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六零日子美滋滋[穿书] >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第二天这里难得出了大太阳, 林曼却很晚才爬起来。

她醒的时候炕早就不热了,但是林曼一伸脚,腿边忽然碰到个温热的东西, 探首一捞, 原来是个灌满了热水的玻璃瓶。

林曼抱着玻璃瓶叹了口气, 算啦, 这次就不跟某人计较啦。

伸个懒腰, 她忽然想起来自己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

昨天去供销社买东西的时候, 售货员大姐告诉她今天早上供销社有特价大白菜卖,不限量不要票。

可惜她昨晚被某人缠着直到后半夜才合眼,又这时候醒, 特价白菜肯定已经抢完了。

这么一想,林曼手里的暖水瓶瞬间不想了。

她决定了, 待会就把西屋的土炕收拾了,晚上就把陆建明赶到隔壁睡去, 太不消停了。

推开门出去,迎面而来的阳光明媚, 照在身上却一点温度都没有。

俗话说下雪不冷化雪冷,今天这么大的太阳, 却屋檐下的冰棱子都没化。

林曼缩着脖子走进厨房, 掀开炉子上的小锅就看见了里面热的饭菜, 她先提起热水壶倒了点水洗漱, 完了才吃了顿不早不晚的早午饭。

晌午十一点多,屋檐下开始滴水,屋顶的雪才慢慢开始融化。

林曼早上吃饭晚,中午不怎么饿,反正陆建明中午不回来吃饭, 她晚吃一点刚好晚上可以等到他回来一起吃晚饭。

她把土炕烧热,从背包里翻出棉花来准备再做一双更厚的被子。

然后再给自己做一个棉背心,反正她瘦,穿里面也不嫌胖。

林曼正在屋里穿针引线,屋外忽然听到有人喊她。

她走出去打开院门,就见吴晓霞手边放了一大筐白菜。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知道今天供销社有特供白菜卖吧,早上我去的时候敲你的门没人应,还以为你出去了呢。”吴晓霞指指白菜又道:“我今儿去的早,抢的多,上月家里已经腌过一次啦,这些多的给你送来看你要不要。”

林曼识趣的就点点头,没说自己其实知道,她只是笑着跟吴晓霞道谢,“真是太谢谢嫂子了,我刚来这边你照顾了我好多。”

吴晓霞瞧瞧她那小细手,一把拎起筐直接给她提进了厨房。

林曼招呼着人进屋坐,一边倒糖水一边跟她说话。

吴晓霞一进屋则开始打量她大变样的房子,夸道:“你这屋里的家具不错,布置的也好,屋里打扫也干净。”

“哎呦,你收拾的这么亮堂,我都不好意思进屋了。”说着,吴晓霞低头看了看脚上的泥水。

外头化雪了,冻梆硬的土路也解冻了,到处都是稀糊糊的泥巴。

就是林曼这院子里也是,屋顶上的雪和地上的雪一化,雪水流到地上,一脚踩下去鞋子上就沾满了泥水。

“哪里,这有啥,嫂子快进来坐吧。”林曼才不介意这个。

吴晓霞却摆摆手就站在门口看了两眼道:“不坐啦,快晌午了,该回去给娃做饭了。”

林曼一听,立马进屋去给她拿钱,然后又捡了几个咸鸭蛋给她。

“今天太谢谢嫂子了,这是我自己腌的咸鸭蛋,嫂子拿回去就粥尝尝。”

“哎呀,这可是好东西,我可不能要,你留着自己吃,哎呦,不要不要,你看你,哎呀,行行行,我拿两个回去给我家黑蛋吃,多的你收回去,赶紧的。”吴晓霞推不开林曼的手,怕推狠了鸭蛋摔地上浪费,硬被塞了俩,赶紧走了。

林曼转头回到厨房去看那一筐白菜,吴晓霞一看就是当家的一把好手,挑的白菜个个包的紧实,颗颗有个七八斤。

有了这些,她就能腌酸菜了,刚好试试徐嫂子教她的腌菜技巧。

当晚林曼就先切了一颗白菜做了个醋熘白菜,又用昨天剩下的一点五花肉做了个肉沫蒸蛋,再切两颗咸鸭蛋配杂粮稀饭吃。

陆建明训练回来,天寒地冻的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训练服,衣服上还沾了泥水,就在外面披了件厚外套。

林曼看着都冷,赶紧催着他去舀锅里的热水擦擦换身干净的衣服再出来吃饭。

他也没反驳,点点头就去了,等陆建明洗了个战斗澡出来,林曼进去收拾他换下来的脏衣服。

陆建明制止道:“你放那,衣服脏的很,我自己洗就行。”

林曼转个头的功夫,再一看他,忽然发现陆建明头上白了一片,凑近了一看才发现,是他刚才洗了头没擦干,就出来这么会儿的功夫水就在他头发上冻成冰了。

“噗,你赶紧去把头发擦了吧,小心等会儿着凉。”林曼好奇的上手摸了摸他结冰的板寸头,冰的很。

陆建明直接弯腰用手使劲扒拉两下,头发上的冰扑簌簌的碎了一地。

“就在厨房里吃吧,估计饭拿出去走一圈都要凉了。”林曼把热在锅里的饭菜端出来道。

“嗯。”陆建明轻应,转身去把摆在厨房的折叠小桌抽了出来摆上。

锅里还烧着水,火光映照下,屋里暖烘烘的,两人围着小桌吃饭,彼此的距离更近,氛围反而更温馨了。

这边冬天天黑的更早,四五点钟几乎就全黑了。

林曼在厨房里洗完澡,提着煤油灯往东屋走,好在夜里降温,地上的泥又冻上了,不用担心黑灯瞎火的一不小心踩进泥坑里。

回到屋里,林曼跟陆建明闲聊着,忽然说起,想弄点砖块或者碎石头在院子里铺几天路出来。

陆建明靠在床头心不在焉的翻了两页书,不时往林曼身上看一眼。

林曼背对着他坐在桌前护肤,雪花膏涂完脸后,再挖一点护手霜涂手,预防生冻疮。

弄好后,林曼弯腰倒了两杯水,趁着背对的机会拿出一颗养身丸捏碎分到两个杯子里,喝完自己那杯后再端给陆建明一杯。

系统积分有段日子没有更新了,只有不断减少没有再增加过,林曼每次看见越来越少的积分都愁的慌,可她目前又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等有机会出去走走看看找找赚积分的办法了。

“喏,赶紧喝完睡觉吧。”

陆建明跟她一起,也算是养成了每天睡前一杯水的习惯,他接过水杯一饮而尽,正当林曼想拿走空杯往桌子上放时。

他忽而一抬手,伸长手臂把书和杯子都放到了床头桌柜上,另一只手揽住林曼的腰把人往炕上带。

刚喝过水的缘故,他说话的声音清润有磁性,低低道:“嗯,睡吧。”说完,吹灭了桌边的煤油灯。

林曼一声惊呼被堵进喉咙,黑暗中她无力的伸手推了两下,没推动,手臂渐渐垂了下去。

窗外夜空中的云层飘动,满天的星子闪烁,夜,还长着呢。

——

第二天,又是没能早起的一天,今天比昨天更甚,林曼一觉睡醒都快十一点了。

早上起来,林曼有些忧愁的烧了一锅水开始洗床单。

自从结婚后,她和陆建明就过上了没羞没燥的日子,当然不是她热衷那种事,但关键是,她跟陆建明两个体力悬殊,每次抗议都跟小猫抓痒似的,陆建明一只手就控住她了。

不过林曼自己也心虚,她也不是完全不喜欢没感觉,所以每次反抗到最后都渐渐迷失进去忘记了反抗,结婚总是事后反思,自己是不是太容易被带跑了,下次一定要坚定。

结果每一次的下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想到这林曼不由捂脸,陆建明会不会觉得她这是在欲擒故纵啊。

啊啊啊,不能想,简直太羞耻了。

林曼使劲的搓洗手上床单,把它当成某人在搓衣板上使劲的揉。

今天的太阳比昨天的还大,终于能感受到暖洋洋的温度了,林曼又把屋里的被子抱出来晒上。

晌午时饿的快要虚脱,早上起来因为时间太晚,林曼就只冲了杯麦乳精喝,中午再好好做饭。

不过因为陆建明不在,就她一个人,也没打算做多少,林曼就拆了包挂面,简单的下了碗番茄鸡蛋面。

这番茄还是之前徐红莲给她的,有很多,以前没吃完的都放进空间里,这次也一起带过来了。

想起这个学习系统林曼就又愁上了。

之前好不容易发展出一批学生,这一换地方又得重新开始,以前积累的积分被她大手笔的拿来换了许多养身丸,已经所剩无几,再不开张估计养身丸很快就要断了。

林曼打算等天气好转一些就出去转转,或者跟吴晓霞打听打听这边的部队学校,要是可以,她还想干回自己的老本行。

下午趁着太阳还有温度,林曼把昨天吴晓霞送来的白菜一口气全给洗了,打算腌酸菜。

忙活了一个下午,林曼不仅腌了两坛酸菜,还切了几个萝卜,做了一小坛子腌萝卜条。

吴晓霞去部队小学接孩子放学回家,路过她家门口往里一瞅看见她在腌酸菜还道:“这么多,你咋不喊我来帮忙啊。”

“都忙完了。”林曼直起身捶了捶腰笑道。

说着,视线忽而落在了背着斜挎书包的吴晓霞的儿子。

小男娃五岁多了,听吴晓霞说是在部队小学上幼儿园。

林曼眼前一亮,感觉自己好像找到那个机会了。

“嫂子去接黑蛋放学啦,这么早?”

吴晓霞取了小黑蛋肩膀上的书包,拍拍他脑袋笑着道:“是嘞,他们幼儿园放学早,一天天的也学不了啥。”

“怎么会,孩子最开始接触书本时的启蒙也很重要的。”林曼笑道:“还是嫂子有远见,幼儿园还是能学到很多东西的。”

原来的吴晓霞一直在乡下侍奉公婆,一直到小黑蛋三岁大时,她跟婆婆发生了一次激烈的争吵,一气之下就跑来随军了。

来部队的路上,大字不识一个的吴晓霞吃了很多亏,来到部队后又因为来自农村,没上过学,遭过一次冷眼。

所以她就把孩子早早的送进了学校,即使儿子还小学不到什么,她也愿意每年交上一笔不小的学费,从没断过。

但每次翻儿子的课本时,吴晓霞又觉得心头闷闷的,她也不是自己不想上学的,她也想识字做个有文化的人。

可那时家里穷的都快吃不上饭了,爹娘说家里只供的起一个孩子上学,所以大哥去了,即使他每天就是在学校里睡觉,撕作业本折纸飞机,爹娘也没想过换她去。

“嗐,啥远见不远见的,我已经吃够了没文化的亏,怎么也不能让孩子再走一遍我的老路吧。”吴晓霞说道。

林曼明白她的意思,点点头,脑海里忽然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

作者有话要说:  啊,好累,下了班还要码字,嘤(t▽t)求鼓励求安慰求营养液可以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