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那个植物人的潜唐史 > 第四十四章:刘少卿欲金屋藏娇 闫夫人施棒槌家法

第四十四章:刘少卿欲金屋藏娇 闫夫人施棒槌家法


  还是应了那句老话,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有钱能使鬼推磨。

  一路上,坐在车里的刘少卿兴奋不已,事情办得如此圆满,结果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若不是那家仆坐在前头车厢外赶车,他就快要憋不住了,他想放开喉咙唱上几句,吐吐这两日以来,心中积攒下来的恶气。

  如若不出意外,按那吏部侍郎的指点,也不会出什么意外,那么几个月后,光禄寺卿将非他刘清明莫属,

  最近,朝野上下在底下盛传玄宗皇帝十月泰山封禅的大事,到时候群臣出动,万国来朝,皆随李隆基前往泰山封禅。

  封禅大会将耗资巨大,规模空前,借以向全天下展现大唐的盛世繁华,国力鼎盛。

  光禄寺将主管封禅大会的全部接待酒宴,祭祀膳食等,如此以来,刘家的御酒供应量将会增加数倍,大会所有物用花销,都将由光禄寺卿壹手掌控。

  这几年自己跑官花出去的大把金银财宝,将翻数倍回到自己手中。

  一想到这些,刘少卿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马车都不想坐了,就像跳下去,在朱雀大街上亡命裸奔。

  其实,也就是想减压释放一下持续多年的窝囊。

  坐上光禄寺卿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个硬茬,将那刺儿头良酝署丞李乾坤灭了,拿下杨婉儿用做私奴,为儿子子虚雪耻。

  马车很快地到了自己家门口,刘少卿下车后,昂首挺胸趾高气扬地朝买过高门槛,自打落地皇城长安,每一天都是战战兢兢的过,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大气凛然过,

  刘少卿刚踏进自家府邸院门,那哭丧着脸的弟弟刘清水就迎了上来,急忙问道。

  大哥,大哥此去如何?

  刘少卿停住脚步,胸有成竹地笑道:十有八九,十有八九,呵呵!

  刘清水听罢,神色大悦:如此,大哥官升一级,咱家撒出去的银子要回家了!

  其实,刘清水更关心的是自己的银子,苦心经营这么多年,挣下的钱财基本都让大哥拿去行贿跑官了。

  何至于此!李隆基要泰山封禅,当朝重要一同前往,加上万国来朝,封禅大会所有吃喝拉杂,都将由光禄寺置办提供,清水你也不好好想想,那玄宗的泰山封禅,就是咱们的金山银山啊!哈哈哈!

  刘少卿说完,仰天大笑起来,刘清水也高兴得手舞足蹈,刘少卿见状说道。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你想过没有,就你那两间御酒坊,到时候肯定不够用。

  刘清水心想,你做不了光禄寺卿,我就是把新丰镇的酒坊都盘下来,酿制成美酒,卖不掉倒河里去吗?

  刘清水虽心里这么想,还是应道:哦,大哥的意思是?

  把那李家的后院清空了,赶紧招兵买马,再造几座御酒坊,若将来御酒产量跟不上,那长安黄家的清酒乘虚而入,我们就前功尽弃啦!

  刘清水听罢问道:大哥,你不是说要我留着李家后宅,给你作为私家别院么?

  此事以后再说,封禅大会机会难得,咱们刘家御酒一定要独霸天下,再者说了,有了钱,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还怕找不到好院子?好啦,那独臂道长给我送来的鲜货呢?

  显然刘少卿已经不耐烦了,准备离开。

  刘清水回答道:人在后院角楼,一直闹腾着要上吊跳楼呢,我让护院守着,给绑起来了。

  好,我这就上去!刘少卿说完要走,却被刘清水跑到前面拦住。

  大哥,子虚这两天央求我杀掉李长安,他说自家虽然动了杨婉儿的邪念,起因全在那李长安身上,你拿个主意,我马上找独臂去办,若不办,恐怕子虚会疯魔!

  刘少卿考虑一会儿说:你看着办吧!不过,要做到人不知鬼不觉,若让那李乾坤知道他儿子死了,闹到光禄寺卿跟前,引起他对我的疑惑,我这上位的暗棋,就不好走了。

  其实,如何处置李长安,刘少卿和独臂早就有打算,只是刘清水不知道而已,但这种过场戏。当哥的还是要演一演,给这个弟弟一点点虚心假意的尊严和权威。

  刘少卿说完,有些迫不及待地朝院子里面走去,刘清水看着大哥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后面喊道。

  如此便罢,如此便罢,那大哥告辞了,我这就回新丰镇,安排扩充御酒坊的事去了!

  那刘少卿头都没回,疾步奔往后院的角楼,他此时此刻心里惦记的是,独臂道长留给他的小美人,是不是和他送给吏部侍郎的小美人,有得一拼。

  刘少卿背着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穿过中堂和西厢东厢的回廊,慢腾腾地朝后院的角楼走去,其实心里已是热血沸腾,恨不得长上翅膀飞上角楼,只是不想让家里的女人们看见他狗改不了吃屎的样子。

  角楼居高临下,府邸四周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角楼上值夜的护院会看得一清二楚,那里本来就是男人的地盘,家里的女人基本不去。

  刘少卿强压住内心的激动,一把推开角楼下的双扇木门,见状吓得一连后腿了三步,这才站稳,捂嘴干咳了一声。

  原来他的老婆闫氏阴着一副老脸,坐在门道内的一把太师椅子上,两个婢女丫鬟,怀抱捣衣大棒槌,站在两旁。

  完了,今日,这一顿杀威棒挨定了!刘清水呀刘清水,你不该擅离职守,让这老妖婆乘虚而入!要知今日,早就应该拿出一笔钱来,置办别院,金屋藏娇,看她有何能耐?

  刘少卿见状,转身要走,却被那闫氏一声喝住。

  回来,哪里走!装什么正经,快给老娘进来!

  事已至此,看来,那老妖婆已经人赃俱获,着实是躲不过去了。

  刘少卿向前几步,走进了门道,闫氏身边的两个丫鬟急忙过来,关了角楼的双扇门。

  估计那老妖婆已经把角楼里护院的男丁们,都打发走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当年刘少卿中举进士,在那望县做县令倒还可以,他总想着升官发财,但家族世代种田,背景太差,钱财太少,便咬牙做了闫家的赘婿,与大他十岁的闫氏女拜了天地,只因其父在东都洛阳做官。

  现在刘清明认为,当年入赘闫家,是他鬼迷心窍,此生所做的最为错误的一件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