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长生成空 > 第二章 满山跑的鼎

第二章 满山跑的鼎


  几个小家伙每天都混在一起,最远也就去过景族的集市,喜欢听传说故事的他们经常往集市跑。

  集市有座茶楼,有专门说书讲故事的人,几个小孩总跑去凑热闹。

  一下学堂,五个小家伙就打算去集市,还没出族地,迎面走过来三个孩子,都跟景瑞差不多大。领头的叫景泉,眼睛扫了一眼五人,最后落在景天身上。

  “你不是那个谁吗?”

  景泉手指着景天,问两边一起来的孩子。走近景天,想捏捏景天的脸。

  “我不是那个谁!”

  景天崩着脸,嘟着嘴,眼睛翻看着景泉,用手拨开伸过来的手臂。

  “哟呵,挺厉害的啊!还有点力气嘛,要不要哥哥们掂量掂量你的斤两,再教你几招?”

  景泉不依不饶,又伸出手,景天依旧拿手挡开。景泉顺势抓住景天手腕,运气使力一推,已经凝气七重的景泉不是现在的景天能抵抗的。景天后退不及,摔了个仰八叉。

  “你们是想打架吗?”

  景瑞、福海、大嘴巴围住三人。景天爬起来,眼睛鼓着景泉,九斤帮忙拍打他身上的灰尘。

  “闹着玩儿呢,果然没有修炼,废物一个!”

  景泉朝边上两孩子挥手,走开了。

  没有了玩的兴致,景天感觉受了“奇耻大辱”,低头朝家走去。想着:姐姐厉害,可姐在太平道门修行,能大老远的为自己这点事跑回来吗?都说爷爷是族里的长老,没人敢欺负,总不能跟爷爷说:爷爷,我被景泉推地上了,帮我揍他!

  自己怎么就废物不能修炼了?还有只有模糊印象的父亲,到底去了哪里?景天满脑子的问题,他决定回家找娘亲问个清楚。

  “娘亲,”没进门景天就叫开了。

  “天儿回来了!”在院子里打坐的林芸芝睁开眼,看着景天跨过门槛,直接来到自己身边,板着小脸。

  “怎么了?”林芸芝摸着景天脸蛋问。景天望着娘亲温柔带笑的脸,忽然觉得一脑袋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没什么,有点饿了。”景天终究没有问出口。

  “刚好福海的父亲送来一只山兔,娘亲这就去做。”林芸芝起身,忙去了。没过多久,林芸芝端上一碗兔肉丝,一个大盘装着四条兔腿,一碟调好的佐料。

  景天早早的坐在桌子边,晃着腿等着。闻着带卤味香的兔肉,景天一把抓起条兔腿就啃。林芸芝坐下来,没有动筷子,看着景天吃。

  “娘亲也吃!”景天大眼盯着林芸芝。

  “娘亲不吃,看着你吃就好。”

  林芸芝本来想说,修行的人不吃没关系,可看着景天的大眼睛盯着自己,

  “嗯…好吧,”

  林芸芝拿起筷子夹了几缕肉丝放嘴里。景天嘴带笑,撕扯着兔腿,一脸满足,已然忘了遭受的“奇耻大辱”。

  糖豆吃完了,就要去族里找丹爷爷,这是丹爷爷交代过的。

  丹爷爷是族里的客卿长老,族人都称呼丹老,具体姓什么没几个人知道。除了景天的爷爷跟族长,还有几个长老外。

  景天早起,没有去学堂,直接来到族里。他们这支旁系村落离景族不远,像这样围着景族的村落很多。大族就是这样,小族村落也只有依附大族才能生存下去。

  一片群山,外面看平淡无奇,只有从山门进来才会发现:整片山脉,从山上到山谷,到处是亭台楼阁,正中心还有大殿,就像一座城隐藏在大山中。

  丹老的洞府在丹峰的半山腰,由于丹老的原因,都称呼丹峰。景天来到洞府前,喊了声“丹爷爷!”丹老让他进来。

  洞府前有个不大的小院,院子里有晾晒的草药,散发着药香。靠近洞府,摆着九个从大到小排列的鼎。

  “小天来啦,糖豆吃完了吗?”

  丹老盘坐在洞府一个大药鼎边,头发胡子灰白,身形消瘦,一身素袍。手拿着一张陈旧的兽皮卷。周围摆着各种草药,兽骨。

  旁边小案桌上摆着各种瓶瓶罐罐。见景天来,笑着问他。

  景天的爷爷也在这里,手里拿着包草药,靠近鼻子闻,没有看景天。

  “嗯,吃完了。”景天回应道,见爷爷也在这里,跟着叫了声“爷爷”。

  “你过来。”景天的爷爷放下手中的草药,扭头看着景天。

  “今天是你泡药浴的日子,族里虽没有把我族的功法传下来给你,但也不是没别的路可走!”

  景天爷爷说着从怀里拿出卷兽皮,

  “这是卷炼体法诀,应该是手抄本,而且不全。算是祖上留下来的吧!我们这一支曾是族中嫡系,甚至整个景族都是由我们祖上开创的。

  只是这法诀不知道出于何处,何人所抄录。因为不全,炼体又所需太大,所以族中没有收录。你情况特殊,你就拿它炼体打好基础,先熟悉一下。”

  景天接过爷爷递来的兽皮卷,上面金色字体记录着一段法诀跟修炼方法和注意事项。

  景天有些激动,平时看着小伙伴们都在修炼,嘴上说不修炼,心里别提多羡慕。

  这是第一次接触修炼,虽然不是功法神通,但爷爷说的肯定不会错。

  景天坐在一边,手捧兽皮卷,不能马上全部领会,就全部记下来。这篇还不知名字的炼体法诀说的是以意识主导神念,以神念引气炼体。他盘坐下来,尝试了几遍,感觉效果不错。

  景天爷爷看着景天的神色,知道有所收获,手捋不多的几根胡子,连连点头。

  丹老走到最小的鼎边上,对景天说:

  “小天,这个鼎能举起来吗?”

  景天起身,收起兽皮卷来到小鼎边,手执鼎耳,蹲步搬起鼎,挺胸上肩。走了几步,不是很吃力。丹老点头:

  “后山沿台阶而上,山顶有一方池水。今天午时之前取来,有大用!装满那个木桶。”

  丹老手指走廊尽头的木桶说。

  景天扛着鼎出门就朝后山跑,到了山脚又沿台阶一口气跑到山顶。一个五米见方的水池,出现在眼前。

  台阶直达水池边,池水雾气腾腾,清澈见底。景天上前沉鼎打水,一路不停歇的往回赶。

  鼎里的水一路晃荡,打湿了景天半边身子。回到院子,把剩余的水倒入木桶。

  “要是不洒就好了。”

  丹老看着景天,有些遗憾的说。景天没有回话,扛着鼎出门,边跑边想着怎么不洒。

  来到山顶打好水,景天试着脚尖先着地,稳定气息,控制身形,把握节奏,鼎不晃水不洒,好多了。

  记不清跑了多少趟,只知道自己汗流浃背,很累。待木桶水满,午时也差不多了。

  丹老满意的点头,端出一碗汤药给靠在鼎边喘气的景天。

  喝下了汤药,清凉圆润的感觉自喉咙到肚子,再到丹田,接着由经脉散发到全身。疲劳感消失,景天马上就地盘坐下来。

  约半个时辰,丹老让景天又找了个木桶,用他打来的水净身,准备入药鼎泡汤药。

  忙活了半天,就是为了洗个澡?景天想着。景天爷爷捏着胡子,一直脸带微笑看着没说话。

  地火已经熄灭,药鼎汤药准备好了,褐色的汤药还泛着热气。草药味夹带着淡淡的清香。丹老让洗好了的景天躺进去,盖上鼎盖。

  汤药仍然热,但不是烫,借着药劲刺激景天的皮肉。

  接着渗透皮肉,刺激经脉、骨头,甚至是骨髓。最后连五脏六腑都有感觉了,那是痛,深入骨髓、刻骨铭心的痛。

  景天觉得这次的汤药跟以前大不一样,太痛了,难以忍受。

  他急忙默念炼体法诀,不是很熟练的运行刚刚体悟出的、以神念引药力游走全身。

  变被动为主动,痛感消散好多,应该可以支撑下来了。

  “应该没问题了,情况比预想的要好很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位老人摆上茶几,丹老端着茶杯喝了一口,看着药鼎说道:

  “那就好,苦了小家伙了,但愿他能走出条不同的道来。”

  丹老望着景天的爷爷说道:

  “你是拉不下老脸吧?”

  “你说对了一半,为小兰修炼的事,我跟几个老家伙摆出的理由是小兰天赋好,这孩子也争气,现在成了太平道门的弟子。

  小天一出生他们就说没天赋,刚好堵了我的嘴。即便拉下老脸,跟他们胡搅蛮缠,他们也不会答应了。”

  “雨淳走时说是要给小天找条出路,我看也不容易啊!”

  “他走时也没多说,只怕是不想看那几个老家伙的脸色,不愿跟他们说好话。”

  “小天打出生就服丹药,泡汤药。你不要以为用上了我的古方就占了便宜,现在的所需还能勉强维持,将来要达到要求所需更甚。

  不说珍稀草药、奇珍,灵药、神魔精血就不是一般教派、家族能拿的出来的。有的甚至这方天地都没听说过!”

  “走一步看一步吧,眼下只有尽最大的努力让他打好基础,至于将来能走到哪一步,就只有看他的造化了。”

  “这条路太难了,也不知道我们费尽心思为他安排的是对还是错?”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再说,世间再好的灵药、神血,丹药、宝贝,不能发挥效用,留着何用?”

  “有道理,听说小家伙一出生就咯咯的笑,他在笑什么?”

  景天爷爷呵呵笑着捋胡子说:“谁知道呢!”

  两位老人的谈话景天一句也没听到,他现在像是在入定中,运行法诀淬炼身体。

  由外及里,再到五脏六腑。整个过程持续了十二个时辰,药力在慢慢的减弱,汤药已经干了,在景天身上结上了一层壳。

  丹老打开鼎盖,景天睁开眼睛,“嘭”的一声轻响,汤药壳碎裂散开,药鼎发出轻微嗡响。

  景天出药鼎,抖落碎屑。一身皮肤呈褐色,颜色随着时间在慢慢减退,过了一会呈现正常肤色。

  景天觉得神清气爽,身体轻盈,

  “嗯,不错,炼体三重。以后就扛第三个鼎修炼吧。”丹老很高兴,望着景天说道。景天爷爷只差哈哈大笑了,比自己突破还开心。

  “谢谢丹爷爷,爷爷!”

  景天听丹老说他现在炼体三重,证明自己能修炼了,他很开心。走到第三口鼎边,轻松举起来。

  “等你适应这份力量之后,再来换第四个鼎。”丹老边说边走到景天身边,递给他一包丹药。

  自打这天起,景天扛着鼎围着村落到处跑。一段时间后,他学第一次拿鼎打水,把鼎里打满水,跑的时候依旧做到不让水洒出来。累了就服下颗丹药打坐,运行炼体法诀。

  福海、景瑞、大嘴巴、九斤几个见了很好奇。最初的修行就是炼气,他们觉得景天这样也不错。

  当得知还有丹药跟炼体法诀,他们就更想跟着景天一起炼体。

  景天觉得适应了第三鼎,要换鼎,带着几人来到丹老这里。

  丹老没说什么,都是一个房头的,景瑞还是景天大哥。想来景天爷爷也不会说什么的。

  就让他们先扛鼎试试,最小的鼎二百五十斤,第二个鼎五百斤。

  景瑞年纪在几人中最大七岁了。修为凝气四重了,扛第三鼎。福海修为凝气三重,第二鼎,不过他身体素质好,炼体很适合他的,比景天大一岁多。

  大嘴巴凝气三重,九斤都在凝气二重,丹老找了个差不多药鼎,这样就都有的炼了。

  给几个孩子炼好丹,交代嘱咐几句就让他们自己去修行。

  景天拿出了不知名的炼体法诀,跟他们说了自己的感受体悟,几个小家伙如获至宝,这是之前他们几个想都不敢想的。

  五个小家伙扛着鼎,开始了自己的炼体之路。每天,村里的族人都会看到满山跑动的鼎,还有几个孩子的嬉笑声。

  慢慢的他们几个觉得围着村落跑没劲,开始朝山里跑,往没人的地方跑,甚至哪里不好走、哪里险就往哪里走。

  修炼本来是很枯燥乏味的事,但有了几个小伙伴一起,立马变的兴致盎然,激情四射。

  随着力量的增长,信心也开始膨胀。坐在悬崖边休息的时候,都有跳下去的冲动。

  “这跳下去肯定摔不死,最多也就是负伤。”

  福海探头望着悬崖下方,悠悠的说道。看看,还真不是没想过!

  景天力量增长的很快,得益于汤药,第四鼎在手里可以抡起来转圈圈了。有隐隐要突破的迹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