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别对我撒娇 > 第13章 第 13 章

第13章 第 13 章


吃完早餐两人一起出门,苏陌凛刚想拿钥匙把门锁上,反应过来这是密码锁,而且钥匙昨晚被苏靖尘收走了。

停顿在半空的手指一僵,瞬间装作无事发生拉起书包拉链。

刚想背在肩上,书包被身后的人提走。

苏陌凛转头看他,想要把书包拿回来,“承晏哥哥我自己背就行了,不重的。”

顾承晏晃了晃手里的书包,确实不重。高中不像小学,要把每一科书本都背回家。

当天只需要带回有作业的那门学科。其余的书都放在教室桌子上堆出恨天高。

三年的高中生涯,这些书本将是学生们又爱又恨的亲密伙伴。

“按电梯。”顾承晏没把书包还给她,粉色的双肩包拎在手里,和他一身西装革履实在不搭。

苏陌凛收回目光,按电梯的同时弯了弯唇。

不知道是笑顾承晏拿着她书包的那种违和感,还是其他什么。

两人进到电梯里,苏陌凛自然而然去按负一层,谁成想指腹刚触到按键,另一股微凉的触感按在她的食指上。

是顾承晏的。

两人同时按了电梯,只是她比顾承晏动作快点,顾承晏的手按在了她的手上。

只一瞬,顾承晏便撤了力道。

苏陌凛像是受惊的小兔子,心跳加快,食指像是被油星子溅到,炙热滚烫。

手指弯了弯,用拇指轻蹭而过,贴在冰凉的梯箱上降降温。

“抱歉,不是故意的。”其实就是故意的,顾承晏知道她会去按电梯,看到她抬手自己才跟着抬起来的。

苏陌凛不会知道他这些弯弯绕绕,只是顾承晏道歉,她万万没想到。

小事而已,倒也不必道歉那么严重。

“没事啊,我知道的。”

你不知道,顾承晏几不可闻地翘了下唇角,只一瞬便拉直唇线,恢复成一贯的淡漠疏离。

气氛有点干,苏陌凛觉得有必要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

“承”

“学”

两人同时开口,气氛不止干,还尴尬。

苏陌凛闭了闭眼,有些懊恼地咬了咬唇肉。

“想说什么?”顾承晏收回想问的问题,让她先说。

苏陌凛挠了挠鼻尖,微微偏头看了他一眼,“承晏哥哥你上班不会迟到吧。”

苏靖尘一早先溜了,说公司有事,鬼才信。

他有工作么,刚回国哪来的工作。

苏家世代都是书香门第,没出过商人。苏尧是钢琴家,苏靖尘虽说学的金融专业,但也没创业自己开公司。

在意大利倒是跟几个狐朋狗友投资了几家酒吧,但人回国酒吧不会迁回来。

在意大利还能隔三差五去酒吧转两圈,回国了他肯定不会再特地飞过去的。

每个月固定拿分红的人,说句无业游民都不为过。

但顾承晏不一样,顾氏集团是上市企业,业务分部全球各地。顾承晏担任旗下子公司顾氏传媒的总裁,应该不会像苏靖尘那么闲。

“不会,今天有人主持会议,我可以晚一点到。”顾承晏回道。

主持会议苏某人正在慢悠悠开车去公司的路上。

苏陌凛放心地点了点头。不能因为自己而耽误了别人上班,这样不好。

距离学校还有一段距离,苏陌凛往窗外看了看,回头对顾承晏说道:“承晏哥哥在这里停车吧,我走过去就好。”

“要走十分钟,不能停到校门口?”顾承晏打着方向盘,慢慢把车子停下。

苏陌凛见他望过来的眼神,如实回答,“你的车太扎眼了。”我怕一出现就引起轰动。

后半句苏陌凛自动消音。

迈巴赫停下来,顾承晏轻笑,把中控锁解开,放她下车,“还有时间,不要跑。”

“好的,谢谢你送我,承晏哥哥开车小心。”苏陌凛解开安全带跳下车,挥了挥手转身往学校的方向跑。

突然想起什么,刚起的步子马上停下来。

顾承晏坐在车里看着那道纯白的背影,高高的马尾一甩一甩,充满青春气息。

心里喟叹,小姑娘真听话。就是不知道那么听话乖巧的小姑娘,他何时才能拐到手。

顾承晏很矛盾,既希望苏陌凛纯情的如一张白纸,任由他渲染上色,一点点教她;又希望她稍微懂一点情感暗示,这样才不至于他使力她却懵懂无知。

两种情绪交织纠缠,最后天平偏向前者。

有些事,需要亲力亲为。

训练后遗症就是苏陌凛一上午都昏昏欲睡,老师上课讲了些什么完全没听进去,连笔记都没记多少。

开学第一天就如此懒散,实在难以想象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好在同桌许悠然是个学霸,笔记工整漂亮,课后可以借她的来抄一抄。

“你昨晚干嘛去了,偷人?偷人怎么不叫上我,太不够朋友了。”秦淮西一下课就窜到冲刺班,把一杯奶茶放到苏陌凛桌子上,坐在前面的位子上各种骚扰她补觉。

苏陌凛烦不胜烦,只觉得有一百只苍蝇在她耳边嗡嗡乱叫。

“偷你妹妹。”苏陌凛转了下头,懒懒应了声。

秦淮西轻敲她的发顶,“我妹妹不就是你。自己偷自己,厉害了我的,妹。”

“你真的烦死我了,”觉是补不成了,苏陌凛拍掉秦淮西的爪子,直起身靠向椅背,眼里充满风雨欲来的危险信号,“能不能去烦染涵。”

“她学习呢,打扰别人学习这是不道德的行为。”秦淮西非常有道德感的样子简直让她无法反驳。

“打扰别人睡觉也是不道德的行为。”苏陌凛说道。

秦淮西支着下巴,义正言辞地教育她,“这里是教室,不是卧室。教室是学习的地方,卧室才是睡觉的地方。你爸妈送你来学校是来睡觉的?”

苏陌凛瞳眸轻弯,笑得非常不真诚,应付味道明显,“说的真不错,那我现在要学习了。”

苏陌凛抽出笔记本,把许悠然的笔记翻开,分分钟切换到学习状态,“你,走。不要打扰我学习,这是不道德的行为。”

“”

秦淮西看她拿出本子开始记笔记,模样还挺认真刻苦。起身敲了敲奶茶,“别忘记喝,哥哥走了。”

“妹妹。”苏陌凛故意打趣他。

秦淮西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听到了不跟她计较,头一甩施施然飘出了一班。

许悠然笑了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很少见到他有这样哑口无言的时候,你真厉害。”

如此熟稔的语气让苏陌凛一时莫名,疑惑问道:“你认识他?”

“华新的学生应该没有不认识秦淮西的,他可是风云人物。”许悠然笑着眨了眨眼,看起来灵动娇俏。

她本就长得漂亮,加上很爱笑,让人看起来很好亲近。而且不止长得好看,还是个学霸。中考以第三名的成绩直升华新。

苏陌凛对她印象很好,第一天两人无意中成为同桌,后来按照成绩选座位,许悠然仍然选了最初的位置。

由于中途转学没有中考成绩,苏陌凛是最后一个选座位的。不过全班所有人像是商量好了似的,把许悠然旁边的位置空了出来。

苏陌凛自然而然坐到了这里,和她继续做同桌。

苏陌凛怎么也没想到,一向脱线看起来极不靠谱的人竟然是华新的风云人物,“这样,看不出来他还挺受欢迎。”

“你们看起来很熟的样子,怎么会不知道他有多受欢迎?”许悠然有些奇怪,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像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

秦淮西一向独来独往,身边的朋友也都是隔壁渝川那边的。而且她从来没见过有哪个女生出现在秦淮西身边过。

有段时间秦淮西不喜欢女孩子的传闻在渝川华新贴吧漫天飞。那件事秦淮西好像从头到尾都没出面否认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也都抛之脑后了。

没想到许久之后新转来的同学竟然跟秦淮西关系那么好。许悠然猜测应该是青梅竹马之类的。

苏陌凛实在不想承认跟那厮确实是从小就认识,还算是一起长大的好姐妹,“我跟他不熟啊,不认识,没听过。”

许悠然知道她是开玩笑的,视线偏移,看了眼桌面上的奶茶。

不熟怎么会特地买奶茶送过来。

上午四节课的笔记苏陌凛趁着课间休息的时间整理完了,经过几节课的洗礼,她现在瞌睡虫彻底不见了。

瞌睡虫跑了馋虫马上又股扭着起来了,苏陌凛揉了揉肚子,抬起手表看了眼,还有三分钟就下课了。

铃声一响,老师一声令下,学生们兴高采烈地一哄而散。

“苏陌凛。”顾染涵站在一班后门喊了声。

苏陌凛应了一声,把书本合上往外走。

许悠然看着她的背影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叫住她。

算了,自己吃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都习惯了。

“三班不是在楼上么,你怎么这么快。”苏陌凛牵着她的手,两人顺着人潮一起走出教学楼,往食堂走。

顾染涵捏了捏她的手指,前后来来回回地慢慢晃,幼稚的像是小学生,“我们最后一节体育课,提前回来了。秦淮西说你一上午昏昏欲睡的看起来没精神,怎么啦,昨天被你家小叔叔拉练了”

苏靖尘定期训练苏陌凛这件事还是苏陌凛发微信跟她说的,痛骂苏靖尘禽兽不如三小时。

“两个小时,我现在觉得全身酸痛,走路都困难。”苏陌凛苦着张小脸,在心里又把苏靖尘骂了八百遍。

“可怜的孩子,”顾染涵同情地摸了摸她的头,小跑两步停在她前面,拍了拍自己瘦弱的肩膀,“不然姐姐背你去食堂吧,虽然瘦弱的我可能背你稍显吃力,但我会尽力不让妹妹摔着的。”

顾染涵和苏陌凛是同年的,但比她月份大,时常以姐姐自居。秦淮西有时候神经兮兮的劲上来了,非要跟她争个你死我活,都想做苏陌凛的姐姐。

苏陌凛夹在中间,实在难以承受来自两个无血缘关系姐姐的爱。

还挺会占便宜。几个月而已,他们也能一本正经装出大人模样。

“姐姐还能走,姐姐不需要。”苏陌凛按在她肩膀上,把人往前推。

顾染涵笑嘻嘻地回来揽着她的胳膊,想起昨天开学还是惊魂未定,“我跟你说昨天吓死我了,大表哥突然要送我来学校,一时不知道是受宠若惊,还是担惊受怕。经过实践证明,是后者。小心脏差点蹦出来。”

顾染涵的大表哥就是顾承晏,平时两人没什么交集,年龄相差太大也没共同话题。

所以两人感情不深,颇为生疏。

作为跟顾承晏近距离接触过的当事人,苏陌凛对他有所改观,看起来冷冷的不容易靠近,实则不然,“他有那么可怕么,还好吧。”

“这还不可怕呢。顾家里我最怕的就是他,不苟言笑特别冷淡,看谁都没什么感情似的。”顾染涵说道。

苏陌凛:“可能只是面冷心热呢。”

“我看只是面冷,没有心热。”顾染涵明显不能把心热这两个字跟顾承晏搭上边,怎么看都不像。

“你跟他接触不多,可能不了解呢。”苏陌凛殊不知自己一直在帮顾承晏说话,颇有点执着的意思。

“我发现你怎么一直在帮他说话,”顾染涵歪头看着她,眼神充满探究,“嗯?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私下里偷偷跟我表哥接触很多?”

苏陌凛微哽,看不出来粗线条的顾染涵会一语道破事实。

“神经。”苏陌凛笑骂道,眼神闪了闪,把那点心虚藏起来。

作为非常了解苏陌凛的几人之一,顾染涵几乎是瞬间就嗅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比平时机敏多了,“苏陌凛,你好奇怪,你说谎或者有事瞒着我的时候就会骂人。”

一路说说笑笑,不知不觉走到食堂。两人没犹豫,直接站在了人最少的队伍末端。

苏陌凛捏着饭卡探着头,想要以此转移顾染涵的注意力,“吃饭了吃饭了,好饿啊,快看看吃什么。”

“转移话题,心虚咯。”顾染涵慢悠悠地晃着饭卡,揶揄地看她。

苏陌凛作势打了她一下,催促道:“顾染涵你好烦,快点打饭啦。”

看着两人打打闹闹姿态亲密的模样,站在旁边一列队伍的许悠然抿了抿唇,低头一瞬,入眼的手指不知何时收紧,指甲泛白。

吃饭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小事,说是小事也不准确。但确实在每所学校都会发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