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万界蹭气运者 > 第三十七章 人算虎虎亦算人

第三十七章 人算虎虎亦算人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
位于西南腹地大山深处的龙门镇,自从发生夜袭方府事件两天以来,一切仿佛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作为中药材集散地,白天依然忙碌喧嚣,人来人往。
在这个战乱频发的时代,这种事情多如过江之鲫,民众早就习以为常,根本就不可能引发什么社会性恐慌,不得不说这个时代人的承受能力直接能让后世民众望其项背。
当然,这也是生活的无奈,只要没有长眠,生活就得继续,哪有功夫去恐慌,白天该干嘛还得接着干嘛,这年头绝大多数人可没有资格当职业吃瓜群众,话说那玩意儿能填饱肚子吗?
当然,到了晚上又是另外一个世界,在夜的宁静的面纱掩盖下,夜行生物们为了捕食或逃避被捕食总会在各个角落上演一场场争斗厮杀。
正如这个世界的一切,有阳光就有阴暗,有生机就有死气,有庙堂之高就有江湖之远,正如那太极图般缓缓运转,周而复始,也生生不息,并不会以人的意志转移为转移,正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其实,这也是天地最大的仁爱,制定法则,不横加干涉,一切顺乎自然,一切都公平的在这法则内运行,没有例外。如此才保证了这个天地的平衡,让一切趋于和谐。
此刻,龙门镇外西南方向的荒野里,三条黑影借助着树木花草的阴影障形,来到了城墙底下。这三人正是准备深入虎穴,诱敌来攻的吴有道三人。
‘城墙上的壮丁都睡觉去了,咱就从这里进去吧!’黄老二对吴有道二人低声道。
‘黄英雄所言极是,这墙上的壮丁不过是为了恰饭而已,就是没睡也只是个摆设,两位兄长,咱们开始行动吧。’吴有道也低声笑道表示赞同。
说完之后,一个助跑,蹭蹭两步在墙上借力,率先轻松上到了这丈余高的城墙上,黄老二和陈真也随之上来。今夜有星无月,正是夜行人出没的好时候,借助微弱的星光,三人向城墙两边看去,果然不出所料,这城墙上静悄悄一片,连毛都没有,壮丁们也不是傻子,这俩天出了夜袭事件,他们这平时恰闲饭的活,顿时成了高危职业,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早他喵洗洗睡了。
哥仨来到女墙边儿,向小镇里边儿看去,尼玛,除了偶尔传来几声蛐蛐儿叫,证明这还是阳世不是鬼域以外,简直是一片乌漆麻黑,就连平时的秦楼楚馆似乎都暂停营业了,估计去找乐子的大佬们这两天也因为夜袭事件暂时消停了。毕竟,小命只有一条,万一要是躺枪了,岂不悲催?珍爱生命,远离夜行人啊!
不过这正好便宜了哥仨,也不用再担心万一要是发生激战误伤旁人了。当下,三人迅速下了城墙,一路轻车熟路,直奔方府。这一路倒是一番风顺,很快就来到了方府大门附近的一棵大树下的阴影里,一切似乎还是和上次来时没啥两样,至少表面是如此。
当然,三人也不会傻 逼的跑去正门敲门诱敌了,真要那样,那和当年的义和拳大师兄有啥区别?这不就拿自己小命去测量洋枪队的杀伤力到底几许吗?
哥仨借助建筑物和花草树木的阴影,再配上高燃版紧身夜行衣,犹如变色龙般完美的和这夜色融为了一片,在黑夜的掩护下,绕开了正门,来到了上回夜袭时的翻墙进入方府的那条小巷。至于为啥还选这条小巷,这都是因为吴大虾的弹坑理论。
这个理论大意就是:从来没有第二颗炮弹会落在第一颗炮弹的弹坑里,假如真的发生了,好吧,只能说你丫运气爆表了,估计是得罪哪路大神了,人就瞄准你丫搞呢!他喵的,这种概率比中五百万难度低不了多少,好伐!
根据这个理论,利用人的惯性思维,吴大虾才做出了从一个地方搞两次同样的夜袭这个建议。有鉴于丫在山寨时,cosplay狗头军师的成功卖相,黄老二和陈真都同意了这个建议,所以这哥仨才又重新来到了这条小巷。
三人稍微活动了一下腿脚,然后三下五除二轻松的跳上了院墙。还是老规矩,吴大虾先向下面来了个投石问路,‘壁 咚’两声轻响传来之后,众人又等了两分钟,发现宅院里除了一片乌漆麻黑以外,毫无反应,当下,哥仨才利索的跳到了院墙内。
说到这儿,有哥们儿疑惑就来了,这哥仨的任务不就是诱敌吗?这在外面随便搞出点动静,只要惊动了大宅院里的人,他们必然要来追击,这不就完成任务了吗,何必还要冒着极大的风险深入虎穴呢,这不是脑残吗?依我看上次那个终极版万人敌制造的响动就不错嘛!
能这么想的哥们,说明是认真看书并真正动脑子思考过的,本扑街先在这里点个赞,呵呵……
本扑街不知道列位看官有没有想过,这次吴大虾等人的敌人都是什么人?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两军对垒,‘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而况于无算乎!’
吴大虾在上次的短暂交手中,早就发现那和黄老二枪战之人,必是洋人军队中精英人物,于将兵之道必是个中高手。两军鏖战,如遇不明敌情的夜袭,最重要的不是击杀来犯之敌,而是紧守营盘,避免发生营啸。
这是军事常识,那军中精英人物不可能不懂,如此一来,他们的诱敌来攻很可能会变成一次袭扰而已,这样他们哥仨的目的自然也就无法达到了。
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深入虎穴,让敌人清楚的知道,来袭的就这哥仨,还要让人感觉到只要稍微努力就能把这哥仨拿下,这样才有可能调动敌人,牵着敌人的鼻子走!正所谓‘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攻守之间,正是阴阳转化之道,相辅相成,也相反相成!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这吴大虾在来这个时空以前,为了孔方兄,曾于股市浮沉数载,自古商场如战场,没吃过猪肉,总还是见过猪跑的。这些理论嘛,也是略知一二的,要不丫肿么老是自诩孔明呢,呵呵……
闲话少叙,书归正传。话说这哥仨跳到院墙内以后,开始小心翼翼的利用建筑物和花草树木蛇行鳞潜,要说这方府大宅院真的就这么疏于防备了,这哥仨是打死都不相信的,任何时候都不能小看反派人士啊,稍有不慎就会被分分钟打脸教做人!
他们现在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一路是小心了又小心,谨慎了又谨慎,战术上那是相当的重视敌人的。
可是,这方府里现在相当的安静,到处透着一股子诡异的味道,各种阴影里仿佛正有怪兽蛰伏,等待着择人而噬!进来这段时间,要不是远远的看到过一次巡逻队的火光,三人都要以为这方府是不是已经成了鬼宅没人了。
当然,哥仨自不会被这诡异的氛围所吓倒,正所谓‘艺高人胆大,胆大艺更高。’越是如此,越是激起了三人的斗志,哥仨躲在一个假山背后,低声商量了一下,决定再抓个舌头,先搞明白这方府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做完决定之后,哥仨绕过假山,进入到了一片密集的小树林里,准备穿过这片树林,躲到路边,等待巡逻队过来后,放过前面几人,等到队尾最后一个,直接捉拿,再来审问一番。
哥仨在这片密集的树林里,小心的穿行着。忽然,‘轰’的一声巨响,走在前面的陈真突然原地消失了。吴有道和黄老二连忙上前查看,尼玛,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俩人来到近前,这才看到原来陈真站立的位置,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深坑,原来陈真是踩到陷阱了。顺着深坑向下看去,只见陈真用作为兵器的白蜡杆横向架在了坑口,他现在正单手吊在白蜡杆上呢,借助透过树林间隙的微弱的星光,能看到下面离他脚底不过十厘米,倒插着满坑锋利的尖刀,正散发着阵阵寒光。
陈真倒是无事,只见他双手一拉,双腿一收,一式‘疯猴攀鹿’轻松的上到白蜡杆上,一步就跨回了地面,再收起了白蜡杆。
‘五师兄(陈兄弟)你没事吧?’另外俩人同时问道。
‘没事儿,不过这一下响动太大了,估计早就惊动他们了,咱们按照原计划只需要让他们再看到咱就三人,没别人了,也就可以撤了。’
他们哥仨这正说着,‘抓刺客啊,有刺客,快抓刺客……’一阵喊叫声从远处传来,哥仨向声音传来方向看去,只见那边儿一片火光,约莫有十来个火把正在向这林子方向靠近。
‘快走,被围住就完犊子了。’吴有道连忙叫道。
另外俩人,也是点头表示赞同,当下哥仨开始迅速往林子外面撤退。正疾行间,吴有道突然感到脚下好像踩到什么玩意儿,只来得及叫了声:‘卧槽……’
就感到一阵恶风奔着面门而来,说时迟那时快,吴大虾于电光火石之间放低重心,一个前滚,起身后再向旁边一躲,那阵风刚才于间不容发之际,在其前滚时,从其上方掠过,他刚向旁边一躲,那阵风又返回从他刚起身处刮过。
借助着微弱的透过树隙的星光,哥仨这才看清楚,尼玛,原来是一排巨木被人吊在树上,地上设了个陷阱,一旦踩到,立马就要面临巨木打脸之厄。这比装币失败的代价可大多了。
哥仨刚缓过神来,用吴大虾的话说就是‘都还没来得及抽根事 后 烟’,林子外面又传来一阵‘抓刺客……’的叫喊声。
哥仨立马收拾心情,开始完全进入跑路模式中……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