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万界蹭气运者 > 第三十四章 龙争虎斗

第三十四章 龙争虎斗


  
上回说到,吴有道三人夜袭方府翠云轩,遇到占士邦上厕所回来刚好撞破。由此引发黄老二和占士邦枪战,陈真、吴有道和黄老二担心引来洋枪队围追堵截,决定先行撤退,谁知占士邦三人却自恃勇力,一路追击到荒郊野外,其间双方多次枪战,直到弹药耗尽,陈真等人看到这最大的威胁已然去除,而洋枪队又还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于是决定不再跑路,先行解决掉身后尾巴,谁知后面三人亦是大有来历之辈,由此又引发一场龙争虎斗。
闲话休叙,咱们书接上回。话说这罗伯特身为西洋剑客,一手西洋剑术相当了得,深得快准狠三字个中真味,和陈真一交上手就是连续抢攻!一个垫步向前,‘嗖嗖嗖’就是连续几个前刺。
说时迟那时快,陈真一个‘黑驴打滚’闪开的同时,闪电般脱下外套,起身时顺势裹起一包土石作为武器,一个半转身以鞭拳招式用土石包还以颜色。而罗伯特前刺未中以后,听到脑后风声,闪电般半转身一个‘悬锤式’刚好‘啪’的一声架开土石包,顺势和陈真换了个方位再次对峙起来。
童鞋们,所谓空手入白刃那只是在双方实力有天壤之别时才适用,要实力差距没这么大,你还要去玩这招,呵呵,估计您差不多就可以领盒饭了。
而察尔猜则是和吴有道交上了手,本来这察尔猜是攻向黄老二的,黄老二自知不敌,主动闪开了。这吴有道在一边却叫道:‘嘿,你丫是不拿豆包当干娘啊,没看到本大侠一双铁拳已饥渴难耐了吗?’说完之后,后脚脚趾抓地,脊椎大龙一弹,闪电扑出踏中宫走红门,一式‘野马上槽’左拳击胸,右拳击头,脚踏下盘,抢攻上去,空气都给打的发出一声炸响。察尔猜双臂向外一架,瞬间还以一记右横扫腿,吴有道左腿一抬,荡开了他的横扫腿,立马向前进步,一式‘朱门别客’以胯部击向察尔猜胯部要破他重心,察尔猜连忙向旁一闪,顺势还以一记鞭拳。吴有道低头闪开,两人就此换位,也是对峙起来。
占士邦则摆出一个西洋拳的拳架和黄老二对峙起来,黄老二擅长的是飞贼那套,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丫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直接就砸向占士邦,占士邦也不是好欺负的,一个左滑步避开石头,跟着一个前滑步闪电般靠近黄老二就是一个前手刺拳击向黄老二头部,黄老二矮身躲过,蹲下就是一个扫堂腿,占士邦连忙跳起避开,黄老二却一个前滚到了占士邦后面,顺势一记虎尾脚踹向占士邦,占士邦半转身一个接腿摔将黄老二一下甩出,谁知黄老二飞出去后一个前滚又卸去力道,重新又站了起来。
占士邦一看这家伙居然没事,立马一个前滑步准备故计重施,再给丫来个前手刺拳,一旦击中一拳,跟着就是一顿组合拳,到时候黄老二就只有跪了。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这黄老二太他喵滑溜了,向后一闪的同时,一把飞刀已经离手扎向占士邦胸部,说时迟那时快,占士邦连忙一个右滑步于间不容发之际,堪堪避开,由此对黄老二有了些忌惮,不敢再轻易进攻,黄老二本来就比占士邦技逊一筹,也是不敢轻易出招,由此也是对峙起来。
而吴有道和陈真这边,分别与罗伯特和察尔猜却是又战在一起。咱们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先来说说陈真和罗伯特这边,这边战况最是凶险,话说这俩刚才一个照面之后相互对峙,彼此之间不断游走,寻找对方破绽,中间更是常常做出一些假动作,试图迷惑对手,以便抢得先机。
在游走了约莫一分钟之后,陈真猛然向前跨出一步,罗伯特以为觅得良机,立马就是一个跃步前刺,陈真不闪不避,衣服裹的土石包,从左下方向右上方果断撩起,使出的居然是大刀破枪式,一下就把罗伯特的长剑给撩开了,接着顺势下砸,眼看着就要砸得罗伯特脑袋开花,电光火石之间,罗伯特低头前窜,一下子躲开了这记杀招的同时,半转身由悬锤式变化为猛禽式直接劈向陈真,陈真弯腰躲过的同时转身就是一记虎尾脚踹向罗伯特左肋空门还以颜色,罗伯特此时招式用老,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时,收剑防守已然不及,只得抬起左肘以盾牌式格挡,‘啪’的一声两人分开,罗伯特虽然挡住了陈真这踹向左肋的杀招,可整个人也被踹得离地腾空飞起近三米远,最后撞在一棵小树上,差点将小树都撞折了,才停下来。这一撞,也把罗伯特撞的不轻,一时之间不敢轻易进攻,只是持剑做防守状,等待机会一击制敌,双方又对峙起来。
而吴有道和察尔猜这边却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两人交手一个照面之后,换了个方位,也是不断的游走,寻找着对方的破绽,这回是察尔猜抢先出手,他选择直攻中路一个垫步上前就是一记右直拳,吴有道右手一搭一引,一记缠丝手,正准备走外门攻他肋部,谁知道这察尔猜反应奇快,一个半转身跟着就是一记左勾拳,吴有道向旁侧身闪过,察尔猜又起左膝顶向吴有道右肋,吴有道连忙以一记盘花肘下砸,‘啪’的一声膝肘撞击在一起,两人走马换将,又换了个方位,这一招半斤八两,谁也没占到便宜。
稍微缓了口气之后,吴有道抢先发起进攻,还是老套路,后脚抓地,全力一蹬,脊椎大龙如大弓一弹,踏中宫走红门,直攻中路,脚下踏向对方下盘,左右双拳也同时攻到对方上盘,察尔猜双臂护住上盘,同时飞膝顶向吴有道,‘啪’的一声巨响吴有道双拳击在察尔猜护住上盘的双臂上,察尔猜感觉双臂一麻的同时,飞膝已接近吴有道胸部,千钧一发之际,吴有道稍一侧身让过大半,同时收回双手向旁格挡,接下察尔猜飞膝的同时也被巨力带的撞向旁边一棵手臂粗的小树,吴有道让过头部,肩膀一下撞在树上,‘咔擦’一声,那树给直接撞成了两段。而察尔猜也不好过,双臂现在才慢慢缓过劲来。
而吴有道在撞断小树之后,迅速调整好重心,趁着察尔猜刚刚才缓过劲来的这个时间,又攻了上去,这回还是抢攻中路,不过招式换成了‘大漠驼飞’,后脚一蹬,脊椎大龙一弹,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吐气开声,‘啊打’一拳击向察尔猜胸部,察尔猜向旁一闪,让过来拳,抬腿就是一记左横扫腿,吴有道划拳为掌,一个下劈,‘啪’的一声,掌腿相击,两人又是一个换位。
吴有道借着这巨大的惯性,向前冲出两步,‘噔噔噔’三步窜上一棵大树,借力转身,一记旋风盖腿,如开山大斧劈向察尔猜,察尔猜连忙避开,这一腿何止千斤,‘咔擦’一声,将一棵小树劈成了两段,察尔猜立马还以颜色,跳起来一个砸膝法咋向还没完全起身的吴有道,吴有道连忙后撤换成仆步,躲过其攻势的同时,也是起鞭腿击向察猜腰肋,察猜双臂一挡,借力落在吴有道近三米远处,一个前滚卸去力道站了起来,两人又形成对峙之势。
三人一场龙争虎斗,激战正酣,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喧哗,众人抬头向声音传来处看去,只见一队人马打着火把向这边赶来,已经快到百米远近了,吴有道三人脸色一变,知道是火枪队来了。
黄老二嘴里喊到:‘风紧,扯呼!’说完带头往路边树林跑去,陈真吴有道二人立马跟上,钻进了林子里。等这边几人反应过来,那哥仨早跑远了,这回可不能再追了,‘逢林莫入’这句话不止大清子民信奉,只要是正常人都还是信奉的,为啥?不信奉的不是都去领盒饭了就是成为伤残人士了。这还正常的下去吗?
所以,占士邦三人也不敢再追了,等火枪队过来在附近象征性的搜索一番也就打道回府了。当然回去之后,方有才对火枪队如何不满都不可能关占士邦等人啥事,作为朋友他们已经做的够多了。
回过头来,咱们再来说陈真他们这边,这哥仨跑出两里地以后发现方府的人并没有追来之后,就停了下来,三人聚在一起商量起来下一步该怎么办,这商量来商量去,都躲不过火枪队这个巨大的威胁,而且经此一事之后,方有才那边必定会加强安保措施,他们要再去搞夜袭,那就是属于交智商税的行为了,而他们仨又自认为他们自个儿小门小户的,可还够不着交这税的门槛,所以这条路自然就不在考虑范围以内了。
不再搞夜袭,那剩下的就两招了,哪两招?这第一招嘛,自然是按兵不动,静待时机,还是那句老话说得好‘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方有才不可能一直高度戒备,等这事儿稍微凉拌一段时间之后,嘿嘿……机会自然大大滴有啊!可惜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那戴维斯招满工就要走人,路上肯定有洋枪队护送,肯定不好下手,而陈真和吴有道也还要跟随药材商队向下一站出发,所以这一条是很难行得通了。
至于第二招嘛,借用一句台词叫‘用实力让情怀落地’,具体的说呢,也很简单,这里离鸡公岭并不远,三人可以走一趟鸡公岭,找董老大出马,带领人马将方府一锅烩了,这事儿也就完美了,所以啊这大道至简,只需要将复杂的事情简单化一切就都搞定了。
三人商量好后,决定去鸡公岭找董老大调动手下人马直接横推,靠绝对实力拿下方有才和戴维斯。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