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别对我撒娇 > 第4章 第 4 章

第4章 第 4 章


清晨的空气清新带着草香,八月末的天气还是有点闷热。苏陌凛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胳膊纤瘦白皙,手上牵着个熊版阿拉,体型看起来比她壮多了。

好在顾时晏蛮懂事,没有一股劲往前冲。不然以苏陌凛的细胳膊细腿,掌控不了他。

虽说从小练习防身术,身体素质不错,但力量对比还是要看对象。

女孩子当然没问题,但是这么个“壮汉”她也吃不消的。

就是旁边的顾承晏给她一种无形的压力感。不知道跟他聊什么,但不说话又觉得尴尬。

本来以为遛狗不会那么尴尬的,谁成想狗乖乖的在前面走,后面就只有他们两人,气氛凝滞,降至冰点。

苏陌凛觉得自己必须要说点什么来缓解尴尬的时候,顾承晏先开口了,“大学想去哪读?”

“?”

这个话题有点远吧。她现在才高二,对这种遥远的几年后事情实在还没规划。

苏陌凛怔愣良久,如实回道:“还没想过。”

顾承晏也不是真的要她一个具体的答案,他只是想知道,她会不会再次出国。

他可以等,等多久都没问题。但是距离太遥远,他怕自己这次可能会忍不祝

她渐渐长大了,再过几年就可以谈恋爱了。到了那时,她的身边会出现各种各样优秀的男孩,跟她同龄的男孩。

她一直都很优秀漂亮,喜欢她的男孩子肯定很多。顾承晏倒不是没有信心,只是两人年龄差了八岁,这是不可更改的。

他怕她觉得自己太大,就如外界提到他们两人,第一个想到的词是不配。

外人眼中的他无论如何优秀卓然顾承晏都不在乎,他只在乎自己在她眼中是什么样的。

“凉城有很多不错的大学,师资力量雄厚,关键是距离家很近,你回国,苏爷爷苏奶奶很高兴。”顾承晏双手插兜装作随意地看了眼河边的风景,实则余光时刻关注着身边的女孩侧脸。

迷魂汤现在不灌更待何时。

苏陌凛拉了拉手上的绳子,无情地分开了顾时晏和刚刚偶遇的小博美。打断了它们差点就要碰到对方的亲密。

她是不知道顾承晏突然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但对于自己回国爷爷奶奶很高兴远在意大利的某个老头很不爽这件事有点无奈,“有人欢喜有人忧,我跟外公说要回国读书,他半个月都没怎么搭理我。前几天爷爷打电话给他,他还气哼哼地把电话挂了,不知道现在还生不生气,老人家好难哄埃”

“”

一支利箭正中心脏。顾承晏千算万算,没算到苏陌凛在意大利的外公。

国内爷爷奶奶有家人照顾着,国外可就一个外公形单影只。顾承晏的危机感开始疯狂的蔓延,怎么看这以后都是出国留学的可能性更大。

“外公没有回国的打算么?一个人在意大利多少有点孤独了。”顾承晏试探着问道。

愿意回国当然是皆大欢喜,国内老头那么多,还能凑一桌麻将。而且以后他和

“他在国外住习惯了,回国可能不适应。而且国外有思淼哥,应该不愿意回来的。”

苏陌凛狡黠地笑了笑,即使知道远在国外的外公听不见,但说人坏话还是不能太明目张胆,“他是个顽固的老头。”

顾承晏看着她微弯的眼眸,唇角不自觉跟着扬了扬。

算了,来日方长,现在想这些确实早了点。最起码目前人在身边,跑不掉。

满打满算他还有两年多的时间,够了。

两人顺着河边溜了一大圈,阿拉斯加看起来有点累了,慢慢悠悠地往前挪,没了一开始的活力。

“承晏哥哥,小晏是不是累啦,我们回去?”苏陌凛摇了摇牵引绳,顾时晏吐着舌头,可怜巴巴地回头看了眼两人。

顾承晏一看它那样就知道狗肚子里打的什么鬼主意,“嗯,累了,想让人抱着。”

“”

苏陌凛抿了抿唇,看着顾时晏庞大的体型,深深觉得这个工作她胜任不了。而顾承晏,显然不是会抱着它回去的性格。

但它若赖在地上不走,可怎么

苏陌凛感觉到手上的牵引绳猛地一紧,回头看去,刚刚还蔫了吧唧的阿拉,此时像是吃了兴奋剂,埋头往前冲。

拉力突然袭来,苏陌凛没防备,整个人被拉的往前趔趄,情急之下脱口求救,“承晏哥哥1

人在极度紧张害怕的时候,往往会不经思考地喊出最信任人的名字。

苏陌凛事后觉得自己只是就近原则,身边只有顾承晏,除了喊他没别的选择。

顾承晏眼疾手快,一手覆在苏陌凛牵绳的手上,一手揽着她,“松手。”

苏陌凛大脑一团浆糊,听从顾承晏的指挥松开了手。

束缚解开,顾时晏往前狂奔,跑到一位正在打太极的人身边。

刚刚的害怕消散,苏陌凛看着前方顾爷爷和自家爷爷,这才反应过来顾时晏为何突然兴奋。

见到真主人了。

顾承晏的手还没松开,两人的姿势颇有点暧昧。

苏陌凛如同惊弓之鸟,稍微挣扎赶紧拉开两人的距离。瓷白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我、我刚才太急了,所”

所了半天所不出个所以然来。

顾承晏看她迅速变红的脸,几不可查地弯了弯唇角,温柔替她解围,“我也太着急,怕它蛮力弄伤你。”

此话一出,苏陌凛脸更红了,心跳加快,不知道是因为后怕还是别的什么。

“谢谢你。”道完谢麻溜跑向打太极的爷爷,一刻也不敢停留。

像是被什么洪水猛兽追着似的。

顾承晏眸底浮现温柔的笑意,手上似乎还停留着女孩软软的触感。

她的手,太软了。舍不得松开。

再看向一旁的胖狗身上时,那点温柔顷刻间荡然无存,眼里赫然呈现出浓浓的“杀意”。

突然觉得苏靖尘早上那个提议不错——起油锅炸胖狗。

顾爷爷打完太极跟着大孙子和小儿子一道回家,一路上笑眯眯的,嘴合不拢。

顾承晏不知道他在笑什么,莫名其妙。

“您稍微控制一下,别吓到其他人。”顾承晏出声提醒。

顾甫善心情好,也懒得骂他,“苏延钦这个臭老头别的本事没有,倒是会生。小凛这孩子长得好看性格还好,将来谁能娶到那可是天大的福气。”

说着说着不知道想到什么,心情一落千丈,“你说我老顾家怎么就没这个福气呢。顾时律这个臭小子太不争气,不然他跟小凛多般配。”

“”

“您是只有顾时律一个孙子?”顾承晏语气微凉,话里提醒的意味太过明显,偏偏老爷子回味不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不接茬。

顾甫善:“染涵是个女孩子肯定不行,我总不能再让他们生一个,那年龄差太多了,不行不行。”

提醒失败。

顾承晏一早遛狗的愉悦心情瞬间荡然无存。

越看某只狗越来气,抬起脚对着扭来扭去的狗屁股就是一脚。

被踢的狗不明所以,哀怨地转头看向始作俑者,奈何此人眼神太过吓人,自己惹不起,灰溜溜跑进客厅躲起来了。

一脸疑惑的顾甫善看着他,“你这个做外甥的以下犯上,想造反?”

“”

顾承晏从没承认过这个狗叔叔,但他的反驳向来毫无意义,“问问您的好大儿吧。”

扔下这句话,迈步上楼。

“这臭小子真是越来越喜怒无常了,难怪快三十了还没女朋友,你说谁家的女孩能受得了他这古古怪怪的驴脾气。”顾甫善跟家里的阿姨抱怨道。

阿姨笑了笑,不赞同顾甫善的看法,“承晏长得好看能力又强,眼光肯定要高一点的,普通女孩子也配不上他呀。”

顾甫善对于别人夸奖自家孩子显然不是多数家长的心态,他就怎么看顾承晏怎么讨嫌。

还没他的顾时晏讨喜。

说着就去客厅撸狗了。

八月的最后几天,苏陌凛打算去意大利看望外公。等到开学就没时间过去了,除非节假日。

外公本来对自己回国读书就很不赞同,自己若是长时间不去看他,指不定又要生气到何时。

没办法,只能哄着。

“这才来几天又要去那边,邱愈礼这个老家伙故意的,就想让你去意大利读书,那样他就高兴了。别人不了解他,我可是门儿清。”苏延钦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喝着茶,眼神时不时往正在收拾行李箱的孙女身上瞟。

苏奶奶颜华蓉把带给邱愈礼的礼物塞进行李箱,嗔怪地看了眼端坐在沙发上的某人,“哎呦,小凛就是去看看外公,几天就回了。以后在这边读书,还不是天天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她外公一个人在国外,当然舍不得亲孙女了。你看你唠唠叨叨个没完了。小凛不要理他,故意找茬的,就想跟你外公对着干。俩老头,没一个省心的。”

苏陌凛唇角弯了弯,有人宠着的感觉相当幸福。

就是每回两个老头吵架拌嘴,一个两个都不愿意自己回对方那边有点无奈又头疼。

苏延钦哼了哼,看着报纸不搭理人。

颜华蓉冲苏陌凛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会意。坐到苏延钦身边,亲昵地靠着他,“爷爷您不要生气了嘛,我就去几天。以后几千天都在您身边,这样一想这几天是不是就不值一提啦。”

苏陌凛最会哄人,周旋在两个老头身边,早已把这项技能练得炉火纯青。

每次一撒娇,难题准会迎刃而解。两个老头岁数加起来都快两百岁了,还被一个小丫头哄得晕头转向。

没辙,自家孙女,自己宠着。

苏延钦笑了笑,败下阵来,“早去早回。”

“好的好的,回来给您带好多好多礼物,外公出钱。”苏陌凛笑嘻嘻的答应着。

苏延钦:“谁稀罕,我们自己有钱。让苏靖尘付钱,他有的是钱。”

“”

刚从外面回来的苏靖尘拿着手机打字的手一顿,不知道自己回来的时间是刚刚好呢还是不太恰当。

“怎么现在才回来,又去哪里鬼混。”颜华蓉看了他眼,不用猜都知道自己亲儿子在哪个烟花场所,管也管不住,“明天就去意大利了,行李收拾了没?”

苏靖尘唇角轻扬,手里转着手机,顺着母亲的话接道:“鬼混刚回来,哪有时间收拾。亲爱的母亲大人帮我收拾一下呗。”

正要拿葡萄的手被苏延钦一把拍掉,“滚去自己收拾,一身的烟酒味熏的我头疼,不要在我面前晃。”

苏家的相处模式一贯如此,大儿子常年不在家,满世界的飞。苏家老两口一直实行放养政策,大儿子却也没因此堕落,反而越来越优秀。

小儿子成天吊儿郎当,不是在喝酒泡妞就是在喝酒泡妞的路上,从小实行棍棒教育,谁成想越打越混球。

造化弄人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不过转念想想,若是对苏靖尘也实行放养政策,那他估计能上天。好在苏延钦能镇得住苏靖尘。

苏靖尘就算再混球,也还是听父母的话。虽说在女朋友这件事上不太靠谱,频繁更换。但在苏陌凛的事上,又特别靠谱。

否则也不会让他从小带着苏陌凛去国外读书。

比起亲生父母和爷爷奶奶,苏靖尘其实更像是苏陌凛的监护人,苏陌凛跟苏靖尘的关系也更亲更好。

就是两人相处模式一贯吵吵闹闹,外人看起来两人不和,也只有自家人才知道这两人谁都离不开谁。

苏靖尘被训,最开心的莫过于苏陌凛。她躲在爷爷身后冲苏靖尘做了个鬼脸,意思是你活该。

“明天跟你一起去意大利的是我。”苏靖尘眉梢轻扬,淡淡的语气透露着浓浓的威胁。

苏陌凛听出来了,才不管这些,先挑衅再说。

只是第二天在机场的时候,她怎么都没想到,顾承晏竟然也跟他们一起去意大利。

说是顾氏集团在意大利的分公司有点棘手的事要去处理,正好一道。

苏陌凛不得不感慨:缘,妙不可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