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疯批美人竟是我自己[无限] > 第23章 求救信(三)

第23章 求救信(三)


闹钟清脆的声音响起, 孟渔阳从大红被子里伸出手。他揉揉眼睛,偏头盯住楚云西后脑勺。

“我家云西果然是好人啊。”孟渔阳小声嘀咕。

楚云西翻身看他。

孟渔阳摸摸鼻子:“其实,那什么我打地铺也行。”

楚云西声音陡然冷下去:“打。”

孟渔阳搓着胳膊一个劲儿摇头:“哎呀, 伦家就是客气客气,云西你怎么还当真了?”

楚云西看他一眼,坐起来。

孟渔阳也跟着坐起来。从床边捡起裤子,孟渔阳愣了愣, 急忙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样东西:“差点忘了,这是送你的。”

孟渔阳手里拿着的是个粉色小毛球,长长的绒毛因为被压了整晚, 看起来皱皱巴巴。看着它这样, 孟渔阳舔舔嘴角, 拎着挂绳努力抖了好一会儿。

随着他的动作,绒毛渐渐舒展开, 下方的粉色丝带也跟着轻轻飘荡——丝带和毛球用t字形挂件连接,丝带刚好穿过t字上端焊着的圆环, 毛球一动丝带就跟着飘荡,看起来还挺唯美。

“这是?”楚云西问。

孟渔阳:“上周我陪学姐买东西看见的,我觉得挺适合你, 就买下来了。”

楚云西盯着粉色小毛球:“陪学姐?”

“就是赵晓晨。她不是帮我打听到你的消息了嘛, 作为报道, 我给她干了一天苦力。”孟渔阳心有余悸,“云西啊,我跟你说, 可千万别随便答应当逛街苦力,女人的购物欲那真的太可怕了。”

楚云西没说话。

孟渔阳又抱怨了两句,话锋一转:“不过辛苦一天也不是毫无收获。”

他把毛球塞进楚云西手里:“我猜你肯定喜欢这个。”

楚云西看看孟渔阳。

孟渔阳对他露出巨大笑容。

楚云西又看看毛球, 他食指轻捏丝带,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把打着蝴蝶结的毛球挂在匕首上,楚云西率先出了门。

大厅里已经坐了不少人,等孟渔阳和楚云西落座,npc开始发放早点。

“也算老熟人了,自我介绍一下呗,你叫什么啊?”孟渔阳问npc。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npc摸了摸又黑又直的长发,羞涩地笑了,“2175。”

“2175?”孟渔阳重复一遍,夸赞:“好特别的名字。”

楚云西翻个白眼。

孟渔阳连忙补充:“但还是没我家云西名字好听。”

吃完早餐,2175将10个人按性别分成两队,准别带许如惠和黄莉两个女生先行离开。

“那我们呢?”孟渔阳问。

2175回头笑笑:“等会儿有其他姐妹带你们去宴会厅。”

“宴会厅?”孟渔阳摸摸下巴,凑到楚云西跟前,“云西,你猜去宴会厅要做什么?”

“见你的老熟人。”楚云西指尖一下下拨弄小毛球。

孟渔阳愣了愣。

“老熟人。”楚云西又说。

孟渔阳揉揉鼻子:“那什么,也不是太老就是昨天你进副本前我见过一面,其实我连她长什么样都记不住。”

楚云西没说话,只是拨弄小毛球的动作轻柔了一些。

盯着楚云西看了一会儿,孟渔阳由衷感慨:“我家云西怎么可以这么可爱?肯定不会有比我家云西还可爱的人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家云西向来有话直说,比那些转弯抹角套别人线索的人,强了十万八千里。”

站在一边的周卓:

2175离开没多久,另一个红衣红裙的女性npc出现,她瞪着眼睛吆喝大家上楼梯。

孟渔阳跟在npc身后爬楼梯:“你说你们这么高级的地方,也不整个电梯?”

女npc瞪他一眼:“快走。”

孟渔阳:“真是不可爱,比我家云西差远了。”

宴会厅在四楼,路过三楼时,孟渔阳抓紧机会看了看,三楼布局和二楼类似,也是一排排小隔间。

“看来二楼和三楼都是卧室。”孟渔阳拉拉楚云西袖子,“不知道三楼卧室里面有没有小孩儿?”

楚云西点头。

“嗯?”孟渔阳一愣,“云西你在三楼看过?”

楚云西:“我被传送到了三楼。”

“这样啊。”孟渔阳拉长语调,笑容逐渐明朗,“所以云西你去二楼,果然是为了找我。云西这么主动,我好高兴。”

四楼和二、三楼布局有些差别,除了小小隔间外,还有个特别巨大的铁门,孟渔阳了然,这就是宴会厅了。

npc打开宴会厅大门,把几个人依次推进去,轮到楚云西时,她迟疑片刻,做了个请的动作。

楚云西慢悠悠走进去。

孟渔阳跟在他身后,也避免了被推搡的命运。走进宴会厅后,孟渔阳目光最先被帘幕吸引——那片红色帘幕大到足足占据了一面墙。

观察了一会儿帘幕,孟渔阳收回目光,改成对着餐台咂巴嘴:“早知道有这么多好吃的,刚刚早餐就应该少吃点。”

他绕着餐台走了两圈,指着各色饮料美酒长吁短叹:“云西啊,你看,酒水饮料应有尽有的,可惜我刚喝了一大杯豆浆,这会儿什么都喝不下。”

边说,他边磨蹭到门口:“这位美女姐姐,请问厕所在哪里啊?我想去方便一下空空肚子。”

npc看他一眼,并没让开。

“啊?不能去上厕所嘛?”孟渔阳震惊,“可是,尿在这么豪华又美丽的宴会厅里,是不是不太好啊?当然,要是你不介意,我也不介意的。”

说完,他转身就往回走。

npc叫住他,指指走廊尽头:“到头,右转。”

孟渔阳道谢,小跑出宴会厅。

周卓跟着孟渔阳朝外走:“我也去。”

“一个一个去。”npc拦住周卓,冷冷笑起来,“不按规矩来,死。”

孟渔阳跑到走廊尽头,停住,随即他左看看右看看,仿佛在纠结。

npc大喊:“看什么看!”

孟渔阳回头,满脸无辜喊回去:“请问,哪边是右啊?”

npc:

解决完生理问题,孟渔阳甩着手上水走出卫生间,路过交叉口,他并没有转向的意思,反而还一直向前走。

“你去哪儿?”npc远远喊。

孟渔阳脚下一顿,倒退着走回交叉口。看看左手边方向,他惊讶:“哎?原来宴会厅在这边啊?我这路痴技能又升级了?”

npc:

npc:“这里有这里的规矩,别以为装疯卖傻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

孟渔阳:“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呢。”

回到宴会厅,孟渔阳凑到楚云西身边:“云西,你猜我看见了什么?”

楚云西:“老熟人。”

孟渔阳摸摸鼻子:“四楼布局是t字形,宴会厅在t最下段,t上面那根横的右侧尽头是卫生间,其他地方都是小隔间。”

“云西,你都不好奇隔间里是神马吗?”孟渔阳拽拽楚云西袖子。

楚云西冷冷看他一眼。

孟渔阳自觉放开手:“抓一下而已嘛,别这么小气。”

“隔间里有什么?”周卓凑近。

孟渔阳看看他:“不知道啊,要不你去看看?”

等周卓走远,孟渔阳继续小声嘟囔:“云西,我进厕所前听见有人在哭。本着人道主义救援精神,我趴在门缝上看了那么一小眼,你猜,我看见了什么?”

“眼睛。”楚云西说。

孟渔阳竖起大拇指:“我家云西就是厉害,一猜一个准。”

他停顿几秒钟,压低声音:“不过不是一双,而是三双。”

楚云西扭头看他。

孟渔阳碰碰楚云西胳膊:“怎么样?你想不想陪我去趟卫生间?我假装肚子疼要晕倒,你扶”

话没说完,楚云西闭眼,轻轻靠在了孟渔阳身上。

心脏扑通扑通乱蹦几下,孟渔阳反应过来。他连忙扶住楚云西:“美女npc!我家云西不舒服,我扶他去个厕所啊啊啊。”

“一个一个来。”npc说。

孟渔阳为难地看着她:“他走不了啊,要不,你扶他去?”

npc伸手。

孟渔阳抓着楚云西往回带:“可是,我家云西不喜欢被别人碰啊,等会儿他要是发脾气就麻烦了。”

npc皱眉。

楚云西指尖拂过匕首手柄:“我走不了。”

npc迟疑片刻,无奈挥手:“去吧去吧,下不为例。”

孟渔阳道谢,扶着楚云西朝外走。

楚云西一动不动。

“云西?”孟渔阳问。

楚云西:“我走不了。”

孟渔阳连忙蹲下:“啊,对对对,你走不了。那我背你啊?”

楚云西附身趴在孟渔阳背上。

孟渔阳双腿抖了对,他试了两次,都没能把人背起来。

“云西,真看不出来,你这身上肌肉含量是不是太高了点?”孟渔阳咂舌。

楚云西:“你不是常年抗仪器吗?”

“你可比仪器重啊,这密度,啧啧,钢筋铁骨了都快。”孟渔阳边说边狠狠发力,终于把楚云西背到背上。

他艰难地挪了几步,碰上从卫生间回来的周卓。

“你们这是?”周卓惊讶。

孟渔阳用下巴示意卫生间方向,一个字没说出来。

走过转角,孟渔阳连忙把楚云西放下。

“我很重?”楚云西问。

孟渔阳有心点头狠狠吐槽一番,可看着楚云西精致的脸庞,吐槽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了。他最终只是摇头,真心实意道:“都怪我缺乏锻炼。”

传出哭声的房间在卫生间对面,这会儿哭声还在继续,孟渔阳正打算趴上门缝,冷不防被楚云西拽了回去。

孟渔阳一愣,顺着楚云西力道躲进卫生间。俩人趴在卫生间门上,从门缝里偷偷朝外看。

两个红衣红裙的npc从拐角处出现,最终停在对面房间门口。房门被打开,断断续续的哭声大起来,房间里只少有四五个小孩儿,看身高都是半米左右。

“这个身高,应该是刚出生的婴儿才对啊。”孟渔阳小声说。

楚云西点头,目光带着探究。

按照常理,这确实是刚出生婴儿的身高,可对面房间里的小孩儿,怎么看都不像是才出生。看见门被打开,他们争相恐后扑到门口,对着两个npc张开双臂:“饿,饿。”

两个npc不为所动。

小孩儿们喊了一会儿,其中有个发现问题:“不是妈妈,不是妈妈。”

边说,他边挥舞着双手做出驱赶状:“不是妈妈,走开!”

孟渔阳惊讶:“云西你看,全是男孩儿啊?”

楚云西忽然做个噤声手势。

孟渔阳连忙捂住嘴。几秒钟后,走廊尽头传来哒哒哒的高跟鞋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