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甜婚撩人[娱乐圈] > 第20章 投票

第20章 投票


沈清和将自己的行李放在了周霓的房间, 看这个架势,估计今晚又要留宿在这里了。

周霓对此嗤之以鼻,却也没说什么, 反正晚上也不需要开摄像头, 沈清和爱睡这里就睡吧, 她懒得跟他理论, 一旦理论了,男人又会拿还没离婚压她。

因为《夕阳未落时》的热度,沈清和在微博被提及的次数越来越多,说起来, 人家是个素人,周霓也挺不好意思。

上这档节目本来就是她的意思。

这件事归根结底就是因为她, 沈清和想跑到她床上睡觉, 就睡吧,反正她自己也喜欢跟他一起, 身材好, 活好不黏人,尊重女伴, 这样床品好的男人在当今社会越来越少了。

沈清和好像有点奇怪?

他平时一副清冷自持的模样, 周霓甚至以前觉得这人的心就是冰块砌成的,没有欲望,没有需求, 是在一起睡久了才发现这个男人火热的一面。

次数先不说, 他还总喜欢抱着她睡觉,一抱就是一夜,每天早晨周霓都是在他温热的怀抱中醒来的。

沈清和就不觉得奇奇怪怪吗?

解决需要抱在一起倒也正常,关键是并不相爱的两个人, 他是怎么抱下去一整夜的?

他又不是铁人,胳膊不可能压不疼,这样情况下还愿意抱着,如果让网友来说,那就只能用“爱之深”来解释。

可周霓又万分清楚,沈清和绝不可能爱她。结婚两年来,如果两个人有相爱的迹象,周霓也就不至于巴巴盼望着离婚协议到期的一天了。

这会儿周霓倒是很放心沈清和不会对她做什么,等一会儿要在楼上棋牌室集合,晚上还有个小型座谈会。

沈清和平时很爱干净,只要一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哪怕仅仅只是出去买点东西,身上明明没什么味道也要洗澡。

周霓有时候就挺懒的,会觉得沈清和龟毛到了极致。

不过干净点也比邋遢好,想起念大学的时候,跟别的学院的人一起上公选课,总会在后排闻到一股类似臭脚丫子

的味道。

周霓当时就想,未来千万不能嫁这种邋里邋遢的男人,有再好的皮相也不能要。

哪想到,她竟然嫁给了一个集美貌与干净,能力为一体的男人。

虚假的婚姻。

周霓在沙发上躺着,打开了微博,发现没看的评论和私信早就已经9999+了。

她热度虽然高,却也没高到如此离谱的地步,毕竟对她真情实感的并没有这么多人。

周霓随手点开几条私信。

【霓霓,啊啊啊啊啊啊快告诉我是不是跟沈总感情没破裂!!直播就好甜呜呜呜】

这是cp粉。

【我本来敬你是条汉子,哪想到狗改不掉吃屎,跟个牛皮糖粘着沈总有什么意思??沈总又不喜欢你,劝你独立行走[拱手][拱手]】

这是沈清和的粉丝。

【周霓,你藏着掖着干什么?你跟沈总的感情到底什么走向,能不能告诉我们一声?不然你这边录制离婚综艺,那边又和沈总恩爱,让人真的怀疑】

这是路人。

私信大概就分这么三类。

第二类最多,并多还夹带各种人身攻击,脏话辱骂,周霓看了几条就烦得不行。不就是那天沈母让他们出去散散步被拍了吗?至于引起这么大的议论吗?

她那天在公众场合也没和沈清和有过密的接触啊。

人家摄影师觉得光线好,两人背影好看,才拍了个照,至于天天揪着这个事情不放吗?不知道的还以为天塌下来了。

周霓气绝,无语,想到跟编导姐姐说过的话,打开微博,发了条:不要过度猜测,既定的结果不会变。

本来周霓就在风口浪尖,网友们都盼着离婚,微博刚发出来,评论区就被攻陷了。

【蒸煮辟谣了!!喜大普奔】

【离婚实锤,以蒸煮为准】

【开心啊啊啊啊啊啊】

【周霓霸气,我粉了】

周霓手机没开静音,微博提示音不断地响着,热闹得很。她却一点儿都不开心,本来还指望在网友面前做个好人,想着能不能为自己全盘崩坏的口碑挽

回一点局面,才迫不及待参加了离婚综艺,宣布了离婚消息。

可眼下来看,网友只是把她当成了离婚的工具人。

似乎满心眼觉得,她配不上沈清和。

她怎么就配不上了?她的美貌足够与沈清和相配,再说了,他们的婚姻压根就不像网友猜测的那样,沈清和压她一头。两个人一直是平等的,甚至离婚也是她提出来的。

五分钟过去,提示音不响了。

微博不可能没有新消息,难不成手机坏了?

周霓拿起手机一看,那条自己发布的微博竟然不见了。

周霓:“??”

她刚才明明没动手机啊,离奇消失只能有一种可能——沈清和动的手。

自从嫁给沈清和之后,沈清和确实给她安排了团队,之前好几次大面积网友黑她,是沈清和的团队帮她撤掉了热搜,就连黑评都删干净了。

周霓微博清清白白,干干净净。

也是因为这个,她才惹得众怒。沈清和出发点是好的,但在观众眼里的周霓,已然失去了公信力,才会采用极端的手段控评。

所以周霓之前就跟沈清和提过,请他的团队不要干涉她的微博自由。

爱黑就黑,让黑子闭嘴的唯一办法就是她亲自打脸,变得优秀。

沈清和的团队竟然又出动了?

周霓:“……”

距离座谈会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个小时,沈清和处理过工作事宜之后,身子紧贴转椅,眼眸阖起,闭目假寐。

周霓一点儿也不客气,来到沈清和面前,推了推他:“沈清和,我新发的微博你删的?”

沈清和皱皱眉,眸子睁开,太阳穴突突跳动着,佯装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淡定问:“什么事。”

周霓三言两句说完。

沈清和淡声“嗯”一声,看了眼手机:“应该是团队做的。”

周霓嘴唇张了张,万言万语在心口虬结,翻了个白眼:“你的团队好骚啊。”

沈清和:“……”

男人面容淡定,他早已习惯了自己的小妻子口出狂言。

周霓敲了敲

桌子:“我早就说了,我不想活得那么虚假,哪怕他们都骂我,我现在也没关系,进了这个圈子,心里承认能力还能像个孩子一样?”

“你找个团队负责人是谁,告诉我,下次我找他面谈一下。”周霓皱皱眉,“该压不该压的全都压了,他当钱这么好赚的吗?”

沈清和敛眉沉思几秒钟,抬起眸子幽幽看她:“可是——”

“上次扇巴掌事件,这就是你口中没有用的团队帮你处理的。”

周霓顿时哑口无言:“那行吧,但是这次做的真不对。”

“你应该看到我们俩的背影照片了吧?网友觉得我们俩其实是恩爱夫妻,故意上节目炒人设的,你说你能忍吗?”周霓喋喋不休,“所以,我发微博辟谣怎么了?”

何况她也没说什么啊,也没有说的那么直白,辟谣不是应该的吗?

即使是曼姐可能都会支持她。

“我能忍。”

沈清和目光淡淡看她,唇角扯出一个散漫的弧度,又重复道:“我可以忍,我们的生活又不是她们看的。”

周霓瞬间愣住了。

她本以为沈清和会支持她的做法。

沈清和眸色暗了暗,颀长清瘦的身姿站起来,定定看她:“以后还会有无数次这样的事情,难不成你次次都亲自澄清?”

“不信你的人怎样都不会信,”沈清和叹口气,“她们想看我们离婚,无非是想看热闹罢了,你何必亲手将笑料送到她们手上。”

“何况,我会在乎她们吗?”沈清和嘲讽地勾起唇角,按住周霓的头,嗓音温沉下来,“我在乎的只有你,霓霓。”

男人清冽的嗓音在房间里安静流淌。

其实从理性来说,沈清和说得挺有道理的。

这次压根就不关乎她自己的黑料,澄清与否压根就没意义,刚才她的确有点冲动。

其实那五分钟没看手机的时间,她也有点后悔,想删掉微博,却又觉得,如果删掉了,又代表她心虚了。

网友肯定又会大做文章。现在的情况大概就是——她这样做不

对,那样做也不对。

周霓抿抿唇,不在这个事情上思考太多,反正照片流传出去了,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沈清和思忖了一会儿,突然问:“你怎么想起来澄清的?”

感觉不太像周霓的作风。

顿了顿,周霓才说:“是编导老师给我的建议,本来想在晚上座谈会澄清一下的,但是刚才看到骂我的微博,气急了就冲动了……”

她挠了挠头,大眼睛眨了眨,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

大号越看越生气,反正在网友眼里,她做再多也落不着好,干脆切换了微博小号。

周霓的小号关注了很多自己的粉圈,屏蔽了乱七八糟的干扰,着实舒服多了,她通过后援会的点赞,来到了某个大粉转发的微博投票。

她正专心看着投票内容,投票内容如下:你希望的霓霓是怎样的?

选项a:霓霓与沈总恩恩爱爱,百年好合。

选项b:霓霓与沈总生个可爱的小baby。

选项c:霓霓发财发大财。

选项d:霓霓独美。

选项e:霓霓永远不要和沈清和有交集。

选项f:霓霓另外找个年轻小鲜肉,比翼双飞。

这个投票应该是粉丝自己搞出来的,还挺有意思,不过选项ab什么意思?

周霓撇了撇嘴,呵呵笑了一声,然后把除了ab的选项全都选了。

心满意足地投完票后,她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了一会儿。

周霓不知道,沈清和去找了导演。

与刚才对周霓讲话温柔的神色不同,男人又恢复了平素的清冷疏淡,英俊的脸庞泛着点冷意:“张导,我想参加节目之初我已经说得够明白了。”

张导面容有点发怵,毕竟沈清和才是谁都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其实最开始沈清和当然不会纡尊降贵参加这个小小的综艺,张导在沈清和面前也没这么大的面子,故而张导并没报什么希望。

哪想到沈清和竟然主动找上了他。

令他受宠若惊。

沈清和不愧是商界黑马人物,年纪不到三十岁,见识

卓越,他答应参加节目,但是有个要求,节目组必须助攻他和周霓。

当时张导脑海里:??

沈清和侃侃而谈,眼眸微微眯起,自带上位者的气势:“我需要这个节目来巩固我跟我太太的关系,我相信你们也需要我的热度,这是一桩稳赚不赔的生意。”

张导从未想过这个节目还可以这么拍。

仔细一想,沈清和说的很有道理,换一种方式,却可以得到别样的热度。

毕竟他只是起到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周霓和沈清和的感情走向如何还是控制在二人手中。

不过,张导还是很疑惑:“您为什么必须利用这个节目呢?”

俊美无俦的面容无奈,男人微微叹了口气:“霓霓事业心比较强,我跟她独处时间有限。”

何况在周霓眼里,他将她仅仅当成了床伴。他就是很喜欢她,想要将她揉进骨血里,可惜周霓最开始不怎么情愿,搞得他好像强迫她一样,一点也不爽,可是那种快乐就像是吸了□□,深入骨髓的快乐。

张导大概理解了沈清和的诉求,那之后就拟定了合同。

眼下,沈清和脸上仿佛积压着云雨,酝酿着薄怒。张导在圈内混了这么多年,早就成了人精似的人物,一下子就反应过来,沈清和指的是白天编导授意周霓澄清的事情。

也怪他沟通了那么多组内的人,就偏偏忘记给这个编导说,这不就误了事,还好沈总反应敏捷,将周霓的澄清微博强势撤掉了。

“沈总,实在不好意思,”顿了顿,张导又说,“不过我看沈太太对您态度似乎有进步?”

张导呵呵一笑:“有情人之间的眼神是不同的,感觉您的追妻大业肯定可以在我们节目完成。”

“希望吧。”

沈清和出门之前,张导又叫住了他。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沈清和对周霓真的不一样,满腔的爱慕与喜欢都要溢出来了,他想不到这样一个高贵内敛的男人竟然爱一个女人到如此地步,甚至有些卑微。

同样是男人,虽然他的优秀不及沈总百分之一,可

还是想给沈总一点建议:“沈总,您要不要表白试试?”

沈清和阖了阖漆黑如墨的眸子,薄唇抿着,低低应了声:“嗯。”

男人的背影一点一点走远,挺拔清俊。

唇角缓缓扯起一个淡淡的弧度,导演又不了解霓霓,怎么会知道该用什么方式?

座谈会准时开始。

四对离婚夫妇围着沙发而坐,棋牌室布置得竟然温馨而浪漫。

活动还没开始之前,周霓去上厕所,回来时正好看见严苛和沈旭风正聊着天,才短短两天的功夫,两个人就已经相处非常自然了。

严教授也非常具有绅士风度,与沈旭风相当有默契。

沈旭风正想站起来倒水喝,并未表达什么,可严苛已经站了起来。

而沈旭风对着他的背影微微笑着。

周霓跟沈清和一直在完成自己的项目,后来看了网友截图才知道严苛与沈旭风之间发生了什么。

其实他们二人也抽到了密室探险,但是沈旭风非常怕黑,严苛一路讲着并不搞笑的笑话逗沈旭风开心,一直出了洞口。

完成挑战之后,沈旭风才发现,其实严苛也很害怕——脸色苍白,就连腿也发着抖。

沈旭风又怎么能忘记,当年的严苛也只是一个胆子很小,牵女孩子手都会脸红的穷书生啊!

比起周霓,网友对待沈旭风的态度可以称得上云泥之别。

【严教授,冲!!!拿下沈老师】

【忘年恋我磕了,简直太好磕了】

【纯情教授的设定我可以再磕一万年!!】

至于肖可与林中易,两个人依旧没说话,脑袋一左一右,看起来冷战的情况并没有得到缓解。

周霓微微叹了口气。

“好啦各位嘉宾,我们的座谈会还有什么问题吗?”

众人异口同声:“没问题!”

严苛苦笑一声:“是啊开始吧,心脏都悬在空中一晚上了,老年人受不住。”

林中易啧啧笑了:“严教授,您好歹有三次拒绝回答问题的机会,还怕什么,我跟可可才真是倒霉

。”

严苛向来谦虚低调:“这不得感谢节目组关爱老年人嘛。”

“别叫我可可,”肖可嗔怒看林中易,“还不是怪你没出息。”

主持人说:“第一个问题由我们男嘉宾来回答,本来大家感情已经破裂,相信通过这两天的集体活动又有了全新的认识。”

“请你们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这两天的女嘉宾。”

严苛:“小女孩”

林中易:“空心辣椒。”

李陆:“温柔。”

沈清和略一思忖:“小野猫。”

“为什么会这么形容呢?”

严苛先说:“或许是人年纪一大,就越来越像顽童了,沈老师性格好像回到了跟我恋爱的时候,像个依赖别人的小女孩一样,让我有种被信赖的幸福感。”

就不如在游乐园之中,不管是无敌风火轮还是火山车,抑或是密室探险,沈旭风都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袖,甚至在惊险时刻,还会小声说一句:“严苛,我害怕。”

他不需要多说什么,只默默抱紧了她。

主持人挑了挑眉梢:“不好意思,我好像被秀到了。”

严苛无奈:“你们不要多想。”

严苛与沈旭风相视一笑。

林中易这样回答:“可可这个人就是这样,嘴巴比较毒,其实很善良,就是一根空心辣椒。”他轻笑一声,“不过,我蛮喜欢吃辣的。”

【哦豁】

【林中易这他妈是在当众表白吗??】

【林中易这种大直男怎么这么会,追妻的节奏??卧槽】

现场的大家也都揶揄地笑了起来。

肖可被弄得也不好意思了,不再将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似的,而是略带犹疑地看了林中易一眼,脸颊也悄悄地红了。

接下来是沈清和的解释。

“霓霓平时比较会耍宝,也比较可爱,就像一只小野猫,开心了会朝你喵喵叫,当你惹到她了,她又会不遗余力地反击。”男人低眸笑,深邃的眉眼满溢温柔。

周霓胸腔咚咚咚跳动起来,生怕沈清和跟林中易学,轻飘飘加上一句——我喜欢养猫。



她才是真的完了。

接下来就到了摇酒瓶回答问题的环节,这个环节可以抵用之前在游乐园获得的免答机会。沈清和到底没说让她意外的话,周霓本该很满意的,可莫名心底却出现了一股怅然的失落感。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酒瓶子第一个转到了肖可那里,抽到的问题如下:请问你恋爱时候最尴尬的一件事是什么?

肖可犹豫了下,看了眼林中易,憋着笑开了口:“我们俩刚在一起约会那会儿,我特别紧张,哪里都觉得不满意,还想再打扮打扮,那天洗完澡我把内裤穿反了……”

林中易也捂脸笑。

大家:“……”

这个料有够劲爆,估计热搜预定。

下一个摇到了周霓那里,问题是:请问离婚之后,你对未来另一半的要求是什么?

离婚的事情她有计划过很多次,但是再寻找另一半,她倒是从没思考过。

如今社会的优质男人越来越少,而周霓对男人的要求显然不低,在经历了沈清和这种天花板似的人物,她很难再去接受别的普通男人。

有的男人抽烟喝酒,打游戏成瘾,有的男人朝三暮四,心灵不忠诚,还有的男人懒惰,在家邋遢,甚至还有的,年纪轻轻,一身铜臭味。

沈清和超脱了普通男人的范畴,他自律到极致,眼光卓绝,除了性格稍显冷淡,也没别的缺点。至于冷淡,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件好事。

至少周霓从未处理过任何有关他的桃色新闻,一般女人在他面前早就被冻死了。

也只有那些见不到他的网友,对着屏幕舔一舔他的俊颜。

周霓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几秒钟过去脑子还是一团浆糊,干脆就大众观点随口胡诌道:“我应该喜欢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吧,最好有手腕有能力一点,生活要规律,能跟我一起健身……”

说到这里,周霓似乎觉得自己在讲沈清和。

林中易开口:“这不是沈总吗?”

周霓:“……”

想到正在直播着,林中易的话无疑会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