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甜婚撩人[娱乐圈] > 第19章 例外

第19章 例外


周霓这边却风平浪静。

周霓西西人手一杯饮料, 走进了密室,周霓手心浸出了不少汗,她握紧了自己的手, 胸腔咚咚咚跳动着。

这边的密室探险类似于恐怖电影里的场景, 让人置身在逼仄的环境下, 不时有一些奇怪诡异的声音。

西西挺胸抬头, 大胆多了。

里面黑漆漆的,摄影大哥调整了模式,才让直播间的观众看清楚密室的状况。

【这回刺激了,我从小到大没去过, 但是好奇密室里面什么样的】

【跟沈总一起走密室,沈总会保护我吗?】

【楼上大白天的, 别做梦了!!】

周霓脚下似乎猜到了什么东西, 她一个踉跄,差点儿就跌倒了, 沈清和和西西一同扶起了她, 周霓这才看到,脚下竟然是个人头!!

血淋淋的, 白白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她本来还以为是阴森森的白骨之类, 还好接受一点。

周霓死死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西西牵着周霓的手, 感觉到了她手上不同寻常的粘腻, 用童声安抚她:“姐姐,这些东西都是假的,没什么好怕的,何况西西和大哥哥要保护姐姐的呀!”

“对不对呀大哥哥。”奶萌奶萌的西西转脸看向了沈清和。

密室很大, 漆黑一片,但也有一些有光的地方,浅浅淡淡的,沈清和眉骨深邃,侧脸被映衬的英俊立体,他淡淡嗯了一声:“当然。”

沈清和的话熨帖而有温度。

听见这话,鬼使神差地,周霓竟然没刚才那么怕了,内心像是注入了力量似的。

【哭了,沈清和竟然同意了】

【不必在意,小孩子在场嘛,难不成你让我们沈总说:我和大姐姐已经离婚了吗?】

【有道理,我的心已经自动粘好了】

【来,跟我一起自我催眠,默念三遍:沈总只是为了西西】

部分网友:“……”

本来是想凑个周霓的热闹,没想到越来越好磕了怎么回事??对不起我有病,劣迹女星的cp

都想磕。

吃够狗粮的摄像大哥内心os:网友朋友,你们的猜测都是正确的,你们眼中不近女色的沈总其实是个宠妻狂魔啊,只是不显山露水罢了。

可惜也只有一部分网友坚信沈清和对周霓有意,更多一部分人选择自我洗脑,自我消化——

沈总这朵高岭之花,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摘下了呢?

摄影大哥:哪里是被摘下,明明是主动滚下来的。(狗头警告)

三个人又往前走了一段。

前面的路比较危险,还起来了一阵迷雾,再加上不时有吓人的东西,周霓更不知道该不该往前走了。

现在有两条路可以选择,第一趟过去迷雾,去面临接下来未知的挑战,第二,躲到旁边的小木屋里。

右手边有一座小木屋,然而小木屋里面也黑黢黢的,不过看门口的指示牌,小木屋里面好像还有另一条路。

周霓有点心动,想往小木屋里面走试试看,而沈清和认为还是走过迷雾鬼林比较好。

两个人意见产生分歧,便不约而同问起西西:“西西,你支持谁?”

西西的小脑袋瓜晃了晃,朝左指了指,又朝右指了指,神秘兮兮地笑了笑:“我当然支持最美丽的大姐姐呀!”

【哈哈哈这小孩还撒娇】

【真是人小鬼大,周霓都弄不了他】

【密室撒娇,第一人了】

有了西西的支持,他们便决定先走小木屋,不过西西有点害怕黑黢黢的小木屋,这小孩也挺奇怪,不害怕环境昏暗的密室,却害怕起区区一个小木屋。

三个人正要一起走进小木屋时,摄像大哥一把将西西抱了出来。

“叔叔,你抱我出来干什么呀?”

摄像大哥:“大哥哥大姐姐去探小木屋的路,我带西西去探一探鬼林的路。”

西西鼓掌叫好:“好呀好呀,其实我更喜欢鬼林。”

“那你为什么支持大姐姐?”

西西挠了挠脑袋瓜:“其实我看出来大姐姐害怕密室,害怕鬼林,嘻嘻,西西很听

话哒。”

摄像大哥用手点了个赞。

一转眼的工夫西西不见了,周霓正要转身去寻找,沈清和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被张老师带走了。”

“带走西西干什么?”周霓疑惑,“综艺的主角不是我们两个吗?”

沈清和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或许是想带他探索另外一条路吧。”

“啪”一声,沈清和按响了小木屋的开关,整间小木屋亮了起来,里面并不可怕,甚至可以称之为整个密室的世外桃源,摆着各式各样的家具,有一张文艺的吊篮,上面摆满了紫罗兰花,装修也漂亮。

沈清和推开了小木屋对面的那扇门,他擦了擦手上的脏东西,皱皱眉:“前方没路可走了。”

“那我们就得穿越鬼林?”

沈清和淡笑:“嗯。”

“走,我们去找他们。”周霓欲出去,沈清和却笑着走过来,将门关上了,男人高大的身体撑着门板,带来阵阵压迫感。

“沈清和,你干什么?”周霓想要挣脱开,却被男人紧紧地箍住了,他的呼吸声落下来,伴随着她怦然的心跳,清晰可闻,心中便有一种不祥之感。

男人将她扯进怀里,完全锁住,唇角压下来一点淡笑:“不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为什么还要抱我?

周霓心中万分不解。

男人沉哑的嗓音再次落在她头顶,痒痒的,还带来一股莫名的酥麻感:“霓霓,第二天了,摄像头一直在拍,我很不舒服。”

周霓倒是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她站在镁光灯下也不是一两天了,享受着比普通工作的高收益,也就意味着自己全无隐私。

然而沈清和不像她缺钱,上这个节目也是因为她,想到这里,周霓心中便燃起了一点愧疚感。

“没关系,不还有明天一天就结束了。”她只能这样安抚他。

沈清和哼了一声,挑了挑眉:“是吗?”

“当然是啊。”

“可是我现在就忍不了了,”沈清和勾唇,伸手摸了下她的后脑勺,语气低低的,“霓霓,你得补偿我。”

他突然叫起了她的名字,清隽眉头微微蹙起。

周霓扬着声调,嗯了一声。

只是一刹那的功夫——

独属于沈清和的呼吸掠夺了她全部的呼吸,男人唇舌滚烫,一点一点深入,周霓心跳如擂,一下子有点喘不过气来。

在密室里旁若无人一般接吻,这是周霓打死也没想过的事情。

沈清和的眸子最初深邃明朗,深深看人,多了些缱绻的深情,随着吻一点一点加深,素来清冷沉静的男人,此刻眸子被欲念充斥着。

他眼尾有点红,愈加用力地攥紧了周霓的腰,他嗓音低哑,在她耳旁如同呢喃:“霓霓,我忍不住。”

周霓有点受不住了,心脏砰砰砰,像是踹了一只活的小鹿,她别过脸去,可沈清和再次将她扳回来。

男人下巴棱角分明,深深吻人的时候有种禁欲系的性感,周霓越发紧张起来,明明昨晚什么都做过了,为什么沈清和还是不依不饶?

如果不是周霓主动制止,恐怕这个吻不会那么轻易停止。

周霓特别害怕摄像大哥举着手机进来,到时候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才是真的跳进黄河洗不清。

“沈清和,你的自制力哪里去了?”她的心跳仍旧没有恢复,脸颊也热腾腾的,像是一颗熟透的小草莓。

沈清和垂眸,整理了下腕表,又帮着周霓整理领口。

“说来惭愧,”沈清和眉眼微敛,掐了一把她的脸颊,又看向她水盈盈的唇,喉结动了动,语气里含了些无奈,“最近发现,越来越不像我了。”

男人嗓音很轻,周霓被他亲的还有点痒,一下子没注意听进去。

仿佛被风一吹就散了。

打开门之后,一大一小两个人正好在门前等着,见他们将门紧闭着,二人也没敲开,想起他们在房间内私密的举动,周霓心里反倒不是滋味。

四个人重新穿越鬼林。

本来周霓挺怕的,经过了小木屋激吻之后,脑子就乱了,也不想什么怕不怕的,只反反复复回荡着二人在小木屋的对话



——“可我现在就忍不了了。”

沈清和忍不了的是什么?

指的是不停地录制侵犯他隐私使他觉得没有自由,还是说……忍不了了想亲她?

越想越觉得离谱,周霓的皮肤本来就是纯正的冷白,皮肤层也薄,每次一脸红会很明显,就连西西都看出来了:“姐姐,你脸怎么红了?”

“……被吓的。”周霓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指了指地上的骷髅头。

西西信了:“噢,那我牵着姐姐。”

小手牵着大手,竟然快快乐乐地走出了鬼林,顺利回到□□之下。

三个游戏项目完成,就算是完成了挑战。

直播镜头再次对准周霓的脸。

【我怎么感觉周霓表情不自在了许多???】

【好像衣服领子乱了】

周霓是在回宾馆的路上看到的网上的热帖,热度不减,已经满天飞了。

再加上沈清和这两天暧昧的表现,已经出现了不少倒戈的粉丝,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眼睛,感觉这两人并未离婚。

周霓内心十足崩溃。

周霓找了个比较熟的编导老师,探讨了一下这件事,编导老师也没想到事情发展成这个局面:“我们节目的初衷是想让离婚的夫妻像朋友一样相处,但是也不是说非让你们复合之类的?”

周霓叹气,摊了摊手:“是啊。”

“要不这样,你稍微澄清一下?”编导老师皱皱眉。

“……好。”

游戏挑战的排名也出来了。

沈旭风夫妇得分第一名,周霓夫妇得分第二名,张程文夫妇得分第三名,肖可夫妇得分第四名。

也就意味着,沈旭风与严苛可以拒绝回答三个不想回答的问题,而周霓与沈清和可以拒绝回答两个,张程文和李陆可以拒绝回答一个,肖可一个机会都没有。

肖可实惨。

回来的时候,肖可与林中易坐在一起,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脑袋一左一右,离得远远的,看上去就像斗气的公鸡一样。

周霓看了弹幕才搞明白怎么一回事



原来这二人抽到了坐过山车的项目,颠簸摇摆间竟然亲到了一起,气得肖可在过山车上暴打了林中易一顿,林中易满头问号,害怕影响过山车正常的秩序,便强行抱住了肖可,下车后,看到弹幕那么多刷屏他俩发糖的,肖可就更生气了。

彻底不理会林中易了。

周霓看了眼肖可,又看看林中易,不免觉得好玩,这两个人就跟小学生斗嘴似的,说白了,心里肯定还有对方的。

如果没有对方,这样不小心亲上,只会觉得尴尬,然后面色平静地粉饰太平。

感情之中最忌惮的便是一潭死水,宁愿要不死不休的爱情,要掀翻波涛海浪,要心灵永远激荡。

回到宾馆之后,她还跟沈清和讲起这件事:“感觉这两个人迟早会复合。”

沈清和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轻笑了声:“你倒是看得清楚。”

周霓一时间没理解沈清和的意思:“?你什么意思?”

沈清和起身,薄唇紧抿着:“我是说,我们霓霓一到了别人的事情上,看得比谁都清楚。”

这句话意思含混不清,正当周霓想让他再解释解释的时候,却见男人已经拿起了浴巾往卫生间走了。

他到底什么意思?别人的事情看得清楚,那不就是再说自己的事情看不清了?简直莫名其妙。

哎不对啊!!

周霓对着卫生间大喊:“沈清和你搞错了,这是我的房间啊,今天我们俩一人一个房间啊!!!”

之前在果园里之所以离婚夫妻一个房间,一房间是因为想让夫妻双方借这个机会好好谈话,另一方面是因为果园房间不够,节目组经费又窘迫。眼下有了五星级酒店,自然不需要将就了。

她扒着卫生间的门,想借此敲醒沈清和。

门突然开了一道缝。

周霓还以为沈清和这次要出来了,哪想到仅仅是男人骨节修长的手伸了出来,上面挂着他的衬衫,还有长裤:“霓霓,给我放到洗衣机里。”

周霓:“……”

她愣了一下,没接过来,脑袋往浴室里

凑,可她力气太小了,沈清和抵着门她哪能撞开,倒是对于里面的沈清和看得更清楚了点,男人未着寸缕,皮肤很白,英俊的侧脸缓缓逼近,有种斯文败类,衣冠禽兽的味道。

沈清和尾音勾着笑:“不接过去吗?”

顿了顿,男人磁性好听的嗓音再次响起:“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将内裤递过去?”

听见这话,周霓彻底红了脸,匆匆忙忙接过去他的衣服,往洗衣机一丢,随便放了点洗衣液,定好时间,洗衣机嗡嗡嗡运作起来。

她动作一点都不珍视,仿佛丢进去的只是几十块钱的地摊货,然而沈清和穿的都是价格不可计数的纯手工高定。

沈清和很快就洗完澡了,他系着浴巾走出来的时候,见到洗衣机正嗡嗡转动着,里面洗的正是他自己的衣服。

男人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眉梢扬了扬,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周霓,似笑非笑:“我只让你丢到洗衣机里,可没说让你帮我洗。”

“……举手之劳,不用谢。”周霓嘴角抽了抽。

沈清和淡声笑,盯着她的唇,慢悠悠地说了句:“沈太太真是贤妻良母。”

“洗个衣服就是贤妻良母了?你的标准也太低了。”周霓啧啧,“按你这个标准,咱们家阿姨都是你的贤妻了 。”

头发擦干了,沈清和将毛巾挂起来,上前几步,对上她的眼睛:“贤妻的前提是妻。”男人瞳仁漆黑,嗓音淡淡的,尾音勾着点戏谑的笑,似乎有点漫不经心的味道,“我只跟你有过实质性关系。”

周霓:“……”

这男人有完没完啊!!

漂亮明艳的小脸一僵,周霓想到幸好沈清和进来她房间就把摄像头关掉了,不然不知道又会引起怎样的风浪,她抿了抿唇,无语道:“沈清和,你讲话能不能稍微正经一点?”

“你在外面不是挺正经的吗?”她小声逼逼一句。

沈清和在电视上的采访她多少也看过,男人西装挺括,面容一丝不苟,活脱脱一朵不可亵渎的高岭之花。

“我对别人当然正经,”沈清和口气淡

淡,对上她的眸子,吻轻轻落到她的唇畔,声音低低的,莫名带了点撩人味道,使人耳廓发痒,一阵一阵的酥麻。

男人后面的一句话,也顺势燎原到了她的心底:“可我的沈太太是个例外。”

作者有话要说:  我永远爱沈总!!

感谢在2021-07-24 14:57:37~2021-07-25 14:36: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gunnana、嗯嗯尼尼、软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ieben- 7瓶;我与学习有个约会 6瓶;●●●● 2瓶;沐阳水湘、26614184、妃子笑、27151511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