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别对我撒娇 > 第38章 第 38 章

第38章 第 38 章


凉城又开始下雨了, 淅淅沥沥的,雨不算大,就是一直也没停。拖拖拉拉下了一天。

不到六点天就已经阴沉的不像样子, 天际乌云翻滚,笼罩着这座城市。

不过还好这次没打雷。

苏靖尘一天都不见人,本来想着让他帮忙洗头发的,现在他不在苏陌凛一只手洗不了。

想着算了, 要不忍一天好了, 明天去学校外面的理发店洗。

但她固定的两天一次,今天不洗总觉得很脏,睡觉都不舒服。

但她也不好意思开口让顾承晏帮她洗,她会害羞。

苦恼,烦躁。

心里又把苏靖尘骂了一遍。

顾承晏正看着文件,抬眸看电脑的时候偏头看了眼身边的小姑娘, 看她满脸写着纠结。好看的眉毛都快拧成了两条毛毛虫。

顾承晏放下文件,手指微曲点了下她的额头,“不要总是皱眉。”

苏陌凛这才回过神,杏眸圆溜溜的,水润可爱,“我又皱眉了?”

苏陌凛是知道自己爱皱眉的坏习惯的, 邱愈礼以前就说过她好几次, 但是她总改不了。

一点点烦心事两条眉毛就要不听话地皱在一起,倒是不丑,就是总是皱眉总觉得不好,显得生活多愁苦似的。

苏陌凛的生活倒是一点都不苦,单纯的一个下意识动作。

“在想什么?”顾承晏问她。

“没想什么啊,”苏陌凛摇了摇头, 单手托腮看向落地窗,有些苦恼,“凉城怎么总是下雨,湿哒哒的感觉很不舒服。”

顾承晏眼帘微垂,看着她,“嗯,习惯就好了,这边雨水比较多。因为这个烦的?”

苏陌凛摇了摇头,心里纠结了一会,还是如实相告,“承晏哥哥我想洗头发,两天不洗感觉不舒服。”

“好,我帮你洗,回去拿洗发水。”

苏陌凛笑眯眯地起身,小跑着往3301去了。

等她拿了洗发水回来,顾承晏已经站在浴室里等着她了。

说实话,第一次给人洗头发,顾承晏手法不怎么熟练,但是动作极其温柔,生怕会弄疼她。

苏陌凛倒觉得顾承晏手法很不错,头皮被他按摩的很舒服。

这不比自己洗头发开心多了。

就是每次顾承晏指腹不小心碰到她皮肤的时候,苏陌凛心尖就一阵发麻。

总感觉顾承晏的手指上带着魔力,所过之处酥麻一片。

洗完之后顾承晏从柜子里拿出吹风机,示意苏陌凛到沙发上坐下。

本来她不打算吹的,这个天气也可以自然晾干。但是顾承晏吹风机都通上电了,她也就没拒绝。

洗过的头发清爽幽香,带着桃子的甜味。

柔顺的长发穿梭过指尖,顾承晏用指腹蹭了蹭,一时间有点失神。

吹完头发顾承晏把吹风机收起来,问她,“要不要帮你扎起来?”

苏陌凛摇了摇头,抬手理了下长发,“不用,晚上睡觉还要散下来。”

“承晏哥哥你竟然还会扎头发的么?”苏陌凛觉得好奇,顾承晏没交过女朋友,按理说对这些应该相当陌生才对。

顾承晏把吹风机放到茶几上,唇角轻勾,答案模棱两可,“应该会一点。”

虽说没亲手实操过,但是看过这类的视频。

至于他一个大男人为什么看女孩子挽发的视频,当然是为了面前这个小姑娘。

想着以后总会用到,早点学起来到时候不至于手忙脚乱。

苏陌凛对他的答案不置可否,身体往下滑了滑,坐到地毯上,仰头看着顾承晏,白净的小脸上带着笑意,“承晏哥哥你洗头发的手法真专业,下次还能不能点你呢,托尼老师?”

“……”

“乐意之至,记得给五星好评。”顾承晏配合着跟她打趣。

下了一天的雨终于在晚上七点的时候停了,顾承晏去了趟超市,本来苏陌凛也想跟着去的,但是顾承晏没让。

苏陌凛也没坚持,坐在客厅一边预习功课一边等着顾承晏的大餐。

吃饭的时候苏陌凛想到二楼房门紧闭的那个房间,心里一时好奇翻涌。

纠结犹豫了一会,还是没压住好奇心,咽下嘴里的白灼青菜,抬起头小心翼翼问了句,“承晏哥哥,你二楼的那个房间是做什么的呀,感觉你好像没进去过。”

书房卧室洗手间这些都不是,若是空着的客房也不会一直把房门关上。

顾承晏夹菜的手指微顿,脸色微微变了下,但很快恢复如常。

快到苏陌凛都来不及捕捉,顾承晏已经换上了温柔的笑意,“想知道?”

“有点好奇,但你要是不方便就不用说了。”苏陌凛无意窥探别人的隐私,就是一时好奇没忍住才问的。

“没不方便,就是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顾承晏顿了顿,看向苏陌凛的目光深邃复杂,“怕吓到你。”

“啊,难道里面关着很可怕的怪兽么?”苏陌凛往前凑了凑,故意放轻声音开玩笑道。

顾承晏轻笑一声,配合着她也压低声音,“接近了,真的是很可怕的怪兽。”

“……”

“我才不信,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苏陌凛眯了眯眸,说出了一句经典梗,“你相信光么?”

两人目光交汇相视一笑。

真幼稚啊。

——

两天没来学校,苏陌凛刚一进教室,还没坐到椅子上,顾染涵就和秦淮西一起杀过来了。

秦淮西冲过来抱着她拍了拍头,视线注意着没碰到她的右手,“小可怜,你受苦了。”

秦淮西这人就是神经太粗,加上跟苏陌凛从小混在一起,弄得一点界限都没有。

两人之间对男女授受不亲这件事一点意识都没有,苏陌凛没把他当男的,秦淮西也没把她当女的。

但毕竟在学校,还是要注意一点。他这种堪称亲密的姿态若是被老师知道,该以为两人偷偷早恋了。

“我一点都不苦,走开。”苏陌凛用没受伤的左手推了推他,结果没推动。

顾染涵看不下去,过来一把掀开秦淮西,“您注意点,这在学校呢,再被老师怀疑你俩早恋。”

“我就算早恋也不可能跟她,”秦淮西被拽回去顺势坐在前座的位子上,表情嫌弃,“我看得上她啊,搞笑。”

苏陌凛皮笑肉不笑地弯了弯唇,“谢谢你的看不上之恩,彼此彼此。”

“我看你是害怕被苏靖尘爆锤吧。”顾染涵嗤了声,当面揭短。

一个大院长大的,谁不知道秦淮西怕死苏靖尘了。

秦淮西拍了下顾染涵的脑袋,“别哪壶不开提哪壶,烦人样。”

“我乐意,你管不着。”顾染涵抬手还回去。

顾染涵看了眼苏陌凛包着纱布的右手,问道:“你这手能写字了么?”

“还不能,动一动抻着疼。”苏陌凛摇了摇头,恐怕这周都有点悬。

秦淮西欠兮兮地来了句,“那你回来干啥?吃饭是不是还要人喂呢?”

“放心,你就算想喂我也没这个机会。”苏陌凛笑盈盈的,就是那笑多少带点刀子,略微锋利了点,“总不能一直请假,听听课吧,作业就……”拿回去让顾承晏写。

“我说你是不是废啊,怎么就能把粥碰翻了,眼睛长着是干嘛的?除了好看一无是处?”秦淮西嘴上向来不饶人,关心是一回事,但也不妨碍他嘴苏陌凛。

“谢谢夸奖。”苏陌凛自动忽略前面的吐槽,非常自然地接下了他的夸赞。

秦淮西翻了个白眼,“我没在夸你。”

“哦……谢谢夸奖。”

“……”

“完了,孩子傻了。”秦淮西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

三个人打打闹闹斗嘴,过了会许悠然从外面回来,见到苏陌凛神色稍怔,只一瞬便笑着走过来。

“小凛你回来啦,手好点了么?”许悠然站在苏陌凛旁边,视线扫了眼坐在自己位子上的顾染涵。

“好多了。”苏陌凛回道。

顾染涵看了眼苏陌凛,起身打算离开,“中午等我吃饭,姐姐喂你。”

说完自顾自先行离开。

“上课注意点,别再碰到,不然你手废了。”秦淮西拍了下苏陌凛的头,起身追着顾染涵离开一班的教室。

刚还热热闹闹的氛围一瞬间冷清下来,苏陌凛拿出政治课本翻开,“悠然你的政治书借我看一下,我得划下重点。”

好一会没得到回应,苏陌凛有些奇怪地偏头看了眼许悠然,发现她坐在位子上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陌凛伸手在她眼前晃了下,许悠然这才回过神。

“怎么了?”许悠然有些茫然地问道。

苏陌凛扬了下手里的书本,“政治书借我看一下。”

“哦哦,好的。”许悠然从桌洞里拿出自己的政治书递到苏陌凛面前。

“谢谢。”苏陌凛接过来打开,抿了抿唇还是关心地问了句,“刚刚怎么在走神,昨晚没睡好?”

许悠然摇了摇头,“没有啊,就想一些事情。”

见她不愿意多说,苏陌凛点了点头也没再问。

她的性格本就不是刨根问底的,别人不愿意说的事情,她也没什么兴趣知道。

当然对象若是换成顾染涵和秦淮西,苏陌凛的态度就会不一样。

说到底,许悠然对她来说就是学校里的同学,比其他同学关系稍微好一点的同桌。

若是真的说友情有多深,恐怕还没到那个份上。

许悠然自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即便有烦心事也不会掏心掏肺跟苏陌凛说的。

更何况这个烦心事还跟她有关。

许悠然看着苏陌凛艰难的一会翻书一会用用荧光笔勾勾画画,没主动帮忙。

眼里的情绪堪称冷漠,看了一会便移开视线,做自己的事了。

一班下午有体育课,苏陌凛手受伤可以申请不上的,但是她觉得在教室里待着太闷了,好不容易有个能出去放松的课,不想在教室里看书发霉。

坐在树荫下看别的同学活动也比待在教室看着书本发呆来的快乐。

只是这节体育课显然不轻松,由于体育期末也要考试,所以体育老师从现在开始便集中训练考试项目了。

华新的体育考试主要包括八百米长跑四分钟内完成,这是必不可少的。

其他的还有立定跳远、扔铅球、跳马……

华新立志于做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优秀学校,光是学习好还不行,身体素质更要跟得上。

虽然高考没有体育这一项,但是身体素质可是和高考息息相关。

哪个都不能懈怠。

“请问体育考试这些项目哪一个和高考息息相关,我是要在考场表演个跳马还是站在讲台上来个立定跳远?学校想折磨人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冠冕堂皇,直接来好了,我难道会怕它么?”苏陌凛坐在篮球场的场边,义愤填膺的跟顾染涵吐槽。

今天十班也是这节体育课,顾染涵做完热身运动就偷偷跑过来找她了。

“你会,”顾染涵非常郑重地回答了苏陌凛的问题,“不过学校这一点确实恶心,八百米我不说什么,每个学校都有的,但是跳马是什么鬼?咱也不去参加奥运会,整这些花里胡哨的干啥。”

苏陌凛想了想,觉得有一种可能,“修衍哥脑子肯定不太灵光,否则正常人不会那么不正常。”

“……”

“我上次在宴会上见过他,感觉看起来挺正常的,还是一如既往的帅啊。”顾染涵仔细回想了下很久之前在陆家宴会上见到的那个一身黑色西装看起来特别有范的男人,深深觉得陆修衍没变,还是那么养眼。

顾染涵是典型的外貌协会,脸好看万事好说。

苏陌凛太了解她了,除了家里那个亲表哥外,顾染涵觉得帅哥都是脸好看心肠好的活菩萨。

专程下凡来普度她这样的资深外貌协会的。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脸帅,可能里面早就锈了。”苏陌凛打击她,嘴毒起来和苏靖尘不相上下。

“秦淮西说你变得毒舌了,我还不信,”顾染涵收回视线看了看身边的人,思考几秒说道:“现在看看,好像确实有一点。”

“……”

“可能苏靖尘功力太强,我终于没顶住,被传染了。”就算毒舌,苏陌凛也要把锅扣在苏靖尘头上。

天天跟他在一起耳濡目染,能不被带坏么。这不怨她,都是苏靖尘的错。

顾染涵笑了笑,“你最好是。”

两人正说着话,一颗篮球脱离球场,歪歪扭扭朝她们这边滚过来。

“哎,同学,麻烦帮忙把球扔过来,谢谢。”一个穿着蓝白球服的男生扬了扬手。

顾染涵腿一伸,拦住了篮球的路线,把它固定在脚下。

球场上的几个男生寻声望过来,林舟抹了把头上的汗,朝两人这边跑过来。

运动过后的少年脸上带着细密的汗,身上充满独属于这个青葱岁月的阳光朝气。

跑过来后长手一伸,笑着看了眼顾染涵,“怎么过来这边了?不用去练习考试项目?”

“你不也没去,篮球打的挺嗨。”顾染涵没起身,直接顺着林舟伸过来的手把篮球踢给他。

林舟这时候开始凡尔赛了,“我不去是因为我考试都能过,你行么?”

“我、我当然行,我怎么不行。”这话顾染涵说的有点虚,毕竟除了八百米,其他的还是要练练,不然有点危险。

但被林舟当面质疑,她不要面子的啊。

顾染涵和林舟初中坐了三年的同桌,对于顾染涵的体育他还是很了解的,毕竟中考需要他开小灶补课的人,这会的“当然行”多少有点不可信,沾点赌气的意思,“我还不知道你,逞什么能。”

“烦不烦,打你的球。”顾染涵瞪了他一眼,别开视线赶人。

苏陌凛坐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看着顾染涵微微红起来的耳根,觉得自己应该是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从小到大,她还没见过顾染涵跟男生说话会耳根子泛红的。

就像……苏陌凛眼神微变,有些不可思议,有些事情开始后知后觉地拨开云雾了。

顾染涵此时此刻的状态,就像她跟顾承晏说话的时候一样。

天。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加班没写完,抱歉。明天正常更新。

感谢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