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甜婚撩人[娱乐圈] > 第12章 热吻

第12章 热吻


第二天周霓醒来的时候,完全忘记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换掉了,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沈清和帮她换的,张姨向来不会直接这样碰她的身子。

沈清和碰她也能接受,反正也已经肌肤相亲过无数次了。

她的通告越来越少,也不是真的没有通告找她,主要因为离婚综艺进组在即,她得把时间空出来。

离婚综艺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统一拍摄,四组嘉宾全部集合,节目组会给他们安排一些必要的活动,拍摄周期分为两次,两个四天,地点为南城和北城。

第二个阶段为在家实拍,录制出来嘉宾的生活日常,节目组会进行剪辑,为期十天。

后天四对嘉宾就要进组了,接受各种考验。

说起来,大家其实都很难熬,毕竟要么是离了婚的,要么是打算离婚的,感情关系都已经破裂,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本来就是一件格外尴尬的事情。

不过,大家之所以愿意将私生活暴露,上这个节目,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考量。

比如周霓,只是为了压下去自己突然爆出来的黑料。

至今她也没想清楚,沈清和为什么那么干脆利落就答应了,这对沈清和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对她来说才是百利无一害。

她愿意相信曼姐的想法,上这个节目一定有利于她在圈内后续的成长。

临近出发之际,沈清和带周霓回沈家一趟。

两人结婚之后,充分考虑了周霓的想法,没有和长辈同住,而是选择了沈清和诸多房产中的一套别墅,周霓就看中了其中清幽的环境,

“还说,凌奶奶那边我解释的,你又是怎么和你爸妈解释的啊?”周霓后知后觉,才想起来忘记问沈清和这个问题了。

沈清和淡淡:“爷爷目前还不知道,他不上网看这些。”

这可真的是一步险棋,当初两人的婚姻就是沈爷爷一手拍板决定的。

当时沈清和已经到了适婚的年龄,沈家父母帮他找了不少贵族的小姐,他蹙眉一个都看不上,正巧沈爷爷非常熟悉孤儿院的她,也非常喜欢她,当时她为了骗凌奶奶去美国动手术,也需要一个合法的丈夫。

两家一拍即合,令人惊讶的是,沈清和竟然同意娶她。

坦白说,周霓自己都意外。

“那你父母那边呢?”

沈清和笑笑:“他们看到了,也问过我,没什么反应。”

周霓:“……”

自家儿子都要离婚了,竟然没什么反应?

一般情况下,没反应那就说明对儿媳妇相当不满意,离就离了,没什么好说的,甚至大快人心。周霓和公公婆婆接触的不太多,但毕竟做了人家两年的儿媳妇,也不希望在人家眼中很垃圾。

为数不多的相处都挺融洽的,看起来对她没什么意见,但也有可能都藏在心里了。

人家身边那么多的贵族小姐,远渡重洋,气质学识都是一流,不会像她似的,孤儿院出身,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想到这里,周霓心里丧丧的。

沈清和突然说:“我爸妈一向开明,不会干涉我的决定。”

语气轻描淡写,但周霓知道,他看破了她心中那点敏感的小心思。

心中猛然一暖。

“可是……”

她还是有点犹豫。

沈清和站了起来,朝门外走,许弋已经开好车等她们了。

“不用想太多,如果大家都不喜欢你的话,我也不会带着你一起回去了。”男人温声开口,似乎带着淡淡的劝慰。

周霓突然觉得是自己无理取闹了。

让人意外的是,沈爷爷竟然不在家。实话说,周霓还挺想沈爷爷的,沈爷爷是当之无愧的大好人,孤儿院没少接受过沈爷爷的资助。

过往的那些日子,周霓内心只纪念两个人,一个是凌奶奶,还有一个沈爷爷。

她永远都记得那个夜晚,是沈爷爷把她从恶魔的手中解救出来,甚至还愿意介绍自己最得意的孙儿给她。

沈母热情地招待了她们,一大早就让刘姨挑选了最新鲜的食材,为他们好好做顿饭。

“霓霓来了呀?”沈母热情地握住了她的手,“霓霓都瘦了呢。”

能不瘦吗?基本没什么通告,都要焦虑死了。

不过周霓倒是挺奇怪的,离婚综艺都官宣了,怎么沈母对她就和之前一模一样,太不正常了。

周霓笑着说:“太久没尝刘姨的手艺,想得都瘦了。”

“今天还有空运来的鳌花鱼,一会儿一定要多吃一点。”

周霓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走过来了个小萝莉,头上戴着漂亮的头花,扎了十来个小窝窝的辫子,长相又萌又甜。

这一定是佣人刘姨的女儿童童了,前几年她响应国家号召要了二胎,现在念幼儿园大班了,周末没人看管,就允许她到沈家别墅与沈母作伴,刘姨也方便看孩子。

“童童,叫阿姨。”

周霓印象中,童童一直是个乖巧听话的孩子,怎么此刻腮帮子鼓起来,看起来气呼呼的?

小孩子比较实诚,哼了一声:“我不喜欢这个坏阿姨。”

周霓:“?”

周霓摸了摸童童的脑袋,笑着问道:“你为什么不喜欢阿姨呀?”

沈母现在也很懵。

“阿姨看起来漂亮,但是心是黑的,把桃桃都逼退圈了,所以童童不喜欢坏阿姨。”

童童哼了一声,小小的下巴对着天空四十五度的方向。

周霓反应了一会儿,才想明白童童指的桃桃是苏桃,这段时间跟她产生过纷争也就只有苏桃了。

只是童童小朋友一个,在家就是吃吃玩玩睡睡,怎么会知道苏桃呢?还叫桃桃,这可是粉丝才有的称呼。

周霓正想说什么,却见到一旁一直没开口的沈清和蹲了下来,男人清冷的眉眼温柔下来,握住了童童的小手:“童童,你上次不是还夸叔叔好看吗?”

小家伙虽然年龄小,但是审美绝对在线,点了点小下巴:“叔叔好看,我喜欢叔叔。”

沈清和扯了扯唇角,慢悠悠地说:“既然这样,小麦就不能那样说阿姨。”

小朋友想不透这个道理:“为什么?”

沈清和目光向后看了一眼周霓,收回目光,淡笑着说:“阿姨是叔叔的妻子,你这样说,叔叔会伤心的。”

小麦似乎不太懂,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缓慢地嗯了一声。

“你能告诉叔叔吗?是谁教给你那么说的?”

“我姐姐。”

沈清和嗓音沉了沉:“那你回去告诉姐姐——”

男人的嗓音轻而慢,像是窗边的落雨,一字一句都砸在人的心上,低缓又磨人:“不怪阿姨,是叔叔做的。”

沈清和又深深看了周霓一眼:“因为叔叔必须保护自己的太太不受伤害。”

小孩子好哄,尤其是她喜欢的沈叔叔交待的事情,无论如何也要完成。

几个人一同在沙发上坐下,硕大的液晶屏幕正播放着某个普法节目,主持人正在分析案例情况。

周霓顺手削了个苹果给沈母,沈母欣然接受,周霓发现果盘里竟然还有几个橘子,想起来之前的橘子事件,脸不由得热了热。

沈清和也注意到了,低笑一声。

那一夜他倒是食髓知味,有满足到。

周霓却是怎么都不敢直视沈清和了,他会用眼神开车,提醒她想起来一些忘不掉的羞耻事情。

沈母不知道二人之间的暗涌,小声吐槽着节目:“这主持人真是的,凭什么嫌弃女孩子穿的少啊,人家身材好,可不是应该显露出来吗?都是男人的错。”

“就应该把管不住自己的男人浸猪笼。”

沈母这一番无意的发言,让周霓对她刮目相看。

虽然沈母结婚后从未工作,在豪门做全职太太,但这思想见解不像是中年人拥有的。社会对女性恶意太大了,她自己也亲身经历过,不乏有指责她的人。

心里漫上了一层接着一层的感动。

刘姨那边的饭菜做好了,沈母让他们去酒窖拿酒。

沈母每晚睡前都要喝葡萄酒,为了方便保存,也为了储存更多美酒,沈父专门为她建了个小型酒窖,里面清一色的葡萄酒,做了软装修,处处透着低调的奢华。

取完了酒,周霓想起沈母的话:“刚才妈妈说,要把冲动的男人浸猪笼,第一个就该把你给关了。”

她眉梢轻扬,得意洋洋。

沈清和站在酒架旁,灯光暗淡,打上一层斑驳而疏淡的影,男人轻轻皱眉,啧一声:“沈太太,你搞错了。”

他淡淡道:“不包括合法夫妻关系。”

“我们马上就不是了呀。”

周霓并未意识到自己说的这话有何不妥。

沈清和嗤笑:“真以为上综艺稳了?”

他上前一步,拍了一把她的脑袋:“信不信我下一秒就解约。”

沈清和眯了眯眸子,作势拿出了手机,要和节目组打电话,周霓慌死了,就害怕沈清和一冲动真有什么举动。

她立刻认输:“对不起我错了,我给你鞠躬。”

然后就真的像模像样鞠了一躬。

沈清和无可奈何地笑,淡淡瞥她一眼,先她走出了酒窖,只留下嗓音清淡的一句话:“原谅你了。”

晚饭以后,沈母强烈把他们留宿在这里。

这里原本就预留了他们的房间,生活用品也都是他们常用的,沈清和去浴室洗澡,浴室里传来了哗啦哗啦的水声。

雨水拍打在窗棂上,混着水声,一时竟然分不真切。

周霓双腿盘坐在床上,点开了宁真发给她的链接,链接里头的东西对她来说不够新颖,是前几天的一次采访,这次的采访几乎都针对她马上要入组的离婚综艺。

“周老师,您现在也是年轻小花的代表人物,大家都没想到,您能把私生活暴露在大众面前,想问问您是怎么想的?”

“反正有些东西迟早都要公布大众。”

“有很多人说您利用沈总蹭热度……”

周霓抬起眸子,目光坚定:“结婚这么久,我从来没有过蹭热度的想法,更没有实施过。”

“像沈总这样完美的男人,我私下也很好奇,您是怎么狠下心来跟他离婚的呢?”

“我就不完美吗?”周霓笑着开玩笑,又很快说,“其实没有完美不完美,只有合不合适。”

这话是她瞎诌的。

哪想到这个论坛里就她这句话浮想联翩,挡都挡不祝

【沈总霸总本霸啊,有颜有颜,怎么会不合适】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不会是不举吧……dbq除了这个我想不出别的原因了】

大家就“不举”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比如分析沈清和皮肤过分白,可能有肾虚的潜质,还说沈清和婚后频繁出差,可能是去治病了,美国这方面治得比较好。

周霓被网友的想象力震惊到了。

【各种产品可以用起来哦[坏笑][坏笑]】

周霓越看越好笑,想到沈清和夜晚是如何掐着她的腰肢,低头过分着迷地吻下去,与论坛上大家讨论的形象完全不符合,不禁产生了几分心疼的感觉。

要是被沈清和看到,他岂不是会气死?

周霓突然产生了恶趣味的想法,沈清和这么讨厌,在酒窖还威胁她了,她长这么大就没对一个道歉过那么多次,全在沈清和身上实现了,就得这样罚罚他。

她立刻注册,然后回复。

【姐妹们的推断太有意思了,我今晚的快乐源泉,所以——沈清和他一定不行?

别管行不行,她内心爽了再说。

然而周霓没注意到,浴室的水声已然停止。

沈清和堪堪系了条浴巾,白皙的皮肤露出来,身材精瘦,腹肌分明,有未干的水珠从男人的头发上滚落,经过喉结,再停在腹肌,仿佛伴奏的音符一路落下来,致命的诱惑。

“霓霓。”

男人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深沉的呼吸落至她的头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