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云出 > 8.交手

8.交手


贼没偷到东西之前,你抓了他,那不叫抓贼,叫栽赃!

因为你不是贼,不清楚贼是怎么想的!

你认为对方是贼,是基于自身的幻想,而不是基于事实!

所以说捉贼捉赃,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我们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只有坏人的行为真的危及到了某人的人身财产安全的时候,我们才能采取必要的措施!

有花和小卖部老板知道校工有问题,但是并没有第一时间对对方动手,就是这个道理!

校工的手在裤兜里掏东西,他身边的空气产生了剧烈的波动,然后呢!?有人受伤了吗!?有人丢钱了吗!?

没有啊!

那凭什么认定对方是罪犯!?

有花和老板真的动手了,那校工就变成了没有犯罪的罪犯!简直搞笑!

可现在校工释放了收纳在芥子袋里的蛮兽,这性质就不一样了!

出云国有规定,禁止在公共场合释放对人民有威胁的蛮兽!

什么叫有威胁!?有毒的!牙尖嘴利的!体型庞大的!

凡是能伤到人的,就叫有威胁!

校工放出来的大蛇,基本上把能违反的规定都违反了,妥妥的罪犯无疑了!

更不用说,大蛇喷出的涎液损坏了小卖部老板的柜台!

尽管老板抹去涎液之后,柜台只是一小部分黑了一点而已,但那也是损坏了不是!?

针扎人不犯法,那我每天都拿针戳你一次行不行!?

很明显你会拒绝嘛!那不就得了!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就是这个道理!

如今确定了校工罪犯的身份,老板自然不再客气,抄起柜台里放置的一副一米长的拐棍就冲了上去!

是那种一端带有把手的短棍,而不是残障人士用的那种拐棍......

老板一手持一根棍,握住把手,手腕一抖,拐棍就转得呼呼作响!老板左手在前,转动的拐棍就变成了一面圆盾!右手挥舞着的拐棍则是进攻的武器!

有花眼前一亮!这老板的架势有没有用不知道,拉风是真的拉风!

怎一个骚字了得!

而另一边,大蛇已经完全从芥子袋里钻了出来,正大口呼吸着恢复状态。

虽说蛇在冬眠期间消耗极低,但现在不是冬天,它在袋子里憋了一会儿,状态肯定会下滑一些。

“喝!”老板右手的拐棍直接就朝着校工挥了过去,同时问道:“你对付那条蛇!有没有问题?”

出于野兽谨慎的本能,大蛇并没有第一时间对有花发起攻击,只是吐着信子观察着这个渺小的对手。

“当然有问题啊!”有花抱着手叫道:“拜托!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平平无奇的高一新生啊!我怎么可能对付得了这么大一条蛇!?”

大蛇的头有一个成年人那么大,体长更是超过了二十米!

普通人站在它面前,怕是早就吓得跌坐在地,爬都爬不动了!

“我不管了!反正交给你了!要是对付不了!那就怪你自己太倒霉了!”见有花优哉游哉的样子,老板就知道对方对付大蛇不成问题,也就不再关注那边,转而专心对付校工。

不出意外,老板的进攻都被校工躲过去了!他毕竟没有认真起来!

而且打斗嘛,一开始都是互相试探,确定对方的攻击方式和进攻路数。

所谓的攻击方式,就是对手使的是哪般武器、亦或者对手使用的是不是术法。

怎么应对,那是不一样的。

武器攻击,主要是物理攻击,附带少量的能量攻击。

被砍了一刀,受到的当然不止是物理攻击,动能难道不是能量的一种!?砍这个动作难道不包含能量攻击!?那不是扯淡么!

术法,则主要是能量攻击,同样附带少量的物理攻击。

一个火球迎面而来,其主体是大量的热能!但你敢说火球本身是不存在的!?拜托!等离子体还没有脱离物理的范畴呐!

两者有区别,又有联系。

就像世界一样,并不是非黑即白的,总有互相对立却又相互纠缠模糊不清的地方。

而进攻路数,也就是常说的九浅1深什么的。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或许解释为进攻的节奏会更好理解。

长枪快速短捅三下,收回来使劲长捅一下。

这就是所谓的进攻路数,也就是战斗的节奏。

至于术法么,无非就是一个火球术,接一个水球术,讲究的就是配合二字。

只有搞清楚了这些,才能进行有效的攻击!

一上来就放大招的,那是没长脑子!

地球上的袋鼠,最高可以跳到4米!最远可以跳到13米!羚羊使劲一蹦跶能跳6、7米!

他们做出跳跃这个动作,用时可能都不到一秒!

你大招打出去了,可对方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有卵用?这不是浪费体力么!

大招之所以叫大招,不就是因为它消耗大,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么!

战斗开始就把体力用完了,那也就意味着战斗已经结束了。

“开始了吗!?”

“已经结束了!”

世界上最悲伤的事情,莫过于此......

“喝!”

牛老板一招一式带起的风声呼呼作响,看似毫无规律,实则缓缓将校工逼到了墙边。

校工不停闪躲,也是在摸索老板的套路。

又是一次攻击结束,校工已经退到了墙边!

“我看你往哪里躲!”牛老板的嘴角泛起一丝计谋得逞的诡笑,左手的拐棍朝着校工的脑袋狠狠砸去!

校工则是第一次反击,左手朝着老板的左手手腕推了过去。

“天真!”

牛老板当然不止这一个动作!

他的左手朝着校工的脑袋砸过去的时候,右膝也迅速抬起,朝着对方的腹部顶去!

这一下要是锤实了,校工受重伤不至于,但是肯定会非常难受!

节奏一乱,战斗的主动权就掌握在了老板手里!赢得战斗只是时间问题!

却没想到校工也不弱,他的右腿也抬了起来!抬起的时间甚至比老板还要早上那么一点!只离地一段距离就停了下来。

造成的效果就是,老板的膝盖侧边好像是故意给校工的右膝拿去撞的!

就像是用飞针扎鲍鱼,针快要落地的时候,鲍鱼自己凑到了针尖前面!

一切都是那么的恰如其分!

“咔!”

老板的右膝内侧被校工的右膝正面击中,疼得他不禁狠狠咬牙!

棋逢对手了呀!对方的经验貌似比自己还要丰富一点!?

与此同时,老板持棍的左手手腕也被校工推开,吃了点暗亏的老板只得往后一推,拉开距离,喘息着调整状态。

“喂!你那边怎么样了!?”老板不敢扭头,只能死死地盯着校工。

对决时分心,轻则受伤,重则丧命,他也不敢大意!

“结束了呀!”有花弯腰趴在小卖部的柜台上,嗑着瓜子道:“打得不错!你俩别停啊!”

“我特么!别吹牛波一行么!”老板有些好奇有花说的真假,一边往后退,一边侧身。

“什么!?这不可能!?”别看校工刚才应对得轻松,但实际上他被老板逼得紧迫,也没敢太分心,并没有注意到有花那边的情况。

直到老板有些松懈,校工才抽空看了一眼有花那边,才发现他好不容易抓来的大蛇不见了!

老板与校工交手的时间,不过数十秒而已啊!20米长的大蛇就这么不见了!?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一定是在做梦吧!

校工当时就怀疑人生了!

老板也终于和校工拉开了足够的距离,来到了校工的侧边,这样他的另一侧就是小卖部,可以看到有花的情况了。

快速地瞥了两眼,老板和校工一样震惊!

开玩笑的吧!?真就把那么大一条蛇给解决了!?

“砰!”

逃到教学楼内的工具人们找到了教师说明情况,闻讯赶来的老师发现情况不对,向天空释放了一个爆裂法术示警。

校工想趁机逃跑,却无奈的发现老板的目光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他!

“呵呵!傻了吧!”猜到了校工的意图,老板笑道:“我们那会儿!从来都没有援兵!除了死战!我们没有其他选择!我虽然老了点,但生死中摸爬滚打总结出来的东西可还没忘呢!”

“唉!这都是你逼我的!”话音刚落,校工就咬破了藏在舌下的一粒药丸!

药水入腹,起效却还需要一段时间。

校工手一抖,两把短匕从衣袖中滑出,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了老板面前!

“原来你留手了啊!”两手并在身前用短棍挡住校工的短匕,老板狞笑道:“巧了!我也留手了!就看是你保留得多!还是我更强一些吧!”

看戏的有花喝了一口茶水鼓励道:“加油!给你们鼓掌了!”

“哼!”两股白气从校工的鼻孔里钻出,接连失利,他已经快要丧失理智了!

老板也是一阵龇牙咧嘴!

特么的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他娘的倒是过来帮帮忙啊!没看人刚才嗑药了么!

心底里,老板又不想被有花看轻,深吸一口气,加快了攻势!

事实上,六品高手就可以御空飞行,不过交手了上百回合,老板和校工都没有离地的意思。

尽管在空中他们也有办法借力,但到底要比踩在地面上慢上那么一点点!

若是两人实力相差不少,那还可以换着花样揍对方!可大家旗鼓相当的时候,还是稳妥一点吧比较好!

阴沟里翻船可就难看了!

尤其是在有花这样一个小辈面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