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别对我撒娇 > 第8章 第 8 章

第8章 第 8 章


一句话让顾承晏破了防,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女孩,她一脸天真甜蜜的笑,纯情的不知这句话有多大的杀伤力,自己却在心里着了魔。

“好。”顾承晏嗓音低沉暗哑,竭力压制住心里的冲动。

他抑制住内心想靠近她的冲动。

回到邱愈礼那已经傍晚,彩霞染红天际,像一幅浓墨重彩的风景画。

苏陌凛踩着轻快的步伐蹦蹦跳跳地往里走,因为吃了甜品心情好的不得了,看到客厅里正在看电视的苏靖尘都觉得特别帅气,特别有魅力。

“小叔叔你在看什么呢?”苏陌凛跳到苏靖尘身边坐下,难得对他没有嫌弃,没有直呼其名,脸上洋溢着甜甜的微笑。

苏靖尘却像见了鬼似的,往旁边挪开一点盯着苏陌凛的笑脸,一脸的莫名其妙,“看个画展兴奋成这样?是什么样的大师作品让你在短短一天内没了人样?”

“你果真不会好好说话,”苏陌凛失望地摇了摇头,但她心情好,不打算跟苏靖尘计较,“算啦,我大人有大量,原谅你这一回。”

“不用原谅,你直接告诉我今天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让你突然开窍,懂得尊敬长辈。”苏靖尘觉得自己有点贱,孩子知道尊敬长辈这不挺好的,非要刨根问底。

但这也不能怪他,主要是苏陌凛太久没叫他小叔叔,猛一听有点惊悚。

“我去吃了提拉米苏,还是大份的哦。”苏陌凛狡黠地眨了眨眼,故意压低声音搞得神神秘秘,像是在交换什么大情报。

就这?没出息。

苏靖尘在心里默默吐槽,看到进来的林思淼暗自沉了脸色,“跟你说过不准去吃甜品,吃了会牙疼不长记性?她控制不住你不会看着点?”

后半句话是说给林思淼听的,也是故意的。苏靖尘绝不放过任何一个能怼林思淼的机会。

今天带她出去的人是林思淼,苏靖尘自然默认是林思淼带她去吃的甜品。

苏陌凛无语地看着他,在她说完吃甜品后将近一分钟没出声训她,在看到林思淼回来突然发火教训人,一看就是故意针对林思淼。

而且她吃甜品牙疼是因为之前有一回一次性吃的太多了,这次就吃一份还是间隔很久的一份,怎么可能会牙疼。

“你有毒吧,不是思淼哥带我去的。”苏陌凛无语地白了他一眼。

“那就是你自己偷偷跑去的,那么大的城市你一个小孩子跑出去遇到坏人怎么办,大人不看看好,出了事”

“是承晏哥哥带我去的。”苏陌凛打断他的无厘头奇思妙想,再任由他说下去自己就要被人贩子拐跑卖到山村给人当童养媳了。

“”

苏靖尘一句话憋在喉咙口,好半天才缓过来,“哦,他还挺会照顾小姑娘,投其所好,真不错。”

“”

双标老狗苏靖尘。

“甜品好吃么?”邱愈礼从二楼书房下来,正巧听见几人在说的话题,非常自然地融入了进来。

苏陌凛扔下抱枕跑到外公那一侧的沙发上坐下,“特别好吃,下次再去给你带啊,不过甜品你不能吃太多,偶尔尝一下。”

邱愈礼身体素质还是挺不错,不过这都归功于苏陌凛对他的严格要求,那也不能吃这也不能吃。

老爷子还喜欢锻炼,即使快到七十了身体还是很硬朗。而且画家自带艺术气质,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六十多的人。

提起这个邱愈礼就难受,再过两天外孙女就要回国念书了,国内高中课业繁重,到时候就不能常常回来这里了,“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喽。”

离别最是伤感,苏陌凛本就感情饱满,从小生活的环境美满幸福,性格偏向感性,她又何尝想跟外公分开。

但她确实很久没陪在爷爷奶奶身边了,六岁来到意大利,只逢年过节或者放假才飞回去一趟,停留不过几天又飞回来,爷爷奶奶也很想念她。

万事不能两全,苏陌凛夹在中间最痛苦。

但她也不能让外公回国,毕竟住了那么久,他也已经习惯了这边的生活。

老人家虽说身体不错,但来回奔波飞行也很辛苦。只能自己这个“身强体壮”的年轻人两头跑了。

“我一放假就会来看您的,平时我们也可以视频通话呀。”苏陌凛额头蹭着邱愈礼的肩膀,撒娇道:“现在科技那么发达,绝对会让您有一种我每天陪在您身边的感觉。”

邱愈礼哼了哼,抖开外孙女的小脑袋,“少拿这些糖衣炮弹来唬我,当我老年人没用过这些高科技?看得着摸不着那不是更难受。”

“算了,回都回了,说这些也没用,”邱愈礼宠溺地摸了摸苏陌凛的头,抛出个世纪难题,“大学有什么打算?”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只是随口询问以后的打算,实则不然。邱愈礼的暗示已经很明显了,学习油画还有比意大利更合适的国家?

关键是自己的师父就在这,外公也能给予很多专业上的指导。在邱愈礼看来,这简直是苏陌凛最好的选择。

高中在国内读完,然后出国留学深造。

只是苏陌凛性格属于随遇而安的那种,对未来没什么规划。即使有也不会那么早。

毕竟她开学才高二,哪有心思想那么远。

熟悉的问题,只是换了个人问。

怎么这些大人总喜欢问如此难回答的问题。

苏陌凛直起身,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措辞回答。

苏靖尘按着遥控器的手一顿,眼神微偏,看向苏陌凛似乎也在等她的答案。

林思淼自然也不例外,眉眼沉沉端坐在沙发一侧,目光落在苏陌凛身上带了几分期盼。

一间屋子四个人,三双眼睛盯着她。

苏陌凛此时此刻觉得自己就像只被狼群围困的羔羊,无处可躲。

苏靖尘看她为难纠结的小表情,本来想帮她含混过关,但一想到好友,顿时打消了解困的念头。

他倒要看看苏陌凛怎么回答,心里是怎么想的。

“哎呀外公,这不还早呢么,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嘛。”苏陌凛笑嘻嘻地插科打诨,企图蒙混过关,“您放心啦,我就算回国也不会懈怠的,保证会勤学苦练,不让自己手生。”

苏陌凛知道邱愈礼的想法,不只是希望自己陪在他身边,更希望自己将来继承他的衣钵。不能让传承断掉。

当年邱画没选择油画而是选择水彩画已经让他够痛心疾首的,当时父女俩差点闹到断绝关系。

邱画又是个特别倔强的人,不肯服软,那几年父女俩关系空前紧张。

直到苏陌凛出生并对油画产生浓厚的兴趣才稍微缓和父女俩的关系。

就算是这样,老爷子还是耿耿于怀,见到女儿也没多少好脸色。

苏陌凛深知这一点,不敢在这方面触外公的逆鳞。好在她只喜欢油画,将来读大学也八九不离十会选择这个专业。

但现在就让她回答将来是否来这边读大学,她不能肯定。

邱愈礼倒不觉得还早,提前规划未来不至于到时候手忙脚乱。但见外孙女为难的样子,也便不再过分逼问。

总归到了那一天,他一切都会帮她安排妥善。

“你最可爱,你说了算。”邱愈礼捏了捏苏陌凛的小脸,装作被她糊弄过去。

想听实话的人没听到,苏靖尘有些意兴阑珊,拿出手机给顾承晏发了条微信。

顾承晏收到微信的时候正在公司,难得来一次,就把公司最近跟进的项目看了一下。

拿起手机才发现早就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这边分公司每天四点下班,现在都七点多了。

扫到一条新微信提示,随手点开。

【苏靖尘:兄弟,路漫漫其修远兮,你还得再加把油。】

什么跟什么,乱七八糟。

顾承晏放下手机起身去倒了杯水。

一杯清水饮尽他才反应过来苏靖尘那条微信的隐藏深意。

快步走回办公室给他回了一条过去。

【顾承晏:什么意思?】

苏靖尘看了眼对面正在吃草莓看电视的女孩,手指飞快按着键盘。

【苏靖尘:你说苏陌凛若是大学出国留学该怎么办。】

顾承晏看着这条消息眉头轻蹙,想起前不久自己问苏陌凛以后大学有什么打算时女孩似是而非的回答。

他当然设想过无数种可能,只是每一种可能的最终结果若不是她,那都是死路。

于他而言的死路。

顾承晏不会让这种可能发生,更不会让自己陷于绝境。所以在此之前的所有心机手段,只要不伤害到她,顾承晏都会去试。

【顾承晏:现在她十七岁,你觉得再过两年我们会是什么关系?】

【顾承晏:或者再卑鄙一点,不用等两年后,我跟她会是什么关系?】

【苏靖尘:老心机婊了。你还挺有自信。】

【顾承晏:不是自信,是未来的事实。】

【苏靖尘:华新不允许学生早恋,抓到要请家长的,你现在对我这个未来叔叔客气点,我说不定到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你俩双宿双飞。】

未来叔叔几个字着实让顾承晏瞳孔一紧,想暗杀苏靖尘的想法蠢蠢欲动。

一心只想追他的女孩,倒忘了这层关系。

【顾承晏:陆修衍是不是在美国,我抽空去找他一趟。】

陆修衍是华新的校长,说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像他这个校长更适合。

【苏靖尘:禽兽不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