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别对我撒娇 > 第40章 第 40 章

第40章 第 40 章


她激动了么?她没有吧?她没有!

“你在放屁, 我不想听。”苏陌凛偏过头靠在座椅上,一副懒得搭理你的表情。

苏靖尘:“你再给我说一遍?”

苏陌凛没胆子,只能硬着头皮道:“好话不说第二遍。”

“行, 长本事了,是不是太久没训练,飘了?”苏靖尘被她气笑了,偏偏这个时候还不能拿她怎么样。

苏陌凛现在手伤就是最大的护身符, 说着扬起护身符笑眯眯地看着苏靖尘, 挑衅道:“飘着呢,你想怎样?”

“总不能一直不好,等你手好的,”苏靖尘说,“我让你看看飘的下场。”

“切,你就会用这招威胁我。”

“我喜欢, 管用呢。”

话题被岔开,苏陌凛偷偷松了口气。

只是老狐狸如苏靖尘,若不是他大发慈悲放过她一马,哪会让苏陌凛轻而易举躲过去。

今晚顾承晏有事,两人没办法去蹭饭,只能在外面将就一顿。

苏陌凛暂时只能用勺子吃饭, 苏靖尘给她点了份炒饭, 吃起来方便。

吃完饭回到清图,苏陌凛先把手缠好保鲜膜去洗澡,出来的时候顺手把沙发上的书包拽回房间。

顾承晏不在,也没人给她执笔了。

苏陌凛就先把试卷看一遍,有不会的打算问问苏靖尘。

没办法,退而求其次吧。

此时此刻被退而求其次的人还浑然不知, 拿着手机在阳台给某人打电话,那端迟迟没人接。

苏靖尘挂断,又不厌其烦重播了过去。

门铃响了声,苏陌凛房间门没关,能听到铃声,但没管。

“苏陌凛,门铃响了你别给我装听不见,去开门。”苏靖尘拿着手机在阳台发号施令。

苏陌凛把试卷翻到背面,回了句嘴:“你听到了就去开,我做试卷呢。”

“你手都废了做什么试卷。”苏靖尘电话没打通,脾气有点上来了,懒散靠在苏陌凛门边,手指敲了敲门,故意揶揄她,“再说了,你的试卷是你写的么?那不是承晏哥哥帮你写的?”

苏陌凛真是烦不胜烦,抬起头怒瞪着苏靖尘,“你能不能不要叫他承晏哥哥?”

苏靖尘眉梢一挑,“凭什么?你能叫我就不行,承晏哥哥是你的专属昵称?”

是啊,明知故问。

苏陌凛转着笔,拿年龄刺他,“你比他大。”

“你说话就说话,不要给我人身攻击。”苏靖尘指了指她,警告意味十足。

苏陌凛笑了笑,靠在椅背上继续毒舌攻击,“我哪有人身攻击,实事求是好不好。”

苏靖尘刚想上前“教训”下气人的丫头片子,电话这时候响了,他看了眼手机,唇角扬起一抹笑。

一边滑动接听一边指了指门口。

“……”

苏陌凛最终还是屈服于苏靖尘的淫威,放下试卷乖乖跑去开门了。

门一打开,顾承晏长身玉立站在门口。

“承晏哥哥。”苏陌凛见到来人,眉眼瞬间展露笑颜,“你不是有指纹么?怎么不自己进来。”

“酒喝多,脑子短路了。”顾承晏往里看了眼,隐约听到苏靖尘在打电话,视线收回落在面前的小姑娘身上,“晚饭吃了么?”

苏陌凛点了点头,看他面色自然,不像是喝过酒的样子,但仔细闻,确实有酒味。

“承晏哥哥你喝了很多么?有没有不舒服啊?是不是要喝点解酒汤?”

“没喝多少,也没不舒服。”顾承晏看着小姑娘关切的模样,心里滑过暖流,被酒精刺激的胃都觉得熨帖舒服,他扬了下手里的盒子,“还能吃下甜品么?”

“能,”苏陌凛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想到什么又犹豫了下,“但不是说好这周不吃么。”

顾承晏笑了笑,没想到小姑娘能把这句话记那么久,还挺信守承诺,“嗯,你手被烫到了,要吃点喜欢的补一补。”

苏陌凛杏眸弯了弯,眼里盛满熠熠的光,“承晏哥哥你要不要进来?”

“不进去了,我先去洗澡,”顾承晏看了眼她的右手,猜到小姑娘肯定又忘记了,“你拿着试卷过来,顺便涂药。”

苏陌凛下意识摸了摸鼻尖,她真的又忘了。

洗完澡就直接看试卷了,也就把涂药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

等苏靖尘打完电话进来,房间里哪还有人。

没人正合他意。

苏靖尘走到玄关拿起车钥匙,给顾承晏和苏陌凛分别发了条微信,晃着车钥匙出门了。

——

九月末有一场竞赛报名,各大学校的学生都能报名。

竞赛主要是偏理科性的,参加的学生也很多。

竞赛在十二月份,地点这次选在了隔壁的潼市,开车两个小时。

华新和渝川每次都是租几辆大巴车,把参加竞赛的学生们一起拉过去,竞赛结束再一起拉回学校。

苏陌凛本来是不想报名的,她没多大的兴趣,也没那么好学,花费过多的时间在竞赛科目上。

但是得知这次竞赛的科目有生物,苏陌凛有点蠢蠢欲动。

所有学科都可以被归为没感觉和讨厌,或者是有一点兴趣。唯独生物,是单独一档,她是很感兴趣的。

犹豫了下,苏陌凛还是填了报名表。

反正去试试,也没什么关系的。

晚上邱愈礼电话打过来问她油画完成的如何,苏陌凛自知瞒不过,老老实实把手被烫到的事告诉了邱愈礼。

邱愈礼一听到这个消息吓得半死,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苏陌凛赶紧宽慰他手没事,就快好了。

邱愈礼这才放下心。

对画画的人来说,手是最重要的。像林思淼的手,那不单单是一双手而已,光是保险就三千万。

由此可见画家的手有多弥足珍贵。

也不怪邱愈礼被吓到。

从小到大培养的孩子,手是万万不能有事的。

苏陌凛不知道,自己的这双手其实也挺值钱,邱愈礼在她还小的时候就给苏陌凛买了保险。

他一辈子都在钻研油画,自然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继承他的衣钵。

女儿不争气,跟他对着干。所以邱愈礼就把所有的心血和希望灌注到了外孙女身上。

苏陌凛没敢把自己报名了生物竞赛的事告诉邱愈礼,怕他不开心。

尽管这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甚至在别的家长看来孩子能报名竞赛说明成绩优异,是件值得开心的事。

但前有邱画这个叛逆的意外,邱愈礼若是知道苏陌凛报名了生物竞赛,难免会多想。

挂断电话后苏陌凛摩挲着手机发呆,想着要不跟班长说一声把报名表上她的名字划掉算了。

手机都打开了,苏陌凛又犹豫了。

说真的她挺想参加的,这种机会虽说很多,但这次不参加她下次就能参加了么。

还不是要犹犹豫豫考虑这考虑那。

算了,就这一次,不管成绩如何,仅此一次。

苏陌凛把手机放下,拿出生物课本和试卷,打算从现在开始一点点刷题。

等她手好了,多画两幅画给外公寄去。

也算是让他老人家放心,自己一直有练习的,没打算学别的。

只是苏陌凛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选择也即将接踵而至。

“什么分班?”苏陌凛手中的筷子停顿,抬头茫然地看着顾染涵。

顾染涵一直忘记告诉她这件事了,孩子在国外待太久,不知道凉城是要分科的。

顾染涵简明扼要给她科普了下分科标准。

正常来说高二开学就应该分好班级和文理的,但是华新情况特殊,在高二下学期才分好。

“你肯定是要选理科的吧,咱俩是不可能在一个班级了,这辈子都不可能。”顾染涵知道她一向不喜欢那些文绉绉的东西,光是一个语文就够她受的了。

以前是没得选,现在终于能摆脱被文科支配的恐惧,顾染涵毫不怀疑苏陌凛会连夜收拾课本投入理科的怀抱。

“不是还有艺术班。”苏陌凛扯了扯唇角,笑起来有点勉强,手上的筷子戳着米饭,一时陷入极度迷茫的境地。

“你要选艺术?!”顾染涵没控制住情绪,有点激动过头了,主要是苏陌凛这句话杀伤力有点大。

虽然她画的一手好油画,但顾染涵从来不认为苏陌凛将来要靠这个吃饭。她一直以为喜欢油画仅仅是苏陌凛的兴趣。

尽管邱愈礼是油画大家。

顾染涵也顶多觉得苏陌凛是受外公影响才喜欢油画的

“不过就算你选艺术,咱俩也不在一个班,你肯定选油画,我跳舞,八竿子打不着。”顾染涵犹豫了下,问她:“不过小凛,你真的要选艺术啊?”

苏陌凛现在脑子一团浆糊,哪能立刻做出决定,“还不知道呢。”

“你别不知道啊,十一过后就要填表格的。”顾染涵看她不急不慢的样子都替她着急。

这事也怪她,忘记早点告诉她了。

苏陌凛单手托腮,长吁短叹,有点烦躁了,“这么快。可我真的不知道。”

从来没想过在高中就要做出选择,她还以为至少能让她拖到大学呢。

两年时间骤然缩短成不到一个月,苏陌凛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是被押解到绞刑架面前的犯人。

不同的是犯人没有选择的余地,只等人头落地。

但她有,不过转念一想,她有个屁。这要是选了理科被邱愈礼知道……

外公还能相信她会在大学的时候报油画专业么。

她还会坚定地选择油画专业么。

看她纠结,顾染涵洞悉苏陌凛的想法,“其实你是知道的吧,否则也不会报名生物竞赛了。”

得,一语中的。

没那个心,闲的报名不会学的学科竞赛。

其实报名之前还是藏着私心的,就是苏陌凛不敢承认罢了。

“你不也报名了?难道你要选理科?”苏陌凛回答不上来,只能把问题又抛回去。

“哎呀,咱俩情况不一样。”顾染涵说这事难免有点心虚,自己存着什么心思,自己最清楚,“我就是去陪跑的,主要目的不是参赛拿名次。”

“那你是要干嘛的?”苏陌凛先一步把她的借口堵死,“别说是为了陪我,我才不信。”

顾染涵笑眯眯地兜了下她的下巴,撒谎脸不红气不喘的,“是啊是啊,就是要陪你的,不然你一个人去孤零零的多可怜。”

苏陌凛撇了撇嘴,故意道:“少来,我一点都不可怜,不还有林舟呢么。”

果然一提这个名字顾染涵就炸毛,“苏陌凛!你很烦。”

苏陌凛耸了耸肩,“哦,不好意思,烦到你了。”

“……”

自从知道马上要分科苏陌凛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她也不敢打电话去探邱愈礼的口风。

其实也不用探,邱愈礼的态度苏陌凛心知肚明。

顾承晏看了眼苏陌凛莹白的脸颊,她皮肤太白,稍微有一点黑眼圈就会很明显。

“这几天怎么了?黑眼圈都快成熊猫了。”

苏陌凛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眼下,把头偏了偏,有点不想让顾承晏看她快成国宝的黑眼圈。

犹豫良久,苏陌凛慢吞吞转过头,询问顾承晏,“承晏哥哥,你当初选的是文科还是理科啊。”

原来是纠结这个。

“理科,文科靠记忆力,我不太行。”顾承晏的记忆力其实挺好的,就是不爱背书,所以当初选科的时候完全没犹豫就选了理科。

“啊,竟然还有你不行的事情。”苏陌凛觉得顾承晏谦虚了,在她的认知里,顾承晏是全能天才的。

没有他不行的,只有他不想的。

“我不行的的事情还挺多的,”顾承晏笑了下,偏头看了苏陌凛一眼,“比如,怎么才能让某个小姑娘好好睡觉,不要熬夜胡思乱想。”

“……”

被点到名的小姑娘抿了抿唇,手指轻轻抠了下安全带,“我就是……纠结。”

“在文科和理科之间纠结?还是油画?”

苏陌凛的心思被看穿,杏眸亮了亮,有些惊讶。

其实也没什么好惊讶的,顾承晏不能说是最了解她的人,但仅次于苏靖尘这一点还是可以保证的。

无非是想选理科,但是不知道怎么过邱愈礼那关。

“喜欢的和擅长的都可以,但若是你擅长的正好也是你喜欢的,那就再好不过了。”红灯亮起,顾承晏慢慢停下车,看着她问道:“所以,你既喜欢又擅长的是哪个?”

苏陌凛不想凡尔赛,但确实她两个都……还挺喜欢和擅长的。

顾承晏像是看出她的想法,给了她一个建议,“选油画吧。”

“啊?”苏陌凛一时怔愣,对于这个建议没表现出多高兴和认同,反而心里泛起一点不甘心。

过了会,顾承晏了然点头,唇角微扬,“所以你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  提前预警:感情线不虐的,所以标了甜文。但其他的就……懂吧。但真的不虐,一点都不虐,反正我觉得不虐。

感谢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