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疯批美人竟是我自己[无限] > 第19章 森林(十八)

第19章 森林(十八)


一个2一个7。

宋合死死盯着星星。他有心赶紧拆开看看,手却怎么也动不了。

“你不看啊?那我先看了。”孟渔阳开始拆星星。

宋合不知道哪来股力气,僵硬地手指也跟着动起来。把星星勉勉强强拆开后,他梗着脖子看上一眼,面若死灰。

孟渔阳拆开星星后并没看,而是先看宋合脸色。见他这个样子,孟渔阳伸长脖子,也跟着看宋合的纸条:“呦喂,你是7啊?”

“既然你是7的话,那我肯定是2了埃”孟渔阳摸摸鼻子,“真是的,怎么听起来像骂人的呢?”

把写着2的纸条放在桌上,孟渔阳对宋合招招手,见宋合没反应,孟渔阳端起汤碗递过去。

宋合不伸手。

孟渔阳:“罚酒可不好吃。”

宋合抬头恶狠狠瞪向孟渔阳。

孟渔阳:“哎呀?宋哥这么看我做什么?伦家会怕怕的。你不想喂汤嘛?那可难办了呀。如果你抽中了7却不配合喂汤,弱小又无助的伦家也拿你没有办法的啦。”

不知道是诧异于孟渔阳的港台腔,还是惊讶于他表达的内容,所有人都看向孟渔阳。

楚云西:“说人话。”

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恩?云西你不喜欢港台腔啊?不对啊,我之前在你面前说了好多次伦家,你也没反应啊?”

楚云西微微皱眉,海蓝色的瞳孔深了两度。

孟渔阳赶紧改口:“那什么,云西你不想听,我就不说了啊,别气别气。”

安抚完楚云西,孟渔阳扭头看宋合:“至于你,我是不能强迫你,但我家云西最最正义和善良,你要是敢不守规矩,他不会置之不理的。”

宋合身体晃了晃,手指开始打颤。

孟渔阳:“再说了,宋哥你摸摸良心,老何躺在那里你就一点不愧疚吗?不就让喂他喝个汤,怎么了?”

众人:愧疚所以要喂毒汤?这是什么逻辑。

听见愧疚这俩字,宋合忽然炸了:“我为什么会愧疚?凭什么我要愧疚1

孟渔阳:“见死不救,还不愧疚?”

宋合沉默许久,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那你救了吗?”

孟渔阳仿佛听到天大笑话:“你男朋友要我救?excuseme?你的脑部结构或者功能or神经化学反应,是不是跟正常人不太一样?”

所有人都是一愣。

“通俗点说就是精神玻”孟渔阳解释。

宋合猛地瞪圆眼睛。

郑星终于从震惊中找回声音:“男朋友?你是说宋合和老何?他俩是那种关系?”

孟渔阳点头,笑眯眯凑到楚云西身边:“云西啊,你放心,要是你遇到危险,我是绝对绝对绝对会救你的。”

表完态,孟渔阳端着汤碗,试探着递到楚云西手边。

楚云西看他一眼,接过汤碗怼到宋合眼前。

不管宋合愿不愿意,面对民意和武力镇压,他只能选择把蘑菇汤灌给尸体。然而灌完之后,什么事都没发生。

郑星:“tmd猜错了?t不在它们中间?”

林芳想了想:“也许晚上才会出效果?不如我们等一晚看看?”

其他人纷纷同意了这个提议,看着渐渐暗沉的天色,孟渔阳提议先回房间。

再次靠坐在床头,楚云西闭沉默几秒钟,偏头盯住孟渔阳。

“云西?怎么了?”孟渔阳问。

楚云西:“你的保命手段是什么?”

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摸着脸颊笑了:“云西,你终于对我好奇了呢,能好奇就是好现象,这样我们才能加深彼此了解,才能”

楚云西:“说人话。”

孟渔阳舔舔嘴角:“云西啊,你真想知道?”

楚云西看他一眼,转回头,闭眼。

“嗯?云西?我也没说我不说啊,你生气啦?”孟渔阳期期艾艾凑过去,“云西,只要你问,我肯定说的。我”

话音未落,走廊里再次响起哒哒哒的脚步声。

孟渔阳一愣,扭头盯着门口,楚云西也睁开眼睛。

走廊里,声音持续了整晚。好在白昼变短后,夜晚也跟着变短,听了三个小时脚步声,孟渔阳揉揉眼睛,终于盼到窗外第一抹阳光。

“应该没死人。”孟渔阳说。

“要不要出去看看情况?”孟渔阳又说。

楚云西闭着眼睛,银发被阳光镶上金边。

孟渔阳摸摸鼻子:“云西你不想去啊?那行吧,我自己去啦?你就在房间等我哦,我回来给你转达。”

储藏室还是之前的样子,冰箱门也依旧半开着,只是有戒痕的那只手照比几个小时前更残破了。

孟渔阳用拖把彻底捅开冰箱门。

“老何是t?”陈岳眯缝着眼睛,盯住老何尸体。随后,他马上摇头:“不对不对,老何尸体都被咬成这样了,他肯定不是t,tt还藏在我们中间!对!t一定藏在我们中间1

“怎么这么说?”孟渔阳扭头看他。

“t喜欢吃蘑菇汤,尸体被灌了蘑菇汤!对,就是这样1陈岳惊恐地看着孟渔阳,随后,他又转头,用更加惊恐的目光打量郑星他们。

看了好久也没看出谁有破绽,陈岳眉头越皱越紧:“老王脖子断了,张信元胸腔空了,身体里真正有蘑菇汤的只有老何!所以t才啃了老何!没错,一定是这样,一定是!那个t,一定藏在我们中间1

话一出口,所有人不约而同安静下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里全是戒备。

在诡异气氛里,孟渔阳垂头认真观察老何尸体。

尸体脖子上致命的齿痕还在,除了这齿痕外,孟渔阳惊讶地发现,老何胳膊、小腿、乃至手肘手背,又新增了大大小小的齿痕——因为是死后再新添的齿痕,深度和色泽跟先前的有很大差别。

孟渔阳观察完,给出结论:“老何身上有两个人的齿痕。”

边说,他边用自己牙齿举例:“通常来说,成人牙齿数目是恒定的,根据智齿是否萌发,这个数目趋于二十八到三十二之间,例如我。”

停顿片刻,孟渔阳继续:“但是,由于某些未知原因,也可能存在融合牙显现。说白了就是两颗牙齿根部长在一起,牙冠根据融合程度,表现为双牙冠或者巨牙。”

孟渔阳手拿拖把棍子,指老何尸体:“你们看这里,这两个挨在一起的浅咬痕,这是双冠融合牙的痕迹,而之前尸体上并没有类似伤痕。”

郑星听得云里雾里,反应了好半天,他叹口气:“你废话也太多了?还什么双冠融合牙,就是两个牙尖的牙呗?谁长着两个牙尖的牙,谁就是昨晚咬老何的凶手。就这意思吧?”

孟渔阳点头。

“成,那你们自己来看,我可没长怪牙。”郑星率先张开嘴。

他之后,陈岳、林芳、还有疯疯癫癫的赖柏,也都依次接受了检查。轮到宋合时,孟渔阳微微皱起眉——宋合的状态,太奇怪了。

“轮到你检查了。”孟渔阳说。

宋合没动。

郑星和陈岳也发现异样,都围过来:“宋合,该你了。”

宋合还是没动。

“怎么?难道是你?”郑星皱紧眉头,手放进口袋。

“你长了那个什么融合牙?”陈岳问。

宋合抬头看他们一眼,通红眼眶里滚下来一滴泪。

孟渔阳惊讶:“我们可没欺负你啊,这怎么还哭上了。”

“宋哥,真是你?”林芳脸上表情又是震惊又是难过,“怎么会?宋哥你竟然是t?”

郑星按住宋合,陈岳迅速掰开宋合的嘴,可是一番检查下来,并没有孟渔阳说的怪牙。

“不是宋合?那是谁?我们所有人都检查过了!所有人都检查过了啊!t到底是谁1陈岳惊恐地环视四周,“总不能t看不见摸不着,是个幽灵?”

听见所有人三个字,孟渔阳一愣。

郑星和林芳虽然没跟着吼叫,但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宋合瘫在地上默不作声。

储藏室里,只有赖柏一个劲儿跟着重复:“幽灵!幽灵!幽灵1

“其实,还有一个人埃”孟渔阳说。

“谁?所有人都在这里了,还能有谁?”陈岳震惊地问。郑星和林芳也诧异抬头。只有宋合还瘫在地上,目光死死盯住老何尸体。

孟渔阳眨眨眼,眼前浮现出那对海蓝色眸子。太奇怪了,只要楚云西没出现在环境内,这些人就下意识忽略掉他的存在?

回忆之前种种,孟渔阳越发肯定这个猜测。

最开始分组去做任务,楚云西没来,宋合是在自己提示下才意识到的。

后来墓地采蘑菇,虽然宋合和老何主动提到了楚云西,但现在看来,他们能记起楚云西,多半因为楚云西也身处墓地附近。

这次云西留在房间,他们筛查怀疑对象时就自动将其忽略了。

不处在同一空间,就容易被忽略,孟渔阳摸摸鼻子,忍不住吐槽这到底是什么神奇技能?隐身术吗?

“到底是谁?你说话埃”陈岳追问。

“当然,我并不是说t就是那个人啊,我只是好奇。”孟渔阳清清嗓子:“你们都不记得”

“老何。”宋合突然出声。

孟渔阳转头看他。

“老何有融合牙,去做过治疗。还是我陪他去的。”宋合声音发涩,“身体上的改动带不进副本,每次进副本里,他那颗烤瓷牙都要恢复两个尖。”

说着说着,宋合大笑起来:“说来也奇怪,认识了那么久,我第一次认真关注他这颗牙,竟然是这么个情形下。”

听宋合絮絮叨叨说了好一会儿,孟渔阳大致了解到,两人原本就认识,进过副本后才搬到的一起。

“本来以为他是图我的道具,那天,他也一直喊我把道具拿出来,我…”宋合说到一半,突兀停祝

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

宋合挣扎着挪到冰箱面前,他几次伸手想碰一碰老何尸体,手伸到一半,又迅速撤回。反复几次后,宋合扶着墙勉强站起来,从口袋里摸出个素面戒指。

紧紧攥着戒指,宋合沉默几分钟,把戒指丢在老何尸体上:“拿走,别再来纠缠我。”

郑星:“你什么意思?”

“不就是舍不得这么个破戒指吗?我还他,他晚上别再来找我来行不行1宋合双目通红。

“他昨晚去找你了?”孟渔阳问。

宋合恶狠狠道:“他一直在走廊徘徊,一直在我门口徘徊!你们听不见吗?你们聋了吗?”

孟渔阳:“听是听见了,但与其说徘徊,不如说他在努力远离你门口。”

宋合一愣。

“他脚步声听起来就是这样的,我没去楼上,还没看到脚樱”孟渔阳看看宋合,“不过我猜,他脚印应该是远离门口的一侧要更重?”

宋合脸色变了变。

听了一晚上徘徊声,早上出门时,宋合看见门口密密麻麻一片脚樱然而听见孟渔阳这话,再回忆那片脚印的样子,宋合不得不承认,那些脚印不管方向如何,的确是远离门口的一测痕迹更重。

“那有能说明什么?”宋合梗着脖子。

“说明他在用全身的力气来抗拒。”孟渔阳叹口气,“换句话说,规则使老何必须选中你,而他的尸体却在尽可能抵抗规则,尽可能远离你那间的门口,他在保护你。”

宋合:“胡说八道!人都死了,还”

孟渔阳:“是啊,人都死了还知道护着你。老何宁可啃咬自己,也没动你一根汗毛。”

宋合一怔,猛地抬头对上孟渔阳:“你懂个屁1

孟渔阳:“我是不懂,但我知道老何哪怕是死了,也舍不得伤害你。而你,却连碰他尸体都不敢。”

宋合嘴唇颤抖起来,他用通红的眼睛死死盯住孟渔阳。

“再看这也是事实。”孟渔阳微眯起眼睛。

孟渔阳一根根掰指头:“首先,你有保命的道具却不给老何用;其次,老何死了你不敢触碰;再其次,哪怕林芳人家一个小姑娘呢,她都想着一起来的,拼命也要把刘佳雨带回去,而你,面对自己男友的尸体,都没想过要带他走?”

宋合捏住拳头,眼圈红到要滴血。

孟渔阳叹口气:“我是不懂,但我也知道你这样挺对不起老何的一片心。”

宋合拳头攥得咯咯直响。可是攥了几分钟,他始终没出手。

最终,宋合放开拳头冷冷笑了:“于阳,你第一次进副本,站着说话不腰疼。老何死了,那是他自愿,和我无关也怨不着我。至于你说我不给他用道具,你知道道具有多珍贵吗?救命的东西,只能用一次就没了的东西,给他?笑话!生死面前,换成是你你又能怎么选?1

说完这话,宋合头也不回地走出储藏室。

啃咬尸体的谜题解决了,但依旧没能找出谁是t。甚至由于陈岳的猜测,大家开始暗自提防,并提议各自回房思考。

孟渔阳慢悠悠走回房间,看见楚云西,他下意识勾起嘴角:“云西啊,你起来啦?又晒太阳呢?”

楚云西没理他。

“云西?”孟渔阳小声叫人。

楚云西没动。他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下,发梢眼角被阳光映成淡淡金色,但即使如此依旧让人感到丝丝寒意。

孟渔阳愣了愣。他小心翼翼挪过去,伸出根指头晃晃:“云西?你怎么了?为什么不理我?”

海蓝色瞳孔直视窗外,在孟渔阳伸出手指的同时,楚云西腰间匕首出鞘。

孟渔阳吓得连忙缩手:“别别别,云西稍安勿躁啊,我、我就是想试试你是不是睡着了。”

楚云西冷冷扫他一眼。

孟渔阳挠挠脑袋,左思右想:“云西,你生气了。”

“可是,你为什么生气了呢?谁欺负你了吗?你跟我说,我…”孟渔阳我了好一会儿,给出下一句,“我替你骂他。”

楚云西还是没有收回匕首的意思。

孟渔阳这下犯了愁。

楚云西虽然平时也是拒人千里,但并不会像现在这样混身冒冷气。从进副本到现在,孟渔阳还是第一次被楚云西用这种态度对待,所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孟渔阳冥思苦想。

昨晚,走廊脚步声出现前,一切都还好好的。后来脚步声出现,自己精力全放在了声音上。等声音彻底消失在楼梯尽头,孟渔阳再想找楚云西聊天的时候,惊讶地发现楚云西已经睡着了。

该不会因为昨天晚上被无视,今天就生气了?昨晚,昨晚聊的什么话题来着?对了,好像还是云西先提的话题,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小声劝:“喂,云西,你”

话没说完,走廊里响起咚咚咚的脚步声。几秒种后,陈岳把房门敲得哐哐响:“你们赶紧出来看看!尸体、尸体都不见了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