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飞升之后 > 第114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第114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日本地狱。

经历过不少波折与考验, 在十厅阎王的联手建设下,整个地狱总算走上了欣欣向荣的道路。

原本的地狱处处是鬼火与荒地,现在多出了不少绿意, 一眼望过去别有风味。

林跃和鬼灯并肩走在路上, 颇有兴致地四处张望。

“果然地狱的土质有奇特的效果呢, 生长在这里的植物风格都很统一啊。”

他一边说,一边目不斜视地路过某株正咀嚼亡者的大嘴花, 对耳边的惨叫充耳不闻。

鬼灯点头,“也多亏林,你给的那些种子,从地狱的土壤中发芽后, 似乎为了适应这里的环境,主动进行了改变。”

“众合地狱的狱卒们对于变异后的鲜花很是喜爱, 焦热地狱里的暴龙和迅猛龙也一致好评,说是找到了曾经生活在现世的感觉。”

说到这,鬼灯语气有些遗憾, “我试过将它们与金鱼草杂交,可惜不能结出新品种呢。”

“……”林跃实在不能想象,植物们和金鱼草杂交最后会长出怎样掉san的东西来。

而且为什么地狱会有暴龙和迅猛龙这样的东西啊?焦热地狱难道是侏罗纪吗??

两人一边交谈, 一边来到了目的地。

站在三途川边的青年有着一头近乎银色的柔顺长发, 穿着白色的小袖和服正在和夺衣婆商量什么。

“团子。”林跃扬声打了个招呼。

然后就见青年惊慌地扫过来一眼,白皙的脸上蓦地红了一片。

“林。”

死后被狱卒客客气气接到地狱时,狗卷团突然反应过来,临死之前那一通真情流露有多让人难为情。

本来以为自己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 但真正和林跃见面时,还是免不了心里的羞赧和尴尬。

按照林的说法,大概就是社死之后恨不得换个星球生活吧。

林跃倒是没有揭穿他的意思, 伸手鼓励地拍拍狗卷团的肩,“鬼灯说你再过不久就可以转正了,干得不错嘛,继续加油。”

狗卷团平复心情,抿嘴露出一个微笑,“我会努力的。”

毕竟他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把地狱几乎跑了个遍,论起熟练度来,他可不比老狱卒们低。

正准备询问咒术界的事,话到嘴边,狗卷团却突然记起鬼灯和他说的话。

‘彼岸之人与现世之间是有界线的,身为地狱的员工,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人情感就随意插手现世的事情,这是为了两界的平衡。’

狗卷团看看站在一旁认真和林跃讨论的鬼灯,在他们话题告一段落的时候,才出声道:“那我们先去找豆豆吧。”

狗卷团收好东西,和夺衣婆礼貌道别,婉拒了对方想要送他签名裸照的好意,在前面带路。

元嵇在林跃紫府中沉浮,平静地将狗卷团的犹豫和转变看在眼里。

众合地狱除了林豆豆,还有担当狱卒的甘露寺蜜璃。

九柱里面有好几个都下岗再就业了,如今都是地狱的正式员工。

蝴蝶忍在桃源乡,甘露寺蜜璃在众合,悲鸣屿行冥如今正跟随地藏菩萨在无间地狱修行,还有伊黑小芭内,和不喜处地狱中的动物们相处不错,如今正在叫唤地狱和八岐大蛇共事。

令林跃有些意外的是,富冈义勇也留了下来。

虽然目前还在各个地狱轮转实习,不知道最后会分配到哪。

林跃想起自己师兄的那张呆瓜脸,觉得他大概率是为了蝴蝶忍。

至于产屋敷耀哉和其他柱,则是选择了转生。

对他们来说,相比没有什么留恋的地狱,更希望在新世界中开启新的人生。

林跃被林豆豆缠着撒了好一会儿娇,听她絮絮叨叨说自己工作以来遇到的事。

当听到有亡者试图对她咸猪手的时候,林跃额头青筋一跳。

虽然知道最后肯定不会被得逞,但已经是老父亲心理的林跃还是忍不住一边从储物袋掏东西,一边说道:“职场有很多事是防不胜防的,所以要从根源解决问题。”

元嵇眼皮抽搐了一下,看着林跃掏出来的那些东西。

堪比元婴期一击的爆裂符、能够将人扎成筛子的器械、以及数不清的剑符……

果然是从“根源”解决问题。

林跃不仅给林豆豆和甘露寺发,还着重给狗卷团发。

夺衣婆刚才那类似职场性骚扰一样的话他在旁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呢!

长得好看的男孩子在外更要照顾好自己啊!

“来,有事没事扔着玩。”林跃塞了一袋剑符。

被林跃重点关照的狗卷团有些无奈。

等到林跃这番像是乡下老父亲进城,给儿女塞了一大堆东西的行为完成时,狱卒们的休息时间已经结束。

林豆豆依依不舍地和林跃告别,转身进了一个风俗店模样的地方。

林跃:呵,咸猪手。

鬼灯难得没有急着回去上班,而是陪同林跃往地狱之门走去。

“最近听闻高天原有异动,多是关于地狱的传言,神器们因为自己曾是亡者的身份,对地狱投来了过多不必要的关注,甚至有因此刺伤神明的。”鬼灯皱眉道,“这或许与当初偷走黄泉之语的那人有关,林,你有没有什么头绪?”

林跃想起被至今还被圈禁的玄一,摇摇头,“不是他。”

鬼灯表情略有惊讶,随即又陷入了思索,“看来是有其他人想要扰乱地狱。”

他冷笑一声,浑身黑气缭绕,表情阴沉,“真是令人不愉快的做法。”

对于辛辛苦苦搞建设的人来说,有人把他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东西破坏,这种仇恨可是不死不休的。

林跃不认为那个偷偷摸摸搞事的家伙能够正面接得住鬼灯一狼牙棒。

“对了,林,”鬼灯认真看着林跃道,“记录课最近在整理资料时,发现从千年前一直到现在,有好几个人的资料出现了断层。”

“你提到过的里梅,就是其中一个。”

林跃停住脚步,摸着下巴说道:“也就是说,类似里梅这样的人,还有好几个?”

鬼灯点头,似乎对这件事也很是感到苦恼。

“我不知道他们是使用了什么方法,但逃脱轮回这样的事,绝对不容允许。”

“而且放任他们在现世流窜,说不定会造成混乱。”

都想尽办法逃脱了地狱的记载和追捕,怎么可能不会有所图?

林跃感觉现在的日本简直遍地是不定时炸弹,忍不住在心里感慨,不愧是少年漫的世界,普通民众还真是高危职业。

“我知道了,回去之后一定会多加留意的。”

“拜托了。”鬼灯微微鞠了一躬。

“啊,对了对了,差点忘记这个。”临出门前,林跃突然记起来一件事。

他在储物袋里翻了翻,找出一个白底云纹的精致信封。

“这是大夏天庭的神仙们发放的请柬,说是要举行什么神明交流研讨会,上次你不是说还挺想过去看看天庭的吗?大家听说我要过来一趟,就委托我转交了。”

鬼灯表情慎重地接过请柬,沉声道:“非常感谢!我会用最认真的态度前去研习的。”

林跃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临时搞出来的天庭会在交流会上做些什么,也不好和鬼灯打包票,于是委婉道:“大家都是交流学习,不用太严肃的。”

听说隔壁的上帝也会过来,不知道会不会看到那些长翅膀的鸟人,还有印度佛教的那些菩萨……

这么多文化信仰和力量体系完全不同的神秘侧力量聚在一起,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打起来。

不对,首先应该考虑的,是语言问题吧?

话说,神明之间的交流会出现语言不通的情况吗?

回到现世,林跃在路过那棵巨大的紫藤树时,停了下来。

“那些是什么人?”他用神识扫过底下聚在一起的两帮人。

穿着奇奇怪怪的袍子,躲躲藏藏的,而且都是普通人,本来正在谈论什么,但是现在似乎争起来了。

“……我们盘星教才是历史悠久、信仰纯粹的正派教会,你们信奉的紫藤仙人算什么!能比得过我们的天元大人吗?”

“放屁!紫藤仙人可是真实出现过的,看到这棵紫藤树了吗?这就是祂存在的证明!”

“我们的天元大人也是真实存在的!祂比所谓的神明还要高贵圣洁,拥有至高无上的力量,祂才是人类应该信奉的存在!”

“紫藤仙人当初就是在这里救了我们的,你们呢?你们的天元大人为你们做过什么吗?”

“天元大人拥有全知全能的力量!”

“有屁用?”

“放肆!你们所谓的紫藤仙人不也只留下一棵树吗?恐怕祂早就陨落了吧?”

“混蛋!你再说一次?”

“……”

两帮人火药味儿越来越浓,最后干脆把袍子一扯,掐在了一起。

其中带头骂人的紫藤仙人一方代表,居然是个肌肉虬结的大爷!

天上的林跃:“……”

简直没眼看。

他从这些人小学鸡扯头花一样的骂架中算是理清楚了,大概就是两个不同的信仰教派都在传教,然后“盘星教”和“紫藤教”因为抢人的问题就发生了冲突。

紫藤教的人很生气,觉得有人跑到自家公园的地盘来传教是砸场子。

盘星教一开始觉得很莫名其妙,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还有个什么“紫藤教”,而且紫藤公园一直是作为开放型公园存在,他们也没想到在这传教会惹到其他势力。

但是被骂了一通后,他们火气也上来了,就出现了刚才那一幕。

林跃十分不想承认这个所谓的紫藤仙人是自己。

任凭元嵇在紫府中嘲笑,准备打道回府时,他突然想到一件事。

“元嵇,盘星教说的天元大人,不会是我们知道的那个吧?”林跃眯起眼睛。

青年冷静的声音传来:“很显然,就是天元。”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普通人,而且还是发展为教会的普通人,怎么会知道天元的存在?

他们和咒术界,又有什么关系?

林跃回去的方向一变,目的地更改为天元所在的薨星宫。

直觉告诉他,这里面还隐藏着其他的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看文收藏订阅评论的小天使~啾咪!

感谢钟离x10、折纸x10的营养液灌溉!!啵啵小天使~

感谢空晔、清风小天使的地雷,老板大气,给老板芋泥波波奶茶!

感谢小天使们的支持,蹭蹭,我已经开始找后路了,不能吊死在这棵歪脖子树上!为了美好的明天而奋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