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万界蹭气运者 > 第四章 新手村福利

第四章 新手村福利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
星汉灿烂,月色如水。回到这个时代远离了光污染,远离了pm2.5,远离了属于他吴有道的一切喧嚣。有多久没看到这么美丽的星空了,吴有道已经记不起来了。出门吃过晚饭以后,吴有道回到了租住的小院。这个时代也没啥夜生活,一定要说有,那就是秦楼楚馆、大烟馆、赌馆,他对这些玩意可没啥兴趣,这些地方龙蛇混杂也不安全。
轻柔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炕上,吴有道躺在炕上怎么也睡不着。来到这个世界整整一天了,经过刚来的彷徨无助,现在总算是初步有了个落脚的地儿。可是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回到原来的世界,至少暂时是别想了。我大清这个时代可不是太平年月啊,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就他吴有道这样一21世纪非非主流屌丝,手里头还有一笔小财,说不定啥时候就财去人不安乐了。有哥们儿说啦‘穿清不造反,那啥套电钻。’可他吴有道自认为也算贵人一枚,他一屌丝他啥贵,他人贵有自知之明啊!就他这样的,也不可能虎躯一震,浑身散发出王八之气,小弟纳头便拜!他最多能让娇躯一震,然后自个儿菊花一紧。然后就没然后了。有哥们儿说了,这个时代不还有那么多仁人志士吗?你吴有道可以看着别人虎躯一震,浑身散发出王八之气,然后你纳头便拜啊!大哥,您说的是哪位?孙大炮吗?别扯了,您觉着革大清的命没事就跑日本去的靠谱吗?那位说了,这不还有袁大头吗?没错,是还有袁大头,可袁大头最后啥结局?下面小弟儿子啥的想上位,最后不也被黄袍加身直接捧杀了吗?他可不认为他比徐世昌、王世珍这些人厉害,能青史留名的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有哥们儿又说了还有太祖啊!太祖,说实话,他吴有道最敬仰的就是太祖了,战天斗地,力挽狂澜,再造乾坤,只手补天裂整个一生就是传奇,就是位面之子啊!可太祖他老人家现在还是小正太呢!等太祖数风流人物的时候至少30年后了都!那时候他吴有道还能在这个世界吗?所以各位大佬还是洗洗睡吧!
各位大佬是能洗洗睡了,可吴有道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啊!干脆翻身爬起来到小院里遛弯,还好,在这皎洁的月光下,也不用担心看不清楚地面给摔着。遛来遛去,他就像这热锅上的蚂蚁,虎躯一震这活他干不了,可是这也回不去啊!对了,听紫葫芦说来到的这个世界是精武英雄世界,只是葫芦兄不小心给整歪了航线,来早了几年。反正这话吧,他是半信半疑,你丫咋没歪到原始社会去呢?再想到紫葫芦说要回去就得等他恢复一些受损本源才行。那怎么才能恢复一些受损本源呢?就得获得这个世界的气运。气运这玩意虚无缥缈,怎么获得?吴有道以前对这些神神叨叨的玩意一直抱的态度是:六合之外,存而不论!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啊,连穿越这样,比中五百万大奖都不靠谱的事儿都发生了;连紫葫芦器灵这样稀缺的濒危物种都出现了。他还有啥不相信啊?事实胜于雄辩啊!打死不接受不认可,不愿改变三观,那只是鸵鸟行为,于事无补啊!什么是弱者?什么是强者?弱者逃避现实,强者面对现实!不论在什么世界,弱者都只能被淘汰,万类霜天竞自由啊!想着想着吴有道思想开始天马行空了。
回过神来,还是那个问题,获得这个世界的气运。要说气运这玩意吧,虽然它看不见摸不着,但是有点人生阅历的人一定都能感受到,或者说都曾经感受过。在生活中,某一段时期以内,有人做啥都顺风顺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简直就是开挂的存在。可是过了那段时期,一切都会回归正常。更有时运不济的时候,甚至明明十拿九稳的事,最后给整完犊子了,简直莫名其妙。煮熟的鸭子也能给整飞咯!吃饭都能噎死,喝凉水都能呛死!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时来天地皆用命,运去英雄不自由啊!用玄学的观点那些有大成就之人都有大气运!君不见猪脚从来都是出门遇老爷爷传功法,掉崖捡秘籍法宝;君不见猪脚从来都是行路遇花痴美女投怀送抱,血战拼反派越级反杀!最终发出那一声千古呐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所以要说这气运啊,也不是完全飘渺无踪。气运这玩意儿寻常看不见,偶尔露峥嵘;气运这玩意儿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猪脚们都是身负大气运之辈!为什么?因为他们都是世界之子!没有那么多十万个为什么!研究十万个为什么的都是小学生,肯定不是研究生,穷经皓首他还是小学生,未成年人没有话语权啊!
那么只要找到这个世界的猪脚,就等于找到了这个世界最大的气运!只要跟在猪脚身边总有机会蹭到气运!这个世界的猪脚是谁?答案显而易见,不就是陈真吗?那位说了,陈真是虚构滴,霍四爷没这徒弟!拜托,大佬,这是精武英雄世界!这个世界为什么能存在?按照玄学的观点,物质因意识而存在!华严经讲唯心所现,唯识所变尔。或许这个世界因众生所愿存在,既然这个世界存在,那么陈真自然就存在!只需要找到陈真跟在他身边就一定能蹭到气运!俗话说得好啊‘要想学的会,跟着师娘睡!’不对,是要想获气运,跟着猪脚混!再说了,中午包子铺那一幕对他吴有道触动也挺大,用有深度的话说叫做触及了灵魂都!他吴有道无比的想变强!回到了我大清这个国术鼎盛的世界,不入江湖,不仗剑走天涯一回他始终不甘心!
就在这时候,识海里面闪了几下雪花,就像电视信号不稳定那样。然后,紫葫芦又蹦了出来。‘嘿,骚年这三更半夜的你咋还不睡?本座还准备给你托梦呢,也好节约点本源。’紫葫芦说道。‘我托你妹啊,葫芦兄,你丫怎么神出鬼没,怎么这么久都没动静?我这都急死了!对了,关于气运的事儿有点谱了!’紫葫芦幻化出一只手,捋了捋不存在的胡须,摇头晃脑的说道:‘嗯,孺子可教也,本座没看错,汝果然是个有慧根滴,汝不必说,抬头三尺有神明,谨防此方天地知晓,说了就不灵了,本座一切都已知晓!’吴有道点点头道:‘那我是不是得去拜师学艺了?’紫葫芦作高深莫测状:‘还是本座那句话,汝只需一切顺从本心!念头通达,即是道德啊!’吴有道弱弱的念叨:‘念头通达,即是道德!好有深度啊!虽然不明但吾已觉厉!葫芦兄,你丫不去干传销导师就是最大的犯罪啊!’紫葫芦呈45度角仰望状低声道:‘不明觉厉,嗯,甚好,甚好!终有一天等汝明白了就能与本座合奏一曲onlyyou了!’吴有道哭笑不得说道:‘还onlyyou说你丫胖,你丫还喘上了,真当你丫是金蝉子啊!’
突然,吴有道拍了下手,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金蝉子,不是,那个葫芦兄,你丫别东扯西拉就想把答应的事儿赖掉,农民工工资不能拖,给屌丝许的愿就能不兑现吗?’紫葫芦四平八稳答道:‘本座从不空许愿!’
‘那说好的面包呢?狗呢?’吴有道怒道。
‘什么面包?什么狗?你这都养上宠物了。骚年,你这还前途未卜就想着马放南山改行养宠物啦?’紫葫芦深表痛惜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丫别想打马虎眼,我的意思是你答应的开局大礼包呢?不是,是第一桶金。还当真准备让我装备全靠捡啊?就算要侮辱智商也拜托您换个高级点儿的套路吧!’吴有道大怒道。
‘要不葫芦兄,你老人家传授我点神功秘籍啥的,从此以后我就拳打富二代,脚踹高富帅,一路横推,嘿嘿嘿!’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吴有道翻脸比翻书还快猥琐笑道,生动的诠释了什么叫人至贱则无敌。
‘神功秘籍啊?有滴有滴,本座滴功法勉强也能算是,不过属于异类化形诀,先得练个三二百年化形再说,至于你嘛,不用化形了,不过也得吸取日月精华练个一个甲子方能小成,骚年你学不?’
尼玛,小成得一个甲子,我老人家还能不能混一个甲子都不知道,吴有道说道:‘那还是算了吧,龟派气功不适合哥,忍者神龟啥的哥干不了!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说狗的事。不是,是新手大礼包,看把哥气的,老被你丫领沟里边儿去!’
紫葫芦老神在在的答道:‘骚年是你自己沉不住气了吧?还来怪本座,本座已经想好了,没点新手村福利是挺难为你滴,你回房坐等吧。’
吴有道看紫葫芦搞得神神秘秘的,也拿不准他靠不靠谱,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回房在炕头上坐等了。
在炕上坐好以后,吴有道‘看’到识海里紫葫芦突然放出一道强烈的紫光,他整个人都浸泡在了这道紫光里,感觉就像婴儿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里。他整个身体就像海绵一样慢慢的吸取着这道强烈的紫光,约莫过了5分钟紫光越来越淡,接着又持续了大概两分钟,这道紫光彻底被他吸取完了。他感觉好像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大脑特别清醒,思维都好像比以前活跃了不少。好像视力强了不少,在这朦胧的月光下向窗外看去都能看见院子里好几米以外地上的蚂蚁正在寻找食物,听力似乎也提升了不少,此刻夜深人静他能听到院外夜风刮过树梢吹落树叶的声音,能听见墙角月见草花朵开放的声音。这下把他整个人都给惊呆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适应过来,‘看’向识海里的紫葫芦,只见紫葫芦低头耷脑的好像整个小了一圈,他赶紧问道:‘葫芦兄你没事儿吧,用不着这么拼啊?’紫葫芦微微点点头,表示没事,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又没力气说出来了。接着吴有道就感觉识海里闪过一道信息,大意就是紫葫芦表示他没事只是需要沉睡一段时间。还有就是刚才那道紫光是一道精纯的先天元气,已经完全修复了吴有道身体的暗疾,并且帮他补足了生命本源,最关键的是让他生理年龄整个年轻了10岁。这道信息输送完后紫葫芦彻底陷入了沉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