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被omega学长套路的星际日常[女A男O] > 第7章 托尔的身份

第7章 托尔的身份


啪啪啪!

下一秒,淮南豪不客气地拍击自己的额头,妄想把脑子里的旖旎全部拍飞。

她赶忙起身,打开房间内的隔音功能摆出一地的材料,准备干点正事清清脑子!

亚龙虫的骨骼作为提升武器机甲阙值和韧性的最佳材料,如今被淮南大手笔的全部做成短刃,汉尼说的暴遣天物其实也没错。

学习室那几年的磨练让淮南很快进入状态,她平复呼吸沉浸寂静之中,意识非常熟练的剥离出脑域中的精神力,同时拾起秘银笔将其注入其中。

须臾间,秘银笔尖如同萤火虫一般亮起了微弱的亮光。

淮南开始俯身刻画!

雪白的短刃经过精神力的冲刷早已打磨的莹白如玉,银色流沙似的液体顺着笔尖缓缓陷入坚硬的骨质中,十分乖顺地按照淮南脑海里印刻的铭文一点点的显现,因为长久的锻炼,哪怕是第一次用真实的使用秘银笔刻画,除了最初的艰涩感,到后来也来越来愈流畅。

流动的银色星光旋转着附着在白色刃身上,随着一闪一灭的能量反应似乎正在与其融为一体。

淮南手下不停地逐个点亮个个节点,额头已隐约渗出了薄薄的汗液。

开弓没有回头箭,随着光芒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大,淮南刻画的速度也越发快速。

这种虫兽的脊骨本就质量轻便,作为小型武器在抗性和坚韧度也是极为优异的。淮南想到安塞尔学长身为omega力量上的不足,就在武器的穿刺和速度上狠下工夫,另外她还在手柄中央刻意留出一个指尖大的凹槽,用来藏/毒最合适不过了。

意随心动,淮南全神贯注的让最后一个能量节点在顶端凝刻交汇!

“差不多了1

淮南将能源石嵌进去后,正准备再观察一下,谁料想手中的短刃此时却高频率地颤动起来,不经意让精神松懈的淮南身子一歪整个仰在地上。

短刃身上的光芒没有停止,莹白的光芒继续笼罩。随着犹如炸裂一般的碎痕出现,刃身的颜色也开始逐渐变淡。见此情景,淮南下意识感觉不对,这有点像爆炸?

想到这她赶紧打开防护装置,眨眼间就把睡得迷糊的托尔连人带被给挪出门外,顺便丢下一句。

“姐姐好像做坏事了,托尔在外面等等埃”

说完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嗯?

迷迷瞪瞪的托尔困惑地眨眨眼,回神后发现自己抱着被子坐在走廊上,他一时有些呆愣,但想起姐姐说的话,他还是抿抿嘴站起来。

同时,星舰主控室,已经恢复过来的安塞尔一身轻软长袍正在听伯纳絮叨,他单手撑住额头,眼睫像展翅欲飞的蝶翼似张非张。

“安塞尔你就别硬撑了,就卡索斯那模样你说你们俩匹配度不高,这也没人信埃不如趁着现在你多和学妹交流交流搞好关系,方便以后互帮互助嘛。”

“你想想啊,一般情况下我都闻不到你的信息素,可见你的腺体毁成什么样了,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匹配度高的,还不拿出你当年风靡主星的风采?”

“再说了,现在不是时兴养成么,要不你也试试?”

“闭嘴。”

见伯纳越说越不像话,安塞尔不由声喝止。

[请管理员注意!c-102舱室启动高级安全防护——]

听到声音,他随手拂去脸边的长发,不再理会伯纳的诡异发言,转身去看操作台上的异常提醒了。

这是?

“咦?小托尔怎么出来了,淮南呢?她开防护系统干嘛?”

安塞尔调开室外的监控,发现一个黑发黑眼的小娃娃蹲在走廊上正在叠被子!可能因为被子太长了,他不得不从重复地从这一头挪到那一头,最后好不容易叠完,小屁股往四四方方的被子块儿上一坐,托着下巴就不动了。

安塞尔微微低头,一双碧瞳恍然间变得深邃无比。

“托尔?”

伯纳见他重复自己的话,不由解释道。

“是啊,就是淮南她弟弟,之前抱在怀里的那个。”

安塞尔不禁眯起眼睛,他指尖轻点屏幕,将面前的三维画面拉到最大凝视托尔的样貌。也想起了之前淮南确实抱了一个孩子,不过被斗篷围住了。

突然,安塞尔好像看到了什么瞳孔霍然张大,他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地往前探了探身子,随后撂下一句话就猛地起身。

“我去看看。”

“啊?”

“安塞尔,你干嘛!这有什么好看的?我说你刚过完发热期就不虚么?”

然而回答他的只有逐渐消失的脚步声。

望着这人健步如飞的背影,伯纳湛蓝的眼瞳里满是不解,这人哪儿还有之前虚弱的模样啊,好像之前痛到抽搐的不是他似的。

“行吧,s级就是身体好,谁让我只是a级呢”

被留下的伯纳无奈叹气,一边追赶一边小声嘀咕。

等两人前后脚到达的时候,门口已经有船员围在那里了,他们似乎想要敲门,但是托尔小小的一只面无表情的拦在门前,连房门的一半高都没有的身形完全不存在威慑力。

“小托尔,这是怎么了?”

伯纳挥手让其他人离开,蹲下身子摸摸他绒黑的头发。

察觉对方的动作,托尔僵了下脖子有些不习惯,但还是没有动弹。

“姐姐做坏事了,托尔守着。”

“不能进。”

——嘘,你父亲做坏事了我要替他守着点

这句话让安塞尔整个人一凝,仿佛当年母亲的身影犹在眼前闪现,心底激动之余差点没站好,还是扶着墙壁才堪堪站稳。

听到动静,托尔也注意到了那个没见过的漂亮大哥哥,他不仅对安塞尔脸上的疤痕丝毫不见害怕。而且相比于这个金色头发的哥哥,他似乎更喜欢他的红发?

伯纳顺着托尔的视线看去,见安塞尔脸色白的跟什么似的站在那里,不由说道他几句。

“安塞尔,你说你不好好休息跑过来干什么。”

“人家硬抗发热期不说休息一周也要三天,你这有三个星时没有?”

“闭嘴。”

安塞尔制住伯纳的话头,缓缓走近托尔,蹲下时一头红发如海浪般倾泻在他脸旁,浓密的长发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瞬间遮住了他脸侧的疤痕。

“你叫什么?托尔么?”

说话间安塞尔试探性的把手伸到面前。

“嗯,我叫托尔。”

托尔作为有礼貌的孩子,很自然地把小手搭在对方掌心,并夸赞对方。

“哥哥,你好漂亮,好像姐姐说过的玫瑰花。”

伯纳不意外安塞尔的举动,他这人对黑发黑眼的人种总会和缓几分,不然那天也不会插手了。

毕竟材料虽然珍贵,但对他们来说也仅仅只是猎奇新鲜而已。

可伯纳不知道,这次的安塞尔的举动确实异样。他盯着托尔,眼底的闪烁像是被重新点亮的星辰,微弱又顽强地在一片残瓦灰烬处再次升起。

托尔倒是疑惑起来,这个哥哥怎么哭了。

于是他掏出空间纽的小手帕放进对方的掌心。

“姐姐做的,新的。”

是的,这种最低级的小空间也有个好处,拥有者只要有一丁点的精神力就可以使用。因为托尔的安静独立,淮南可是绞尽脑汁地给他准备了不少东西。

“哟,这小家伙,嘴真甜,还知道贿赂人1

“不过再甜也没用,小托尔,快让我们进去看看你姐姐究竟在干什么。”

伯纳不知道托尔给手帕是要安塞尔擦眼泪的,说完就要用权限强制开门。

“等等。”

“再等一会儿吧,你先把里面的防护等级升到最高。”

恢复情绪的安塞尔攥起手帕阻止了伯纳,随后温言询问托尔。

“托尔,这里太凉了,和我们去大厅好么。你可以给姐姐留一条讯息,等她出来会看到的。”

说完伸出细白的掌心,视线平等和他对视。

“我有些头晕,托尔可以扶我一下么?”

托尔回首看看大门,又想了想姐姐说过的话,最后他点点头,伸出双手从下面托着,这样方便安塞尔用另一只手扶墙借力。

见到这一切伯纳有点漫不经心地想着。

小家伙的动作倒是稳妥又细致的,安塞尔这会儿也化身为贴心好哥哥了。

“啧啧,真的是看一次就感慨一次,主星上可没有这种小天使。”

听出伯纳另外含义的安塞尔瞟他一眼,那眼刀跟什么似的唰唰地就飞过来,刺的伯纳赶紧闭嘴。

得!这一趟出门真是找到两个宝贝,瞧瞧把安塞尔迷的五迷三道

就这样,半个星时后,虚惊一场的淮南从门里出来,见到就是空空如也的廊道,这一幕吓得她不禁手上一松。

“托尔?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