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甜婚撩人[娱乐圈] > 第9章 想你

第9章 想你


许弋到底还是说了,反正说出来责任不在他身上,倘若不说,又多了一个隐瞒的罪名。

他换了一种说法:【太太大概就是想表达,你们除了夫妻关系之外,还可以加一层父爱?】

具体哪个是父亲就不必说了,再说就要挨打了。

沈清和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周霓刚换好睡衣,是一件泡泡袖的睡衣,可可爱爱,上面印着一个硕大的草莓卡通图案,衬得一张脸白净清透,像个从森林走出来的小精灵。

她虽然性格不是小仙女,但是私下穿衣品味更偏好于可爱的款式,当然,也有抽风的时候,会穿一些性感风的睡衣。

于是她明显地感觉到,穿着性感风睡衣的夜晚总是被掠夺得无比悲惨。

沈清和的兴致也总被挑拨起来更多。

然而沈清和也从未要求过她必须穿什么睡衣,从自恋地角度想,沈清和愿意给她一些自由,可换一个角度,大概就是沈清和压根就不care她。

针对这两种可能性,周霓也不会思考太多,毕竟只是一场合约婚姻的关系,她没必要投入太多心力。

自私点说,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前途的话,她愿意现在就和沈清和划清关系。

她垂下眸子思考者,吹风机发出嗡嗡的声响,小蜜蜂似的。

门突然被推开。

按照惯常时间,沈清和还应该在书房看书,而不是走进来。

沈清和单手插着休闲裤袋,抬了抬眸看她,眸中更多了几分幽色。

周霓长发半干,她长发柔顺漂亮,对得起长年累月花在这上面的保养,身上的草莓泡泡袖睡衣衬得她少女气息十足,一双白皙修长的腿却裸露在外,巴掌大的小脸被浴室水气蒸腾的粉嫩。

又欲又勾人。

沈清和喉结滚了滚,不动声色地绕到周霓身后,一言未发。

周霓心上却一紧,想起刚才恶作剧似的开的玩笑,不知道沈清和会不会生气?

沈清和确实不是爱开玩笑的人,刚才她一时冲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开了个玩笑,所以才慌不择路地走了。

手里突然一轻,吹风机被人拿走了。

沈清和捻起她的发梢,细细地帮她吹着,动作温柔。她头发柔顺,用的也是草莓味的洗发水,透着点奶香。

这是沈清和第一次为她吹头发。

周霓的心突然柔软了些。

过去五分钟,长发就吹干了,比之前蓬松许多,就像个仙气十足的洋娃娃。

“沈清和……”

话还没说完,周霓就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力气,然后她被人腾空抱起,丝毫不怜香惜玉似的,就被丢到了床上。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言而喻。

周霓抿了抿唇,突然有点失望,轻声说:“沈清和,你干嘛莫名其妙给我吹头发?”

夜色寂静,沈清和瞥她一眼,摸了摸她的长发:“头发湿着睡对身体不好。”

密密麻麻的吻落了下来。

周霓却走了神,吹头发的时候,还以为是这男人变得温柔了,原来只是想快点帮她吹干,好方便做他想做的事?归根结底是男人罢了。

这个吻来势汹汹,比平时多了些霸道和专横。

也不知道沈清和哪里来的这么多精力,永远也不知餍足似的。这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男人深深啄吻着她,周霓闭上眼睛,将头侧向一边,倏然说道:“沈清和……你堂堂一个大总裁,应该不至于跟女人计较吧?”

其实是在提点他,不要跟她一般见识,毕竟在床上她不占据主导地位。

沈清和将头抬起来,似笑非笑,挑了下眉:“霓霓,你指的什么?”

肯定是装的!!

他似乎反应了几秒钟,忽地笑了,啧一声:“我知道了,你不让我帮你报复苏桃。”

周霓咬了下唇,无语凝噎。

沈清和又亲了亲她的嘴角,仿佛在品尝一颗熟透了的蜜桃。动作比之前轻柔许多,暗夜将人的感官无限期拉大,他们汗水交融,呼吸交融。

男人到底抬起了头,声音有些低哑:“只除了一个人,我太太。”

周霓大脑宕机,被亲得迷迷糊糊的,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你应该不至于跟女人计较吧?

——只除了一个人,我太太。

内心深处突然淌过了丝丝缕缕的甜,周霓下意识抱紧了他的腰,身体软成了一汪春水。

可是在最后冲刺的时刻,借着窗前透进来的月光,周霓看到男人禁欲的喉结利落地滚动着,因为忍耐的缘故,额头青筋暴起,沈清和亲了亲她的额头,她被他压制着,秀眉紧蹙,男人嗓音很沉:“霓霓,到底谁是谁爸爸?”

周霓:“……”

果然是男人啊,一本正经的幼稚。

夜里睡不安稳,天边刚起了鱼肚白,周霓就已经惊醒,身体像是被车轱辘碾压过,下意识摸了摸身旁的位置,温热的,却空空如也。

周霓揉了揉眉心,碰巧也有点口渴,就挣扎了坐了起来。

睡衣皱巴巴的,被层层叠叠堆在了腰间,像是浪花。

浴室里没有声音。

人神经过于疲惫的时候就会下意识想喝水,她的那杯早就喝干净了,甚至沈清和的那杯也被她解决掉。

她趿着拖鞋到楼下倒水,也没见着沈清和的影子。

张姨素来有早起的习惯,此刻就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看晨光,太阳还只是一个小点,雾蒙蒙的天空中,藏着釉色的一抹。

感知到身后的动静,张姨赶紧站起来:“太太怎么起这么早,要吃早餐吗?”

周霓摇摇头说不用,正要转身离开,又问道:“沈清和干什么去了?”

张姨神情间掠过一丝疑惑:“先生出差去了,太太您不知道吗?”

是的,她不知道。

周霓摇了摇头,重新回了房间。

瞧,连佣人都知道,她这个明媒正娶的太太却不知道自己老公的去向,也是,毕竟张姨会一直陪伴他,而他们只是拥有两年协议的假夫妻罢了。

因为苏桃的事情,周霓刚对沈清和的态度有所改观,此刻又跌落回原地——她原本就不该对他抱有期待的。

或许正如她最初所想,沈清和帮的根本不是她,而是他的沈太太。

两个人没离婚,那就还有牵连,哪怕为了他家族的名声,他也会将面子工程做到位。

周霓忙得很,忙着搞事业,没闲工夫想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她明确向叶曼表明了自己想好好拍戏的决心,并且让叶曼帮他留意,如果有合适的剧本找上门,一定要接。

叶曼:“问题是没有。”

周霓:“……”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没过几天,她录制的那一期《get你的生活》开播,周霓蹲守在电视机前,胆战心惊之下,她还是打开了弹幕,播到她快迟到,却帮助小男孩找父母的那一段时——

【周霓好像个憨憨哈哈哈,她竟然没发现这就是节目组对她的考验】

【哈哈哈哈她犹豫,害怕被惩罚,可是又担心那个小孩子的模样有点可爱】

【笑死,周霓还有活粉舞到弹幕来了??她肯定是演出来的】

【前面的朋友你等等,周霓要是有这种演技我给你磕头,百分百还原真实状态】

周霓看着网友的争论,只觉得神经一跳一跳的,一时竟然分不出来这到底是粉她还是黑她。

不过好在没有更激烈的评论,相比她微博收到的那些,眼下的弹幕看起来温和多了,说难听话的网友占很少的一部分。

这期综艺的最后,是采访环节。

采访环节最容易暴露出嘉宾的情商,不少明星就在采访中翻车了。

【我呸,这什么垃圾主持人,还制造年龄焦虑(周霓人品差演技差我先说】

【周霓人间清醒本醒,知道自己演技差哈哈哈哈】

【更绝的是——不是人美心善小仙女,救命她什么都知道】

【周霓女士,既然您这么人间清醒,不如洗把脸,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演技?】

播完了整期综艺,片尾曲部分,大家还在持续刷屏。无疑,周霓是最特别的一个嘉宾。其他明星一概都是各种夸,不是夸行为举动,就是夸盛世美颜。

当然,也有夸周霓的,但是往往刚发出来,就被无数条弹幕怼了回去。

【我怎么觉得周霓状态挺好的,不是都说她现在各种丧各种哭吗?】

【悄咪咪+1,难不成离婚的女人更飒了?】

【还挺有爱心,单从这一期来看,没什么好黑的】

【笑死,周霓这种劣迹明星都有腿毛来洗了?】

【我跟你们透露一下,这就是周霓的新人设,估计觉得打人小仙女已经out了,换个路线来走】

周霓:“……”

哪来的自以为是脸大如盘的人?

其实从一开始,她就反对搞人设,光是维持人设就需要花费好多心力,她想成为真正的演员,让粉丝从里到外喜欢她的作品,而不是一个虚头巴脑的形象。

不过当时跟她同期的明星都有人设,那会儿她刚签经纪公司,当时的经纪人业务不精,胡乱给她按了个小仙女人设,其实当时周霓就嗤之以鼻,不过她也不敢跟公司叫板,糊里糊涂就答应了。

现在就是说不尽的悔恨。

有人设也没什么,不要跟本人形象相差太远就好,关键周霓有洗不掉的黑历史在身,就与小仙女背道而驰。

这期综艺播出的效果还没错,至少没被网友揪到错处,追到微博来打她。

被《醉南枝》支配的恐惧仍历历在目。

夕阳西下,像是斜切的鸭蛋黄,形成了鲜明的釉色。天际的晚霞被斜阳晕染开来,温柔又缱绻。

周霓斜挎着包,遮光的墨镜将她的脸颊修饰得巴掌大点,脚下踩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做了系带设计,一双腿显得修长。

她身后跟着晓晓。

当看见公司门口熟悉的劳斯莱斯时,她格外惊讶。

撞鬼了?

自从那一夜之后,沈清和出差,两人整整五天没见面,周霓现在一点儿也不想见他。

晓晓不知道她的内心想法,扯了扯周霓的袖口,笑着说:“从上次苏桃被封杀那件事我就看出来了,沈总真的好心疼你哦,竟然来接你了。”

周霓冷笑。

“这是假夫妻变真夫妻的节奏?假爱真做,嘻嘻嘻。”晓晓笑眼弯弯,十足的沉迷于言情小说的女孩子。

周霓:“……”

“你见过出差都不向妻子汇报的丈夫?”

“你见过对妻子毫不关心的丈夫?”

“你见过都走到离婚这一步了还能假爱真做的夫妻?”

疑问三连之后,晓晓挠着头石化在原地。

而周霓周身的气息多了几分凛然,她飒然地走向沈清和的车,熟练地拉开后座,坐了进去。

然而又是因为动作太猛,她手指被把手一拧,骨节疼得她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不过这也疼了一霎,她甩了甩手,只要不过度碰它,也就没那么痛。

沈清和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与她四目相对。

俊眉微蹙,似乎写着“怎么这么不省心”。

男人眉目英俊,头发修理得短了些,几天不见,他的脸颊似乎瘦了些,却显得更加清冷而性感。

男人唇角动了动。

在沈清和的五官之中,周霓最喜欢的要属他的唇,唇形完美的男人很少见,毕竟眼睛和鼻子都很好动刀子,到最顶级的整容医院做出来真正好看的唇却不是那么简单。

沈清和唇薄,微红,弧度完美,格外有禁欲气质。

而眼前这张唇,不知道亲吻过她多少次。

不知怎么的,周霓又想到了刚才晓晓的“假爱真做”。

脸颊微微一热,

此刻周霓已经落座,沈清和淡笑一声:“你想什么呢?”

思绪倏然被打乱,周霓想也没想就答道:“想你。”

周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