小仙女形象,口红涂得淡,她抿了抿唇:“曼姐,离婚综艺的事就考虑了,你手上不是还有个好的综艺等着我挑吗?你发到我邮箱,我晚上好好选一下。”

虽然她不是什么红透半边天的人物,可接个综艺还不是容易的事情吗?

《醉南枝》的扑街,彻底打消了她今年进军电影界的想法。

还是等她磨练磨练演技再说吧。

叶曼叹了口气:“那几档综艺都太平庸了,流水线一样,到时候人气还是上不去,网友又得骂你圈钱。”

“你要相信我的眼光,虽然离婚综艺里头有中年嘉宾,但是你一直都跟上了年纪的人相处很融洽啊1

周霓:“?”

还真的有中年人?

算了,她一个流量小花跟一群老戏骨混在一起像什么样子。

周霓想起来老戏骨就害怕,在《醉南枝》里面,她被疯狂碾压,人生第一次深刻体验到,对不上戏是什么体验。

看出周霓的抗拒,叶曼试探着问:“你这么不乐意,不会是不乐意和沈总离婚吧?”

周霓倒了杯水,刚插进去吸管,听见叶曼这话,水呛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她咳嗽一阵:“曼姐,你说什么呢!1

“我怎么可能不想离婚,我巴不得现在就去办手续。”她眨了眨漆黑明亮的眼睛。

“那你怎么不去办?”

周霓摸摸下巴:“协议还有两周才到期呀,不过这件事我已经在计划了。”

周霓嫁给沈氏继承人沈清和,在娱乐圈可谓是轰轰烈烈。那时她才刚毕业不久,网传她不知道给沈清和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向来不近女色的沈清和主动娶她。

网友扒了个底朝天,什么都没扒到。

暗戳戳说她肯定不幸福,一个没什么作品、黑料缠身的小明星嫁入豪门又有什么用?到时候人老珠黄,免不了被甩的命运。

周霓知道,这不过是一群酸鸡跳脚罢了。

她是不会被甩的,反正这场婚姻也只会持续两年。

本来就是双方互惠互利的事,网友的评论她也不会在意。

这场世纪婚礼备受瞩目,她的一言一行皆在记者和网友的监督之下,沈清和虽然是总裁,与娱乐圈联系不大,可他毕竟是常年在金融频道,各大知名财经杂志出现的人物,由于颜值过分出众,也积累了不少迷妹。

网友很快就发现,两人结婚后一个月开始,沈清和就频繁出差,基本都是在国外度过的,夫妻俩几乎零交流。

偶尔同框也没秀过恩爱。

【我拿命发誓是假夫妻,同框都不带笑的】

【哈哈哈我就说,沈总那样身价千亿,位高权重的男人,怎么可能钟情于一个流量小花】

【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女人!?

周霓和沈清和没什么感情,从结婚那天就盼着离婚。看网上各种黑评她不亦乐乎,偶尔还会用小号给赞扬她美貌的黑评点个赞。

男人不是她的,可容貌是她的呀。

不过每次上综艺,都会被主持人问到感情问题,她各种回避,各种找借口。记者也爱拍她,在她常住的酒店蹲守,就盼着能不能蹲到她和沈清和同框,这样又能卖个好价钱。

因为沈清和的缘故,她承受了太多不属于她的关注,这种关注她不喜欢,就很……心虚。

经过叶曼一提醒,她才意识到还有两周就离婚了,心情特别好。

协议终于要结束啦!!

好开心好开心,真想给全世界撒小花花庆祝一下。

场务姐姐进来提醒:“周老师,还有五分钟就该您上场了。”

周霓收敛了笑容,立马站起来:“好的,我现在就过去准备1

刚刚太过兴奋,在椅子上小幅度扭动几下,她裙角有点压皱了,此刻将褶皱弄平整,露出一个专属营业的笑容。腰线做了微收设计,勾勒出她窈窕的身姿,她气质好,犹如沾了露水的百合。

今天参加的是香橙卫视的年中庆典,邀请来大半娱乐圈人物,舞台效果极佳,嗨爆全常

周霓在圈内的人设自然不适合演奏过分火热的歌曲,她唱歌的模样安静温柔,低着眉,眼睫毛像是泛着盈盈的水光,我见犹怜。

其实她不光演技一般,唱功也一般,不过外形加分,众人也只顾着关注她那张十足具有迷惑力的脸蛋。

唱完之后,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都是些普通观众。

她前面出场的两位女星比她人气高多了,台下好多应援的粉丝,大声呼叫着偶像的名字,此起彼伏,看得周霓好一阵羡慕。

果然,如今的时代,光靠颜值不行了,还得有点真才实学才行。

坐在保姆车上,周霓开着视频电话,和宁真聊天。

宁真跟她不一样,从小童星出道,是实打实的演员,主演的电影大多都获了奖,她为人也低调,穿衣中性风格,常年留着短发,不屑搅入纷争,连知名导演都得卖给她几分面子。

这样与众不同的二人却成了好闺蜜。

网上不少人说她俩卖人设,周霓这个心机女肯定说借着宁真得到什么,可这几年下来,周霓依旧混迹于各大综艺,与宁真业务并不重叠,也算是默不作声地打脸了黑粉。

“今天的节目怎么样啊?”

周霓耸耸肩:“香橙台嘛,还是就那样。”

“怎么听你语气这么开心?”

两人从大学刚认识那会儿就形影不离,对彼此的了解胜过了自己本身。

周霓咳一声,立马抖擞起来,屏幕里的瓜子脸尖尖的:“还有两周,你说是什么日子到了呀。”

宁真:“……”

宁真掰着手指算了算:“结婚协议到期了?”

周霓翘着二郎腿,得意地哼哼着。

“沈总对你挺好的啊,也没必要一直盼着离婚吧?”

外界对于这段婚姻,大多好像都觉得周霓占了多大的便宜,亲近一点的都告诉她要珍惜,像沈清和这样极品的男人,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就连自己最好的朋友,也觉得沈清和对她挺好的。

怎样算好?

周霓淡淡笑着:“结婚一个月就出差,不知道是躲我还是躲谁,前一年半的夫妻生活次数两只手都能数得过来。我们俩本来就是协议夫妻,我也没投入什么感情,早点离了挺好的。”

省得拖泥带水。

估计沈清和早就坐不住了,谁乐意身边放个不爱的女人,有时还得装出恩爱的样子,虚假应付长辈。周霓打算下次见到沈清和就提一提这件事,沈清和在婚前就做了财产公证,虽然不涉及财产的问题,可有的细节还是得先准备一下。

宁真弱弱道:“上次那个宋深深都因为沈总的关系,被雪藏了埃”

女明星之间有资源纷争很正常,可偏偏宋深深这人睚眦必报,有一回陷害周霓,直接被沈清和发现了,沈清和当即冷下脸,对宋深深下了□□。

周霓挑眉,懒散应答:“这都是老黄历了,亏你还记得,当时沈清和在场,他不得维护一下沈太太的名声?”

“后来我又被黑过多少次,有见他出过场吗?”

周霓轻呵一声,将头微微靠在倚背上,淡淡的笑容里掩藏着疏离,豪门里的腌臜事多了去了。

她这人就是如此,清醒,清醒的独立。

下车之后,还继续跟宁真聊着。

别墅静悄悄的,像是夜色中蛰伏的兽,仅露出边边角角的轮廓。

溶溶的月色跃上树梢,一股淡淡的草木清香涌入鼻息。这房子她住的很开心,想想离婚之后,她就住不了这么漂亮的房子,心中有几分惋惜。

就剩下两周了。

上了几层台阶,她从包里掏出门卡。

“咔”一声,门开了。

明亮的光线从里面倾泻而出,清冷宽阔的房间渐渐富有了人情味,张姨接过了她的包,张了张嘴,欲要说话,却见她肩膀处夹着手机,正和对方有说有笑,连忙噤声,只用眼神示意客厅的方向。

周霓却没在意,与宁真继续说话。

“你还记得那个之前拉踩你的十八线的苏桃吗?今天从电视台出来,正巧碰见她了,苏桃也不知道从哪里听的消息,嘲笑我要离婚了,还说沈清和没有一天说看得上我的。”

宁真嗤笑:“又是她。”

周霓弯下腰换上拖鞋,扭动了几下酸胀的脚踝,不以为意道:“我说,‘再怎么样,沈清和都是被我睡过的男人,不像你,连他一根手指都碰不着’。”

苏桃原本就很喜欢沈清和,当初他们还没结婚,苏桃就用自己的微博表白过沈清和,还有人拍到苏桃曾主动勾搭沈清和,不过沈清和连理会都没理会。

“哈哈哈哈哈。”宁真一听也来劲了,“她又说什么了吗?”

“当然,她继续抬杠,”周霓唇梢挑起一抹笑,“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

“你说了什么?”

“我说,就算离婚也是我甩沈清和,轮不到沈清和甩我……”

宁真:“……”

周霓揉揉额头,现在也想不透当初怎么会来了这么一句。

脚也舒服多了,周霓直起腰来,眨了眨眼,视线无意间对上客厅的方向,心尖猛地一颤。沙发上什么时候坐了个人?!

白衬衫,黑西裤,斯文俊朗。

男人一双长腿交叠,沙发微微下陷,白衬衫挽到小臂处,露出一截干净有力的手腕,远远一看,就感觉到一股矜贵气质。男人皮肤白皙,模样清俊,眉眼有如山水涤荡。

不是沈清和还能是谁?

他不是出差了吗?

周霓胸口像是揣了只小鹿似的,砰砰砰直跳。社死瞬间不过如此,刚才的话也不知道他听进去多少……

隔了这么远,应该没听进去多少吧?可看着男人沉着、胜券在握的表情,周霓的心就像绑了石块,不断下坠。

沈清和眉梢透了些疲累,他扯了扯领带,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一秒。

两秒。

男人垂眸看了眼腕表,清淡的目光落到她身上,眼底漆黑一片:“沈太太,已经超过十点了。”

按理说,她应该接受惩罚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