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六零日子美滋滋[穿书] > 第17章 第十七章

第17章 第十七章


转眼间, 林曼搬出陆家已经三天了,张秀梅说的两天就让她搬回去,结果到现在连个影子都没见过。

林曼把阵地从村头树下转移到了后山那片河堤旁, 离芦苇荡很近, 要是孩子们进步快学的快了,她还会进去摸几个野鸭蛋出来,烤了给他们吃作为奖励, 但是会严肃警告他们,不让他们靠近芦苇荡。

几天下来, 她光顾着攒积分了,差点忘记另一桩大事。

哼哼, 她可不是原主林二妮, 张秀梅想就这么把她打发了可没这么简单。

这天早上起来,林曼难受的舒展了下身体,大衣柜睡的她浑身酸疼,垫了两层被子都不行,这两天绝对得给它换掉。

林曼起床后先找出原来的破衣服穿上, 幸亏没扔,今天还要排上大用场呢。

早饭她就简单的摊了两张蛋饼,里面还加了点徐红莲给她的小葱, 黄黄绿绿的看着很有食欲, 配着白粥她都给吃完了。

吃过早饭后林曼在屋里转了一圈,把她后来陆续添置的东西全都收进了背包里,查看没有遗漏后这才出门。

林曼出来后直奔后山挖野菜的方向,现在这个时候这边几乎已经没有可以吃的野菜了,平常也很少人过来,不过她今天的目的不是野菜, 挖不挖的到都没关系。

第六大队大队长的家位于村头的位置,陆长春家人口不多,老爹活着时做主分了家,如今家里就他老娘和妻子,还有大儿子一家和没成家的二儿子小闺女。

铁栓是他的大儿子,大名陆建东,不过家里人都爱喊他小名,现在都结婚了长辈们也一样喊铁栓。

早上起来一家人吃过饭,陆长春带着大儿子去上工,他二儿子在县城钢铁厂上班,一周回来一次,小闺女还在读书,最近活不多,家里上工的人也不多。

前两天下了场雨,吃过饭,队长媳妇和婆婆一人挎个竹篮子,打算去后山树林里捡点蘑菇回来。

俩人刚准备出门,徐红莲和另外一个妇女就挎着篮子过来催着一起去。

四人闲聊者往后山的方向走,路上又碰见两个目的一样的村里人,一行人就走到了一起。

快到地方时,徐红莲抬头恍眼一瞧,觉得前面坡地上蹲着的那个背影有点眼熟,又走近一些她就把人认了出来。

“二妮咋这个时候过来挖野菜啊?”

徐红莲疑惑着小声嘟囔了一句,走在她旁边的大队长媳妇没听清,下意识追问道:“谁?你说前面那姑娘?你认识吗?”

“认识,咋不认识,二妮不就是张秀梅给陆家老二娶的媳妇吗?你不是也见过。”徐红莲索性直接把话说明白,想到之前林曼跟她提过的事,不无鄙夷道:“张秀梅这个人就是心眼子多,说什么家里人多住不开,把二妮赶到老宅去住,这估计还没把人接回去呢。”

“把人赶到老宅?陆家老宅?”铁栓奶听见后也跟着追问,又想起前几天自己刚走过一趟陆家,当时听那两口子保证的好好的,这转头就把人赶了出来,这糊弄谁呢这是。

同行的一个妇女张望两眼也跟着接话道:“那陆家老宅能住人吗?就这么把人赶过去,张那秀梅之前也好意思说是把人提前接来享福。”

几人走到跟前,徐红莲冲林曼抬抬手,招呼道:“曼啊,你在这干啥呢?那野菜都长老了不能吃了都。”

林曼听到有人喊她就回头看,她一站起来几人都看到了她手上拿的一把野地菜,她还不好意思的往后藏了藏。

“婶子,没,没事,还能吃的。”

入秋后一场雨一场寒,如今都深秋了,林曼身上还只穿了件单薄的衣服,冷风一吹,空荡荡的衣服贴在身上显露出瘦削的身材。

铁栓奶眉头紧锁,脸色十分不好,不仅是因为可怜林曼,更多的是因为陆家两口子随意糊弄她而生气。

“听说你现在搬到陆家老宅住去了,张秀梅她没给你粮食吃?”大队长媳妇看看她手上老的没人要的野菜,唏嘘又可怜的问道。

林曼低头把野菜放到地上,再抬起头才笑了下道:“给了,婶子给了十多个红薯呢。”

这话一出,不光大队长媳妇脸色变了,其他人脸上也纷纷露出了鄙夷和嫌弃的眼神。

把人赶出来,就给了这么点东西,不说够不够,这是个人都干不出来这样的事。

“呵!”铁栓奶青着脸冷笑一声,把篮子递给儿媳妇,喊住林曼道:“二妮,你过来跟我去趟陆家。”

“娘,你等等,我跟你们一起去。”大队长媳妇两手拎着篮子赶紧跟上。

徐红莲暗叹一声,也跟了上去。

剩下的人各自对视一眼,也默默的跟在了后面,打算去陆家看好戏。

秋种之后就队上就没多少活了,陆长根带着俩儿子忙活了两天自留地,今天刚闲下来在家歇着。

小儿子放假回了家,张秀梅心疼他学习辛苦,大早上离就让老三去县城割了块肉回来,陆建设头脑灵活,把不要票的大骨头也买了几根回来。

早上吃完饭就炖上了,这会儿飘的满院子香气。

铁栓奶一进院子,脸色更加不好看,合着一家人吃肉,单把老二媳妇撵出去吃没人吃的野菜,张秀梅这回做的太过了。

“呦,秀梅炖肉吃呢,今个啥好日子啊?”徐红莲吸了口香气咂咂嘴道。

张秀梅从厨房里出来,一见到铁栓奶和大队长媳妇都在,又见林曼也在,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下,勉强笑道:“啥好日子啊,建军放假回来,买了几根没肉的骨头尝尝肉味罢了。”

“嫂子,您今天来是有啥事?”张秀梅笑着过来招呼几人,努力把林曼忽略过去。

“哼,有事,可不敢有事,你们两口子当我说话是放屁,跟你们说有用吗?”铁栓奶毫不客气的呛了回去。

大队长媳妇叹了声气,把林曼拉到前面语带数落道:“秀梅婶子,不是我说,你这事做的也太不地道了,你们一家自己吃肉,把二妮一个人赶到老宅去,还就给了点红薯,那能够人吃的?”

“啧啧啧,还说是把人接过来享福呢,我看这哪是享福啊,糟践人都不带这样的。”后头有个看热闹的妇女忍不住说了句公道话。

“这,这里头是不是有啥误会?婶子,您真是误会了,今个我还没来的及去喊二妮过来吃饭,二妮你这闺女也真是,快帮婶子说句话啊。”张秀梅脸上尴尬一瞬,赶紧想着借口给自己找补。

奈何林曼低着头,压根不看她的眼色,张秀梅心里忍不住骂骂咧咧,真是邪了门了,怎么哪次都能让这多管闲事老婆子撞见,同时越发看林曼不顺眼,真是能给自己找事。

“哎呦,你看这闺女,就是太老实了没把话说明白,我哪能做这种事啊,二妮,二妮你说句话啊?”张秀梅催促着,语气里忍不住带了丝厌烦。

林曼这才抬头看她一眼,但也没如她愿,而是咬着唇犹犹豫豫不解道:“婶,婶子你啥时候去喊我了啊?”

张秀梅心里一梗,差点气到吐血,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语带警告道:“你,你好好想想再说……”

铁栓奶却懒得再听她狡辩,沉着脸直接打断她道:“长根呢,你让长根出来说话。”

大队长家跟陆家是同一个老祖宗出身,算是隔了几代的远亲,或者说第六大队村上姓陆的都多多少少沾点亲,这一辈里除了头上的长辈,数铁栓奶嫁的上一任大队长最年长,所以铁栓奶能直接喊他名字。

说起来,铁栓奶对张秀梅的意见真是不少,不光是觉得她这个人不行,更因为陆长根娶的这仨媳妇,她最喜欢也最待见陆建明他妈,那才真是个福薄的好人,当初去的不明不白的,对后面没过多久就怀着孩子嫁进来的张秀梅就生了几分疑心。

陆建明小时候她就因为这层关系多有照顾,也更清楚张秀梅这人有多会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陆长根就更别提了,都说他老实,可真老实人谁会传的一个村子都觉得他老实。

这两口子一个锅配一个盖,她懒得再跟他们掰扯。

铁栓奶关照了陆建明这么多年,早把人当半个亲孙子看了,她心里有计较,林二妮这孩子看着不错,她得把人给护好喽。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陆长根再在屋里躲着也不是办法,这才沉默着走了出来。

“嫂子,今天过来是……”

铁栓奶摆摆手不听他的,打眼一扫院子里神色各异的陆家人,冷哼一声道:“我今天过来,就是想问问,单独把老二家的赶出去是怎么个意思,你陆家啥时候分的家我咋不知道?”

陆长根听着略有两分不自在,讪笑着解释道:“没有没有,没有分家,我们两口子还在呢,咋可能分家,嫂子你误会了,没把老二家的赶出去,是家里房子住不开了,是因着建军放假回来两天,才让人先去老宅凑合两天,等建军回了学校就打算把二妮再接回来……”

“嗤,我还是头一回听说小叔子回来把嫂子撵出去住的,那建明都多大了,在家居然连自己的屋子都没有,弟弟放假回来两天还得把他媳妇撵出去,那这是不是等赶明建明回来了,连着两口子一起撵啊,那你还不如把人直接分出去单过呢。”徐红莲捂着嘴笑,她这话一出,其他几个妇女也纷纷笑出了声。

陆长根脸色霎时变了,眼神一瞪还没开口,徐红莲刚好瞅到他神色变化,当即嚷嚷道:“他叔我可没说错话,你让大家伙都评评理,你们两口子明着偏心不能不让说啊?”

徐红莲可不怕他,算起来她跟张秀梅还有过节呢,两家自留地挨着,陆家一年比一年种的靠边,就是不为着帮林曼说话也早对这家人有意见了。

“行啦,多的话我也懒得说,你们两口子既然都干出这事了,别人说你也得受着。”铁栓奶一锤定音,转头又看了看林曼这才接着道:“我今天过来,就问一件事。”

“你们把建明分出去,这事他知道吗?他要是不知道,我不介意多个事,回头就让建东给部队去封电报说说这事,别回头放假回来再走错了门。”

这话可算是拿捏住两口子的死穴了,张秀梅顿时慌了,“嫂子,这话可不好乱说,这分家哪有那么简单的,再说我们可从来没想过要分家。”

“没分家?没分家你们把二妮一个人撵老宅去了?那是住人的地方吗?建明他娘就死在那屋,你也不怕她看见儿媳妇受罪半夜来找你们说道说道!”铁栓奶冷着脸讽刺两口子,满眼的看不上。

你说这人坏就坏吧,还非要扯张遮羞布盖上脸,以为遮住了别人就看不出来了,非得让人把脸皮都给他掀下来。

陆长根和张秀梅被说的后背一凉,均心头一紧。

看张秀梅还是一脸不服气的样子,铁栓奶直言道:“甭给我掰扯那么多,你们两口子干的那些破事我懒得说,今天过来就一个事,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把建明两口子分出去了,但是该建明的东西,一件都不能少。”

“把人就这么撵出去了算怎么回事?不给粮食也不管不问,我就问问你们是不是想把人饿死了?!”

林曼在心里煞有介事的点头,可不,原主就是被饿死的。

今天这一出都在林曼的计划之内,从前一天听春草说徐红莲约了大队长媳妇今天去后山树林捡蘑菇开始,她猜着大队长娘估计也会去,这才特意过去演了一出,让她撞破张秀梅的算计。

至于她为什么这么笃定铁栓奶一定会看不过去,是因为原书里,女主被张秀梅算计的时候,好几次都是铁栓奶帮她出头,原主林二妮被饿死时,铁栓奶也气的不行,直接找上陆家把人臭骂了一顿,所以后来女主再嫁进来后她才多方关注,不给张秀梅一丝一毫的机会。

林曼不想步原主的后尘,林家又指望不上,只能靠她来暂时摆脱困境,又至于为啥她今天一定要来上这么一出,原因也很简单,要是没有教学系统的存在,她不就得跟原主面临一样的困境了吗。

更何况她能依靠教学系统来解决生存问题,别人又不知道,那放着现成的理由她干嘛不用,只要把东西过了明路,谁还能跑她屋里扒着她的锅看她到底吃的啥吗。

陆长根听了这话沉默一阵,张秀梅不乐意道:“嫂子,我都说了没分家,等建军一走就把二妮接回来了,啥东西不东西的……”

“你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你们把人赶出去容易,现在说接就接?啥都是你们说了算的?”铁栓奶看都懒得看她,对张秀梅很看不上眼。

“好,嫂子的意思我明白了。”陆长根突然反常的答应下来。

“你明白啥你就明白了?”张秀梅一急,忍不住吼了他一句。

要东西要东西,这些东西不要钱啊?

“你闭嘴!看看都是你干的好事!”陆长根扭头就面带狰狞的吼了回去。

他这一声把那些听到动静过来看热闹的村里人都给惊到了,这还是那个大家印象里的老实人陆长根吗。

张秀梅也被吓到了,沉默着退到了后面。

“娘,你找我过来什么事?”正说着,大队长陆长春突然来了。

原来刚才铁栓奶让儿媳妇去找了大队长过来,身后跟着一起来的还有她孙子陆建东。

林曼不常在村里晃悠,这还是陆建东头一次看见她真人,之前都是听村里人传,他跟陆建明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对他的终身大事也格外关注。

刚才跟他爹一起正在地里忙呢,一听他娘说完就非要跟着过来看看,陆建明在他心里那么有本事有能力,要是被张秀梅给配个不咋样的人,他都替人亏的慌。

之前听村里人传的时候他的预期就已经降到了底,结果今天一见到人,简直太出乎他意料了。

林曼这几天连着服用养身丸,不光身体内部修补,外表看着不说白的发光那也是人群中十分显眼的存在,再加上她出众的五官,高挑瘦削的身材,绝对能让人眼前一亮。

陆建东略微打量两眼就收了视线,心里不禁暗自点头,叹着张秀梅这回总算办了件好事。

但他刚往那一站,听了两句就忍不住皱眉,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果然这张秀梅就是后娘,一件人事都不干。

陆建东在心里吐槽,一点都不介意自己刚夸过人办了件好事,自己打自己脸。

“大队长,你怎么也过来了,我这真是,一点家事给队上添麻烦了。”陆长根看到人先是惊了下,随后才一脸惭愧道。

“长根,不是我说你,建明本就常年在外,你不说多护着点,还办出这种事,你真是不怕孩子寒了心呐。”陆长春摇摇头,对他们夫妻的做法也很看不上眼。

“行啦,你跟我说这些也没用,”看他还想解释,陆长春摆摆手直接道:“这事呢,我也看明白了,既然你们已经把人分出来了,且事办的可不怎么地道,我就多个嘴,少不得要管一管。”

“陆家老宅那边,我不说你自己心里也该有谱,能不能住人的问题先不说,二妮既然现在嫁进了你家,这吃用得管吧,另外再说说那房子的事,多少年的老宅子了,又偏僻,连个院墙都没有,你们是不是得出钱出力修一修,家当物什得置办些吧。”

“你就敞开了说吧,是打算出钱还是出力?”

不愧是母子俩,大队长这一番话正是铁栓奶的意思,老人家听罢点点头,也跟着看了过去。

“不行,家里哪有钱修房子,建军读书钱都不够呢。”陆长根还没发话,张秀梅当先跳了出来。

想让她掏钱,呸,没门!

“你闭嘴,有你什么事!”陆长根骂了一句,却也没说到底是要出钱还是出力。

陆建东看不下去,提了一句道:“不用你们的钱,建明每个月不是都会寄钱回来吗?用他自己的钱给自己媳妇修修房子总行吧。”

突然变成男主媳妇的林曼:“……”

“那钱是给我们老两口的孝敬,早花没了,哪儿有……”张秀梅正待嚷嚷两句。

陆长春突然肃着脸喊道:“长根,你说句话,这钱到底出不出!”

陆长根抹了把脸,往墙根底下一蹲,终于应道:“出,我们出!”

“嘿嘿,长根叔,你找不到人干活我可以帮忙,我认识的人多,只要钱到位,保证两天的功夫就能把事办好。”陆建东积极接话,一切都是为了兄弟,和他媳妇。

别说是修房子了,就是扒了重盖他也能凑到人。

“就不麻烦建东了,这事我们自己商量。”张秀梅铁青着脸,一字一句道。

一想到要出钱给陆建明修房子,她这心就跟被人剜了肉一样疼。

“行,都行,这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回头我让建东过去帮帮忙,好歹也喊建明一声哥,这忙该帮。”陆长春听完面无表情接了句。

陆建东在一旁直点头,表示他十分愿意。

陆长根和张秀梅的脸,顿时绿了。

“房子的事说好了,那就该说说给多少粮食了。”陆长春紧接着道。

随后,由大队长出面,跟陆长根敲定好,一直到来年分粮之前,陆家要给林曼三百斤红薯,一百斤粗粮,苞谷和栗面都行,另外再给二十斤米,五十斤土豆,大白菜也给了二十颗。

由于老宅那边啥都缺,又另外从陆家提了一个木盆一个桶,大水缸也抬了一个过去,其他的像床和柜子这些大件,陆长根承诺直接打新的。

商量的差不多时,大队长媳妇突然摸了摸林曼冰凉的手开口道:“还有衣服鞋子啥的,这都变天了二妮身上还穿着初秋的单衣呢。”

最后,张秀梅铁青着脸又从屋里拿出来三斤棉花一块浅蓝色的布。

陆永芳一看见就着急起来,这是她今年好不容易求来的新衣服,她转头就瞪了林曼一眼。

刚抬起手臂的林曼弱弱的缩了手,张秀梅脸色僵着,强笑道:“拿着吧。”

事情全都商量好,张秀梅还想挣扎一下,又被陆建东跳出来搅和了,非说几百斤粮食而已,他多跑几趟扛也能扛到老宅那边去。

最后当然不能只让他一个人扛,陆长根抖着手指了老大老二过去帮忙。

临走,陆建东还要回头留下一句,“叔,婶子,明开始修房子,我一早就过去帮忙哈,不用喊。”

张秀梅气的恨不能当场把人撵出去,再把门板拍他脸上去。

陆家老宅这边连个地窖都没有,分的粮食只能先堆到厨房地上。

陆建东最后一趟过来把东西放下,拍拍手上的灰笑道:“嫂子别着急,明天我过来修房子,顺便把地窖也给你挖好。”

“……”

本来林曼是很感谢他的,但是这声嫂子真的是,让她接还是不接呢。

“麻烦了,谢谢你,也替我谢谢奶奶,叔和婶子他们。”林曼真心感激道,要不是陆队长一家帮忙,她还真不知道得头疼到什么时候去。

“嗐,嫂子太客气了,这点小事而已。”陆建东挠挠头走了。

第二天一早,陆建东果然像他说的那样,一早就过来帮忙了,另外还又喊了两个队上的年轻人一起。

陆老大和陆老三过来时,三人都已经把地窖挖了一半了。

张秀梅倒是想赖着拖着,可陆长根发了话,又有那么多队上的人看着,她不得不把这个钱掏了出来。

修房子置办家具全程陆建东都跟着,陆老三就是想以次充好都不行。

回去一说,气的张秀梅又背地里骂了好几遍。

重新修整过的陆家老宅,不仅补了墙上的裂缝和漏雨的屋顶,连院墙都拉好了,新定做的架子床还散发着木香。

除此之外屋里还添了新的衣柜和橱柜,四方桌和凳子也补齐了,地面都重新抹平整了,虽然还是泥巴地,但看着就比从前好的多。

这边林曼的日子过舒坦了,那边,陆建明也登上了回老家的火车。

深秋的风吹的枯叶落了一层又一层,如今的林曼早已变了个模样,有时照镜子,她都会恍惚,自己到底是穿了还是没穿,要是穿了那为啥林二妮养好后的容貌跟她上辈子特别相似。

早上起来,林曼收拾收拾吃过早饭就去找徐红莲,昨天跟她约好,坐她家的车去县城。

到徐红莲家时,一家人也早就吃过饭了,正拉着几大筐蔬菜装车,徐红莲冲她笑笑问道:“曼啊,早上吃了没,我早上烙了饼,锅里还有两块,你去吃点吧。”

“嫂子,我吃过饭来的。”林曼忙走过去帮她扶了一把,才摇了摇头道。

“那成,咱们就出发吧,早去早回。”徐红莲最后在菜筐上盖上破被单,招呼一声三人就坐上车走了。

照例,徐红莲在供销社门口放下林曼,约定好过会儿集合,夫妻俩这才赶着车离开。

林曼目送他们离开后,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没进供销社,掉头也离开了。

她去了上次卖野鸭蛋的家属院,还没进去就在箱子里碰到了上次买她鸭蛋的薛老师,老太太还记得林曼,看了两眼就把人认了出来。

“姑娘你可算是又来了,我都上供销社那转了好几趟了也没遇见你,今天可算是又碰见了。”

“你是不知道,我几个孙子外孙子外孙女可喜欢你卖的野鸭蛋了,个头又大,好多还是双黄的,姑娘你这次是不是又带了野鸭蛋来?”

林曼听她说完才点点头道:“是,上次您说让我来找您,我就打算先过去问问看您还要不要买。”

“要要要,你都给我留着,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喊人,可不光我一个人盼着你来,大家可都等着吃这一口呢。”薛老太太急着就应了下来,生怕林曼转头卖给了别人。

“成,那咱们还是老地方见,我先跟我嫂子把鸭蛋拿过去。”林曼说着,等老太太点了头,这就转头去了之前那个偏僻的巷子,把野鸭蛋放出来等着人来。

没多大会儿的功夫,几个老太太就相携而来,一路上还能听见薛老太太说:“哎呀,我还能骗你们不成,人真的来了,就在那里,哎,你看,那不就是。”

很快,一群人又把林曼围了起来,有两个换过的直接就问林曼,“姑娘你还要票吗?”

“要,钱和票都可以,布票最好。”天冷了,该添衣服了,林曼打算这次多换些布票。

“先给我来两百个野鸭蛋。”正说着,又一个老熟人过来了,是上次给林曼铁锅劵的那个老太太。

不等林曼答应,薛老太太急道:“刘桂英你要这么多干啥?我把人带来的,我还没买呢,你别给要完了啊。”

“不急不急,应该够的。”林曼忙出声安抚,不急不缓的收钱收票,帮着装野鸭蛋。

“姑娘,你下次什么时候来啊?我提前跟你定五十个行不行啊?”一个老太太买完了还没走,这次的还没吃呢就想着下次了。

林曼转头回道:“下次再来估计要等上一个月了,现在天冷,野鸭子都不怎么产蛋了,鸭蛋不好找。”

她说的也是实话,物极必反,芦苇荡的野鸭子虽然多,但也不能可着嚯嚯,反正她现在钱票都不缺,也就不用总去捡野鸭蛋了。

她这话一说完,好几个老太太都后悔了,后悔买少了。

很快,林曼这次带过来的几百个野鸭蛋又卖没了,她帮着刘桂英和薛老师一起把野鸭蛋拿回家,回头清点清点钱和票,这才哼着歌又回到了供销社。

这边林曼在各个柜台盘算着都要买些啥,同一时间,陆建明提着行李下了到县城的汽车,好几年没回来了,县城也变了个样子。

他站在原地抬了抬头上的帽子,辨了下方向往县城办事处走去,打算先去提前退役的战友家借个车。

陆建明在略战友坐了一会儿,骑上借来的自行车就一路往第六大队而去,远远的看见村头那颗大树,一股思乡情慢慢的就涌了上来。

纵使这边已经没有了他最在乎的人,但熟悉的朋友长辈仍在,回来之前的那些烦心事暂且被抛到脑后,陆建明整理好心情,骑着车进了村。

他没径直往陆家去,反而拐了个弯把车停在了大队长家门口。

县城里,林曼也已经买好了东西,她仍找了个偏僻的巷子进去把大部分东西放回背包,手里只拎着两三样又回到供销社门口等徐红莲夫妻俩过来,再一起回村。

路上林曼还在跟徐红莲讨论想做的衣服款式啥的,等牛车进了村,村头树下坐着的几个大爷大娘们看到林曼,纷纷冲她招手。

“陆老二家的,你快回家去吧,你男人从部队回来啦!”

“二妮快回去看看,建明刚回来啦!”

谁?男主陆建明?

林曼懵了一瞬,不是说男主这次不会回来吗,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这些人看错了?

徐红莲笑哈哈的推了她一把,把人推回神,也跟着催道:“曼啊想啥呢你?还不赶紧回去看看?怕不是高兴傻了哦。”

“啊?啊,没……”林曼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得慌乱的接过自己的东西,一路恍恍惚惚的走回陆家老宅。

等开了门她才反应过来,哎,不对啊,陆建明回来肯定也是回陆家啊,他又不知道自己媳妇在这住。

啊,呸,不知不觉的林曼就被刚才那群人给带跑偏了。

回过神来林曼耳尖忍不住红了起来,她可没有多想,这还不是,还不是被说的带歪了思想。

林曼拍拍自己的脸,把脑海里的想法都赶跑,不经意间一抬头,突然留意到院里的石磨上放了两个陌生的军绿色背包。

她敢肯定自己出门的时候这里绝对没有两个包,那这是……

不对啊,她锁了门走的啊,就算这是男主陆建明的东西,他也进不来啊?

正琢磨着,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林曼寻声回头看。

“哎,回来的正好,嫂子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v章评论发红包啦,大家快来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