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玩具的觉醒 > 第二十七章 警察与少年

第二十七章 警察与少年


柳青彦被劫持的第二天下午,友犬城,索菲亚家客厅,苏舒眼神呆滞地抬起了头。

她疲倦地揉了揉眼睛,郁闷地朝对面坐着的秋蝉说:

“我说公主殿下,只有这个法子吗?我眼睛都快瞎了。”

秋蝉头也不抬地说:

“只能这样啊,我的眼睛也快瞎了。我从小到大都没干过这种活呢。”

她俩坐在桌边,面前的桌子上铺着秋蝉之前换下来的宫装。

两人人手一把小剪刀,正埋着头在衣服上挑挑剪剪的。

自从昨天给二虎和华清送了一批物资之后,越发地觉得钱的重要性。

虽然苏菲亚总说可以找老爸拿钱,可是她们几个人平时的吃穿用度,还有以后要跑路的费用,总不能都让苏菲亚出。

苏舒这就想起了秋蝉公主换下来的值钱的衣服首饰。

这套宫装要是带回现实世界,估计能卖出天文数字,既有古董的价值,上面镶嵌着各种价值不菲的珍珠宝石。

可是迷雾墙内的世界都是新兴城市,没有什么历史,这里的市民对宠物人类的历史也不感兴趣。

既然对古董没兴趣,那么一件镶满了宝石的衣服也没人会买。

最后还是苏菲亚出了靠谱的主意,把衣服上值钱的配件都拆下来,分开卖肯定能卖出去。

于是就有了苏舒和秋蝉今天的苦逼状态。

她俩对着这件衣服已经奋斗了一个上午了,中午随便吃了点饭又继续埋头苦干。

秋蝉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觉得衣服做工太好也是个麻烦事。那些金线为啥缝的那么结实,那些珍珠宝石为啥用那么复杂的方法绣在上面。

两人忙活了大半天,才拆下来一半不到,看起来要拆完怎么也得再耗费一个晚上了。

桌上摆放了好几个精美的小盒子,每个盒子都放着不同品种的宝贝。

有红宝石、祖母绿、琥珀、玛瑙、黄金制作的装饰品,还有大小不一的珍珠。

至于那些玳瑁、砗磲、彩贝之类的,也不值几个钱,就懒得管了。

要不是苏菲亚带走了秋蝉的一支金步摇,直接卖了个大价钱回来,她们也没有足够的动力来做这精细活。

前天晚上,周星星回来之后,大家开了个情况汇总会议。

各个计划的进展都相对顺利,只是苏舒对迷雾墙的情况提出了许多想不通的地方。

星星和小金是坐火车从飞禽城来的友犬城,大约也是用了半小时左右。

路上确实都是迷雾笼罩,从窗户看出去一片白茫茫,直到火车进站,没有任何不一样的风景出现过。

苏菲亚小姐也很迷惑,她老爸整天忙于生意,小时候就没怎么带她玩过。她也没去过友犬城以外的地方。

最后大家商量了一下,一致决定苏舒和小金带上苏菲亚和汤米,先去她们进来的那个位置探查一下,然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秋蝉很不开心,她总是那个被留下看家的人。可谁让她年纪小呢。

为了安抚她,苏舒延缓了探索计划,先陪着秋蝉一起把她的衣服给拆了再说。

晚饭时分,除了星星和明珠,其他人都回来了。看着一桌子的珍珠宝贝,都赞叹不已。

苏菲亚带回来了晚饭,大家一起随便吃了点。小金用它的大爪子,给苏舒按了一下肩膀,缓解了她僵硬的肌肉。

秋蝉撅着嘴不高兴,因为小金的爪子太大,没法给她的小身板按摩。

最后还是好心眼的汤米帮秋蝉揉了揉,才哄的小丫头又开心起来。

苏菲亚和苏舒约好明天午餐后去探查家附近那处迷雾墙,苏舒想顺便拉上它一起拆宝石,结果被苏菲亚以手指不灵活为理由给溜了。

苦逼的苏舒只好继续和秋蝉埋头苦干,一直忙活到深夜,才总算干完了这折磨人的活计。

第二天苏舒没吃早餐,一口气睡到午饭时间,才终于感觉把拆了一天宝石的脑子给休息过来了。

吃过饭,汤米和苏舒各自带上了苏菲亚之前准备的贴身武器和身份证明,苏菲亚和小金则穿上轻便的运动服。

为了掩人耳目,明知道雾气没有毒,她们还是带上了防毒面具。

几人告别了郁闷的秋蝉,就朝着她们进来时的迷雾墙方向走去。

其实这里离苏菲亚的家并没有多远。当时进来的时候苏舒她们是小心翼翼地躲着走,现在散步一样走回去,只用了十几分钟。

看到了熟悉的迷雾墙和周围的景致,苏舒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为了防止进去以后找不到回来的方向,她们拿出准备好的长绳,一头系在了路边一棵大树上。

担心绳子出问题,最后决定让苏菲亚在这里看着。虽然它很想跟大家一起进去,但是除了它,也确实没有更合适的值守人员。

苏舒打头,汤米跟在她身后,小金断后,两人一鸟抓着绳子一头,朝着迷雾墙走去。

进入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像是普通的雾气,湿漉漉的柔软瞬间包围了她们。

苏舒记得她们进来的时候走了大约十分钟,所以这次她们特地准备了好几条长绳,生怕不够距离。

几人没有交谈,默默地前进,因为看不到任何标记,苏舒手里拿着一个指南针。

她们一边走,一边看着指南针的方向,确保没有偏离方向。

走了大约有十分钟,已经接了两次绳子,还是没有看到任何快要走出去的迹象。

苏舒看了看小金,眼神里都透出了疑惑。汤米也觉得奇怪,按苏舒她们的经历,现在应该看到外面的荒芜世界才对。

苏舒检查了一下背包,还有三卷长绳,她建议继续走,直到绳子用完,如果还是没走出去,那就原路返回。

又继续走了大约十分钟,绳子已经到头了,前方还是茫茫的白雾,看不到一点稀疏的征兆。

苏舒叹了口气,一边卷起绳子,一边无奈地示意大家原路返回。

就在大家垂头丧气地转身准备往回走,忽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雾气太浓,看不清跑过来的身影,却能听出来这个脚步有些不稳,踉踉跄跄的感觉。

大家都停下来,抽出随身武器,警惕地看向脚步声的方向。

不一会儿,一个矮小的人影出现在雾气中,看到这个身形,大家略微放松了一些,这个小小的身影明显是个人类。

这人影此时也发现了这边有人,毫不犹豫地朝这边跑来。

等他跌跌撞撞跑到跟前,大家才看出来这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少年很瘦,原本应该挺帅气的小脸现在很是狼狈,沾满了尘土,又被雾气里的水份给浸湿了,头发也是湿漉漉的,不知道是因为出汗还是雾气。

他的衣服有几个破口,但是还能看得出来质地不错。

少年背着一个双肩包,脸色蜡黄,跑到众人面前喊了一声:“救我!”就脚一软摔在了地上。

苏舒上前去扶起他,着急地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你有危险?”

少年大口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道:

“警,警察在追我。”

苏舒眉头皱了起来,有点犹豫,这个孩子到底做了什么事,要被警察追捕?

少年看出苏舒在犹豫,连忙又说:

“主人总是打我,不给我吃饭。我就逃跑了,带走了一些食物。主人估计报警说我偷东西了。”

苏舒不再犹豫,立刻喊了小金过来,让它把孩子背起来。

少年看到苏舒指使小金来背他,不由惊的张大了嘴巴,从来没见过宠物可以指使主人做事的。

此时大家也顾不上解释什么了,小金放低了身子,让苏舒帮忙把少年扶到它背上。

少年刚摇摇晃晃站起来,四周就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呼喝声:

“前面的人都不许动,双手抱头蹲下,不然就开枪啦!”

看着少年绝望的眼神,苏舒叹了口气,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照做。

警察瞬间就把她们包围了,其中一个跑在最前面的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少年,立刻冲上来把他扑倒,用膝盖狠狠压在地上。

其他几个警察也随之跑了过来,等它们看到小金的时候,不由得呆了呆。

一个看上去像是头儿的犬警察走了过来,客客气气地问小金:

“不好意思这位金雕女士,我们在抓捕逃犯。请问这两位是您的宠物吗?”

小金看着被压在地上的少年,脸色有点不好看地点点头。

警察们对苏舒和汤米的态度马上就变的不一样了,有礼貌地告诉他们可以站到小金的身边去。

那个领头的又对小金说:

“打扰了,我能不能问一下各位为什么会闯进迷雾里?这里是管制区,每个城市的市民应该都知道不能擅入的。”

小金脸色很难看地一边瞄着还被压着的少年,一边简短地回答:

“来这里的朋友家玩,打牌输了,进来转一圈再出去才算完成任务。”

领头的警察有些疑惑地还想再问点什么,小金打断了它,焦急地说:

“快放开那个小家伙,他快要不行了!”

领头的愣了愣,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让它们放开那个逃跑的少年。

它脸色变了变,还是有礼貌地说:

“不好意思女士,那是我们在追捕的逃犯,还请您不要干涉我们的公务。”

小金很生气地喊道:

“你们是要抓一个死人回去吗!你们压住他脖子了,他马上要憋死啦!”

领头的听了这话,这才回头看了看,看到少年的脸色已经不对劲了,才冲那个压着他的警察喊了一声。

被放开的少年并没有动,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苏舒急了,顾不上周围端着枪的犬警察,直接冲了过去。

看到少年瞪的大大的眼睛和已经扩散的瞳孔,苏舒的心沉了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