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六零日子美滋滋[穿书] >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车只能开到这, 咱们下车把东西拿过去吧。”宋文嘉说着,把车熄火停到了家属院门口,“建明提前几天特意给我交代了, 房子都打扫好了, 我也来过, 走, 我带你们过去。”

这边似乎刚下过一场大雪, 只有道路上的雪清理掉了, 路边房屋下堆起来直接有一掌厚的雪。

“这边是新建的家属院,住进来的人还不多,这一排就你们对面那家。”宋文嘉帮陆建明办事靠谱, 连对面住什么人都打听清楚了。

新建的家属院都是联排的小院,一个院子三间正房, 旁边加盖两间厨房和储物间,剩余的空地不算大, 顶多十来个平方。

推开院门一看,地上的雪都扫过了, 又落了薄薄的一层,院里拉了根铁丝挂衣服。

三间正房都空荡荡的, 只有东西两间卧室里各盘了一个土炕, 其他连个凳子都没有。

“家具那些已经联系人在做了, 估计过两天就能送过来。”宋文嘉可是方方面面都考虑过了, 为此还去请教了江政委的夫人。

“谢谢,真是太麻烦你了。”林曼转头谢道。

“不用不用,改天来蹭饭嫂子别不给进就好哈哈。”宋文嘉帮着把行李提进屋笑道。

不等林曼回他,陆建明忽然道:“你今天没任务吗?”

“……”刚用完就扔,真是一点兄弟情义都没有。

宋文嘉笑眯眯的点点头, 临走才道:“哦,对了,江政委让你来了之后先去他那报个道。”

陆建明把东西全都拿进屋后道:“那我先去,东西先放在这,怕冷的话你先把被子拿出来去床上躺一会儿,今天的晚饭待会儿我先去食堂打了带回来。”

屋里连家具都没有,厨房里肯定也是空的。

林曼点点头,目送他离开后,先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厨房和储物间也看了下,厨房只有一个刚起的锅台,上面只安了一口铁锅,刚好他们把老家的铁锅也带来了,直接装上去,刚好一个煮饭一个烧水。

这边的冬天很冷,以后热水肯定断不了。

林曼这样想着,就想先烧一锅热水出来,结果去了储物间却没看见柴,只有几摞摆的整整齐齐的煤球,她却没找到煤炉子。

趁着陆建明不在,她刚好把收进背包里的一些东西拿出来,反正行李都是她收拾的,多一些不起眼的小东西他也注意不到。

屋里连个衣柜都没有,林曼就只把床单被罩之类的拿了出来,把东屋的土炕扫干净,先铺上一层旧被褥,怕睡的时候硌得慌,她额外又多加了一层,随后才铺上床单。

盖的被子也不够厚,林曼铺床的时候一边盘算着等彻底安顿好,她抽空还要做一床十斤重的厚被子。

铺好床,林曼拿出水盆想去外面接点水进来再把屋子擦一遍,屋子虽然打扫过了,但他们都是一群大男人肯定没有那么细致,边边角角的地方都没留意到。

刚才她在厨房门口看到了搭好的洗手台和接的水管,林曼边想着这边用水似乎还挺方便,结果水龙头压根扭不动。

水管外面也包了好几层布,难道还是冻住了?

林曼又扭了两次还是弄不出水,最后只得放弃,她打算等陆建明回来让他看看是怎么回事。

她拿起水盆和抹布刚要回屋,对面院子的门忽而打开了,一个体型微胖的妇女冲这边探头看了两眼,从敞开的院门里瞄见林曼后视线就停在了她身上。

“你就是咱们这一排新来的家属吧?今天刚到的?”这人笑眯眯的就过来打招呼。

林曼转头应道:“是,今天刚到。”

“我是住你对门的,我男人姓郭,在二营当副营长,我是他媳妇吴晓霞,你是不是接不出来水?”吴晓霞一瞧她手里空空的盆就猜到了。

“嗐,前两天那几个战士过来帮你们收拾屋子时我就提醒他们了,水管通了水要拿东西包上,结果就给包了这几层布,可不就冻上了。”

说完吴晓霞又热情的拿过林曼手里的盆道:“来,来我家,我给你接一盆先用着。”

“谢谢嫂子。”林曼忙跟她道谢。

“嗐,一点水而已,小事儿,咱才不跟那抠门鬼似的,一点水都要斤斤计较。”吴晓霞这话里有话,明显是指着某个人说的。

林曼却只是听,并没有追问。

到了吴晓霞家里,林曼一眼就看到了她家包的严严实实的水管,里面一层棉布加黑胶布,外面再裹一层秸秆,还搭了件破外套。

“你看看,得这么包才行,不然夜里一降温,管子都给你冻烂喽。”吴晓霞拿开破外套,一拧水就流出来了。

“这可比老家方便多了,你还没用过自来水管吧,这边除了冷的冻死人,其他啥都可方面了。”吴晓霞道。

接完水,吴晓霞又低头瞄了眼她的手,随即又道:“这边能去后勤部领煤炉子,你家还没有吧,最近大雪封山了,得等雪化了才能上山捡柴呢。”

“你回去把热水瓶拿来,我刚烧了一锅热水,给你灌一瓶先用着。”

她实在太热情了,林曼不好拒绝便道: “太谢谢吴嫂子了。”

“没事,没事,以后咱们都是邻居了,帮点小忙应该的,我今年二十五了,你肯定比我小吧,这声嫂子倒是没叫错哈哈。”吴晓霞摆摆手,帮她把盆又端回去。

林曼送走她后往冷水里兑了些热水开始擦屋子的角角落落,刚忙一会儿吴晓霞又提着一个背篓过来了。

“我给你送点引火的木片和秸秆,这里还有点我自己种的白菜和萝卜,你先将就吃着。”吴晓霞放下背篓道。

她腿边还站了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身上像是在雪地里滚过一样沾了满身的雪,睁着一双眼睛好奇的看着她。

“太麻烦你了。”林曼推辞不过只得接下来,随后又从背包里抓了两把奶糖给吴晓霞,让她分给孩子吃。

“哎呀,你这才是太客气了,我这点东西,哎呦,那还是我占便宜了呢。”吴晓霞乐呵呵的接过来剥了一颗就塞进了小男孩嘴里。

再次把人送走,林曼把用过的脏水倒掉,就提着暖水瓶,从背包里拿出一些棉花,又剪了几块布,准备先把水管疏通。

好在这边的水龙头没开过,管子里没水,只要把上面的冰浇开水流就上来了。

林曼把水管包住,外面也像吴晓霞家那样又裹了一层秸秆,带过来的都是能穿的衣服拿来盖水管也太糟蹋了,她只能多包几层,拿布带使劲绑紧。

最后弄好,她的手冻的都没知觉了。

林曼进屋把最后一点热水倒进杯子里捧着,边暖手边爬上床坐着。

刚才吴晓霞还跟她说这边冬天格外的漫长,夜里还会降温,不烧炕根本冻的睡不着,所以这边的家属从秋天就开始给自家备柴火,这样才能勉强烧到来年开春。

她来得晚,如今已是十一月中旬已经错过了最佳屯柴火的时间,但距离来年温度回升至少还有三个多月。

所以等雪化了,她就得赶紧给自家也存些柴火才行,不光烧炕,日常做饭啥的也不能光用煤炉子。

林曼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又下去拿了纸和笔过来,心里盘算着要做的事情,还有新家里要添置的东西。

陆建明回来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天空中又开始飘起纷纷扬扬的小雪花,等他走到家肩上和头上也落了一层薄薄的雪。

林曼听到动静出来给他开门,刚打开门就被侵入的寒气冻的打了个喷嚏。

陆建明眉头一皱,反手把门关好,“你先坐回床上去,我去把炕烧好,把饭热一热。”

饭盒被他放在大衣里面捂着,但一路走过来也没那么热了。

林曼清楚知道自己的体质,也不敢冒险,点点头又坐回了床上。

不多时,她就感觉刚还只是温热的被窝温度慢慢就升上来了。

陆建明端着两个冒热气的特饭盒进来,抬手压下她道:“我要了两盒饺子,你就坐在床上吃就行。”说完又把筷子递给她。

饭盒打开,满满一盒白白胖胖的酸菜猪肉饺子,盒子里还浇了一点醋,闻着就很有食欲。

两人一边吃,陆建明一边跟她说拿回来的东西,“领了个煤炉子,拿了些粮食,还有一些工具,家里还缺什么东西等我明天下午请假回来带你去部队供销社先买一些。”

林曼点着头,也跟他说了对门吴晓霞来送东西的事,说到姓郭的那位副营长,陆建明应该是认识的。

他听完才道:“嗯,这人我认识,人还不错,但他家里我不知道,以后就当邻居正常来往,你有什么不知道的我不在时先问问她也可以。”

吃完饺子陆建明把饭盒收走打算拿去洗,见林曼要掀开被子起身,抬手就又给按了回去,“交给我就行了,你别下来了。”

林曼哭笑不得的拿开他的手道:“那我也要出去洗漱上厕所啊?”

总不可能就长在床上吧,那她也坐不住啊。

陆建明顿了下,他倒是想说上厕所不用出去,有夜壶,然后又想到他们才来家里哪有这东西,便没吭声,心里默默把这个列入了明天的采购名单。

“嗯,厕所在后面,有点黑,要我跟你一起去吗?”

林曼犹豫了下,还是点了点头。

随后她又跟着陆建明一起去厨房洗脸洗脚,又灌了一瓶热水提进屋,就关门睡觉了。

临睡前,林曼倒了杯水给陆建明,并嘱咐他喝完再睡,里面她加了半颗养身丸,她喝一杯预防感冒。

陆建明这些日子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喝了好几杯“加了料”的水,林曼看过他身上的伤口,他现在年轻,暗伤都提现不出来,从现在开始养,还是能滋养好的。

不过前提是他以后都不会再受伤,不然也只是亡羊补牢,作用不大。

陆建明自己倒是无知无觉的,只是觉得这次受伤恢复的挺快,以往受伤伤口好了也要疼上一段时间,这回伤口却好的格外快,体力也恢复的挺好,基本没有后遗症。

林曼自己还不知道,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因为陆建明多余的体力可都用在她身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