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被omega学长套路的星际日常[女A男O] > 第9章 正经谈话

第9章 正经谈话


“我名安塞尔·西奥多尼勒,原是第三军团西奥多尼勒家族的s级omega。一次意外中,长辈战死要塞、腺体受损失去生育能力。”

“同年,幼时联姻的对象突然悔婚,从此我独自一人生活,直至被安排至伽贝基星球见到学妹。”他越说越慢,越说与靠近,一时间连鼻息渐渐充满了薄荷的清香。

“那天我打过抑制剂了,但受到信息素的影响,精神松懈之余被卡索斯冲破精神域把你”

“强掳了回来。”

“长时间注射高浓度抑制剂已经让我的身体产生抗拒,所以我很抱歉地想要学妹帮帮我”

说着,安塞尔扬起线条柔美的脖颈,带着微微湿润的潮气缓缓靠近淮南,恍然间似乎两人亲密至极。

“只是简单的接触即可,我不会惹学妹厌烦的。如果学妹将来将来有了心仪之人,我也不会再出现打扰”

对方滚烫的身体离淮南越来越近,冰凉的发丝像是有意识似的钻进她的脖颈,让淮南浑身僵硬。

她本要拒绝,但学长近乎自揭伤疤的低诉让淮南勾起一丝怜惜,僵持许久,犹豫的双手最终放下。

她拥瞬间掌控性地人揽过,让其整个身体嵌在自己怀里。

“好,我帮1掷地有声地话语让安塞尔原本平静的心湖一颤。

没有条件?

没有要求?

没有问题?

在他原本预想的一切都没有

想到这,他试探性地放软着身体,感受到清凉的信息素循循释放后,精神上压抑许久的折磨到底是缓解了几分。

这种太过纯粹的情绪,让他的眼底也多了一丝涟漪。

“谢谢你淮南学妹”

温情和柔软这种氛围缓缓弥漫充盈在冰冷的舱室内,不可否认,在这个怀抱里安塞尔获得了久违宁静。

良久,当淮南再次回神后,发现学长已经半躺在她怀里睡着了,无奈当了抱枕的她只再次将对方抱回床上。

临走时淮南若有所思地瞥看了一眼,那簇红郁的长发在冷色的房间显得艳红而耀眼,但从信息素感知到的微弱情绪来说,心却是冰冷非常的。

看来安塞尔学长的经历也没他说的那么简单

等淮南独身一人回到甲板时,就见伯纳学长似乎在跟托尔讲故事。

“小托尔你看,那个就是你们之前呆的的星系,是不是和旁边的不一样啊”

“嗯,那个在转”

注意到脚步声,伯纳首先回头,左瞅右瞧的没见安塞尔的身影,于是饶有兴致地观察淮南的表情。

终于,在对方越来越僵直的情况下噗嗤一声笑了。

“怎么,安塞尔被你撂倒啦?”

“学!长1淮南的脸刷一下红了。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打住玩笑后伯纳微微正了神色。“不过淮南啊,你也别不自在,毕竟真算起来你并不吃亏。”

“s级以上的alpha虽然潜力无穷,但是你成年后的第一次的易感期如果没有亲人的安抚也会是个麻烦问题,不说别的在主星你去哪里找个s级的omega帮你?如今你们匹配度高,也算是相互帮助了。”

这个话题淮南不知道怎么去接,但安塞尔学长帮了她许多,如今确实算不上什么,至于易感期她还真没有接触过,也无法体会其中深意。

托尔见姐姐回来了,先是和伯纳摆摆手,表示自己要去找姐姐了,淮南见状也顺势去抱起托尔。

想到过几天就是空间跳跃,之后没多久就要到达学校了,她有点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安塞尔学长他”

伯纳知道淮南想说什么,他跟安塞尔一起那么久了,哪怕只是利益相同也会对他产生些许体谅,这些情绪是积于他的困境与艰辛,不然也不会里外说好话了。

而眼前的alpha温和简单,天赋还那么高,他完全能预料到淮南将来有多么受欢迎。

他期待这个单纯的alpha能与安塞尔有所发展,但也很怕淮南将来经不住诱惑倒戈。

“淮南,我只能说他已经逝世的亲人和你、托尔有着类似的样貌,所以他对你们的态度有所缓和。”

“至于其他事也不必多问,这些在主星上不是秘密,到时候随意打探便知。我只能说安塞尔他确实过的很辛苦,进入主星后如果你想与他撇开关系,随时可以,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记得情分不要太过分”

最后几个字,伯纳说的似笑非笑眼神清寒,上一秒还温和灿烂眸子瞬间阴郁一片,举手投足似乎间都在充分向淮南展示什么是贵族式冷漠。

“学长,你放心。”伯纳学长的担心淮南不想辩解,她也没那么大的心气和学长争辩,只要安塞尔学长没有害她的心思,这些她并不介意。

说过后她便转身离开了。

随着淮南的离开,身边变得越发安静,伯纳把玩着手里的东西,闲适无比。

这时,甲板角落突然出现一个身影。

“都听到了?”伯纳张口,似乎一点都不惊讶安塞尔的出现。

刚才调侃淮南的话一半只是玩笑,安塞尔独自一人生活那么多年,怎么可能因为连短暂标记都不是的安抚而放松警惕。

“多嘴,东西呢?”只见他眉眼慵懒冷淡,衣摆绵长,对伯纳的帮忙毫不在意。

啧啧啧,伯纳无语摇头,这人

“你安排的事我会不照做?”说话间,伯纳抬起左手,只见他白皙的指尖俨然夹杂着几缕黑色的发丝。

——是托尔的。

几天后,当星舰开始时空跳跃时,端坐在主控台的老手伯纳操控的是稳稳当当,那悠闲样的样子就差放音乐了,而一旁的淮南则是严阵以待满面严肃。

两人比对太过鲜明。

因为学长们的建议,她没有进休眠仓,从而相当真实的感受了一下空间跳跃时的扭曲。

淮南双手不住揉捏着脸颊,强忍着头疼欲裂的冲击感,虽然知道是错觉,但她还是感觉自己眼珠子都要爆开了,一时间连嗷霆都没能看祝

飞出来的大老虎在操控室走路前后爪到处打架,左脚绊着右脚,总之是忙得很。

没过几秒更是一个猛子直接栽进安塞尔的腿上,完美的复刻了她主人最开始的行为。

而嗷霆抬起脑袋见是熟人,破罐子破摔就地一滚横在地上,毛绒绒的脑袋对着淮南不住的发出怪叫。

“嗷嗷嗷嗷哦啊1你在干什么?虎都要被晃吐了!

“哈哈。”伯纳和安塞尔两人还好,经过系统的训练,穿越两次星门对他们造成的晕眩影响不大。

不过见到地上跟黑白毯子似的虎饼,伯纳还是有点心痒。“大老虎出来了啊,快让我摸摸。”

摊地上无力反抗的嗷霆正要从了对方时,一条银白色的大尾巴穆然闪现,只见它卷起老虎就是一阵缠绕,直到把老虎包成花卷馍馍,这才调转硕大的蛇头整个对准伯纳。

“嘶嘶嘶1

占有欲可见一斑。

“卡索斯?”伯纳吓了一跳。

以他的反应能力刚才差点毫无形象地躲到地上。

他扶住座椅,将星舰改为自动模式,开始指控某蛇的宿主:“安塞尔,你不管管你家蛇1

对此,安塞尔横眉冷淡,凉凉地回了一句。

“管不住,你来。”

长久的精神折磨不仅是对他,相当于半身的卡索斯也是饱经痛苦,久而久之性格不免变得愈发暴躁。

对于嗷霆,托尔也就罢了,伯纳这般上下其手的举动卡索斯不当场抽过去就算不错了。

一旁的嗷霆这次没有反抗,因为淮南和安塞尔之前的短暂交流,加上卡索斯没有用力,肢体间细密的鳞片摩擦着大老虎黑白相间的皮毛,那种感觉,不仅让虎头不疼了,连喉咙里都不禁发出呜噜呜噜的响声。

那阵酥麻的既视感让淮南急忙屏蔽掉嗷霆的感官。

“真的是。”

伯纳有些抱怨地吐槽:“我感觉自从淮南学妹来了以后,我在这里的地位逐渐下降,安塞尔你这么能耐,你怎么不去当淮南的引导者啊1

“引导者?”

经过伯纳学长插科打诨,淮南这会而精神好多了,干脆就着新话题问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