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女巫:虚空卡牌 > 第三十八章 圣女翻了个身

第三十八章 圣女翻了个身


  “轰隆隆~”

  “咔嚓咔嚓~”

  苍月之下,头目被巨大的触手穿透胸口,直立于高空,他内脏碎烂,痛苦的看向地面,就见下方的大地崩裂,尘土飞扬,整个侯爵庄园都化为废墟,无数触手在那里卷曲蔓延,捕捉着四下逃窜的犯人,恍如触手地狱。

  “只有王国这种落后的地方才能将怪物养成这么大只吧。”

  头目看着下方的非人场面,就见自己封印的两只诅咒物正顺着地底裂缝延伸的纹路,向那被吸盘固定住的金发双马尾的多萝西爬去。

  它们紧贴着多萝西,不顾她的惨叫和挣扎,它们在吸她的血。

  而同样的,头目感觉自己身上所带的诅咒物和沿途狩猎的材料,也被那触手所夺取。

  “哇~”

  当其中一件伤势抵御的诅咒物被抽出身体,头目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同时他看向下方的多萝西,嘴角不由的上扬。

  一但控制犯人的诅咒物被吞噬,那里的一位血伯爵可就解封了啊。

  而自己完全可以通过对方制造的机会逃出去。

  而正如头目所想,当那多萝西被啃到了一半时,触手地狱里一道血光突然冲天起,苍月都被这股气息直接染红,下一秒就见无数虚无之物在天空徘徊,而地面上的黑暗触手地狱的中心也被分成了两种颜色。

  “哼~伪神的威能也能挡得住吾步伐吗?”

  傲慢又优雅的声音在触手地狱中响起,惊动了所有狼狈逃窜的犯人,他们在禁制失效后尚未来得及高兴就感觉体内一阵躁动,随即大半的血液就破体而飞。

  在触手地狱里出现新的狩猎者,这是无法被容忍的,一瞬间就见无数触手追着那血液向站在地狱中间的那个穿着燕尾服的男人冲去,然而那将血液收集到手的男人看着满天的触手只是微微一笑,随即一撩自己的衣角,下一秒一只血色的白骨链刀就猛的飞射出去。

  “咔咔咔~”

  那分割成一节一节的刀身由血液牵连,如鞭子一般向四周抽去,它不断增长,如地狱之蛇的脊骨,所遇的触手全部被它拦腰切断,无论是手臂粗细还是古树般宏伟,都被那一刀斩断。

  “轰轰轰~”一瞬间犹如热带雨林般茂盛的触手地狱便被盘旋的血刀切的一空,倒在地上连动都不动。

  这其中包括顶着头目的那一根。

  “啪嗒~”

  头目掉在了一根倒地的触手上,随即一路滚到了地面,他艰难的爬起身来,看向那有着无比高贵气息的血伯爵。

  “夜安,伟大的伯爵。”头目谦卑的说道,而一些苟延残喘的犯人看向这边,则惊恐的向远处逃去。

  “啊,你是托西?”血伯爵扫了头目一眼,想了想问道。

  “我是托西斯,您说的是我的祖父。”头目微笑道。

  “哦,孙子。”血伯爵眉头一挑。

  “呵呵,您说的是。”头目微笑着点头。

  眼前这位不是职业者,但却是传奇生物,传闻他的祖先是可媲美神一样的存在,所以给点脸是应该的。

  “孙子啊,当初把我们流放到这里,可是说没危险的,你看这,是不是该给我个交代。”

  血伯爵看向头目说道,后者闻言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好在他只是一问,随即目光就被那剩下一半多萝西吸引了。

  “女巫,你渴望血液吗?”血伯爵问道。

  “我...”

  “谁在叫我,睡觉呢。”

  多萝西瞪大了眼睛,这话不是她说的。

  血伯爵也知道不是她说的,声音是从头顶传来的。

  于是三人抬起头来,就见那苍月之下,投影出一张大床。

  那上面躺着一个睡的迷糊的少女,似乎被他们吵到了,手里拿出一根银钉,随手就向这边扔来。

  “嗖~”

  投影变成了现实,银钉发着光辉向这边射来,瞬间危机感就翻涌在血伯爵的血液里,他惊恐的看向天空的那闪光点。

  “是造物的叛逆之矛!”血伯爵大骇,扬手就挥刀向那飞射下来的诅咒物斩去,结果就听当的一声,那一刀被长着触手的盾牌挡了下来。

  “怎么可能!”

  血伯爵大惊,它可是堪比职级六的传奇生物,竟然破不了一个活化的诅咒物?

  “噗~”就在它愣神之际,下一秒就见天空的银钉消失不见,再出现时,血伯爵已经被钉在了地上。

  “还不帮忙!”血伯爵吐了口鲜血,朝头目大喊道。

  头目也是一惊,迈步就要帮忙,结果下一秒他就发现四周黑烟涌动触手丛生,那原本一动不动的触手刹那间就回归了原位,而自己的身体和嘴巴里也钻出来一大堆触手。

  “原来我早就已经死了啊。”头目恍然大悟,它的衣服和身躯逐渐被触手化,慢慢的爬向惊悚的血伯爵。

  “被老实的吃掉不就好了,何必打扰人睡觉呢?”

  彻底抹掉了灵性的头目化成了完整的触手,随即一下刺中伯爵,飞速的汲取着血液,而蠕虫和甲壳虫也飞速的爬了过来,三个东西一起分食着血伯爵。

  “我为帝国服过役,我挣九三的工资,我是贵族,我家里有钱,我,我是...”

  血伯爵感觉到自己的本源和力量在飞速的流失,他突然害怕了起来,他看向在一旁目瞪口呆的多萝西,“救我,我被钉住动不了。”

  多萝西看着眼前的景象犹豫片刻,随即点点头,猛的扑了过去,她挖出一颗血伯爵的眼球吞入肚子里,在盾牌触手去抓她时猛的向外逃离,留下独眼的血伯爵满是失望。

  然而没有达到职级四,多萝西很难在这片场地逃出,就见她化作一道血光向天空飞去,在躲过数条触手后最终还是被打散落地,肚子里尚未消化的半个眼球被一只触手的吸盘裹住,随后吸收。

  “不!”多萝西痛苦的喊道。

  但随即她便意识到自己尚未脱离危险。

  她开始飞快的恢复身体,但每当恢复到一半的时候都会被四周的触手打散,直到她再也恢复不起来,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原来你也能感受到痛苦啊。”

  铁处女里,美狄亚歪着头看向多萝西,“当女巫没一个善终的,这是根源恶魔给的诅咒。”

  “我们不同,我不像你,你是废物,还是女巫中最低等的那种。”多萝西看向美狄亚说。

  “我低贱也是凭借自身的本事,不像你,出卖导师。”美狄亚看向多萝西,“你死了,午夜蜡烛估计欢呼吧?”

  “我是她们的成员,她们只会为我报仇。”多萝西怜悯的看着她,“不像你,出卖师妹的诅咒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