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万界蹭气运者 > 第二十六章 追你到天涯

第二十六章 追你到天涯


  
上一回说到,岛国二人组逃离通远堡后,在到阶州的半路上受到吴大虾二人不断的袭扰,精力体力都已到了一个极限。俩人为了更快的到达阶州找到黑龙会支援争取翻盘,在小盆地牧场抢了牧人的马,快速逃跑,而吴有道二人为了追击俩人也顺了两匹马继续追击,双方又于马上发生了追击战。
老鬼子川口骑了匹有马鞍的马跑前面去了,陈真追击而去,咱们先按下不表,花开两朵,咱们单表一枝。
且说那吴大虾和美竹互换一招之后,双方交换了马匹,这下吴大虾傻眼了,尼玛,还带这么玩的啊。这……这……这貌似与准驾不符啊!丫有马鞍的马都才刚学会,这又给换了个没马鞍的,这难度不就等于让c1学员直接开大祸车吗?
不过嘛,这人也分很多种,有人性格比较偏内向,这样的人好处是谨慎,不该犯的错一般不会犯,但你要让他超水平发挥也很难;有人性格偏懦弱,这样的人说好听点老实本分,但到了关键时候常掉链子连平时能耐的3分都未必能发挥;有人呢?就是传说中的混不吝,平时可能没觉得有多大能耐,但关键时候常有惊人之举,超水平发挥!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汉高祖刘邦就是典型的混不吝,他手下张良、萧何、韩信等人哪个不比他有本事,他的对手楚霸王项羽就更不用说了,那就不在一个重量级上,但是列位看官想过没有为什么最后的赢家是刘邦?还是那句老话‘性格决定命运’。
想当初,人刘小三当村支书那会儿,见了始皇帝出巡就敢说‘大丈夫当如是也’;后来干义务小包工头去承建秦皇陵这项大工程,路上遇到大雨,误了工期,工人跑了不少,丫敢干脆掀桌子不玩儿了,劳资斩白蛇起义,您要搁一饱读诗书聪明睿智的文化人儿,敢这么敢吗?所以偶然当中有必然啊!
包括后世,上世纪80年代初,很多这种混不吝敢于下海经商,敢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后来不都成功上位成豪一代了吗?
闲话少叙,咱们书归正传。这吴大虾正好就是位混不吝的主。这马换了没骑过,没马鞍高速奔跑超危险,可是丫现在功夫上了身,正是胆壮之时,正所谓‘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再说了丫猪都骑过何况马了,也不能说一点经验没有。
稍微适应了一下,没有缰绳就全凭俩腿功夫慢慢也控制了胯下马匹,当下控制好重心,双腿一夹,‘驾’!那马顺从的加速起来。眼看着离前面的美竹越来越近了,就在这时,‘嗖’一道白光向他面门飞来,说时迟那时快,吴有道一低头,白光从头顶擦着头皮飞过去了,原来美竹看到丫要追上来了,回身就是一记手里剑。
吴有道大怒,掏出弹弓,拉开就射,‘嗖’一颗弹丸如流星般向美竹后背飞去!由于是高速运动中,最后这一下子打在了马屁股上,这回吴有道用的可是丫珍藏版的铁弹珠,那马‘希律律’一声长嘶,人立而起,差点没把美竹掀下马来,也就是打中马屁股,顶多一个大包,要打中人还真可能皮开肉绽!好个美竹不愧是受过特训之辈,临危不乱,双腿夹住马腹,稍一安抚,那马又顺从起来。
不过此时吴有道已靠近过来,美竹不及多想,抬手又是一记手里剑,吴有道也防着她这个,稍一侧身就躲了过去。
不过这样一来,美竹又跑远了,吴有道也不灰心,继续打马追击,这也把落在后面的牧人急坏了,想追吧,又怕被误伤,不追吧,马就没了,想了想还是继续远远的缀在后面看他的直播。
这几骑人马就这样你追我赶,眼看着这路也越来越难跑了,这美竹骑在马上,跑着跑着突然发现前面出现了一条约莫近五、六丈宽的小溪,溪水湍急,水面离岸的高度大概有两丈左右,溪流水边又怪石嶙峋,这距离肯定是跳不过去了,怎么办?
干他们这行的,是不到最后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她仔细观察了一下地上的马蹄印,发现两行新鲜的马蹄印在快到溪边的时候,转弯向上游方向去了,为了不被人一锅端,她选择了顺着溪流向下游相反的方向跑去!
吴有道看到美竹沿着前面的溪流拐了个弯儿,向下游方向跑去,他也没多停留,也跟着拐了个弯儿,向下游方向追去。他喵的,‘你丫就是上天入地,劳资也不会放过你!’吴大虾暗念道。后面追赶的牧人看到他们朝下游方向跑去,脸色一变,犹豫了一下,一咬牙也跟着追了下去。
吴有道和美竹这俩人在这一追一逃的过程中,不时用手里剑和弹弓相互还击,还得注意地面越来越崎岖不平的路面,这无形当中也加大了危险系数,好几次俩人不是差点被击中,就是差点被地上的乱石堆或鼠洞绊倒。
这乱石堆还好点,老远能看到,马匹也能自动避开,关键是鼠洞,这玩意儿躲在石头缝隙里或者是草丛里,一不注意就得中招,中招之后这马匹必定有断腿之厄,这种高速奔跑中,一旦马匹断腿,那基本上就是马毁人亡,危险程度远高于非法飙车!幸亏现在渐渐出了牧场的范围,这里的草丛也比较低矮,注意一点还是能提前发现鼠洞的。
这样一来就苦了后面那位牧人了,丫在后面舍不得马,也只能咬牙坚持,只是这脸色给吓得比纸都白。
且说这美竹在马背上一路飞奔,忽然间隐约听到‘轰隆隆’的声音,好像是这小溪的水声加大了不少,她再向小溪看去,发现这小溪有越来越窄的趋势,但同时这水流也湍急了不少,再跑了约莫10分钟左右,她发现前面没路了,居然是一片断崖!再向小溪看去,现在的溪流已非常湍急,在断崖的位置形成了瀑布,这‘轰隆隆’的水声就是瀑布传来的,现在已非常明显!
又跑了两分钟,美竹发现小溪在断崖处形成瀑布的位置大概只有接近三丈左右宽,于是一咬牙,认准方向双腿使劲一夹马腹,‘驾’向着小溪形成瀑布处加速冲去,临近瀑布的时候,一提缰绳,‘希律律’那马一声长嘶,擦着断崖边,带动不少土石滚落断崖下面,发出‘噗噗’声,一跃而起,居然跳过了小溪,一骑绝尘而去!
吴有道在后面看得一愣,太他喵牛逼克拉斯了,这丫是在拍霉锅大片儿啊!不过,他吴大虾那是一般人吗?认准的事儿,那是十头牛都拉不回!当下有样学样,也是一夹马腹,一咬牙,向着瀑布断崖交汇处,也就是美竹刚才跃过小溪的地方冲去!临近了才想起来,尼玛,他没缰绳可提啊!真是坑爹啊!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着这一人一马不是要掉下断崖就是要掉下瀑布,吴有道急中生智,一拍马脖子,一提长长的马鬃,那马也是不傻,看到前面没路了,也是‘希律律’一声长嘶,全力一跃,也是带起不少土石‘噗噗’滚落断崖和瀑布下面!不过总算也是有惊无险,也跃了过去,跟上前面美竹留下的马蹄印绝尘而去!
这下可为难死后面的牧人了,他是跟上呢?还是就此放弃?只犹豫了不到一分钟,眼看断崖越来越近,这位也是一舍命不舍财的主,一咬牙,也是向着断崖和瀑布交汇处冲去,快到时也是一跃而过,就在丫骑马跃在半空时,‘听到后面轰隆’一声巨响,等一落地回身一看,‘妈呀’就在他刚才起跳的位置,一大片路面都不见了,由于连续的在此负重起跳,这里塌方了!形成了一个老大的豁口,这牧民是腿都吓软了!
不过既然冒着这老大风险过都过来了,就更没理由放弃不追了,在一阵后怕之后,又继续打马追了下去,继续看他的直播。
回过头来,咱们再说这吴大虾,丫自从跃过刚才那处险地之后,也是彻底兴奋起来,嘴里‘哦,哦’直叫。看着地上的马蹄印子一路打马狂追!不一会儿,前方美竹一人一马的身影已若隐若现,‘还好,看见车尾灯了。’吴大虾自言自语笑道。
又过了几分钟,渐渐的开始进入山区了,跑着跑着,吴有道发现前方美竹已进入了临崖路段,右边紧贴山崖,左边就是万丈悬崖,下面一片雾气腾腾,深不见底,中间石板路面,估计是茶马古道,也就一丈来宽,可这美竹也是玩儿命啊,没有减速的迹象,还在一路狂奔!
吴大虾也是拼了,跟上前面美竹的步伐,继续狂追,当进入临崖路段以后,山风从耳边呼呼刮过,云气在身边脚下不断被人马冲散带开,这还不算太危险,可是没跑多远,他发现前面美竹不见了!这什么情况?难道掉下去了?也没听见声响啊!不管了继续前进,到前面看看再说。
大概跑了个几百米,他才发现,尼玛前面居然是个弯道,美竹估计是顺道转山后面去了!还好这弯道比较缓,他赶紧控制马匹沿路转弯。
转过弯道之后,果然又看见了前面的美竹一人一马,只是刚看清楚,他又发现这美竹怎么又向回跑了?等他仔细看去,原来前面又是一个弯道,只是这次的弯道刚好和上次相反,也就是说等美竹转过弯来就好像俩人对向而行一般。
这个弯道有点急,眼看着俩人俩马中间隔着几丈宽的悬崖将要擦身而过,美竹和吴有道同时向对方射出了手里剑和弹弓铁弹丸……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