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长生成空 > 第十一章 破败山门(二)

第十一章 破败山门(二)


  老人没有带他们去那里,而是沿着一条曾经的大道,朝山里走。

  路两边是高大魁梧的石像,都缺胳膊断腿的倒在地上,断成了几截。

  看头像有的像人,有的像是兽首,还有的面目狰狞不知道是何方神魔。

  路的尽头是座殿堂,旁边有阁楼。穿过殿堂,走出开阔地,到山脚沿台阶而上。

  半山腰有个亭台,都以倒塌破败。亭台两边是围着山体开凿的石道,石道应该有护栏的,现在都毁了,站在石道上朝山下看是不见底的悬崖。

  走了半圈的石道,就看见一座建在两山之间的石桥,曾经存在的护栏也不在了,远看就像随时都会垮塌一样。

  走上石桥朝桥下看,雾气蒙蒙,隐约可见山谷的树林。

  老人停下来转身,笑着对景天他们说:

  “这就是曾经的山门,你们可以在这里修炼吧,完了就去桥对面找我。”

  老人说完丢下景天几个小家伙,自己走过石桥,进入一个依山体开凿的洞府。

  景天他们扛着鼎退回来,然后到处跑,到处看。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都是石头。老头都说了什么都没有了。”

  福海有些不耐烦的说。

  “人老头还说了,这么大的山门,其实还是有些底子的。”

  景瑞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福海,福海眼睛顿时放光,到处瞄。

  几人听说有底子都来了精神,扛着鼎到处找。从这头找到那头,那头找到这头,各个山峰都找遍也没见到所谓的底子。

  本来说好的,让他们修炼完了去找老人,这下好了,为找底子找了三天!

  “该不会是老头故意骗我们的吧?”

  大嘴巴猜测道。

  九斤对大嘴巴翻白眼道:“人家又没让我们去找。”

  几个人找了几天,毛都不见。这一天,在天暗下来的时候才垂头丧气的往老人洞府走去。

  洞口不大,到了里面才知道这里看似洞府,实际比大厅小不了多少。四周都是灯火台,东倒西歪没一个点着的。

  顶上布着很大几颗夜明珠,所以这里并不黑。

  正对门口是台阶,台阶旁边有个大水池,散发着淡淡雾气,池水颜色呈象牙色。

  水池的一角生长着几株紫叶莲,紫色莲叶平躺在水面。开着两朵紫色莲花跟一个花蕾,都漂浮在水面。

  台阶上老人闭目盘坐,背对着景天他们几个。老人前方顶倒垂着数根石钟乳,在正中间一根尤为粗壮。

  下方是个石窝窝,盛接不知多久才会落下一滴的乳液。石窝有个缺口,一条水槽连接下面的水池。

  很安静,没有人说话,几个小家伙看着水池,景天觉得应该很不凡,泡泡也没什么的。

  把鼎轻轻搁一边,脱了衣服,似又想起什么,在衣服堆里翻出布袋,从里面拿出小乌龟。

  福海他们几个也跟着脱了衣服,五人走进水池,一阵暖意浸入皮肤。小家伙们马上盘坐下来,运转炼体法诀。

  景天手里的小乌龟沉在水里,慢慢的发生着变化,只是景天现在不知道。

  不知道沉淀了多少岁月的石乳,随着炼体法诀的引导正慢慢改造着几个小家伙,扩张经脉,壮实骨骼,连五脏六腑、神识都得到了滋润,变的强大。

  “嗯?”

  老人睁开眼睛,轻嗯一声,接着自语:

  “天罡炼体诀?”

  带着微笑缓缓闭上了眼睛。

  景瑞身体微震,水面涟漪,一直没突破的他在这个时候突破了,凝气六重,且势头不减。

  又过了会大嘴巴、九斤也突破了,两人的嘴角上扬带着笑意。小乌龟背上的伤痕在慢慢平复,有裂痕的龟甲慢慢翘起。

  别人看不出来,但经常拿在手上玩的景天应该可以看出来。

  景天在天亮的时候睁开了眼睛,从水池里走出来,穿上衣服,把小乌龟放进布袋。

  吃了几颗炼体丹药,走到洞府外,趁着身上余留着暖意打起了《万象拳法》。

  打了几通后,他感觉血液循环加速,经脉鼓胀,随即加快了练拳节奏。

  步伐、身形流畅,拳越打越顺畅,每次出拳都带起黑煞,身体气流环绕,搅动着周围的杂草矮树。

  运行中的身体猛的停顿,环绕的气流散开,他也突破了,炼体六重。力量在能够感觉到的增长,身体轻盈敏捷,神清气爽。

  打完拳法,景天又盘坐门口运行起炼体法诀。

  福海几个人都出来,学着景天吞了炼体丹药,打起了拳法。都有收获,只是福海很苦恼,因为就他没突破。

  收了功,景天见都得到了好处,想起了小乌龟,这才拿出来仔细查看。

  他看出了小乌龟的变化,幸好没扔掉,看着好像有活过来的可能,他很期待小乌龟的苏醒。

  小家伙们尝到了甜头,开始老老实实的在这里修炼。白天扛着鼎满处跑,晚上回来泡水池。

  刚来周围都跑遍了,就这洞府附近,山连着山没去过。

  每个山头跑上跑下,一段时间后都跑遍了。福海这个时候也突破了,带劲啊。

  慢慢的,几个小家伙朝崇山峻岭深处探索。在一处山谷地带,他们发现了大片的草药园。

  草药园有阵法防护,只是他们不知道,这个草药园布置的还有聚灵阵。

  “哇,这么多的草药,小天,快看,那是灵药吗?”

  九斤兴奋的指着一株颇有灵气的草药问景天,因为他懂。

  “嗯,那是炼体用的着的九珠草,看品相应该属于灵药了。这里怎么会有灵药?”

  景天感到奇怪。

  “这里应该有人看守,会不会是那老头?”

  大嘴巴在一旁看着草药猜测道。

  福海两眼放光:“这要都是我们的多好啊!用不着累死累活的打凶兽了。要不我们动手偷吧!”

  景瑞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看不到有阵法吗?再说老头人不错,带我们来泡石乳。”

  福海摸摸头笑着说:“我也就说说,小天以后对人家好点,兴许老头一发善心,就给我们几株灵药了!”

  景天看了一眼福海,没有说话。

  大嘴巴:“小天,你说我们泡的池子里的紫色荷叶是灵药么?”

  景天:“嗯,《药典》里说紫叶荷是灵药,不过我们泡的差点,可以说是仅次于灵药。不知道什么原因。”

  大嘴巴:“这就是我们找了几天的底子啊,原来在这里,害我们跑那么远!”

  福海:“找到了有什么用,看着干瞪眼!”

  景瑞:“走吧。”

  几人一步三回头,离开了谷地,回到了洞府。老人依旧盘坐,台阶上背对着门口。

  一回来,就脱了衣服进池子里泡着。每次景天都带着小乌龟泡,有裂痕的龟甲全脱落了,景天小心捡起来装进布袋。

  白天,小家伙们再也没有去草药园了,福海说,看的到捞不着,眼不见为净,免得心里痒。

  老头说界河这边是东启域,第一次踏入东启域小家伙们决定继续深入。

  这次他们几个跑的够远,已经出了山门范围了。几人在一个空旷的坡地,坐在石头上歇息。

  景天望着前面的树林,想着第一次深入陌生的东启域:也没什么嘛,跟他们那边一样,到处是山啊石头树的。

  突然,前面的树林传出人说话的声音,紧接着从树林里走出三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应该跟景天他们一样,出来历练的。

  景天他们站起来望着这几个人,那四个孩子也看到了他们,其中一个孩子指着景天他们:

  “快看,是外来者!”

  三个孩子朝景天他们跑来,树林里又出来四个孩子,也跟着跑过来。先到的三个孩子有一个拿着法力祭炼过的长枪。指着景天他们:

  “你们这些外来者跑到这里来,想干嘛?”

  这时后面的四人也到了,有个孩子背着弓箭,应该也是法力祭炼过的。

  “狠狠揍他们!”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一群孩子就冲过来。人比你多,还有法器,不揍你难道跟你客气?

  福海提鼎对上拿枪的孩子,每个人都有对手,那个背弓箭的在边上游走,寻找目标。

  他一直注意着景瑞,因为景瑞看着年龄比景天他们几个大,修为也最高。

  跟景天对上的孩子,景天上去一拳打在他腹部,弓身倒地。

  这是没用全力,要拿对付凶兽的劲头,景天能一拳打死他。

  景天回头,福海、大嘴巴不用担心,九斤被两人围殴,打的很惨,景瑞占据上风,对手不支,只差倒地。在看场外那个弓箭手正搭箭对着景瑞:

  “大哥,小心!”

  景瑞扭头看景天,一支箭似一条线,直奔他而来,穿透前胸带出血肉,胸前血顿时印透衣服。

  “啊……”

  景天大叫,抄鼎追向弓箭手。弓箭手搭箭射向景天,景天一直盯着呢,挥鼎挡开,箭矢擦着鼎身“锵”的一声,擦出火星。

  景天速度奇快,继续追来,弓箭手本来想搭箭再射,看景天已经近身了,掉头就跑。

  景天提鼎扔出,砸在了后背,弓箭手大口吐血,景天上去几拳打得昏过去了。

  他收了弓箭,一手提鼎一手提着弓箭手的腿,拖着回到战场。

  围殴九斤的两人看苗头不对想跑,景天扔下东西上去一人一拳,一个倒地爬起来就跑,另一个身形踉跄的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