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韶光艳 > 011(今晚的月光都在他面前黯然)

011(今晚的月光都在他面前黯然)


舟车劳顿,又泡了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头发干后,虞宁初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她睡醒,惊觉已是黄昏。

虞宁初赶紧坐了起来。

杏花、微雨两个丫鬟端着水进来服侍。

杏花是虞宁初身边的老人,微雨是三夫人拨给她的,原来在三夫人身边做二等丫鬟,今年十六岁,眉目清秀,瞧着就有一股大户人家丫鬟的稳重劲儿。

“姑娘可醒了,岚姑娘来过两三趟了,见您睡得香,没让我们喊您。”杏花俏皮地道。

虞宁初很是惭愧,初来乍到,居然睡了个懒觉,“下次你们记得叫我。”

微雨笑道:“姑娘不必着急,岚姑娘喜欢您才来得那么勤,并非有什么事。”

虞宁初点点头。

“今晚府里有宴席,姑娘穿喜庆一点吧,这身如何?”

微雨打开衣柜,一手拿出一件蜜粉色绣牡丹花的褙子,一手拿出一条水红色的长裙,抬头对虞宁初解释道:“夫人动身去扬州前,叫府里绣娘照着岚姑娘十四岁时的尺寸给姑娘做了几套秋装,看姑娘的身量,应该合身。”

虞宁初:“舅母费心了,拿过来我试试吧。”

杏花、微雨一起伺候她。

虞宁初与沈明岚身高相仿,只是更纤细些,这套衣裳穿在身上略显宽松,不过并不是十分明显。

微雨绕着虞宁初转了一圈,掐掐腰,思量道:“等会儿姑娘出发了,我便将剩下几套送去绣房,只需要微改,明天傍晚就能送过来。”

虞宁初:“嗯,这事就交给你了。”

然后去装零钱的钱匣子里抓了几颗银瓜子,交给微雨:“明日过节,还要绣娘们赶工,到时候一人发一颗瓜子,多少是个心意。”

一颗银瓜子相当于二十个铜板,既好看又不贵重,对于虞宁初表姑娘的身份,非常合适了。

微雨收好银瓜子,待虞宁初更加敬重,伺候的主子明理懂事,她们这些做丫鬟的就容易当差了,若是遇到那种刁蛮不讲理的,管了主子不爱听,不管出事了丫鬟第一个被连累,那才是有苦难言。

虞宁初打扮完毕,沈明岚又来了,因为时候不早,表姐妹俩约好明日再去逛花园,这便携手去见沈三爷夫妻。

隔了一下午不见,虞宁初发现舅母气色红润,眼眸明亮,宛如一朵被雨水滋润的鲜花,更加娇美动人,与仙风道骨的舅舅并肩坐在一起,十分相配。

“阿芜休息的如何,碧梧堂住着可还习惯?”三夫人笑着问。

虞宁初面颊微红:“习惯,床很舒服,不瞒舅母,我刚刚才睡醒呢。”

三夫人:“正常,咱们赶了一路,太累了,舅母下午也睡过头了。”

沈三爷不知道想到什么,低头去端茶。

三夫人余光注意着丈夫的动作,见丈夫放下茶碗,她便站了起来:“走吧,今晚宴席摆在荣安堂。”

荣安堂,是太夫人的院子。

于是虞宁初又见识了一遍平西侯府的重重宅院。

明日才是中秋,今晚的宴席已经带了节日的喜庆气氛,太夫人问过虞宁初一些扬州见闻后,便不再特别理会虞宁初,虞宁初有热情的表姐陪着,或是吃菜或是轻声闲聊,一刻也没有被冷落的生疏感。

隔壁桌就是沈琢、沈牧、沈逸、沈阔四个堂兄弟。

沈阔十六,排行老四,性子最为跳脱,歪过来朝三个妹妹眨眼睛:“今晚灯会就开始了,你们要去逛吗?我带你们去。”

沈明岚看向虞宁初:“阿芜累不累?你要是没休息够,咱们明晚再去。”

虞宁初笑道:“我都可以的,表姐决定吧。”

沈明岚想到表妹睡了整整一个下午,肯定睡够了,体力充足,出去逛逛也好。

她便做主同意了。

沈阔又问沈明漪:“你去吗?”

沈明漪问目不斜视的亲哥哥:“大哥,你去不去?”

沈琢这才朝她们看了一眼,点点头。

沈明漪:“那我也去。”

任谁都听得出来,她是因为沈琢同行才要去的。

沈阔大大咧咧无所谓,沈牧唇角微扬,看向沈逸。

沈逸淡笑不语,同样是妹妹,也有可爱不可爱之分。

因为有四个文武皆修的少年陪同,长辈们并没有反对孩子们的这场赏灯之行。

夜晚会比较冷,丫鬟们分别去给各自的主子取了斗篷过来。

出发时,虞宁初三个姑娘坐马车,沈琢四人骑马。

虞宁初从来没有在夜里出门玩过,小时候都是乳母带她,白天还可以去街上逛逛,晚上乳母怕出事,从来不敢擅自带她出去。

沈明岚挑起帘子,马车沿着清平巷驶过,可见一些府邸里人影攒动,想来也要出去赏灯。

“扬州的灯会好看吗?”沈明漪突然问道,看虞宁初的眼神却带着一丝不屑。六月里扬州来信,三婶要去接人,离京多年的沈氏便重新出现在了下人们的窃窃私语当中。沈明漪去问母亲,因此得知了沈氏做过的好事。

沈明漪将沈氏视为侯府的耻辱,沈氏品德败坏,又能养出什么好女儿?

沈明漪不屑与虞宁初为伍,可看着虞宁初若无其事地与沈明岚说笑交流,沈明漪更气了,仿佛,仿佛虞宁初就该夹着尾巴做人,别说出门玩耍了,连这样正常的交谈都不配。

“好看的,扬州城里有很多河道,乘船赏灯,灯光、月色同时投映到水中,相映成辉,很是迷人。”

面对沈明漪不怀善意的审视,虞宁初浅笑着道,仿佛她真的逛过扬州的灯会。

她的过往或许可怜,但虞宁初不会故意在外人面前自揭短处。

沈明漪轻笑:“扬州那么美,表妹来了京城,会不会想家?”

虞宁初感受到了沈明漪的挑衅,这个问题根本就是个坑,她若回答不想,父亲在扬州,做女儿的不思念父亲便是不孝。她若回答想了,沈明漪定会追问,既然她想家,为何还要离开故土,将话题引到那门未能结成的婚事上。

“想又如何,我喜欢表妹,就要表妹留在京城。”沈明岚忽然抱住虞宁初,一副谁也不能跟她抢表妹的模样。

虞宁初偏头,对上沈明岚笑嘻嘻的眼睛,于是她也笑了。

沈明漪只觉得沈明岚像个傻子,虞宁初这种人,稍微自爱的大家闺秀就该离她远点。

莫非沈明岚还不知道那位庶女姑母做的好事?

沈明漪决定找机会提醒堂妹一下。

马车拐过几个路口,前面就是东大街了,京城最为繁华的街道。

“到了,下车吧。”

沈琢下马,走到车前,今晚他们都没有带下人,他来扶妹妹们下车。

沈明漪第一个钻了出去。

沈明岚第二个。

轮到虞宁初,见表姐正朝主街的方向张望,而沈琢的手已经伸到她面前,虞宁初只好将手心放到沈琢宽大的手掌中。

短暂的交握,她已经站到了地上。

“多谢大表哥。”虞宁初一边道谢,一边自然而然地缩回手。

沈琢点头,见沈逸、沈阔凑过来一左一右地围住了沈明岚、虞宁初,他自发地走在了后面。

沈牧与他并肩。

沈明漪见两个堂哥都去巴结虞宁初二人,都没有人理她,暗暗生气,却只能走到沈琢身边,亲昵地挽住了沈琢的胳膊。

沈琢问她:“怎么不去跟明岚、阿芜玩?”

沈明漪:“大哥难得放假,我想多跟你在一起。”

沈琢不置可否。

二公子沈牧调侃道:“明漪可要抓紧时间,等明年大哥成亲了,大嫂进了门,大哥就更没有时间陪你玩了。”

沈明漪想到大哥的未婚妻,反而很高兴,未来大嫂出了名的温婉贤淑,等大嫂进门,她就有伴了,无所谓沈明岚与谁亲近:“大嫂快点进门才好呢,我好多个人说话。”

虞宁初走在前面,听到了后面的谈话,默默记下,原来沈琢已经定了婚事,这样的表哥,她更要注意与之相处的分寸。

“阿芜,前面有套圈的,你喜欢玩吗?”沈阔指着前方,跃跃欲试地道。

虞宁初还没回答,沈明岚就拉着她往那边走了:“玩,今晚咱们把各种好玩的都玩一遍。”

四人率先站到了套圈摊前,完全把后面的三个忘了。

沈明漪不想看堂哥们讨好虞宁初,想让沈琢陪她去别的地方逛。

沈琢道:“街上人多,咱们兄妹不要散开。”

沈明漪嘟嘴,想了想,指着套圈摊对面的灯铺道:“那大哥陪我去买花灯。”

沈琢勉强同意了。

沈牧去了套圈摊前。

沈阔已经买了四十个圈,自己留十个,剩下的分给沈逸、虞宁初、沈明岚。

姑娘们先扔。

沈明岚有心给表妹示范,看上一只瓷兔摆设,手里的圈哗啦啦砸了过去,一口气砸了十个圈,只有一个圈歪打正着,套中了瓷兔旁边的瓷猪。

尽管如此,沈明岚也高兴地原地跳了几下。

虞宁初知道该怎么玩了,她也喜欢那一套瓷制的十二生肖,一手拿圈,一手瞄准。

前面六个都空了,第七个砸到地面竟然立了起来,在各种摆件中间转了几转,最后往旁边一歪,套中了倒数第二排的一只小银猪。

“哇,阿芜你真厉害!”

虞宁初还愣着,沈明岚激动地抱住她叫道,这一抱太用力,晃得虞宁初一下车就戴起来的兜帽脱落下来,露出一张皎洁如月的小脸。

宋池陪着两个妹妹走过来,刚刚站定,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月色如水,那美人矜持一笑,马上又把兜帽戴好,唯恐被人瞧见似的。

“二表哥。”宋池的妹妹宋湘朝注意到他们的沈牧唤道。

沈牧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表妹阿芜玩得正尽兴,此时见礼,可能会变得拘谨起来。

宋池三人配合地保持沉默,走到沈牧身边。

虞宁初还剩三个圈,继续对准她心仪的小瓷龙,那小龙的身子圆圆胖胖地充当底座,龙头龙尾翘起来,憨态可掬,没有想象中神龙的威武圣言,反而像只贪吃的龙崽儿。

可惜她技艺不佳,都没有投中。

“我来试试。”

沈阔抢着表现道,然而越是急着表现越容易发挥失常,也是他运气不佳,想要的没投中,连歪打正着都没有。

轮到沈逸了,他先投了五次沈明岚的属相瓷兔,失败后去投瓷龙,仍是一无所获。

“你们俩平时的箭法都白练了?”沈牧对弟弟们的表现非常失望。

沈阔立即回头,哼道:“你行你上!”

虞宁初跟着侧身,突然发现,沈牧身边多了三人,紧挨着他的男子一身锦袍……

虞宁初只看了一眼,便下意识地垂下眼帘。

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昳丽的男子,其容貌之艳,连今晚的月光都在他面前黯然失色。

大胆之人或许敢堂堂正正地欣赏,虞宁初不敢。

男人过于出众,会引起闺秀争相欲嫁,她连看都不看,便彻底杜绝了瓜田李下。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