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韶光艳 > 68(表妹免礼)

68(表妹免礼)


苏家一众人被斩首后, 正德帝的心情非常好,让那些文人们作诗骂他,骂了就是死路一条, 看以后谁还敢骂。

此案宋池立的功劳最大, 还因此受了伤, 正德帝彻底打消了对宋池的疑心, 得知宋池要办乔迁宴了, 正德帝特意将宋池宣进宫,赐下重礼。

宋池笑道:“多谢皇上厚赏。”

正德帝笑眯眯地打量着眼前人,仔细算来, 宋池今年才十九岁,生得俊雅无双仿佛芝兰玉树,好比一颗明珠一枚美玉, 无论男女老少都喜欢看。

以前正德帝介意宋池继承了老晋王一脉的好相貌, 现在想想, 宋池对他忠心耿耿,地底下的老晋王如果得知,是不是想气活了?

心情愉悦, 正德帝就更喜欢宋池了, 将他看成了一颗弃暗投明的宝珠。

“子渊啊,如今你有了自己的郡王府, 年纪也到了,朕给你赐门好婚如何?”正德帝很是诚心地道,对待忠臣, 他很大方, 只要宋池点头,京城的名门闺秀随便他挑。

宋池喜道:“皇上若能赐婚给臣, 那是臣的福气。”

正德帝:“那你可有喜欢的姑娘?”

宋池:“这倒还没有,臣还年轻,之前一直埋头读书练武,想着替皇上效命,如今在锦衣卫当差,也无闲心去考虑婚事。”

正德帝点点头:“年轻人就该像你这样,看看你二叔,整天吃喝玩乐,朕一点都指望不上他。”

虽然正德帝自己就是个昏君,大多数政事都交给了韩国舅,可面对安王那样没出息的儿子,他看了也是心塞。

宋池笑着替安王说好话:“因为皇上与国舅将我大周治理得繁荣昌盛,二叔才能高枕无忧,且二叔虽然贪玩了些,对您的孝心却是日月可鉴,如果皇上有什么吩咐,二叔定会全力以赴替您分忧。”

这马屁拍得正德帝心情舒畅,如果前面那句只说他自己将大周治理得繁荣昌盛,就更好了,韩国舅虽然有功劳,但也全是听从他的安排做事,哪有资格与他共享同等赞誉。

可见宋池还是太年轻,这拍马屁的功夫远远不及韩国舅。

一点小事,正德帝没放在心上,继续刚开始的话题:“既然你没有心仪的姑娘,朕就让皇后替你挑选一个?”

宋池笑道:“娘娘慧眼识珠,必能替臣择一贤妻,只是臣有个不情之请,还请皇上成全。”

正德帝奇道:“什么不情之请,说来听听。”

宋池俊美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尴尬,迟疑片刻才垂着长睫道:“皇上也知道,臣九岁来到京城,一直住在平西侯府,承蒙皇上厚恩终于有了自己的府邸,臣与妹妹才有了真正的安身之处。现在娶妻,对臣没什么区别,妹妹却要因为多了个长嫂而多了拘束顾忌,所以,臣想先让妹妹快活自在两三年,等她快活够了,再劳烦皇上、娘娘替我挑选贤妻。”

对于宋池兄妹的遭遇,正德帝自然十分清楚,早在宋池进京那年他就问出来了,所以宋池提出这种请求,正德帝觉得合情合理。

他叹了口气,替宋池打抱不平道:“都怪晋王,害你们兄妹俩这么多年连个家都没有,可惜当年的旧事空口无凭,不然朕一定替你做主。”

宋池脸色一沉,冷声道:“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无须皇上费心,总有一日,臣会亲自报了此仇。”

正德帝很是满意,或许再栽培几年,宋池会成为他铲除晋王最锋利的那把刀。这就是年轻人的锐气,韩国舅年纪大了,让他做点什么顾忌这个顾忌那个的,这么多年也没抓到晋王的把柄,害他一直存了块儿心病。

“好,朕也替你盼着那一日,婚事的事你放心,朕先记着,你何时想娶妻了,何时再来告诉朕。”

宋池看眼正德帝,就在这刹那的功夫,正德帝震惊地发现,宋池的眼尾居然带了一丝潮红。

没等他仔细分辨,宋池重新低头,微哽道:“皇上赐臣官身府邸,还为臣的婚事费心,大恩大德胜过亲生父母,臣除了披肝沥血报效朝廷,无以为报。”

正德帝笑了,这些于他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年轻人居然感动到想哭了。

“去吧,好好做事,只要你有本事,朕给你的赏赐只会越来越多。”

“是,臣告退。”

行过礼,宋池转身往外走去,跨出御书房的外门时,迎面撞上了韩国舅。

韩国舅上下打量宋池一眼,笑道:“还未恭贺郡王乔迁之喜。”

宋池回礼道:“还要多谢国舅栽培,给了我立功之机。”

韩国舅颔首,拍拍他的肩膀:“立功是好事,但也不要居功自傲,你还年轻,需多加历练才是。”

宋池笑着应了。

韩国舅越过他,进去找正德帝了。

正德帝来御书房就是为了见宋池,说完正事,已经打算去后宫享乐了,得知韩国舅来了,他只好又坐稳,等着韩国舅开口。

“皇上召见郡王,可是为了郡王的乔迁之喜?”韩国舅打听道。

正德帝:“是啊,子渊的母亲没能留给他们什么嫁妆,兄妹俩没什么家底,朕不赐些东西,他们办个宴席都寒酸。”

韩国舅感慨道:“皇上宅心仁厚,老晋王泉下有知,定要惭愧当年的痴心妄想。”

正德帝哼道:“他最好还有这点羞耻之心,好生悔改,求个转世投胎的机会。”

韩国舅说那番话,其实是想提醒正德帝别忘了宋池的根在哪里,不能因为宋池立了一次功劳就掉以轻心,不过眼看着正德帝想歪了,韩国舅只好揭过这茬,问起赐婚一事来:“皇上之前打算给郡王赐婚,不知郡王看上了哪家的闺秀?”

他想,不管宋池看上哪家,他都能分析出宋池意图结党营私的野心来,警醒正德帝。

他只想正德帝把宋池当一条狗用,可不希望正德帝真的器重宋池,分了他手里的锦衣卫的权给宋池。

正德帝心不在焉地道:“他忙着在锦衣卫当差,哪有时间去相看大家闺秀,谁都没提,暂且没成婚的心思呢。”

韩国舅:“哦,这是为何?”

正德帝就把宋池的话转述了一遍。

韩国舅思索道:“莫非郡王是想暗示皇上先给郡主挑个好夫君?”

果真如此,宋池也够老谋深算的,兄妹俩两门婚事,就能拉拢两户官员。

正德帝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处理政事,脑子并不笨,韩国舅如此明显的阴阳怪气,他还是品出味来了,斜着韩国舅道:“人家那是心疼妹妹,寄居侯府这么多年,终于有了自己的家,还没新鲜够就娶个嫂子回来,姑嫂生了罅隙,妹妹住着还能舒服?你啊,年纪一大把了,早就忘了兄妹间这种纯粹的情分了吧?”

突然被骂,韩国舅老脸一变,看出正德帝不高兴了,忙赔起不是来。

正德帝已经说够了,起身道:“行了,朕累了,你也退下吧。”

韩国舅低着头,等正德帝从他身边走过去,他看着正德帝的背影,心中一沉,这个宋池,给正德帝灌了什么迷糊汤?他可得派人多盯着宋池点,不能让宋池抢了正德帝的圣心。

九月底,苏家一案在京城引起的风波已经渐渐平息,在这个阳光还算明媚的深秋之日,郡王府要举办主人入住以来的第一场宴席了。

虞宁初权衡再三,决定早点去,趁人少的时候直接被安排到女客那边等着,若去的迟了,极有可能在郡王府门前撞上其他宾客,男女都有,包括她最为提防的色名远播的安王与国舅之子韩宗延。

想到韩宗延,虞宁初就想到了大表哥沈琢,沈琢对韩宗延没有半点好脸色,严肃冷峻,反观宋池,与韩国舅同流合污,跟安王、韩宗延的关系也不错,甚至宋池欺负她的那些手段,都是跟这二人学来的吧,只是他自负风雅,还不屑做那最混账的一步。

备好礼物,虞宁初带上微雨,早早出发了。

马车沿着巷子往北走,路过四个巷口,往右一转,就到了这条同时住了郡王与安王的富贵巷。

郡王府更靠外一些,先到了,不必经过安王府。

马车停下,王府管事负责核对请帖,那边阿默瞧见虞宁初,已经派人去里面通传了。

等虞宁初跨进郡王府的前院,就听影壁后传来宋湘轻快的脚步声,下一刻,姐妹俩就见到了彼此。

“阿芜你怎么来得这么早,害我们失礼了!”宋湘拉着虞宁初的手笑着埋怨道。

郡王府大喜的日子,虞宁初也开玩笑道:“今日你们这边贵客临门,我怕来得晚了根本没有机会见到郡主,所以早早过来抢占先机啊。”

话音刚落,宋湘身后又转过来一道身影。

那是郡王府真正的一家之主,穿一身他少穿的朱红色锦袍,那锦袍上绣着符合郡王规制的金色盘龙。

虞宁初的视线便止于那团金龙之上,屈膝行礼道:“民女拜见郡王殿下。”

宋池看着她明明带笑却客气疏离的脸,温声道:“表妹免礼。”

虞宁初起身,接过微雨手中的匣子,递给宋湘道:“一点薄礼,还望表姐莫要嫌弃。”

宋湘受不了她这客气的样子,将礼物塞给兄长,拉着虞宁初就去里面说话了,趁宾客们尚未登门,她要先带好姐妹参观一番她的家。

两个小姑娘似蝴蝶般飞走了,宋池站在原地,直到虞宁初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眼前,他才一边往前走,一边打开了手中的礼盒。

里面是一对儿红玉雕刻的麒麟摆件,麒麟是瑞兽,据说可镇宅避煞,作为恭贺乔迁的礼物再合适不过。

所以,这是一份虽然昂贵却没有任何私心的礼物,还不如她绣的那只简简单单的香囊。

百-度-搜-,最快追,更新最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