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甜婚撩人[娱乐圈] > 第16章 相拥

第16章 相拥


不过大家迅速原谅了沈清和, 谁让人家长了张神颜又那么优秀呢。

就是有任性的资本。

周霓自知比不上他。

可也难免会羡慕起沈清和,有这么一群无限包容他的粉丝。

沈清和粉丝虽然多,但平时根本不会打扰他的工作和生活, 这个男人仿佛自带了一层隔离屏障, 哪怕在路上, 有喜欢他的女孩认出他了, 也不敢上前。

大家也只会在网络上狂欢,表达一下对他的喜欢和崇拜。

不如沈清和出道得了。

估计如今当红的小鲜肉都没饭吃了,他一个就可以碾压他们好多个。。

如果她敢像刚才的沈清和一样任性,估计大批粉丝会过来朝她仍臭鸡蛋。

下播之后, 周霓如她预料的一般拿到了第一名。

大家先是吃了晚饭,工作这一下午, 大家都累得够呛。

沈旭风和严苛出去活动筋骨了, 两个人多年未联系,一起出去走一走。

而周霓坐在椅子里上休息, 她九十度转动了一下脖子, 好像听见了脖子内部啪啪的声音,格外疲惫。

果真抬头一下午, 脖子就很不舒服了, 嗓子也敢干干哑哑的。

沈清和问:“脖子疼?”

周霓“嗯”一声。

沈清和挽了挽袖口,朝一边勾勾唇,走了几步, 将手按在了周霓脖子上, 男人的手强劲有力,稍微按了几下,周霓就感觉到了舒缓。

她甚至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身体猛地一颤,将男人的手拽着移了下去, 压低了嗓音:“你干嘛呢。”

沈清和眉梢一凛,淡淡笑着说:“看你太辛苦,帮你按一按。”

周霓看了眼四周,大家都在各忙各的,摄像头也离得远,总算安下心一点。

“我辛苦那也用不着你按啊。”

沈清和点点头:“沈太太为了我们俩而努力,帮忙捏捏肩也是应该的。”

似乎有道理?

周霓却有点心虚:“叫什么沈太太,我们俩这是在哪里你忘了?”

“不好意思,沈某没上过节目。”

沈清和摸了摸鼻子,嗓音里却含着些理所应当。

周霓抱起手臂,垂眸睨他,又换了句话呛他:“看不出来我们拥有万千少女粉的沈总,竟然还是个按摩好手,要是被你的女友粉知道了,会不会跌破眼镜呢?”

沈清和淡淡抬眸,女孩嘴唇嫣红,睫毛很长,在浅淡的灯光下洒下了一层阴影。

男人觑她一眼,黑眸从她柔白干净的脸蛋上划过,透着些许意味深长。男人缓缓勾唇,俯身在她耳边,淡淡吐字:“我会按摩的,可不止脖子。”

周霓:“……”

这他妈是公然开车?

仗着拍不到就随便开车吗?

吐了。

没一会儿大家就都回来了,导演将大家召集起来,开始了最激动人心的选房间的环节:“出售的数量我们已经统计出来了,周霓老师组第一名,沈旭风老师第二名,肖可老师组第三名,张程文老师组第四名。”

“大家没什么异议吧?”

众人异口同声:“没有没有。”

节目组把四间房子做成了图册,周霓本以为在果园里,环境不会特别好,没想到这么一看,还挺精致,虽然跟五星级大酒店比不得,但是比起一般普通的宾馆已经强太多了。

“周老师,你们选哪个呢?”

其实和沈清和对视,两个人刚才在一起聊天,并没有讨论这个话题。

【当然是选最大的!!】

【周霓快选!!】

周霓没去看直播内容,也清楚其实沈清和对于哪间房子都无所谓,他虽然矜贵,但在这种场合,也会谦让。

眼下另外三对夫妻下,沈旭风最年长,何况她是第二名,周霓主动问:“沈老师,您有属意的房间了吗?”

沈旭风有点诧异:“只要不是最小的一间,就好。”

言外之意也是想要最大的一间,周霓狡黠一笑:“那我把最大的一间留给沈老师吧,”转头又对导演说,“我们选择第二大的。”

“好的周老师。”

选完了房间之后,嘉宾们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休息了,从来到

这里,行李中就被集中收容,吃过午饭后也没休息,就开启了直播,这么一天下来大家都很疲惫,节目组也就没安排其他娱乐项目。

“大家的房间里都有摄像头,也就是我们安排了四个分开的直播间,不过考虑到大家的隐私问题,摄像头你们可以选择关掉,这个我们不做强制要求。”

还挺善解人意。

嘉宾们的行李箱依旧被送到了房间里面,他们步行回房间。

果园很大,全部都是长势旺盛的火龙果树,初见其貌不扬,看久了也觉得别有一番滋味。

住宿的房间都是独栋的,果园里没有盖高楼,周霓的房间在最后面,用一张木头做的栅栏围了起来,这边路有点难走,地上浇过水的,洇出来一些,周霓的高跟鞋都要踩脏了。

她下意识皱了皱眉。

沈清和却在她面前蹲了下来,掀眸看她一眼,淡淡道:“上来。”

男人脊背宽阔,清瘦而有力。

周霓有点心动。

往身后一看,果园空空如也,大家都比他们走得快,已经回了自己的房间。

周霓心中的小鹿跳了跳,双手像是不听使唤一般,搭在了沈清和的肩头,沈清和修长的双手将她往上托了托,以防她摔下来,便稳稳地向前走了。

男人的嗓音优越而有磁性:“霓霓。”

周霓垂眸看他。

沈清和耳后皮肤很白,是典型的冷白皮,耳朵生的也好看,周霓纤细莹润的小腿跨在男人的腰处,能感觉到强劲的肌肉力量。

隔着一层白衬衫,周霓能甚至体会到了他皮肤的温度,不由得脸颊一红。

“沈清和,你是不是故意没告诉我规则的?”

害她一到节目组就出了丑,虽然后来也拿了第一名,可这个仇也还是记在心里。说起来,周霓并不是个爱记仇的人,但是每次一到沈清和身上,她心中的怒气就会加重几分,仿佛不缠着他不罢休似的。

“霓霓,你在耍赖。”

周霓耳根子一红:“我没有。”

“我觉得就是怪你。”她又强硬地说了一遍,

嫣红的唇紧抿着,像是想要极力证明自己。

“规则都写的那么清楚了,我以为你会看。”沈清和不紧不慢地开口,嗓音里染上一些沉哑,“你装行李的时候我也没注意。”

“何况……”男人的嗓音低下来,哑声笑,“我哪里舍得。”

不过这句话他说得太轻,周霓正在走神,好像恍恍惚惚听见了“哪里舍得”几个字,转眼间又觉得自己是在臆想,沈清和怎么会无缘无故说这么暧昧的话呢?

“那就是跟我们沈总没关系喽?”

沈清和一向不喜欢头发过长,每周都要修理头发,后脑勺的头发短短的,他发质偏硬,有点刺手,周霓把玩着,慢悠悠地笑了。

沈清和脚步一顿,轻车熟路地拿出钥匙,打开了门,继续背着她往里走,漫不经心道:“如果你想怪的话,那就怪我。”

哼,周霓撇了撇嘴。

一点儿都不坦诚。

索性换了个话题,她歪了歪头:“沈清和,我重不重啊?”

她才八十几斤,一米六八的身高,已经非常瘦了,上镜尤其惊艳。如果能得到沈清和的认可,那她就不再害她出丑的事情上多做徘徊了。

沈清和淡淡道:“嗯,挺重的。”

周霓冷哼一声,挠了沈清和腰身一下,趁着他痒痒,她突破防线,从他身上跳了下来。

反正已经到住的地方了。

沈清和看着女孩的身影,无奈低笑。

周霓很瘦,本来他想实话实说,可是突然想到了之前在网上看过的土味情话。

——我重不重?

——很重,都要在我的心里溢出来了。

沈清和看这些东西的时候全程皱眉,其实他根本看一些乱七八糟的网页,平时上网的需求也仅仅是浏览财经新闻以及工作,前段时间听见周霓和宁真小声吐槽,说他不解风情。

男人眉心重重一跳,在书房里浏览了一整晚娱乐新闻,与新鲜世界保持接轨。

房间里架着一台摄像机,周霓刚想与沈清和商量一下到底是开着还是关掉,沈清和蹙眉,上前一步,直接关上

了。

周霓:“……”

这有点过于简单粗暴了啊?

“你就这么关了?”

沈清和扬眉:“不然呢?”

周霓挠挠头:“至少要到快睡觉的时间再关吧,其实观众肯定好奇我们这些离婚的夫妻晚上究竟干什么,好像不太好?要不要我们打开一会儿?”

沈清和薄唇紧抿:“不开。”

“我担心观众会有意见。”

男人嗤笑一声:“谁敢有意见?”

素来清冷的脸上染上了几分不羁与狂妄,与平时的沈清和一点儿都不一样。

【啊?怎么关了???】

【不会是周霓关的吧,她会不会想趁机挽回沈总??】

【不是周霓,我看到沈总走过来关掉的】

【那就一定是周霓迷惑了沈总】

周霓:“……”

总而言之,千错万错,都是她的错呗。

直播间关掉了,不少为了看沈清和的女孩也没去别的嘉宾直播间,直接去了微博广场,就这个话题产开了讨论。

周霓看了几眼,发现虽然没有大面积的黑她的人,但是一条一条的,加起来也不少,只是没形成气候。

宁真这时候给她发过来一条视频:【和你cp好甜!!!】

周霓眯起眼,还没点开那个视频:【不是吧?身为我的闺蜜,连你也磕和你cp?】

非常离谱。

宁真:【还有谁磕了……?】

宁真把控重点的能力一向很强。

周霓哑口无言。

见周霓这边安静如鸡,宁真也有了自己的猜测:【不会是你自己吧?】

谎言败露,周霓干脆装死。

她曾经被网友洗脑,不小心磕了自己的cp几秒钟,罪恶感满满,已经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周霓点开了那个视频。

名字叫:霸总和他的笨蛋娇妻。

霸总是沈清和,笨蛋娇妻是她。周霓不喜欢这个称号,皱起眉头。

是一段录屏的视频,内容就是今天的直播。镜头里的周霓面容甜美可爱,皮肤白净无暇,柔软的红唇晕染开

点点的笑意。

担当得起盛世美颜。

选取的是“火龙果新鲜直销”过来捣乱的那一段,最开始周霓好言好语,脸上挂着善解人意的笑,哪怕微微发了怒仍旧具有生气,像一杯暑气里冒着浓烈气泡的汽水。

可惜对方并不听话。

沈清和从后方走了过来,紧抿着唇在手机上一通操作,眸色不容置疑,对方被拉黑了。

还有稀稀落落几个刷屏的,男人又拿律师函来警告他们,清隽端正的脸庞敛着薄薄的怒气,让人轻而易举就联想到小说里常见的霸道总裁。

这个视频本来只在短视频平台传播,后来狠狠戳中了一些路人的□□,于是搬运到了剪辑平台,加了层滤镜,将直播的页面剪辑掉,配上音乐,倒真的像霸总剧里的片段。

霸总永远有市场,永不过时。

【这是哪部剧里的??好苏】

【五秒钟之内我要知道这二人的名字】

【这男的好帅啊】

迅速有人前来科普:【这是综艺节目《夕阳未落时》的直播片段哦,这二人是演员周霓和总裁沈清和,目前处于离婚状态,感情不合,不过在直播里需要做一些任务,有坏人前来干扰直播,沈总实力守护前妻(?)】

有人回复:【哦,原来是真实存在的霸总】

合着介绍了那么多就只听见了这么一句?

【另外,再科普一下,这女人人品不行,听说以前动手打人,还倒贴炒老公热度,演技很差,大制作都因为她一个人扑街】

【感谢,避雷】

但是围观的群众中,大部分人都对这样好玩的直播感兴趣,何况有一对颜值如此之高的夫妻,大家想要一探究竟,兴致勃勃地点开直播间,却发现上面显示着:主播暂时离开了,稍安勿躁哦。

观众:【……】

既然看不了直播,越来越多的人去微博讨论,也在无形之中为这档不算火的综艺增加了热度。

和你cp粉们更加激动了。

正主上次发糖还是直播间掉马事件,这一晃这么久过去了,糖也磕不到,正心痒难耐

呢,就送来了糖。cp粉更是做了革命先烈,走过路过向大家安利,顶着骂名向亲朋好友安利。

十足受罪。

周霓并不讨厌这些cp粉,因为cp粉大多都是由她的粉丝演化而成的,她们都是忠实的周霓粉丝,一直亲切地叫她“霓霓”,后来她结了婚,粉丝们顺理成章磕cp。

其实本来没什么做,就怪她黑料缠身,演技不行,再加上沈清和太过受欢迎。

这两年周霓依旧没什么作品,在圈内人缘更是下降,只有这些粉丝依然陪着她,虽然战斗力为零,虽然一到广场就只有被掐的粉,可周霓仍觉得,被为数不多的人爱着,也是一种幸福。

可是有一点周霓不解,磕一对即将离婚的cp有意思吗?

除非哪天真把离婚证撂桌上拍照,cp粉才会死心。

周霓继续往下翻着微博,发现了惊喜。

竟然有网友开始帮她说话了。

【说真的,直播最能反应一个人,我感觉周霓没网友传到的那么罪恶,光论感情来说,感觉周霓挺有分寸感的,没有倒贴炒热度的感觉,性格也随和】

【我也觉得,性格还蛮可爱的,选房间也有考虑他人,她早期综艺确实一言难尽,可那应该是公司按头的人设,大家都懂】

【看得出来她很想和沈老师套近乎,估计是想拍沈老师的戏?哈哈哈沈老师不care她,有点心碎了】

【我打个赌,沈老师会真香的】

【不管别人,反正我黑转路了,以后还是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吧】

周霓看得热泪盈眶。

帮她说话的微博越来越多,很快就有黑子找了上来,咔咔咔科普起周霓的黑历史。

这些博主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姑娘,战斗力十足,哪里肯服输,上来就是:【黑人目的过于强烈了哈,没锤你逼逼啥,别在老娘地盘舞】

周霓开心得不行,赶紧点了个赞。

点完之后又胆战心惊地看,是小号就放心了。

周霓躺在沙发上看手机,腿上已经被叮了好多个大包,这边毕竟是果园,树木繁

多,自然蚊虫也多,她皱眉挠着痒痒,白皙的皮肤红肿一大片。

忽然想起昨晚准备在外套里的驱蚊香包,这东西味道比较冲,但比起来被蚊虫咬,也强多了。

这是周霓亲手做的,昨晚来得匆忙,家里材料不太够了,她只带来了四只。

给自己用上一只之后,沈清和恰好从浴室走出来,男人腹肌明显,身材比例优越,皮肤很白,一看就是蚊子喜欢的那种人。

同住一个房间,不给他一个也说不过去。

周霓便给他留了一个。

拿着剩下的两个,穿上拖鞋出了门。

刚出去没多久,就碰上了沈旭风。

“沈老师,这个给您和严教授。”周霓双手奉上两枚可可爱爱的香包。

多带了两个,之所以选择送给沈老师,一方面因为沈老师是嘉宾们最年长的人物,并一方面,周霓私心也想为自己搏取一点好感度。

“这是什么?”

“我跟我奶奶学着做的香包,用了菖蒲,白芷,紫苏……都是纯中药材,”她挑了挑眉梢,穿上的白裙子勾勒出优越的肩颈线条,笑容明艳不可方物,“我亲测好用。”

现在市面上蚊虫都要成精了,一般的驱蚊产品都不太好用。

但是凌奶奶有妙招。

“刚才一顿晚饭的功夫,我就被蚊子咬了好几口,正想问问节目组有没有驱蚊剂呢。”沈旭风笑笑,“那正好,谢谢你了。”

“不客气,沈老师。”

送完了香包,完成任务,周霓正要离开,却听见沈旭风的声音又响起来:“你竟然会做这东西?”

完全意外的语气。

周霓抿唇一笑:“其实我还挺喜欢动手,就是工作一忙没那么多时间了。”

沈旭风惆怅地叹了口气:“我年轻时候也很喜欢做香包,每周都做两个,我和严教授一人一个,他们学校的老师都嘲笑他呢。”

周霓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不回应显然不可以,可若多说了,又担心会逾矩,犹豫了一下,周霓到底开了口:“沈老师,要珍惜。”

“好。”临别之前,沈旭风还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貌似对她还挺有好感?

周霓怀揣着欣喜回了房间,就看到沈清和单手捻起香包,唇角含笑等着她,无耻的是,男人堪堪围了一条浴巾。

她总算明白为什么沈清和非要关闭摄像头了。

当然是因为开着直播不方便他耍流氓!!

男人啧一声笑了:“给我的?”

“嗯。”

沈清和凑近了些,呼吸喷洒在她脸上,嗓音含着低低的暧昧:“霓霓,你知不知道,香包在古代是定情信物?”

什么定情信物啊,纯属想到既然第一站在果园,想准备点防蚊虫侵害的物品。

当然知道。

周霓咽了咽口水,佯装单纯的模样:“我不知道。”

“可现在你知道了。”

男人的喉结滚动一圈,幽深的眸子眯了眯,温润清冽的嗓音响起:“那现在你的合法丈夫有个要求,请问你答应吗?”

一听到这种字眼,周霓就知道该多么变态。

她目光定位在房间内的两张床,床很大,房间也很大,至少睡四五个人绰绰有余了,两张床都很干净,周霓本来打算做一做样子,两个人分床睡的。

可眼下看沈清和的样子,似乎也不太可能了。

然而这是在离婚综艺啊!

“沈清和,离婚综艺睡在一起真的好吗?”

男人的目光定位在周霓殷红柔软的嘴唇上,莫名感觉有点干渴。

沈清和低眉亲了亲她的额头,淡淡笑了下。

跟他在一起这么久,周霓早就明白了,沈清和只是看起来清冷,实则比谁都火热,尤其在某个不可言说的方面。

夜凉如水,窗纱萦漫,月亮的影子碎了一地。

周霓被沈清和亲吻得迷迷糊糊,梳理起了今天一天的经过。

直播间的观众很双标。

对她很苛刻,对沈清和就无限忍让,在正牌妻子面前胆敢化身尖叫鸡,对有妇之夫沈清和疯狂表白。

周霓自认对沈清和没什么旖旎的心思,对这种做法也看不进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