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被omega学长套路的星际日常[女A男O] > 第28章 陈年旧怨

第28章 陈年旧怨


迎着沁人心脾的茶香, 淮南踏进了和她有过一面之缘导师的办公室。

这里的一切都布置的格外的古色古香、幽静林立,像掩藏在喧嚣冰冷未来的一处净地。

怀文导师唇边带笑,站在巨大木质的书架旁等着她, 手边还放了本难得一见的纸质书籍。

“坐吧。”他伸手邀请淮南坐下,柔和的脸部轮廓和微皱的眼角痕迹给人十分宽和静谧的感受,不可否认, 这是一位能让人放松下来的长者。

淮南拉开椅子向导师打招呼:“当然认得,那天测试怀文导师帮了我很大的忙。”

怀文清淡一笑摆摆手,嗓音温和的继续说道:“那淮南同学知道这次专程请你来的原因么?特意说明一下, 这算是我的个人意愿。因为学校是不会过多参与学员生活的。”

“所以不用太过紧张。”

对此淮南微微挑眉。

怀文低头开始整拾茶具,逐个把茶具摆放整齐后,他指尖闲适的轻抬细捻, 期间动作不急不缓。

淮南见此也没有催促,眼睛悠悠地关注着, 直到怀文导师将冲泡好的茶水置于淮南面前。

“可以尝尝, 我蛮喜欢的。”氤氲的茶水缓缓冒着热气, 怀文向对方推荐。

“那天我之所以会去凑那场热闹, 也算是为家里的小辈丽莉·阿伯奇德收尾。那丫头被父母宠坏了,行事言语太过放肆,在那之后我也有插手管束。”

“至于肖恩那几个孩子, 我算是能说得上话所以也搭了把手”

“麻烦导师了。”淮南沉吟, 难怪最近没有见到他们。

怀文导师端起茶杯, 轻轻吹去白雾,开玩笑的说道。“其实我一直觉得淮南同学看着挺亲近的,所以才会想要适当提醒一下。”

“导师您说。”淮南坐直身体,态度尊敬。

对面的beta徐徐啜饮,他放下手, 润泽的指尖轻轻敲击在深色茶盏上,灰色的眼睛在白色的雾气中隐隐藏起,像是一潭望不到底的深泉,看不清神色。

“淮南同学天资优异,目前在整个联邦内都是排的上名次的,所以暗地里学校对你抱有很大期望。对你的感情问题老师不过多插言,只是希望淮南同学尽量分的清主次,不要过多沉浸在感情中。以你的年纪,还是要把精力多多放在未来,这样你们才能长久不是么?”

淮南理解的点头,这种谈话在上一辈子很常见,她倒是没有什么排斥。

而怀文导师暗喻地意思淮南也能够听懂。自己天赋好,学校关注以后会大路畅通,反之不慎走了歪路或者停滞不前,学校对她的种种关照也会消失。

见淮南没有生出逆反的心里,怀文·阿伯奇德点到即止。

安塞尔确实优秀,遭遇也格外引人怜惜,但他更希望淮南能够专注学业,以免被分了心神。

想到这他放松语气继续说道。“好了,以上话题到此结束,接下来我们谈点轻松点的。”

“淮南同学好奇机甲么?”

已经做好的听长篇大论的淮南见到怀文导师话题一转,竟然跳到机甲上去了。“嗯,我很好奇。”

“那淮南同学就要努力了。”怀文笑眯眯的说着:“年底的结业考核可是会有意外惊喜啊。说起来也是因为你和亚瑟的缘故,学校才会拿出这个奖励。”

见淮南不解,怀文也没有说透。“好了,该说的我也说完了,希望淮南同学不要嫌我唠叨才是。”

怀文导师自顾说笑道,见到手边的终端亮了,知道是有人来了,他不禁挥手让门口的杰登·拉德进来。

“那我就不送你了,这边我也要继续工作了。”

淮南赶紧起身,向对方道谢。

她将被椅放回原位,带着微笑离开了办公室,这时恰巧与迎面走来的beta打个照面。

此人身材高大,黝黑的肌肉块块隆起,气势极盛。

淮南正要打招呼,杰登却满眼审视地瞥了她一眼,眼中的带着满满的凶悍之气略过淮南。

两人瞬间擦肩而过。

淮南望着关闭的房门有些疑惑,自己和他有矛盾么?

啪!

“霍琦丝·奥普斯,你觉得你在做什么。”

“这种手段你就用不腻么?”

一声声浑厚的质问在书房内响起,向来性格强硬的巴奈特将军狠绝的将霍琦丝扇倒在地。

这是他第二次对她动手。

此时两人周围的电子屏上全是关于娱乐圈的新闻播报,这样的板块出现在挂满军勋奖章的威严书房难免有些不和谐。

跌倒在的霍琦丝捂着脸颊轻咳一声,苍白细嫩的皮肤马上肿胀起来,面对丈夫的质问她相当尖锐的直言。

“好用的方法当然要多用。”

“做什么?自然是让不该存在的人消失罢了。”

巴奈特将军浓眉紧缩,强盛的气势一瞬间压的霍琦丝喘不过气来。

他大马金刀的坐下俯视她,暗蓝色的发丝和黑色的作战衬得他威武不凡,这个在战场上经历炮火和鲜血淬炼的alpha此刻着实恼怒。

他压抑着胸口翻涌的怒气,想起霍琦丝这几年越发偏执的性格,不由闭上眼睛。

寂静的书房一时间只剩下他粗重的喘息声。

“怎么?大名鼎鼎的第一军团掌权者在家里打一个柔弱无依的omega,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啊?”

“怎么不去战场挥洒你的气概了?”

再次睁眼的巴奈特将军定定的看着眼前的omega,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伊书和修伯特都已经死了,只留下安塞尔一个omega,霍琦丝竟还不肯罢手。

“你已经彻底疯魔了。”

面对这个男人霍琦丝没有丝毫惧怕。

她神情癫狂在地上攀爬靠近,原本浅蓝色的瞳孔张地极大,完全破坏了原本温婉的眉眼。

“我疯了?伊书那个贱人给我下药让我身体虚弱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我疯魔了,修伯特允许beta并入四大军团你们意见不合的时候怎么不说我疯魔?我要解除丹尼尔的婚约时你怎么不说我疯魔?!还有——”

“在那场战役上你迟迟没有支援第三军团的时候怎么不说我疯魔了!”

“闭嘴!”巴奈特将军一脚踩到霍琦丝的手背上,几乎咬牙切齿的看着霍琦丝说出这番话。

“当年我是犹豫了,但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事情?”

“霍琦丝,我看在丹尼尔的面子上给你留着几分脸面,如今你不要,就不要怪我狠绝!”

说罢,巴奈特将军招来两名亲卫,冷声吩咐。“夫人病了,由埃弗里暂管事务,任何人不得靠近!”

“是!”

面对巴奈特将军的言论霍琦丝冷笑连连,她一把推开亲卫,自己踉跄地站了起来。言语里毫无忌惮。

“呵,装的到挺像,可是你不还是要替我收尾么?谁让我是巴奈特家的夫人呢!”

“你还是无能,你还是比不上修伯特,就算你当上了第一军团的将军又如何?废物永远是废物!”

“只要第二军团不倒,你就不敢废了我!”

说完,霍琦丝兀自站起,瘦弱地躯体强行支撑起身上的这套华服,她颤抖着手拢起鬓间的乱发,缓慢地又高昂着下巴离开了书房。

霍琦丝离开后,巴奈特将军沉默良久,随后按下密室开关。

随着嗡鸣轻响,书房背后露出一片银白的密室,一个长身玉立气质典雅的alpha豁然出现在那里。

她长眉入鬓,鼻梁挺直,藏蓝的卷发柔柔垂在白皙的额前,眼瞳清澈柔软。

“父亲。”丹尼尔低落着语气开口。

“都听到了,如今你知道为什么当年我不愿你继续履行婚约了么?”巴奈特将军背过双手,坚毅的眼神遥遥望向远方。

“”丹尼尔·巴奈特无法回答。

她虽然天赋强大,但生性温柔。之前与安塞尔联姻还好,这几年因为悔婚的原因她一直遭到诟病,以至于深居简出。

可谁又知道,那并不是她所愿的。

母亲背着她强硬地推掉婚事,父亲得知后竟也没有出言制止,加上安塞尔与自己并没有没有感情,一时间她徒然失去了坚持下去的理由。

巴奈特将军自知孩子的性格,也没有等她回答的意思。

窗外的阳光透过薄窗挥洒进室内,将他肩上的军长照亮地熠熠生混,却不知这些闪耀是靠多少鲜血堆积而成。

“当年我和修伯特同时喜欢上伊书,而你母亲确是喜欢修伯特的。”

“伊书是个格外不同的omega,她乐观、坚强还制着一手好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但因为家族,因为势力,我选择了退出。但你母亲没有,当得知两人在一起后,你母亲多次找到我,想要一起合谋去瓜分两人,被我拒绝后,她不知道发什么疯,去找了禁药和alpha想要让伊书身败名裂。”

“什么?!”丹尼尔猛然抬头,眼里满是惊疑。

她知道上一辈一直存在着矛盾,但她没想到是母亲先下的手!而且手段如此恶毒。

“很奇怪是么?这些世家的omega一旦失去理智,做出的事情甚至不如那些偏僻星球的流民。当我们得到消息后,险些让那些alpha得逞,为此修伯特差点杀了你母亲”

巴奈特将军神情默然,他有时候也在想,如果当初他没有拦下修伯特,之后的事情是不是就可以避免了

“但被我制止了,因为当时巴奈特和奥普斯两家已经定下了婚约,我不可能让修伯特做出有损我们两家脸面的举动。后来你也知道,伊书不是服软的性子,她极有分寸的找机会给你母亲下了药,既让她身体虚弱却又不影响怀孕的药物,变成了如今这副弱不经风的模样。”

“因为修伯特此事不了了之,在那之后我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却没想到你母亲根本没有忘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