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灵灯 > 第382章 禅功初成

第382章 禅功初成


  他的眼底,忽映出一丝红缎。

  那是封存在他左臂刺青内的‘天帝宝血’。

  嗡嗡——他胸口的血契亦开始翻腾,那绺宝血也随之愈加发亮。

  黄泉凝视着戴丽娜,坚毅道:“你放心,我绝不会伤你分毫的。”

  戴丽娜已被其高尚的人格所折服,只动容道:“小女子,任凭墨公处置!”

  黄泉微微颔首,比出指诀一勾。那‘宝血’便如被细线牵引抬升,缓缓向后者的眼耳口鼻里钻去……

  后者虽紧张得直掐大腿、口中支支吾吾,但她依旧稳坐如钟,就连呼吸都压得非常轻幽。因为:她相信黄泉、相信墨龙渊,相信世上还有良善与正义。

  滋溜滋溜。

  过得不久,戴丽娜便能明显感受到——那温热的‘天帝宝血’灌入了她的脑中,如是洗髓除垢一般,将一缕缕黑浑的思绪剥离出来,混入宝血之内。

  随之,那宝血又如‘蛇线穿窍’的戏法那般,自戴丽娜的口鼻眼耳中钻出,游回黄泉的右臂,再度化为平常缄默的图腾刺青。

  可是,这一回刺青却并未缄默,更还叽叽喳喳地说起了话!

  “嗯,如此一来,就已摒除她心中所生的怨恨了。”

  “多谢离大师拨冗相助,若没有你……我是绝然帮不了她的。”

  “哼哼,你明白就好。”离肠嗦咯一声,钻回猎王戒里道,“小子,两百只烧鸡已经独剩下鸡架了,三百多坛的葡萄酒也都快见底了。你……赶紧想办法再弄些猪肚鸭肠、牛肉羊肉来,我和那小丫头想要打火烧锅吃。”

  “什……什么?你们把‘两百只烧鸡’和‘三百坛酒’都扫荡完了?才过了三天欸!”黄泉惊得都快背过了气儿,捂住心窝连连感叹:‘这两个家伙……这两个家伙真是‘天吃星’下凡呐!就算给他们龙翅象肉,恐怕也不够塞他们牙缝的!养不起……真养不起啊!’

  “嗯?吃你点、喝你点又怎么咯?”离懒猫摇头晃脑,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道,“你现在可是身价十几万聚灵丹的大富豪啊!就算每天是山珍海味、虎心熊掌,都能吃它一百零八盘!再说了,没有我们俩陪你来此……你大事能成吗?哈哈!”

  黄泉本不是吝啬之人,供师父和朋友吃喝,也是使他愉快的。可这两人……实在太是能吃了,简直已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他只得认命道:“呵呵,无妨……筹集‘复国军饷’之事,就暂时先搁置吧……”

  “嘿嘿!小姝儿,我成功嘞!”

  “哇,离大师您好棒哟!只是……”

  “只是什么?你想吃什么尽管开口吧!”

  “不是喇。人家只是觉得打火锅……没香油佐料怎么成?”

  就在离懒猫和姝儿聊得起劲之时——黄泉忽觉得腹下‘有股灵气’陡然间不听使唤,直往头顶心冲。就像是要将他的天灵盖给迸破,飚向万丈高空似的。

  他连忙盘坐雪地,提起灵力,企图压抑住那股不由自主的‘失控灵气’。可那失控的灵气,就如是雷过金缕、势如破竹,全然不是他所能压制住的。

  哄嘡嘡!

  就在此刻,他忽觉自己的天灵盖有一股宏大的奇力,自上压落。

  转瞬便将那些不受制约的灵气,统统赶回了他那泛滥的丹田气海之中。

  “莫要走火入魔,快按为师教你的心法修炼!”

  “是,师尊!”

  黄泉知道是那‘狂龙’已返,便开始潜心按照《无相禅功》的第一层修炼。

  可奇怪的是——同一本《无相禅功》的上卷,他的修炼走向却与‘狂龙’和‘宝匣人魔’大相径庭。他们两者,皆是杀人去面后,将其灵根强行移栽入自己的意识海内;而黄泉的意识海中,却有一道自由的金芒灵体来去漂浮,它是如此灿烂、夺目、不受丝毫拘束!

  黄泉心中默想:‘有心无相,相随心生;有相无心,相随心灭。生其容、灭其性、长其心、断其根,归有相于无形,转无相于有形……难道,这就是‘有心无相’之相?而他们所练的,则是‘有相无心’之相?’

  ……

  “喝啊!!”

  七层宝阁,万花莲座之中央。

  墨龙渊周身恍如金佛开光一般,冉起耀眼的层层灵波,震荡灵域。

  狂龙明王搭着墨龙渊的脑袋,心中大感意外。他想:‘这小子……究竟悟到了什么?为何他体内的‘灵气流动’会如此剧烈?这功法的构成,感觉与《无相禅功》颇为相似,却好像又……更胜一筹?!’

  就在他细思晃神之际,一股神圣的灵压登时自墨龙渊体内迸发!

  一瞬之间,地覆天翻——后者竟是险些将‘狂龙明王’的虚像给冲散;并把‘宝匣人魔’和一众‘外门弟子’弹飞出了数十丈远;还崩得整座‘龙瓮宝阁’裂开了千百竖纹,仿佛再推上一把,便会墙坍楼倒。

  墨龙渊高高悬空而起,如是佛陀的转世灵胎一般,睁眼起身。他遥望裂口外的天光,合十一拜,默念:‘阿弥陀佛。想来千百年前,这‘无相灭宗’绝非是邪门魔教……只是当时有些执迷不悟的弟子,为求速成《无相禅功》而险走捷径,因此曲解了这高深的心法。真是可悲,可叹呐……’

  他虽心如明鉴,已知晓禅功之秘。可嘴上仍需赞扬道:“感谢‘明尊大神’保佑,并渡弟子突破难关,练得我宗至高无上的禅功!”他又转身向狂龙一拜,“也多谢师尊,在我即将走火入魔之际,协助弟子收敛心性、凝神静气!”

  狂龙稳住了虚像之形,并探知到‘墨龙渊’的灵阶也得到了晋升,成了‘玄阶灵尊’。他的心中,百味杂陈——有对墨龙渊修炼门路的疑惑与不解、有作为高徒之师的光彩与自豪、亦有在宗门大会上折取双桂的野望与信心……而最多的,却是一种源于修灵者本能的嫉妒。

  嫉妒,是因为他也看得透彻。

  他知道‘墨龙渊’与众不同,且迟早能够超越他。

  他心中不住思索:‘这小子……刚才究竟做了些什么呢?’

  良久,狂龙只单单望着独坐莲台的戴丽娜,面罩下的嘴角一崴……

  ※※※

  冷雾稠密,月影稀疏。

  雪玉山麓眼下已寂寥无人,只余下了飞雪与寒夜。

  寒夜又似墨,在漫天的柳絮飞雪之下,勾勒出了一道倩媚窈窕的曲影。

  那曲影欲走欲停。

  犹豫半晌,最后还是踱出了冷雾,来到热汤温泉边。

  她,胴体的皮肤白洁如霜。仿佛一被男人触碰,就会融化。

  她,难掩的双峰与后臀,温婉似玉。若是哈得一口暖气,便会震荡起颤颤瑜音。

  她,宛若鱼肚般的美足,轻点着热雾滚滚的汤水,颤动着水底的星月飞雪一世界。

  汤中所映,这女子正是那冻土‘纳兰氏府’的二小姐——纳兰秋霜。

  “呼……”

  纳兰秋霜轻声一叹,泡入了那热腾腾的汤水。

  那一股股的暖流,似是从她足底的刺青钻入,顺着灵脉涌上头顶心。

  连月的奔波,总算告一段落。她能将家仆安全地送至‘白玉庵’,也自觉不容易。

  她捧起了一泓温泉,映照着自己俏丽却疲倦的脸庞良久,才将其缓缓泼到自己那深凹的锁骨与丰润的胸膛上。

  就在她想闭上眼睛,舒服地小睡一觉时……

  ——对过,竟然也有一阵阵涟漪传来!

  ——随即,对面的热雾之中,有道冷漠的嗓音响起:“别睡。”

  “啊?!”

  “冷静,我不会瞧你。”

  “你……你说得轻巧!是男人,怎会不瞧?”

  “哼。天底下,不是每个男人都色如狼狗的,快起身罢!”

  纳兰秋霜眼珠一横,捂着脚底的刺青道:“北冥凛,你自己为什么不走?”

  雾中的北冥凛沉吟片刻,喝了酒道:“是我先来的,你后到的。自然,是你该避我。”

  纳兰秋霜轻啐了声,辩道:“那你身为男人,不该礼让我这个弱质女流吗?”

  北冥凛不削地哼了一记,冷道:“你,是弱质女流?你远比十个、百个精壮的大汉都要可怕得多!”他一顿,又喝了口酒道,“你,根本不需我来谦让……”

  “哼,哼哼!”纳兰秋霜笑得一串,半晌歇不下来。

  “你这女人,有何可笑的?”北冥凛眼目一动不动,只眺望西南夜漠。

  “我只笑啊……堂堂北冥大侠你,为何会这么小心眼、这么记仇?”

  “我,并没有小心眼,也不记仇。我只是单纯地……不喜欢你这个人。”

  任何一个人,无论是男是女,都不希望自己被人厌恶。就算有人信誓旦旦说:自己喜欢被人讨厌,喜欢孤独——那全是骗人的谎话,渴望关怀的真话。

  那人若当真喜欢被讨厌、喜欢孤独寂寞,他又何必与你废这么多唇舌呢?

  纳兰秋霜,从未听过这么决绝的言辞,也从未想过会有男人对她这么冷漠。

  被人讨厌的感受,又咸又涩,就像眼泪的滋味。

  纳兰秋霜的嘴里,已经又咸又涩,还有些发苦。因为,她已落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