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六零日子美滋滋[穿书] > 第30章 第三十章

第30章 第三十章


出发之前林曼还想着林家可能不会留他们吃午饭, 现在看来,还是她想多了,居然连口水都没混上。

一来一回净在路上折腾了, 林曼到家开了院门进屋取下帽子围巾, 陆建明没跟着进去而是推着车道:“我去大队长家还车,顺便商量点儿事。”

“好,知道了。”林曼回头应了一声, 拿着早上拎出去的布袋把里面装东西又重新放了回去。

陆建明做起事来雷厉风行,今天去这一趟林家, 他心里基本已经有了数,但那找到大队长, 就开始跟他问一些办酒要做的准备。

铁栓奶也在一旁坐着, 两人一起给他出主意,大队长看看陆建明犹豫了下才问了句,“建明,你真不打算让你爹给你帮忙吗?”

陆建明闻言很快淡声回道:“不了,想来他也忙着估计没空, 我们自己来就是了,再说都分家了,也不好总麻烦他们。”

大队长张了张嘴, 想说哪有这样的事, 这村里谁家父母会不愿意帮孩子操办婚事,但转念一想,兴许还真有,便沉默了下来。

一旁的铁栓奶如今对陆家人的印象已经跌到底了,听大队长这么说她比陆建明反应还大,差点就要说喊他们干嘛, 喊来给陆建明林曼两口子添乱吗。

不过顾忌着那到底是陆建明的亲爹,便也没吭声,但还是不满的斜了大队长一眼,随后才回头道:“没事,你有啥拿不准的来问我就成,我跟你叔他们都愿意给你搭把手。”

“那我就先谢谢叔和奶了,过几天来喝酒你们可一定要来。”陆建明表情缓了缓道。

事情敲定的差不多,陆建明起身告辞,铁栓奶要留他吃午饭,他推辞道:“不了,我回去吃。”

小两口难得才相处几天,铁栓奶笑眯眯的点点头,给他拿上一篮子自家种的青菜就让人回去了。

老宅这边,林曼确实已经开始做饭了,她先和面,随后把面团放到比较温热的灶台上醒发,随后生火开始烧水洗菜炒菜,中午打算简单的做几个饼卷菜吃,再烧个疙瘩汤暖暖的喝上一碗,祛祛寒。

陆建明回来时,林曼的最后一个饼刚好出锅,大锅里煮着疙瘩汤上面热着已经炒好的土豆丝和青椒炒蛋。

“回来啦,那洗洗手吃饭吧。”林曼动作麻利的把最后一个饼落进盘子里,随后揭开锅盖准备把菜端出来。

“我来吧。”陆建明一手一盘直接端着两盘菜去堂屋。

林曼本来还想拿毛巾给他垫一下的,结果一回头人端着菜都走出厨房了。

陆建明皮糙肉厚不怕烫,回头又端起两碗林曼刚盛出来的疙瘩汤,林曼就在后面端着饼拿上筷子一起去堂屋吃饭。

如今两人相处间已经变得很自然了,吃饭时也不再是沉默的两两相对,陆建明简单的把刚才在大队长家商量出来的结果又跟林曼说了一遍。

“我们早上先去县城照相领证,铁栓奶提前过来帮忙看着人做酒席准备,从县城回来后咱们再换衣服举行仪式。”

陆建明说话的语气不疾不徐的,给人一种很沉稳可信的感觉,林曼听着就点了点头,然后说好。

“那咱们明天就去镇上置办些结婚要用的东西吧,关于嫁妆彩礼啥的,你想要啥,明天一起都买回来。”陆建明抬头看着她道。

林家提的要求虽有些过分,但陆建明也不是拿不出来,但这钱和东西肯定不是给魏招娣的。

陆建明已经打听出来当初张秀梅找人说林曼给了林家五十块钱做彩礼,但这钱也没到林曼手里,今天听铁栓奶说了一些嫁娶上的规矩,他觉得自己应该再给林曼好好置办一次彩礼,还有林家也没给她准备嫁妆,这份他也一起准备好了。

本来结婚这样的人生大事没有双方父母长辈亲人在场祝福就已经算是委屈她了,那在其他他能做到的地方自然力所能及的要做到最好,别人有的,他媳妇也不能少。

林曼是真没想到他打算给自己彩礼,还要帮她置办嫁妆,一时心情复杂又有点感动。

不是高兴那些东西,而是感动他有这份心,说真的哪怕是铁栓奶也觉得林曼已经嫁给陆建明了,在别人看来他想给林曼补一个婚礼就是对她很好了,林曼算是嫁对人了。

但陆建明能想到这些,那就证明他是真的有认认真真的把她放进心里去在意。

这个认知一出,林曼心里最后一丝犹疑也烟消云散了,心情像是尝到了奶糖一样甜。

“不用特地再准备彩礼和嫁妆了,我觉得这些就已经够了。”林曼冲他笑了下,体贴道。

陆建明心头也是一软,唇角不由勾起。

他转念想了想,才道:“东西可以先不买,彩礼给你,留着自己当压箱底的嫁妆。”

说到这,他顿了下,慢慢观察着林曼的反应道:“婚礼办完我的假期也差不多结束了,到时候返回部队……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

“我离开前刚升到正营级,已经够了家属随军资格申请,部队刚好新建了一片家属院,应该很快就能申请上,到时候先委屈你住两天招待所,房子一下来就能搬进去住了。”陆建明飞快道。

林曼楞了楞,没多大反应,既然已经决定跟他做真夫妻,那肯定他去哪自己也要跟着去的,她不是真的林二妮,对这边的亲人没多少依恋,说起来还不如跟他熟悉些。

她刚要点头说自己愿意去随军,又听陆建明顿了顿继续道:“但是部队的条件相比家里更艰苦,气候也更冷,这些我也不瞒你,你好好考虑下。”

“没关系的,我能适应。”林曼直接点头道。

再艰苦能有她一下子从繁华的现代都市穿到现在更难适应吗,现在她都已经适应过来了,对未来更没觉得有啥好担心的。

这个时候的林曼还不知道,未来即将冻成狗的她后悔也来不及了。

——

虽说婚礼过后两人肯定都要离开,但到底是结婚,大喜的日子里还是要添置一些喜庆的东西。

所以第二天一早陆建明还是带着林曼去了县城买东西。

盆底印有大红喜字的搪瓷盆来一个,绣着鸳鸯戏水的大红枕巾来一对,还有结婚那天要穿红,也得看着买一件。

林曼要了那对颜色鲜艳的枕巾,那柜台后的售货员眼也尖,打眼一瞅登对的俩人便猜这是即将要办喜事的未婚夫妻,估摸着是出来买结婚用品的。

“姑娘我这还有红色的布你要不要看看,这还有秀花的锻子呢,你瞧瞧这品质,摸着都滑溜溜的,拿两套回去做床单被罩,一准让人羡慕。”

这售货员上下一打量两人穿着,再看看陆建明,瞧着也不像是小气的样子,便把柜台底下放着的好货拿了出来,“姑娘你摸摸,我可不骗你,小伙子是陪着对象来的吧,是不是快结婚了,要不给你对象拿上?瞧这颜色多喜庆啊?”

林曼摸了摸那匹大红色的缎子,又瞧见那上面的绣花,脸上瞬间红透,比刚才挑枕巾时还要难为情。

“确实不错,这一匹我们都要了。”陆建明点点头,也觉得红色很好看,尤其是林曼脸上露出的嫣红。

“买这么多干嘛呀?”林曼一听顾不得害羞就回头反驳了一句。

这一匹看着至少还剩下七八米,做两套被罩被单估计都有剩,日常生活中谁家铺这么鲜艳的被子啊,光结婚用也太浪费了。

“姑娘你听我说,这缎子可难得,你瞧这色这质量,咱们整个县城估计就剩这一块了,机不可失啊,下回想买可就没有了。”

林曼听完又有些心动了,这料子确实好,摸着很舒服,软软滑滑的,贴身穿应该很不错,她刚才又想到了一个别的用处,全买下来也不是不行。

“买吧,布票够用。”陆建明见她喜欢却又有点犹豫便道,“麻烦帮我们包起来吧。”

“哎,好嘞。”售货员喜笑颜开的去开单子,特别大方的找了一块粗布边角料帮俩人把布捆好。

喜收一块红色缎子,本来用她做件结婚穿的红衣服也行,但时间紧,林曼还是要另外买一件红外套。

买完布料俩人又去了隔壁卖成衣的柜台,林曼挑来挑去看中了一件红色中长款妮子大衣,圆领盘扣袖口衣摆微阔,有点复古的设计感,在一众翻领板正的款式中脱颖而出,一下子吸引了她的视线。

不过它的价格也格外的脱颖而出,让林曼瞬间熄了买它的心思。

“昨天刚进的货,今天刚摆出来,港市那边的新潮款式呢,全县城,不整个市估计都没有同款的。”售货员得意洋洋的说着,跟显摆自己的东西一样。

衣服不让仔细看不让摸,要买就付钱了才能拿下来。

一百二十块钱林曼不是没有,但在这个一块钱能买五斤米的时代,这一件衣服够她吃一年了,不划算不划算。

“买了,帮我们包起来吧。”但是她忘了,身边还有一个“财大气粗”的陆建明。

售货员得意的笑容一顿,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当即笑的更开心了,“哎呀,还是你们眼光好。”

陆建明拿着票去付钱,林曼抬手拉住他,他安抚的握了下她的手笑道:“钱够用的。”

林曼手背被他掌心的温度烫到,她下意识的动了动手,有点不自在,好在陆建明也很快收回手,她赶紧把手背到身后握了握。

陆建明十六岁去当兵,今年二十六岁,十年的时间里,除了前面两三年没攒到多少,主要也是津贴不多,后面随着他职位的不断晋升,津贴自然也跟着涨,每月除了会给陆家寄十块钱,其他基本没怎么花过,一年一年的攒下来也是笔不小的数目。

以前是没机会没时间也没啥要花钱的地方,如今要娶媳妇了,钱当然要花在媳妇身上。

买完大衣,那个售货员也看出来这俩人不差钱了,又积极的给林曼推销其他东西,陆建明倒是挺感兴趣的,让林曼挑自己喜欢的买。

“不了,其他的我都有,咱们出来也有一会儿了,赶紧买完回去吧。”

林曼心累,谁说只有女人爱花钱的,那是她没遇到一个比她还能花的对象好吧,遇到陆建明这样花钱不眨眼的,她的购物欲一下子就没了。

两人随后又去买了糖和瓜子,这边特色的点心也买了几斤,另外又买了红色的毛巾和梳子啥的小物件,林曼心血来潮还买了几张红纸。

想到以前在孤儿院跟着志愿者们上的手工课,她打算回去剪几个喜字和窗花贴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