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别对我撒娇 > 第9章 第 9 章

第9章 第 9 章


九月吹来一股开学的秋风,莘莘学子们背着书包送别父母,开启了人生中最痛苦也最幸福的校园生活。

苏家老宅距离华新比较远,单程就要将近一个多小时。每天凉城的早高峰无比可怕,稍不留神就会迟到。

本来苏陌凛想住校,但是被苏家除她以外的所有人拒绝。

苏延钦和颜华蓉自然是担心孙女在学校吃不好住不好,但是华新属于私人高端学校,吃住都是很好的。老两口的担心纯属多余。

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你妈觉得你冷。

在这里同样适用:你爷爷奶奶觉得你吃不好住不好。

所以果断选择了走读。

不过苏靖尘回国之前就已经在华新附近的清图时代买了公寓,到时候苏陌凛搬过去住,周末放假回老宅。

苏延钦不同意,说这样一周才能见到孙女一回,回来就住两天,跟在意大利有什么区别。

对于他这种毫不讲理的行为,苏靖尘懒得回击,看他表演。同时拒绝了每天早晨担任苏陌凛司机一职。

苏延钦扬言让张叔送,苏陌凛弱弱地表达了一下当事人的建议,“爷爷,真的挺远的,而且我起不来。”

早读七点开始,从这边出发到学校不堵车的情况下要一个半小时,若是堵车,那时间就会无限延长。

苏陌凛喜欢赖床,平时都是闹钟响了七八次苏靖尘过来踹门才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

住在苏家那天天都要迟到的节奏。

当事人亲孙女都发话了,苏延钦就算有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忍痛同意。

大不了他跟老伴过去常祝

苏靖尘像是看穿了自个亲爹的想法,马上暗示道:“那边就两间卧室,实在不方便您过去常祝”

“”

苏延钦心思被当众拆穿,气的脸瞬间拉下来,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怀疑道:“你会每天回去住?”

“”

不知道什么时候苏陌凛这个当事人变成了吃瓜群众,拿起一个包子津津有味地看两人唇枪舌剑。

“您这话就有点人身攻击了,我的房子我不回去住,那我回哪。”苏靖尘喝了口水,轻飘飘回道。

“我警告你苏靖尘,不要给我带乱七八糟的人回去,打扰到凛凛学习,我乱棍打得你满地找牙。”苏延钦指了指自个亲儿子,威胁意味满满。

苏靖尘嘴角抽动两下,无语凝噎。

就算他花名在外,也不是个乱来的人好么。浪子也有原则,浪那么多年他哪次带过女人回去。

亲生父亲竟然这样看他,苏靖尘觉得好委屈。

“爷爷您放心啦,小叔叔从来没带过女人回家,”苏陌凛吃完一个包子,大发慈悲帮苏靖尘说了句话,然后顺便添油加醋,“他都是在外面过夜的。”

苏靖尘刚刚为了她前一句人话有点感动,还没感动零点一秒,就被后面一句话气到微哽。

“苏陌凛你摸着自己的良心再给我说一遍,我什么时候在外面过过夜。”苏靖尘皮笑肉不笑地盯着苏陌凛,阴恻恻的,让人看着怪害怕的。

苏陌凛缩了缩脖子,把椅子往爷爷那挪了挪,缩起身子,不畏强权镇压,理直气壮地回瞪他。

苏靖尘看她这幅狐假虎威仗着有人撑腰就想跳到老虎头上拔胡须的神气劲就手痒,“你知道我在清图给你准备了个惊喜么?”

又开始威胁她了。

苏陌凛害怕,但快乐日子过一天少一天,趁着还有人撑腰赶紧神气一会,不然等离开苏家送入狼口,那就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了。

“你少给我阴不阴阳不阳的,”苏陌凛还没说话,苏延钦先一步开了口,“准备了什么惊喜?说出来让我也听听。”

“”

苏靖尘真是受不了他在教育小孩子老头出来横插一脚,怎么哪都有他呢。好好研究棋谱想着怎么打败顾老头不香么。

不然下回下棋输了又要生气,一生气又要把气撒在自己身上。

他招谁惹谁了,生来就是个出气筒?

“哎呦,我说你就不要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了,苏靖尘再不靠谱也把凛凛照顾得那么好,在国外这些年还不是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长大了,”颜华蓉从厨房走出来,把一盘菜放到桌子上,拍了苏延钦一下,“过来端菜,坐的像个老大爷,等我伺候你呢?”

苏延钦威严树的老高,一瞬间就破防了,气鼓鼓地扔下棋谱起身跟过去,“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你怎么不说快快乐乐,看来你也觉得凛凛在苏靖尘身边不快乐对吧?孙女每天被威胁打压能快乐么,那国外不是还有邱老头,虽说”

苏延钦念念叨叨的声音渐渐远去,苏陌凛托腮看着爷爷奶奶走进厨房的背影,兀自失笑。

俩老人加起来快两百岁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她跟苏

刚一转头,正对上苏靖尘含笑的眼眸,苏陌凛觉得此刻若是分析苏靖尘的笑容表达的意思有十分,她绝对拿满分。

“你觉得快乐么?”苏靖尘扬了扬下巴,随口问道。

苏陌凛呵呵笑了两声,不敢狂。现在没人给她撑腰了。

“以前快不快乐不知道,”苏陌凛小脸顿时垮下来,想起苏靖尘说的惊喜,这才后知后觉开始感到全身都痛,“但我从现在开始再也不会快乐了。”

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不忘记把一粒葡萄塞进嘴里。

苏靖尘看她鼓囊囊的侧脸,好整以暇地笑了笑。

开学这天华新校门口被各种类型的豪车挤得水泄不通,全都是来送孩子上学的家长。

有些站在校门口直接上演了一嘲儿行千里母担忧”的感人至深场面。

苏陌凛坐在车里看着手机上的来自亲生爸妈的短信祝福,有一瞬间想把这两位拉进黑名单。

女儿开学不来送一送表达一些不舍之情就罢了,连发条短信都那么不走心。

【宝贝,爸爸妈妈现在在浪漫的土耳其,这里的风景真的太太太好看了,真的是美如画呢。住的我都不想回去了。不过画展就快结束了,下一站是希腊。听说你开学啦,哎,我的宝贝好惨埃大好年华却不能好好享受美景美食,还是个单身狗,连美好的爱情都跟你没半点关系,妈妈好同情你,爸爸也是。好啦,不说啦,妈妈要跟爸爸去看热气球喽,啾咪,拜拜。——爱你的妈咪,邱画画。】

整条短信完全就是在撒狗粮拉仇恨,伤害性极高,侮辱性极大。

看的苏陌凛想直接把电话号码拉进黑名单,永世不得翻身。

“你看个手机屏幕都快被你戳烂了,你跟它有仇?”苏靖尘打着方向盘,脸上架着个骚包的墨镜,车子被困的动也不能动,却半点不着急。

“我跟邱画和苏尧有仇。”苏陌凛这会也不管什么尊敬长辈那一套了,直呼其名那两个远在土耳其双宿双飞的父母,“他们人身攻击我。现在在我这里你不是最可恶的了,他们才是。”

苏靖尘唇角轻扬,吹了声口哨,“怎么攻击的,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你开心我就不开心,我偏不说。”苏陌凛按灭手机装进书包,看了眼前面的路况。

这哪里还有路况可言,直接瘫痪了。

苏陌凛看了眼手表,在等下去就迟到了,还不如下车自己走,反正也没几步路了,“你在这停吧,我自己走过去。”

“要去找班级,学校那么大你找得到么?”苏陌凛没怎么来过华新,苏靖尘笃定她准像个没头苍蝇似的乱跑,到时候迷路不说,还要迟到。

苏陌凛不以为意,她是路痴没错,但又不是傻子,“看着图标找呗,而且你不是带我来过一次,我还是有点印象的。”

“有点印象,你确定?”苏靖尘表示怀疑。

不确定,苏陌凛超级路痴,别说苏靖尘带她来华新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就算是三天前,她也能走过就忘。

而且华新大的像座迷宫,真不好找。

“我可以去问别人啊,有张嘴是干嘛的。”苏陌凛觉得这都不是事,有人的地方就能问到路。

苏靖尘显然不放心这个路痴自己去找班级,解开安全带,作势要下车,“我送你进去。”

“不用了吧,这里不能停车。”苏陌凛拉着他的胳膊,把人拽了回来。

苏靖尘扫视一圈,方圆几里都是车,连路都看不见,动也动不了,他除了停在这里还有更好的选择么。

“你的抗拒引起了我的好奇心,”苏靖尘眉梢轻扬,靠着椅背上下打量她,一副探究的表情,“你不让我送你进去,应该不是这里不能停车的原因,说。”

小心思被戳破,苏陌凛也就没再藏着掖着,“你要送我进去也可以,先把你的墨镜拿掉,然后换件正常点色系的衣服。”

苏靖尘微垂眼帘看了眼自己身上带着印花的红色短袖衬衫,没看出哪点不正常,这不挺帅的。

他意大利纯手工定制款,六位数的衬衫被嫌弃了?

她凭什么嫌弃?她穿着件白色短袖,清汤寡水毫无装饰毫不起眼的衣服,来嫌弃他?

她有什么资格嫌弃?

“我都没嫌弃你像个小土冒一样,你倒嫌弃起我来了。”苏靖尘抬手赏了苏陌凛一个脑瓜崩儿。

被嫌弃是苏陌凛从小到大的宿命,她的衣服都是林思淼和邱愈礼给买的,苏靖尘对于自己帮她买的衣服被雪藏一直耿耿于怀,隔三差五就嫌弃她穿的难看,每次都要在林思淼面前说,幼稚的要命。

苏陌凛揉了揉被弹的脑袋,梗着脖子犟嘴,“我是学生,当然怎么低调怎么来了。”

“我不是学生,所以想怎么高调就怎么高调。”苏靖尘理直气壮道。

“但你今天是作为送学生上学的家长,家长就应该成熟稳重,低调沉稳。这样浮夸不太好。”苏陌凛颇有点语重心长,使出九牛二虎之力,运用了自己丰富的成语积累,企图打消苏靖尘送她进学校的危险想法。

先不说他那张妖孽的脸本就引人注目,再加上穿的如此骚包,苏陌凛敢百分之百肯定,一进学校,百分之九十的目光都会集中在他们这边。

她还不想刚开学就轰动全校,风云人物什么的,好中二埃

她就想低调做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偏不”

苏靖尘话还没说完,车窗被敲了两下。

顾承晏居高临下地站在车外,看着苏陌凛,瞳仁里浮现星星点点的温柔,“怎么坐在这里不进去?”

太好了,解围的人出现了。

没有哪一刻让苏陌凛觉得顾承晏的出现刚刚好,没有早一点也没有晚一点,简直恰到好处。

“现在就进去,”苏陌凛拿过书包推开车门,“承晏哥哥你是来送染涵的么?”

表面上是,其实不是。

顾承晏最主要的目的是来偶遇她的。当然不能这么回答,只能顺着她的话回了句嗯。

“太好了,我跟她一起进去。”苏陌凛转身弯下腰,冲着苏靖尘甜滋滋一笑,“小叔叔我就不让你送啦,染涵对华新熟门熟路,我跟她一起走了。你也快回去吧,拜拜拜拜,路上注意安全,别出交通事故。”

顾承晏看着两个小女孩相携离去的背影暗自失笑。

她欢呼雀跃的身影很快淹没在人潮中。

苏靖尘倾身过来轻叩车窗,揶揄道:“人都不见了,你还要当望妻石多久?”

顾承晏收回视线,伸手拉开车门,非常自来熟地坐进车里。

“你走过来的?”苏靖尘看着他的动作自然娴熟,没好气地刺了一句。

自己有车不坐,蹭他的,什么毛玻

顾承晏像看弱智一样睨了他一眼,“你的车比较骚包,坐着拉风。”

蹭车还要讽刺一下车主,嚣张得很。

“我看你比较骚,闷骚。”苏靖尘转着方向盘往后倒车,“你什么时候是个体贴入微的好哥哥了,染涵吓得不轻吧。”

顾家小辈中的几个孩子,顾染涵年龄最小,她和苏陌凛同龄,所以和顾承晏年龄相差有点大。

两人虽说是表兄妹,但其实交流不多,加上顾承晏性格比较淡漠疏离,顾染涵其实很怕他。

比起顾时律的亲切开朗,这个大表哥显然不是那么容易亲近的。

今天顾承晏主动说要送她上学,顾染涵吓得汗直往下掉。即使一路上有司机,她也紧张到不知道手脚往哪放。

好在顾承晏一路上都在处理工作,没跟她说话。

“开你的车,废话那么多。”

“你一个蹭车的很嚣张么。”苏靖尘偏头看了眼旁边坐着的男人,问道:“你知不知道染涵跟她的关系很好。”

“有话直说。”顾承晏单手抵着额角,没有闲情逸致听他拐弯抹角。

苏靖尘笑了笑,直言道:“我的意思是追女孩子首先要搞定的是她身边的闺蜜,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所以我不是来送她上学了。”顾承晏人生第一次追人,这方面经验实在匮乏。

苏靖尘惊了,开个车冷个脸,全程屁都不放一个就叫送?关键车都不是他开的,而且他目的还不纯,“你那是送她么?醉翁之意不在酒,恐怕就苏陌凛会傻乎乎的觉得你是来送染涵上学的。”

“你说染涵跟她关系很好?”顾承晏忽略他的吐槽,转而问道。

苏靖尘点了点头,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在听自己说话,“对啊,从小到大苏陌凛最好的朋友。虽说只有回国才能见上几次面,但感情一直不错。”

“那你觉得闺蜜是会帮闺蜜还是会帮外人。”顾承晏的提问直击灵魂。

闺蜜当然会帮闺蜜。用闺蜜来定义顾染涵跟苏陌凛的关系自然没有任何问题,就是用外人来定义他跟顾染涵很不恰当。

苏靖尘不知道他怎么毫无表情说出外人这个词的,“顾承晏你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你是顾染涵亲表哥,怎么能算外人呢。”

“从我今天早上说要送她来华新她就一直坐立难安,看起来特别紧张,直到刚才才放松下来,高高兴兴挽着小姐妹进学校了。你觉得我在她那里算是亲密无间的哥哥,还是令人害怕的长辈。”

要说关系不亲密,放眼整个顾家也就是顾染涵和顾承晏关系生疏了点,其他人都挺好。

“我说你就不能收着点,稍微亲切热情点不会要你命,”苏靖尘了解好友的脾气秉性,二十多年都是这么个性冷淡的臭德行,让他一时改变性格当然是不可能的,他也没指望靠自己说两句话就能改变顾承晏的脾气秉性。

“会。”顾承晏半天吐出一个字。

“会什么?”苏靖尘不明所以,看到顾承晏明知故问的表情才反应过来,笑骂道:“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