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甜婚撩人[娱乐圈] > 第6章 恩爱

第6章 恩爱


周霓微博下面涌进来很多新粉丝,粉丝量上涨速度目不暇接,周霓都快看傻眼了,之前她的综艺,电视剧上映时候,涨粉都没今天快。

看样子万年的努力都不如一个瓜?

呵呵呵呵努力还有何用,干脆就捆绑着沈清和炒新闻算了。

【终于离了!!!普天同庆!!?

【哈哈哈哈真是将假夫妻三个字写在脑门上啊,我发出狮吼狂笑】

【楼上别先激动,只是加盟离婚综艺,又不代表真离婚了,你想想周霓这女人的手段,能是一般人吗?】

【这一定是周霓想洗白的新手段,毕竟人家是人美心善的打人小仙女嘛】

【现在周霓应该抱着沈清和痛哭流涕:呜呜呜求你离婚综艺上完之后也不要离婚好不好,鼻涕泡甩了沈清和一西装裤】

周霓此刻躺在沙发上,妆容一丝不苟,下身是白色紧身短裙,甚至脖子上还戴了条钻石项链,整张脸白皙干净,柔媚到极致。

她内心:呵呵。

这世界是不是傻了,没有男人不能过了?她独自美丽生活只会更爽。

周霓登上微博小号,慢悠悠地找到了官微的那个评论,敲下几个字:不是说要表演喝二十瓶矿泉水吗?是条汉子就来!

一瓶矿泉水差不多一斤,二十瓶那就是二十斤,正常人可喝不下去这么多。

周霓点开这姑娘的微博,里头有自拍照,水灵灵的很漂亮,大眼睛明媚动人,胳膊就像竹竿一样细,看起来也没那么大的胃。

她挺讨厌这种键盘侠的,好端端的姑娘干什么不好,非要当键盘侠,本来周霓想拿大号评论的,又想到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个大v,仗势欺人的事她干不出来,才暗戳戳用了小号。

立刻又有不少人附议,大家也都是看热闹的。

谁知这姑娘竟然回复了:明天晚上八点,微博直播喝二十瓶,不见不散,哼!

非常有灵性的一哼,挺倔。

周霓盘腿笑,心想明天也要凑这个热闹,于是定好了闹钟。

这几天她没什么事干,除了有几期综艺邀请她当飞行嘉宾,不过也都是几天后的事情。

《夕阳未落时》官宣之后,她百度指数蹭蹭蹭上去,有赶超一线之势,微博粉丝也涨了几十万,这些网友中,看她笑话的居多。

大家内心应该觉得,她离开了沈清和,变成一个失婚的女人,该有多惨多惨。

她偏要过得精彩,偏不如她们所愿。

没一会儿,周霓手机响了。

看到这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她的神经一激灵,立马绷直,坐了起来,连声线都有点哆嗦:“院长奶奶。”

对方的声音带着老年人特有的微弱和含混不清,仔细一听,还有点儿沙哑。

可以说,周霓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孤儿院的院长奶奶。

“霓霓啊,奶奶看到新闻了,说你要上一个离婚的节目,可把奶奶担心坏了,怎么回事啊?”凌奶奶嗓音有些急切,“你是不是真的要离婚了啊?”

“奶奶,您别着急,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我正打算明天去看您呢,到时候跟您解释。”周霓咬了咬下唇,心底划过一丝撒谎的窘迫。

是了,她并不喜欢撒谎,也不习惯撒谎,尤其面对凌奶奶。

凌奶奶似乎不相信她的话,挂断电话之前,仍然刨根问底地说:“奶奶就问一句,你和小和到底离没离婚?”

“没离。”这话周霓说得斩钉截铁。

“那就行。”凌奶奶总算开心地笑了。

挂断之后,周霓仍然心虚。

现在是没离婚,可离婚是迟早的事,她和沈清和只签了两年协议,协议马上就到期了,她不可能绑着沈清和不放手,这段婚姻是平等的,不可能为了她的情绪,沈清和就照顾她一辈子。

明天该怎么跟院长奶奶说呢?不能说实话,老人家七十几岁,前年动了场大手术,也是鬼门关走过来的人,情绪受不得更多波动。

可真愁人。

周霓托着下巴想了很久,情绪恹恹的。院长奶奶思维比较保守,虽然换了智能手机,也很少上网,如果她不是公众人物,其实瞒着也能过去,问题是她是明星啊,一点破事就会上热搜。当初她之所以答应和沈清和签下结婚协议,就是为了凌奶奶,而沈清和则是为了自己的爷爷。

凌奶奶在那年查出来癌症,这对于操劳了一辈子的老人来说并不意外,医生给出两个建议,第一个是手术,不过这手术国内做不了,风险较大,很容易死在手术台上,另一个就是保守治疗,也就剩下几个月寿命。

那时候周霓不缺钱,很愿意送凌奶奶去国外动手术,可老人家性格倔,觉得活了七十几岁也活够了,没必要折腾,不想客死他乡。周霓哭了三天三夜,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肿成了核桃:“奶奶,您就不想看着霓霓穿上嫁衣吗?”

凌奶奶一听,眼睛亮了,却又迅速黯淡下来:“霓霓是觉得奶奶好骗吗?霓霓都没有男朋友。”

她张了张嘴,咽下哽咽的泪意:“有啊,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对方便是沈清和。

凌奶奶这才愿意赌一把,强撑着身体去美国动了手术。周霓这个决定算是做对了,凌奶奶捡来了一条命,至今也没复发,只是比一般老人虚弱一点。

反正迟早都要面对,周霓去了趟福利院,福利院在城市的郊区,荒凉偏僻许多,好在环境清幽,也适合病人修养。

凌奶奶早该退休了,不过她在这里工作了一辈子,哪怕生了病,也舍不得离开。

“奶奶。”

“哎,霓霓来了。”凌奶奶可高兴了,“奶奶就等你了呢。”

凌奶奶状态看起来还不错,脸部丰盈了许多,还给周霓准备了她小时候最爱喝的雪梨桂花粥。

周霓进圈之后,时刻保持身材,改掉了幼时嗜甜的习惯,不过她没对凌奶奶说过,还是乖乖喝完了。

凌奶奶脸上溢满知足的表情,皱纹都笑弯了:“我们霓霓还和小时候一样可爱。”

“离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

今天周霓穿了件珍珠白的衬衫,袖口处点缀了不少蕾丝和珍珠,下身是黑色的阔腿长腿,脸色白皙莹润,看起来就像个名媛淑女。

周霓坐了下来,耐心对凌奶奶解释:“奶奶你知道我高中那个打人事件嘛,现在好多人拿这件事黑我。”

“霓霓什么都好,就是正义感太强了,太冲动了。”

“哎呀都过去了,我是不后悔打那个人渣,只是这件事需要压一压,正好有个离婚综艺找我,我就想着不如爆出来我和清和离婚的消息,这样子就没人关注打人事件了。”

“那也不能拿婚姻开玩笑嘛,打人事件不能解释吗?”

老一辈人非常在意家庭和睦,像离婚的字眼连提都不愿意,觉得不吉利。

周霓摇了摇头:“学校里没有监控也没有证据,当时受伤害的女孩也不愿意站出来,我一个人说再多也没人信我,何况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都找不到她们。”

凌奶奶也叹了口气,摸了摸周霓的长发:“委屈我们霓霓了。”

周霓抿起唇,坚定地笑了笑:“不委屈的。”

凌奶奶喝了几口水,想起了什么,又说道:“我就说你们俩不可能离婚的嘛,小和现在每个月都给我们捐钱呢,我们这里的厕所和住宿环境全都是靠着小和改善的。”

“你们俩感情肯定好着呢。”

周霓却愣住了:“什么,奶奶,他有捐钱?”

“对啊,你不知道吗?”凌奶奶很快释然一笑,“小和这个人,就是说得少做得多,他肯定是因为你才愿意捐钱给我们的,一定很爱你。”

幸好此刻周霓没喝水,不然一定一口全喷出来。

她索性胡乱回了一句:“他可能比较有爱心吧。”

凌奶奶笑眯眯的:“这可不是一般的有爱心哦,”她站了起来,拉着周霓的手出了房门,指了指远处正在动工的楼,“这个楼就是小和捐助的,听说要盖成一座多媒体楼,里头都是高端设备,给娃娃们长见识呢,听说花了几百万呢1

“几百万可不是小数目,不爱你的话肯定不愿意出这么多的。”

周霓笑容无奈,奶奶果然是老了,几百万对于沈清和来说,也就相当于挠了个痒痒。

现在这个情况,她也只能附和着:“是啊,我们俩感情确实还蛮好的。”

“有多好呀?”凌奶奶紧紧握着周霓的手。

凌奶奶老喜欢问到底,周霓有点招架不住,脸色有点赧然。

可为了让凌奶奶相信,还是得拼一把。

反正这里也没旁人。

她轻咳一声,脸色浮上两朵红云,装模作样地露出害羞的小女人神色:“你知道清和他是总裁很忙的,但是每次出差都急着赶回来,昨晚还跟我讲情话呢,说我是他的宝宝,是他一生的挚爱……”

周霓快吐了。

什么宝宝,什么一生的挚爱,都是她从微信上的小广告上看到的,用词有点浮夸,希望凌奶奶会信吧。

凌奶奶知道现在的年轻人腻歪得很,各种称呼一大堆,听到这里彻底放心:“奶奶一把老骨头没什么盼望,就希望你们和和美美。”

周霓正要点头,就听见一声低沉的咳声。

有点熟悉。

做贼心虚一般,将她所有的感官都放大了。

略一抬眸,恰好对上了男人饶有兴致的视线。

沈清和怎么会在这里?

每次只要说出格的话准社死,下次出门还得查查黄历再出去。

沈清和西装革履,端的是正派模样,外套被他放在手肘处,白衬衫熨帖整齐,很有斯文败类的气质。

他理了理一丝不苟的领带,又云淡风轻地看了眼腕表,这才慢条斯理地抬起头来,朝她露出一抹淡定的微笑,与凌奶奶打招呼:“奶奶好。”

“小和怎么来了呀?”沈清和可是个大忙人,凌奶奶十分意外。

“接宝宝回家。”沈清和眸色宁静地扬了扬唇。

一开始周霓还没反应过来,缓了几秒钟,什么宝宝?

才意识到沈清和这是接了她的招。

她刚才对凌奶奶撒了谎,说他叫她宝宝,即使凌奶奶不相信,此刻他这么一称呼,就是不信也得信了。高手,绝对是高手。

凌奶奶会心一笑:“奶奶今天给你们做好吃的,乖乖在这儿等着哈。”

平时凌奶奶都跟着福利院吃饭,提前给她做了份雪梨桂花粥她都觉得辛苦奶奶了,就别说准备一桌饭了。

沈清和看出周霓神色,伸出长臂一把揽住她,动作自然得仿佛做了无数次,温声道:“奶奶不用麻烦,我带宝宝回家吃。”

一口一个宝宝,叫得还挺顺。

周霓有点鄙夷。

她又附和几句,凌奶奶看出他们是真心想回去吃,也没强硬挽留。

许特助开车过来的,车子就停在福利院门口,周霓走在前面,沈清和走在后面,到了车门口时,许特助赶紧帮他们打开车门。

“太太请上车。”

其实周霓这会儿还尴尬,她和沈清和都坐在后排,挨得近,想到刚才的对话,她就想一锤子打死自己。

于是主动开口缓解气氛。

“沈清和你怎么会在这儿啊?”

“办完事,顺道就过来了。”

周霓不疑有他:“以后你过来的话还是最好跟我说一声。”

不然像今天这种情况多尴尬。

劳斯莱斯一路疾驰,淡淡的光芒扫落下来,打在男人清润英俊的脸上,沈清和淡然一笑,搭在膝盖上的手指缓慢敲了敲:“好的。”

而后对上她的双眸,男人眸色从容淡定,含笑对视了三秒钟:“宝宝。”

周霓:“……”

大写的无语。

前方传来扑哧一声笑,是素来端庄的许特助。

许弋并不知道这一声宝宝的由来,还以为沈总被什么不明物体附身,不过从后视镜与沈总一对视,他的小心脏有点崩溃,迅速止住了笑意。

电话突然响了,是一串陌生号码。

周霓从心底感谢这个电话的到来,拯救了尴尬到死的境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接起了。

哪想到竟然是苏桃:“周霓,是我。”

她和苏桃能有什么话谈?谈不上朋友,也算不了敌人,就在她面无表情想挂断电话的瞬间,苏桃略带挑衅的嗓音传入了她的耳畔:“周霓,我看到你们离婚的消息了,忍不住给你打这个电话,你看吧,你就是一个被沈总抛弃的女人,看你上次在电视台门口还这么狂。”

“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苏桃高兴极了,嗓音里荡着无穷的笑意,几乎要从电流中满溢出来。

周霓将身体坐直,觉得可笑又可气,但也懒得废话太多:“苏桃,就算真离婚了也轮不到你。”

“至少沈总现在把你给踹了。”苏桃声线抬高了几许,从沈清和这边能清晰地听到谈话内容。

周霓淡定地翘起指甲,吹了吹,越看新做的指甲却满意,默了几秒钟,她扬唇笑:“你知道我现在和谁在一起吗?”

不等对方回答。

周霓慢条斯理地说道:“和沈清和哦,沈总和接我回家。”

还叫我宝宝。

当然,这个称呼既肉麻还扯,她说出来也没人会信。

笑话!

苏桃怎么可能会信,都官宣离婚综艺了,沈总那种位高权重的男人才不会理会周霓这等做作的女人。

“你觉得我会信吗?有本事你让沈清和说句话。”她哼笑着。

似乎笃定了沈清和不可能接周霓回家,要真愿意接她,那就是恩爱夫妻了。

让沈清和说句话……

周霓默默夹紧双腿,自己就不该逞一时之快,显然,这种幼稚的忙沈清和不会帮,她也只能强装淡定,在苏桃面前不能败下阵来:“凭什么你要说什么就说什么,我老公的嘴巴值钱着呢1

多少有点窘迫,她悄咪咪往窗边退了退,与沈清和拉开距离,让他少听见一点是一点。

周霓没察觉到,沈清和唇角悄悄往上掀了掀,他侧头看她一眼,眼神宁静。

“周霓,你就不要吹了,上次你打我那一巴掌我还没找你算帐,你放心,没了沈清和的庇佑,你什么都不是……”

“她说的是真的。”

苏桃正准备狠狠嘲讽周霓,大脑突然就懵了。

这道嗓音有点熟悉,不正是她日思夜想的那人吗?

不过此刻冷飕飕的,仿佛凝集了冰块。

沈清和竟然真的接周霓回家了??

苏桃反应慢了几拍,不止苏桃,连周霓都愣住了。

女人之间这么幼稚的把戏,沈清和竟然真的愿意搭理。

苏桃都有点结巴了,仍然不可置信:“……什么真的?”

沈清和面无表情将手机拿了过去,放在自己耳边,声线平平淡淡:“从电视台门口说的是真的。”

而后冷漠挂断。

周霓说了什么来着?

——沈清和是被她睡过的男人,若真甩,也是她甩他,轮不到他甩她……这等狂妄自大又社死之语。

沈清和在知道的前提下,竟然愿意承认?

倘若不是知道二人的关系,周霓都要误会他爱她到感天动地无法自拔了。

她自己都意外得不行,更别说一心想看笑话的苏桃了,突然觉得很解气,爽爆了。

沈清和袒护她这一次,她虽然意外,却也当这个男人抽风,心甘情愿乐意至极地接受。

哪想到沈清和挑了挑眉梢,唇畔落下了几缕微妙的笑意:“不客气,卖给沈太太一个面子。”

啊不是,她什么时候说谢谢了?

人间迷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