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六零日子美滋滋[穿书] > 第20章 第二十章

第20章 第二十章


“好, 你先回去,我们等会儿就过去。”陆建明点头应了声。

“好嘞,建明哥。”陆建东嘿嘿笑了两声, 看看林曼又看看他, 这才转身离开。

他就说,长得这么好看的媳妇建明哥要是再看不上,那怎么可能嘛, 也不知道昨晚上为啥非要去跟他挤,害得自己都不能抱着媳妇睡觉。

嘿嘿, 今晚上建明哥肯定不会再去了,也该让他体验体验抱着软乎乎的媳妇睡觉的感觉了。

“你吃好饭了吗?”等林曼放下碗, 陆建明才又说道:“我想跟你说些事情。”

林曼慢慢坐正身体点点头, “好,你想说什么?”

“林二妮同志,我想正式跟你谈一谈,关于我们俩之间现在的关系的问题。”陆建明指间敲了两下方桌,脸上刚要摆出严肃认真的模样, 忽然想起这姑娘不经吓,胆子小的事来。

他语气顿了下,再开口时, 声音就不自觉的缓和下来, “是这样,我想知道你内心到底是什么想法?没关系,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林曼心底微动,就知道男主行动迅速等不及,这不,都不用她自己主动开口, 事情马上就能解决了。

“我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想,当初家里有人来说亲,我爹娘同意了,就直接把我送过来了。”林曼说着,忽而抬头变了语气道:“谁也没想过问我怎么想,我没见过你,我们也从来没有相处过。”

一连几句话说下来,陆建明自然听懂了一点她的意思,“你说的没错,现在不是旧社会了,不讲究盲婚哑嫁那一套,我们以前也确实从未了解过对方,其实这桩婚事,严格来说是不作数的,也不具备任何律效应,简单点说就是,我们并不算是结婚也不是夫妻关系。”

陆建明说完最后一句话,仔细观察了下对方的神色,却未在林曼身上发现一点惊讶或恼怒的情绪,就仿佛,她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一样。

他不由挑眉,村里的环境传统又封闭,大部分人不管是年轻人还是老人,私心里都觉得女方在男方家住了那就算是结婚了,现在基本没有人有结婚要扯证的概念。

所以他有点讶异,林曼一个没上过学也没出过远门的姑娘听到他刚才否认两人关系的话为什么不惊讶,她从哪里知道的这些道理呢。

林曼点着头认同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去年我们村里有个女知青上工的时候跟大家说过,说结婚都要扯证明,不是,不是住到一起就可以的。”说到这,林曼还假意害羞了下,怕被看出破绽。

陆建明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这样一来事情就更好解决了,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有件事想要拜托她帮忙,“昨天在陆家想必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想拜托你一件事,等这件事完了之后我们再来谈论这个问题。”

陆建明昨晚上思考了半夜,最后决定先趁着这个机会就此脱离陆家,他自认对陆家所有人仁至义尽,可耐心总有耗空的一天,陆建明可不想纵的他们心比天高。

更何况,张秀梅这一回的算计是真的踩到他底线了。

以往来信不管是要钱还是想让他托关系送陆建军去部队,他回绝也就回绝了,看在血缘关系上,虽烦但也没想过彻底分家。

“那你想让我怎么做?”林曼没多考虑就答应了下来,她有自己的考量,本身她还担心若是男主解决了这桩婚事后不愿帮她直接拍拍屁股走人了她该怎么办。

现在好了,她帮了男主的忙,到时候再求他帮忙解决问题他肯定不能甩手走人吧。

两人很快达成共识,接着陆建明主动站起来道:“走吧,现在去大队长家,估计建东已经把其他人喊过去了。”

昨晚上他去大队长家也不是单纯就是去找个地睡觉,而是找大队长问分家的事去了。

这些他本不该再把林曼扯进来,但她现在身在陆家,想摘干净也没那么简单,他假期结束就离开了,林曼不管以后去哪却还要再在这里生活下去,他得考虑人姑娘的名声。

陆长春家今天有些热闹,一大早的陆建东来回跑了好几趟腿,先去通知了陆建明,随后又去了陆家,再之后又跑队上几个叔公家里请了人过来。

陆长根背着手一进门就发现了不对劲,他把手上的烟杆子插回腰上,抬眼看了看院里坐着的几个陆姓叔公,不明白陆长春这是什么意思。

陆长春摆摆手招呼他过来坐,几个叔公也一脸的不明所以,陆长根扯着嘴笑了笑问道:“大队长,你找我过来是有啥事?”

张秀梅最近过得不如意,心里不痛快出门时也拉着张脸,“大队长,家里还有活呢。”

“那你先回去忙吧,让长根在这就行。”大队长懒得跟她一妇道人家计较,转头开始语重心长的意有所指道:“长根啊长根不是我说你,非得把孩子逼得跟你离了心才知道后悔是吧?”

陆长根一听这话就明白过来,人靠墙一蹲,耷拉着头闷声道:“大队长你不懂,孩子大了,都翅膀硬了,当爹的说话都不好使了,再不管,他眼里还有我这个老子吗?”

张秀梅视线一转,觉出不对,也不说要走了,往那一站想继续听听看。

大队长很想说,现在知道话不好使了,也不看看你这个爹是怎么当的,但他看看这两口子,觉得也不像是能听得进去的人,就懒得再旧事重提。

等陆建明带着林曼一到,大队长就点了点头道:“都到了?那咱们就开始吧。”

“建明你先说说吧,到底是怎么个章程,你说,叔听着,几位叔公也都在这,肯定能解决好。”

他这话,听得几位上了年纪的叔公一头雾水,“队长,你今天把我们都叫过来,到底是因为啥事?”

“几位叔公别急,是我拜托陆叔喊的人,今天叫大家过来,主要就一件事。”陆建明身高挺拔,气势出众,他一开口,其他人都看了过来,“前段时间我不在家,听说家里已经把我分了出来,今天啊,就是要把这个问题彻底给解决了。”

张秀梅在一旁急道:“建明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咱家啥时候分家了?昨天那是你爹说的气话,不能当真。”

“婶子,陆家确实没有分家,所以我说的是,把我分出来的事啊。”陆建明不为所动,转头跟大队长道:“我没有其他要求,今天就是请大队长和叔公来给我做个证明,再把户口迁出来就行了。”

其实陆建明当兵这么多年,户口早就早就能迁出来了,只是以前没涉及到这方面,再加上每次一提,张秀梅和陆长根就打马虎眼,陆建明懒得掰扯,这事便没提上日程。

这回就一并解决了,以绝后患。

“以后我每个月照常往家里寄十块钱,这钱就作为我爹的养老钱,至于他想怎么分配我不管,还有老家这边的东西我就不分了,其他地方您们给看着再补充补充吧,或者我爹他们还有啥要求,今天也一并说出来吧。”至于他会不会答应,那就不敢肯定了。

早上陆建东去几个叔公家里时,有不少队上的人都看见了,此刻大队长家院外围了好几圈的人,有的直接扒在墙头上往里看。

陆建明这话一出,外面的人纷纷议论起来,有说他出息了就想分家的,也有说陆长根夫妻俩把人逼狠了的,更多的人注意力都放到了那十块钱的孝敬上。

这可不是笔小钱,一年攒下来一百二呢,这年头一家人一年下来忙忙碌碌除了吃喝手里能落下来十几块钱都是多的,这陆家啥也不干一年就能多得一百二,可让人羡慕坏了。

可张秀梅和陆长根不这么想,他们认为陆建明给这一百二是理所当然的,本就是他们该得的,他们的眼睛还盯在他身上呢,除了他这些年攒下来的津贴,张秀梅还想让他把小儿子弄部队去呢。

可这话关起门来能说,当着大家的面却不能说,所以两口子只一口咬死了不同意,就是不同意分家。

陆长根说自己还没死呢,哪有老子还在,底下的就闹着要分家的,张秀梅更是直嚷嚷着陆建明这是出息了就嫌弃家里了,这是不孝。

林曼看了这么半天,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实在是太佩服男主了,面对这样的亲人他还能面不改色,心态属实强大。

“不同意?这恐怕你们做不了主。”陆建明挑了挑眉接着道:“迁户口是部队需要,至于分家,你们不同意也可以。”

陆建明转头看向慢慢靠拢的陆家人道:“那既然现在不分家,给我爹养老的问题,就跟大家一样吧,大哥和老三出多少,我就出多少,折算一下,要钱要粮都行,但是多的就没有了。”

贪得无厌的陆家人傻眼了,怎么也没想到陆建明忽然来这一出。

陆长根气的呼哧呼哧直喘气,指着他张口就要骂,大队长跳出来打圆场道:“长根,我看你就别犟了,建明他在部队有出息,咱不能挡了孩子的道是不是。”

张秀梅扯了扯嘴角,让陆建明带亲儿子进军营的梦彻底破碎,她索性直接扯下脸皮怒道:“他的前程,他的前程就是闹着分家,连自己爹都不养吗?就这样的人还能在部队当官,我看是……”

“张秀梅!”大队长神情严肃的打断她,“话不能乱说,侮辱国家军人是犯法的!长根,你也不好好管管她,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不知道吗?”

“你们两口子平常拎不清也就算了,今天这事都好好想想,该怎么说怎么做,还用别人提醒吗?”

张秀梅被点着名字说,脸色一下子涨红起来,僵了半晌,猛的扯了一把陆长根,恨声道:“你说句话啊!”

“我不同意分家!”陆长根起身,目光沉沉瞪向陆建明,不像是看亲儿子,倒像是想打死他一样。

“对!我们不分家,建明你说说,家里哪点对你不好了?我这还刚给你娶了个媳妇回来,可你一回来就闹着要分家,你让大家伙评评理,我们到底哪点对不起你了啊?”张秀梅又有了底气,边是埋怨边是气道。

这话倒是拉到了一波同情,人总是健忘,如今见林曼亭亭玉立站那,又纷纷点头认同了张秀梅的话,这陆家老二都多少年没回来了,老大不小了一直没结婚,村里人之前还说张秀梅这个后娘一点也不上心,可转眼人就给找了个媳妇,人看着也很不错,这怎么还要分家呢。

此时的村民们已经忘了,林曼刚来第六大队时,他们明明还背地里议论过,后娘不上心,给不是亲生的老二找了个这么拿不出手的媳妇。

林曼本来答应了陆建明这事要帮忙,但他一个人就搞定的差不多了,也没给她发挥的机会。

张秀梅眼见长辈的谱摆不起来又开始打感情牌,她一向擅长这个,走过来拉住林曼的手道:“二妮你说说,婶子对你怎么样?你是个实心眼的孩子,你帮叔和婶子说句公道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