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万界蹭气运者 > 第四十三章 乱战

第四十三章 乱战


  
上一回说到,吴大虾哥仨追击方府三大高手,双方于一片树林里发生了枪战。吴大虾脑洞大开,发现野蜂巢后居然想到了生物攻击这个损招。丫用弹弓击中了蜂巢,惊动了野蜂群,本意是以此野蜂群攻击树下不远的三大高手,给己方创造一击破敌的机会,谁知野蜂群,不按套路出牌,居然发动了无差别攻击。结果这坑爹的损招,让众人都落了个被叮的妈妈都不认识的下场。
敌我双方为了躲避野蜂群的无差别攻击,一路跑到一条大河边,被大河拦住了去路。虽然发现有船可以渡河,可是野蜂群也不会给他们去开动船只的时间。危急时刻,为了躲避野蜂群的攻击,众人无奈躲到了河水里。
野蜂群在失去攻击目标之后,盘旋一会儿就飞走了。这时双方浮出水面,才发现敌我双方因为刚才那阵混乱,已经彻底搅和在了一起。于是双方之间,在这岸边的齐腰深的河水里,又爆发了一次大乱战。因是水中激斗,无意之中吴大虾这挂 逼居然通过对水的感悟,境界稳中有升,隐隐已暗劲大成了。
这样一来,在对战察尔猜的时候已然游刃有余,靠着对水的领悟,借着水势,一个胯击,破掉了察尔猜的重心。眼看就要彻底鼎定胜局时,野蜂群又杀回来了,如此一来,现场又是一片混乱。形势也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咱们闲话休叙,书接上回。话说这河边水中,双方乱战正急。吴大虾更是已破掉察尔猜的重心,正要乘胜追击,突然又听到了一阵‘嗡嗡嗡’的声音由远而近,正在向他们这个方向极速靠近。
吴大虾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坏菜了。尼玛,这坑爹的野蜂‘还乡团’又他喵杀回来了。
原来,众人躲水里之后,野蜂群又在其上空盘旋了足足近1分钟时间,确定彻底失去目标之后才珊珊飞走。而众人也就在水里躲了两分钟就钻出了水面开始乱战,其实这时野蜂群也就飞走1分钟左右,距离并不太远。
他们这一通乱战,在这黎明前最黑暗的宁静时刻,就显得动静太大了。这样一来,自然就惊动了不算太远处的野蜂群,于是又引得这些野蜂群杀了个‘回马枪’。
这时,不仅吴大虾发现了野蜂群正在迅速回返,其他众人都已发现这个情况,就连在水中作激烈搏杀的黄老二和占士邦都感觉到了异样,俩人居然默契的暂停了水下搏杀。鼻青脸肿的浮出了水面,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所有人不论敌我,一想到刚才被无差别‘空袭’的惨状,都是脸上一阵抽搐。
尼玛,这要再来一次,估计他们这帮人不论敌我,都他喵得全票领盒饭。
面对如此局面,最先有所行动的是罗伯特。这家伙面对陈真突然一个前窜,手中剑‘嗖嗖嗖’连续刺击,整个动作迅如雷霆,快如闪电。
说时迟那时快,陈真稍一侧身,让过其迅猛攻势,而罗伯特也带起一片水花迅速从他身边掠过。好个陈真反应神速,手中白蜡杆当做枪使,一个半转身向后一扎,使出了一记‘回马枪’,直奔罗伯特后背而去!
这一下要给扎实了,罗伯特基本上也就交代在这了。别看这白蜡杆没有枪头,可是以陈真暗劲大成的修为,哪怕使出六、七成劲道,那也是近千斤神力!哪怕一堵墙都得给扎个窟窿眼儿,何况是血肉之躯!
回头再说这罗伯特,这丫不愧为西洋顶级剑客,早就料到陈真有此一击!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丫略微向后侧身的同时使出了一记‘悬锤式’,‘叮’的一声轻鸣,在拨开了这迅猛的一枪的同时,更是借力加速前窜,在旁人反应过来之前,已靠近了那条小船旁边!
此时,这罗伯特更是趁此机会,一剑斩断了缆绳,单手在船舷上稍一借力,已轻松的爬到了船上!
众人看到他已经上船,并且斩断了缆绳。而‘嗡嗡嗡’飞行中队的二次饱和攻击又已迫在眉睫,再也顾不得彼此争斗,大多数都纷纷向着罗伯特所在的解开缆绳的小船扑去,搞得周围水域浪花四溅,小船也跟着摇晃的厉害起来。
罗伯特更是连忙一手持剑防御,一手拿起篙杆,有模有样的一撑,那小船居然缓缓向河中间的方向开动起来,看来这罗伯特显然是撑船界老鸟一只啊。估计这家伙以前被几国缉拿的时候,就把所有能玩儿的交通工具都研究明白了。这人啊,都是环境逼出来的,还是那句话,逼一逼出成鸡啊!
此时水里的众人多数都已靠近小船,陈真和察尔猜几乎是同时抓住了船舷的左右两边。就在陈真即将单手在船舷一按,借力上船时,罗伯特剑作刀使,直接单手斩向陈真船舷上的支撑手,陈真连忙松手,堪堪躲过断手之厄,趁此机会,察尔猜已上到船上!
紧接着,在这俩人的接应下,占士邦也顺利上船。就在陈真心急如焚时,身后传来黄老二和吴大虾的声音:‘陈兄弟(五师兄)快上船!’
陈真回头一看,原来是吴大虾和黄老二弄断了另外一条小船的缆绳,此刻俩人正晃晃悠悠的用篙杆撑船靠过来呢。
陈真连忙趟水来到小船边,单手在船舷上一按,也借力上到了船上。而此时前面那条小船已撑出了近20米了。
与此同时,‘嗡嗡嗡’飞行中队的‘马达’轰鸣声已清晰可闻。三人不敢怠慢,黄老二和吴大虾连忙用篙杆使劲撑船,陈真也趁着现在水深不过一米左右,赶紧用手中白蜡杆帮忙撑船,在三人的合力下,小船迅速离开了岸边,和前面三大高手的船的距离也缩短到了不到10米左右了。
而此时的河水深度已超过1米5了,陈真也没法再帮忙撑船,这样一来双方的船只的距离暂时保持在了接近10米的距离上。
而后边的‘嗡嗡嗡’飞行中队却是对这两条小船的乘员‘情根深种’,亦步亦趋在后面紧紧追随。照这样下去,他们这‘水军’无论敌我,无论怎样‘花式灌水’都很难逃脱被‘饱和空袭’的厄运。
吴大虾眼珠一转,说道:‘二位兄长,这样下去,咱们就算到了对岸也迟早还得被野蜂群攻击,不如咱们顺着水流往下游跑路,这样一来咱再用篙杆辅助撑船,速度能提高一倍,极有可能能彻底甩掉野蜂群。’
陈真和黄老二对视一眼,几乎同时问道:‘师弟(吴兄弟)那前面逃跑之人就不管了吗?缚虎容易,纵虎难啊!’
‘呵呵呵……二位兄长以为,他们就能跑过人野蜂群飞行中队了吗?’吴大虾以一幅孔明的造型对二人抱拳笑道。
‘哈哈……师弟(吴兄弟)所言,甚是有理。’二人虽然不知飞行中队是什么鬼,但是也明白了吴有道的意思。当下不再犹豫,立即改道顺水漂流而下,这样一来,速度果然大为提升。
而另外一条船上的三大高手,正在庆幸自己后面有了垫背的,野蜂群即使穷追不舍也只会先对付后面船上仨人,他们正好趁此机会逃出生天,也更是深刻理解了‘你可以跑不过追兵,但只要能跑过袍泽就行。’这话的真谛,心中直呼精辟啊,实在是精辟!
可惜没等这三位爷高兴多久,后面船上的三位居然放弃了追击他们,直接顺水而下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他们知难而退了,不过知难而退也用不着跑这么快吧?顺水而下的同时,还在用篙杆加速。用不用这样啊?我们又不会绝地越级反杀这种脑残神功。
就在这仨疑惑不解的时候,后面空中传来的‘嗡嗡嗡’之声给了他们一个灰常灰常符合逻辑的答案。那就是,人家哥仨正在全力跑路,准备逃出生天呢,人家可没有义务帮他们三人垫背啊!
这下这三位爷悲催了,尼玛,说好的‘袍泽’呢?说好的‘垫背’呢?这他喵肿么不按常理出牌呢?这三位爷一看没了‘袍泽’垫背,他们首当其冲了,这肯定是跑不过野蜂群啊!肿么办?这他喵肿么办也不能凉拌啊!
俗话说‘穷则变,变则通。’这眼看要被‘嗡嗡嗡飞行中队’追上发动‘饱和式空袭’了,为了不完犊子,这三位爷也学着敌方三人变通了一下,临时改变了航向,也选择了顺水而下,加速跑路,这样一来才没有彻底被野蜂群追上。
不过,如此一来,他们就反而落在了陈真等三人身后,变成了人家的‘垫背’了。
‘吴兄弟(师弟)果然神机妙算啊,这三个家伙果然也跟着顺水而下了,哈哈……’
‘呵呵呵……两位兄长过奖了,哪有什么神机妙算啊,小弟只是侥幸言中而已!’吴大虾灰常‘孔明’的抱拳笑道。
‘诶,侥幸言中也需要观察入微,心思缜密才有可能啊!换我黄老二这粗人来,肯定是不行的!’
三人正在这里开启王婆卖瓜自嗨模式的时候,后面三位爷的小船也晃晃悠悠的追了上来,而在其身后的野蜂群也是跟着转变了方向,继续追击而来!
吴有道看到这情况,尼玛这不是故意要把‘野蜂飞行中队’引过来吗?当下,吴大虾立马掏出弹弓,将一发发弹丸射向后面船上的三位爷。
这下这三位爷就彻底苦逼了,不仅要躲避弹弓的袭扰,还要加速甩掉后面的‘空中攻击集群’,简直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啊!这他喵直接成夹心饼干,两面受气啊!
吴大虾好不容易逮着用弹弓任意开火的机会,那是格外珍惜啊,丫直接从随身口袋里抓出一把弹丸,放在船头,然后就是用这些弹丸不断以不同角度向后面小船射击,这家伙看着后面手忙脚乱的三大高手的囧相,也是彻底玩嗨了,只管继续加速射击,后面船上木板不断传来被弹丸击中犹如‘雨打芭蕉叶’的声音。
而此时由于光线不太好,众人不论敌我又都忙于甩掉野蜂群,谁都没有注意到河道的落差再逐渐加大,水流速度在逐渐加快……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