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原神,长枪依旧 > 第九十三章 间幕(其九)

第九十三章 间幕(其九)


  夜里的蒙德不似璃月,即便是夏日,晚风毫无遮拦地吹在身上还是会令人感到些许寒冷,也许是因为野外没有什么遮挡的原因。

  跟璃月放眼望去的群山不同,蒙德尽是一片又一片的大草原,即便偶尔有些山坡,也不是那么陡峭。

  一路坐着马车,望舒客栈向前几百里后再换乘热气球,又过了几日,白启云才穿过石门,进入到蒙德的地界。

  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他本来是想找个客栈先休息一晚,但刚从石门的岗哨处离开他就后悔了。

  眼前全是光秃秃的草地,别说客栈了,就连普通的住户都没有,根本就没有地方让他借住一晚。

  “虽然已经有心里准备了,但这也太....”

  因为旅途靠近龙脊雪山的缘故,这附近的气温比起别处还要低上不少。

  那堆积着千年风雪的白色山峰。仅仅是远远望上一眼,那无边的寒冷都像是要向他冲过来一样,把他团团围住。

  可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荒无人烟的野外根本就没什么建筑物用来避寒。

  看样子,今晚白启云只能在野外度过了。

  不过好在他提前准备好了野外用的履行帐篷。

  多亏了《三天时间,教你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旅行者》里有明确地提过这件事,不过好像是因为作者本人在野外旅行的时候睡草地被蚊子叮了之后才加上去的,而且按照书中的描述来看,那块草地后来的下场可能很不好。

  希望草地没事。

  挑选了一处挨着大石头的地方把帐篷扎好后,白启云在地上架起了火堆,准备起了今天的晚饭。

  他从背包里拿出一快新鲜的野猪肉放在火上开始熏烤,这块肉是之前在石门的守卫那里买的,他们那些站岗的士兵在值班期间以外经常会去打猎,然后把猎物出售给路过的行人,算是消磨时间。

  “既然来了蒙德,那就试试蒙德的料理方法吧。”

  对于邻国的料理,白启云所知不多,但印象里相较于极其讲究的璃月,蒙德的料理风格应该是那种更加粗犷的存在。

  所以他选择了烧烤这种人类最原始的烹饪方式,希望这样能尝到蒙德料理的风味吧。

  嗯...大概吧。

  肥瘦相间的猪排被用削尖了的木棍穿过,架在火堆上,滋滋冒油。

  不一会,一股肉香便从中散发了出来,如同最高明的匠人手中的钩子一般,引得半天滴水未进的白启云喉咙微动。

  又过了一会,猪排上的血色尽数退去,变成了焦褐色的外皮。

  饥饿难耐的少年眼尖,知道这是熟了的标志,连忙抓了把调味料洒在了上面。

  “嘶,烫烫烫...”

  拿起猪排,白启云的嘴唇刚碰到被烤的有些焦脆的外皮就被那惊人的热度给烫到。

  那散发着热气的猪排逼得他只能在一边用嘴巴大口大口地给它吹风,希望它赶紧降到能入口的温度。

  吹了半天后,少年小心翼翼地再次凑近了肉排,用脸确认了温度确实降下来了之后吭哧一口咬了上去。

  被烤的焦脆的外皮和汁水饱满内里在他的口中爆开,孜然辣椒那特殊的香味也跟肉混合在了一起,给猪排增色不少。

  只是....

  嚼了几口后,一阵浓郁的土腥味从嘴里飘了出来,熏得白启云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蒙德猪肉的腥味这么大的吗?

  可是猪排已经入口咬掉了一大块,重新上架烧烤也不值当,白启云只能又往上撒了些辣椒来遮盖气味,勉强吃掉了剩下的猪排。

  “呼~”

  虽说先前肚子有些饿了,但是这顿临时烤肉的体验却难言理想。

  猪肉本身的腥味彻底破坏了这道料理的平衡,搞得他现在都还是一嘴的腥气。

  长出一口气后,白启云又掏出了一块差不多的猪排。

  这次他打算用璃月的技法先处理一下这个东西,要不然土腥味太重根本无法入嘴。

  盐,料酒,洋葱,生姜,能去腥的东西是一样都没少放,烤出来后,他又往上面撒了撒辣椒和孜然提味,这么重的料,想来应该什么问题了吧。

  “呕~”

  但是跟上一次没什么区别,别无二致的土腥味已经浓重到让他连咽都咽不下去的地步。

  上次还能因为肚子饿了强行咽下去,这次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吃一遍。

  白启云把嘴里的猪排一股脑地吐到了草丛里,然后又用清水漱了好几次口,这才勉强把异味清除干净。

  他瘫在地上仰望星空,皎洁的月光落在了他的身上,像是给他披上了厚厚的一层被子。

  ——那些猪肉或许是因为那些守卫的处理方法有问题才那么腥的。

  折腾了半天,白启云也差不多猜到了真相,估计是切猪肉的时候切到了连带着的血管,搞得腥的要死。

  只是....如果交给香菱来做的话,是不是就能处理好了。

  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想法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白启云闭上双眼,不愿深思。

  因为他知道,当他产生了这个念头的时候,其实就是在认为香菱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至于真相,那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才能’两个字,真的是普通人一辈子都无法越过的高墙。

  钟离先生之前对他说的‘坚持’,恐怕也正是因为看穿了这一点吧。

  一抹苦笑爬上了他的脸颊,在拂过大地的微风中,无人知晓少年的愁思。

  这世界上总有着像‘一加一等于二’那种无法违背的铁律,人们被名为‘才能’的高墙分在两边。

  进不得,退也不得。

  “嗯?”

  不知为何,风势开始变得急躁了起来,空气也开始变得潮湿。

  “这是要下雨了吗?”

  远处的天空闪起了雷光,一场暴雨正在接近。

  那让人远远望去就感到心悸的电闪雷鸣,着实恐怖。

  可是方圆几百米内都荒无人烟,白启云也不知道能去哪避雨,也只能往帐篷里一缩,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幸亏这帐篷有防水措施,要不然独自一人在野外被浇成落汤鸡还没有地方避雨,那画面,白启云想想就觉得可怕。

  “算了,睡觉睡觉。”

  听着帐篷外逐渐变大的雨声,白启云的心情也慢慢恢复到了往日里那什么都不想的状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