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云出 > 17.道歉

17.道歉


“我刀呢!?”老大的父亲开始解皮带,自言自语道:“这孩子不能要了!”

周围的人连忙劝解:“孩子他爸!冷静!”

“冷静个屁!”老大他爸吼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做人要低调!可这才开学第二天啊!被人打成这样还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你让我的老脸往哪儿搁?”

老大默默地拉起盖在身上的薄薄的被子遮住脑袋,假装自己不存在。

“算了算了!又不用你亲自去道歉!”

好说歹说,大家才劝住了老大他爸,不然怕是要当场上演一出父慈子叫的好戏。

“对面提的什么条件?”

这事儿着实够憋屈的,可再憋屈,也得想办法解决不是?

长臂猿认真道:“他说不仅要道歉,还要赔钱!”

“赔钱!?”三哥的妈妈激动了起来:“赔个屁的钱!明明是我家孩子受伤了,却要给他们赔钱!?哪儿有这样的道理!”

“稍安勿躁!”安抚了三哥他妈一句,长臂猿他爸问道:“赔多少钱!?”

“就...几百块吧...”

......

饶是长臂猿他爸身居高位多年,养气功夫不错,此时此刻也忍不住血压飙升!

我尼玛的!我推了一个比较重要的工作会议跑过来,结果就因为几百块的小事儿!?

“这孩子不能要了!我刀呢!”

这一次轮到其他人劝长臂猿他爸了。

小五叔叔慢悠悠道:“不是什么大事儿!让他们自己解决就好了!”

现在回想起来,要是早按照有花说的去做,也不会搞得这么兴师动众的!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确认这事儿真的只是几个孩子太过于自以为是之后,老大他爸丢下一句“我不管了!”,就拉着自己老婆离开了学校。

大人们看这事儿都觉得很简单,可对于几个贵公子来说,根本就做不到!

明明我们才是受害者啊!

小四的父亲也开导这些孩子:“说到底!这还是你们自己的错!你们觉得自己很了不起!那是因为你们投了个好胎!没有我们!你们和那些小家伙又有什么区别!?”

“没错!”长臂猿他爸也附和道:“好的家庭,可以给你更好的起点!但这不是你们目中无人的资本!你们该做的,是利用自己的身份获取更多的资源,而不是自甘堕落,和一群泥腿子去比!”

“泥腿子都蹦出来了!”一只身高超过了三米的乌龟妖走了进来:“这是你一个父母官该说的话?”

见状,屋子里的大人们都颔首示意:“老校长!”

“老什么老!我正值壮年!不过是长寿一点罢了!”老校长瞪了这些人一眼,道:“事情我都听说了!该干嘛干嘛去吧!小孩子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就好!你们一群大人瞎掺和些什么?”

没有家人的帮助,长臂猿他们几个再怎么闹,也翻不起多大的浪花,老校长这是把话说死,不让他们的父母插手这事儿。

长臂猿他爸说道“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这个面子我们肯定要给!”

“不要脸!”老校长一点都不客气:“你们做的烂事!还好意思说给我面子?明明是我给你们面子好吧!信不信我让他们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做自我检讨!?”

“是是是!是我说错话了!”面对连市长都爱理不理的老校长,长臂猿的区长父亲也只能低头。

“小家伙!你很不服气?”老校长看着长臂猿:“如果你得罪的是我!我会让你更丢人!现在事态没有扩大,你就偷着乐去吧!年纪轻轻不好好学习,就知道装波一!你说你算个啥?满瓶不摇,半瓶子晃荡!我都替你爸感到丢人!什么杰宝玩意儿!”

其他几个贵公子的家长都觉得臊得慌!

长臂猿他爸装得很平静,但嘴角还是忍不住的抽搐。

把一群贵公子训得比鹌鹑还温顺,老校长这才扭头看着这些家长:“还愣在这儿干嘛!?你们都没事儿做吗!?”

“我们还得把孩子送到医院去呢!”

“送什么医院?都是些小问题!静养一段时间就行了!”老校长没好气道:“赶紧滚!看见你们就心烦!上梁不正下梁歪!还好意思过来给他们撑腰!?”

“有您这话!我们就放心了!”

贵公子的家长们只能带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灰溜溜地离开。

老校长丢下一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更比一山高!”给这些贵公子,也背着手离开了。

这些贵公子的伤说轻不轻,但是说重也没那么重,以他们的家庭条件,好吃好喝过一段时间就恢复如初了。

让他们感到难受的,是心伤!

就好比是满身神装却败在了新手村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手里那样憋屈!

关键这一系列事情都是他们自己一手造成的!诉苦都没地儿诉!

“老二!咱们怎么办啊?”老大说话瓮声瓮气的,他的蛋还在隐隐作痛。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该道歉道歉!该赔钱赔钱!”事到如今,长臂猿也看开了,能全须全影地活着,就已经值得庆幸了!

以有花的手段,让他们死得无声无息,也不见得有多难!可见对方当时真的留手了!

这当然都是事后分析得出的结论!

长臂猿当时要是有这份觉悟,早就认怂了!

顺风笑逆风投可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休息了一阵,众人都觉得没什么大碍,便互相搀扶着,去给有花道歉。

开什么玩笑!连他们的父母都有些忌惮的人,他们这些小腊鸡不抓紧时间把对方哄好,是嫌自己活够了吗!

好半天,几个贵公子才来到高一六班外面,正是上课时间,他们也不敢进去打扰,只能耐心等待。

虽说以他们的家庭关系,打断老师上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被有花收拾过后,他们不敢这么干了,万一激怒了大佬怎么办!?

敌我双方差距过大,这些贵公子也老实了。

输给比自己弱的人,那确实丢脸!

可战胜自己的人强得离谱的话,就算是输,那也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这么一想,贵公子们都觉得今天虽败犹荣!连道歉都不算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了!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有花并没有离开教室,长臂猿只得叫住一个六班的同学,客气道:“同学!麻烦你帮我叫一下你们班长!”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被叫住的同学很热心地帮长臂猿转述了要求。

孙健麟就坐在有花前面,背后有点风吹草动,他立刻就知道了。听到有人找有花,他便问道:“谁啊?”

有花连班上的同学都没有认全,就更别说其他班的人了,能来找他的,除了那几个贵公子,没别人了。

“小羊啊!”有花朝羊妖招招手,道:“走!跟我出去一趟!”

“啊!?”过了一会儿,羊妖才反应过来,推辞道:“这!班长!算了吧!”

羊妖既没有贵公子们的家世,又没有有花的实力,本能的就想退缩,即便他从头到尾也是受害者。

“放心!有我在!”有花拍了拍胸膛:“我给你撑腰!百无禁忌!”

两人没说明白,但孙健麟也猜到了等在外面的是谁,跃跃欲试道:“没事儿!我陪你去!”

跟着有花这条粗壮的大腿,孙健麟也觉得没什么好怕的。

教室本来就不大,事情过了也没多久,一起去搬书的工具人见状,还以为几个贵公子找上门来了,群情激奋道:“岂有此理!是可忍,孰不可忍!咱们一起出去!就不信他们敢动手!”

“没错!走!”

不明真相的同学们都一头雾水,怎么感觉咱们班的画风好像不太对!?这是学校还是黑涩会!?

“该干嘛干嘛去!”有花没好气道:“你们一个个的!除了会拖我的后腿以外,还能干什么!”

“班长!你是人!木有后腿可以拖!”

赏给杠精一个“滚!”字,有花带着羊妖走出了教室,其他人也跟了出去。

腿长在别人身上,管不了有花也就懒得管了。不出意外的话,对方是来道歉的,没什么好担心的。

“班长!”出了教室,一看到几个贵公子,羊妖就有点慌,躲在有花身后,怯生生的跟个大姑娘似的。

“班长好!”隔着好几米,长臂猿就微微弯腰点头打招呼,姿态放得很低,其他几个贵公子虽不情愿,也都照做了。

“你们好!”有花淡定地点点头,问道:“什么事儿啊?”

“我们是来道歉的!”父母都被老校长骂走了,长臂猿也不觉得给羊妖道歉有什么大不了的了。

“喔!”有花点点头表示认可,然后把羊妖拉到了身前。

“同学!”长臂猿上前一步,握住羊妖的手,诚恳道:“对不起!我不该跟你开那么过分的玩笑!这是一点点心意,希望你能原谅我!”

说完,长臂猿接过小六递过来的红包,塞进了羊妖的手里,里面有五百块,比之前说的还要多了两百,那是他的诚意的体现。

“这!这!”妖生第一次接受如此隆重的道歉,羊妖有些不知所措。

“小羊啊!”有花慢悠悠道:“你对他们的表现满意吗!?”

“满意!满意!”道歉别人也道歉了,甚至还有赔偿!事情走向了未曾设想的道路,羊妖哪儿有什么不满意的?

“那你原谅他了吗!?”

“原!”

有花却阻止道:“别急着开口,想好了再说!”

长臂猿的道歉,可以说是无可挑剔,有花也不愿让对方觉得自己做事儿不地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