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万界蹭气运者 > 第五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第五十四章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上回说到,众人来到地牢,见到方有才正在睡觉,看守将其弄醒后,没想到这家伙见到众人之后,居然还挺有骨气的吼道:‘你等杀千刀的贼匪来这里干嘛?要杀老夫了吗?来啊,老夫不怕你等!’
‘你这老东西还挺硬气的嘛!着什么急,你作恶多端,今天落到我等手里,迟早送你上路!’周老三这炮筒脾气第一个忍不住道。
‘哼哼……自古成王败寇,事到如今你等要杀便杀,老夫绝不求饶。杀人不过头点地,你等也没必要再往老夫身上泼脏水吧!’方有才冷笑道。
‘哦?我等如何往你身上泼脏水了?’董老大问道。
‘哼哼……要杀便杀,何须多言!’方有才轻蔑道。
‘不,虽然要杀你,但话也要说明白,你恶贯满盈,自有取死之道,如何不该杀!’董老大义正言辞说道。
‘你等贼匪,杀人抄家,反来污蔑老夫恶贯满盈,老夫如何恶贯满盈了?老夫不服!’方有才继续振振有词。
‘哼!你这老东西,不仅种植贩***,毒害国人,更是趁春荒之际,大肆抄底普通农户土地,用于扩大鸦片种植,大发黑心財的同时,更是逼迫无数农户破产成为饥民,又乘机将其哄骗,当成‘猪仔’卖给戴维斯当苦力,最后只能埋骨异乡!你说你是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如此行径,又如何不是恶贯满盈?’董老大继续侃侃而谈道。
‘哼哼……你等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鸦片贸易是老夫发明的?老夫不种植贩***,这洋人就不到咱大清贩***了?老夫种植鸦片在没让白银外流的同时,更是招收了不少饥民来干活,这难道不是老夫行善赏他们一口饭吃?
再说了,这春荒是老夫搞出来的?老夫低价抄底土地,也没强买强卖啊!还有这些饥民,他们留在家乡,迟早都是饿死的命,去了密支那虽说艰苦,但戴维斯为了有人给他干活,至少要给口饭吃吧,这如何不是救人一命?反倒是你等贼匪,杀人抄家,还要把自己说的冠冕堂皇,究竟谁才是恶魔,吃人不吐骨头?’得!让丫这么一通胡搅蛮缠,丫整个就一活人无数,大慈大悲的活菩萨啊!乡亲们没给丫建生祠立长生牌位还真是有负于他啊!
众人还真是让这家伙给说的硬是愣了好半天。‘卧槽,还有这种骚操作啊,太他喵牛掰了,丫简直能把死人都说活了,这丫要放三国简直就能舌战群儒,气死王朗了都。’吴大虾心里膜拜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觉得这家伙的话肯定不对,但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到话反驳。
方有才看着众人吃瘪的样子,心里是狠狠出了口气,得意洋洋道:‘怎么样,你等这些杀千刀的没话说了吧?见财起意,杀人抄家的贼匪就是贼匪,承认又何妨,用不着摆出一副圣人主持公道的样子。再怎么伪装,就算你等能把自己都骗过,也改变不了你等骨子里就是贼匪的事实,哼哼……’
周老三大怒,当场就要冲上去给丫来个铁拳专政。就在这时,吴大虾一把拉住周老三笑道:‘三哥休要发怒,这老东西自以为聪明,可惜他这一通歪理邪说根本就站不住脚!’
‘哦,老夫如何站不住脚?老夫倒要看你这小贼能说出什么大道理来。’
‘先说鸦片种植贸易的事儿,你说鸦片贸易不是你发明的,就算你不种植贩卖,洋人也会来贩卖,对吧?这就好比一贪官说贪污腐败不是他发明的,就算他不贪污腐败,也会有别人贪污腐败一样可笑,这种鬼话能成为他贪污腐败的理由吗?
你又说因为你种植贩***阻止了白银外流的同时更是招收了不少饥民,解决了他们的生计问题,对吧?这就好比一贪官贪污腐败以后,他用这些脏款在我大清各行各业消费,是不是也可以说成阻止了白银外流的同时拉动了内需,又解决了更多人的就业问题啊?
春荒的事儿确实与你无关,可是你帮着代维斯那洋鬼子把饥民骗到密支那去当‘猪仔’,就是罪大恶极,别说什么给人活路赏口饭吃,这他喵真去了保管‘起得比鸡早,吃的比猪差,干的比牛多,睡的比狗晚’,铁打的人也吃不消啊,别说你丫不知道!
这些饥民留在家乡,身体好点的哪怕挖野菜啃树皮,再加上一些真善人的救助,别说人就死路一条,怎么着也比被你们骗去密支那生存几率大吧?你这老东西不是谋财害命又是什么?’吴大虾一番话先把自个儿给整的进入了状态,丫现在一脸正气凛然的造型,再要给丫一‘盒子炮’估计现在就得掏出来,代表某k带代表银民‘我’‘pia’‘pia’了你!
黄老二等众人看着吴大虾,两眼直放光,尼玛,这军师兄弟就是牛掰啊!你丫能把活的说死,是吧?他喵的,他能让死人觉得自个儿报废年限还没到,自己再活过来。
童鞋们啊,要想燃烧别人还得先燃烧自己啊,就他喵这一番慷慨激昂,方有才的嚣张气焰是彻底被吴大虾给打压了下去,从‘伟哥’彻底证道成‘萎哥’了。
众人看丫装起了死狗,也就不再理他,退出了地牢,只等着忙活完这阵子,将其就地正法了。
三天后,接受附近饥民上山的事儿告一段落了,午时三刻,山寨演武场上传来‘pia’‘pia’两声枪响,随着这枪声的响起,方有才和戴维斯也结束了他们罪恶的一生。
这一通折腾下来,‘国际友人’们在华夏失踪了。至于我大清如何跟‘友邦’交代,那就不是他们这些江湖中人能管的了。反正有没有这事儿,理由都多了去了,‘友邦’们不都还得在我大清这变着方签条约吗?等将来我大清都亡了,还认他个鸡儿啊?
剩下来的甄别排查工作就交给山寨众人自己安排了,耽搁了这么几天,吴大虾和陈真师兄弟二人也该回龙门镇惠友镖局分局去和众人汇合了。
吃过午饭后,董老大等人将他们师兄弟二人送下山来,送了一程又一程,直到送出20多里外,陈真和吴有道都几次三番劝说他们不用再送了,董老大才让随行的喽啰们将践行酒拿出来。
董老大这命令一下,自然有喽啰挑着两坛酒上前,又从拿出担子里拿出几只碗来,放在旁边一喽啰手中的托盘中给一一满上,众当家一起上前,一人端起一只酒碗。
董老大依依不舍道:‘两位贤弟,哥哥们就送你们到这了,你们路上多保重!’黄、周二人也同时道:‘多保重!’
吴有道和陈真点点头,举起酒碗,几人碰碗后说了声:‘干!’一饮而尽后‘啪’的一声将酒碗摔碎在地。
陈真和吴有道同时抱拳道:‘诸位兄长,我二人走了,咱们兄弟江湖再见!’
‘江湖再见!’董老大哥仨同时答道。
在董老大三人的注视下,陈真和吴有道二人转身,渐行渐远,直到俩人影消失在路的远方……
陈真和吴有道师兄弟俩在告别山寨众人后,加速赶路,天黑时分,已经来到了离龙门镇不到30里的地方了,反正几天都过去了也不急在一时,哥俩就在这野地里找了个避风的地方,生了堆篝火,拿出干粮卤菜等就着小酒边吃边聊起来。
‘唉!师兄,两百多万两啊!说没就没了啊!’这丫到现在没有旁人了,想到那么多银子,这还没搂着睡过觉呢,终是不甘啊!
‘呵呵,怎么了?师弟这是舍不得啊,要不咱俩再去大哥他们那里要个十万两回来?’陈真调侃道。
‘别,师弟我丢不起那人,爷们儿倒驴不倒架,钱是王八蛋,能花就能赚。再说了,咱俩现在都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要那么多钱干嘛。’
‘嗯,能想开就好。’
两人边吃边聊,时间也过的挺快。到了亥时,吴大虾先睡了,下半夜再换陈真来睡。一夜无话,第二天东方天际泛起鱼肚白的时候,两人已收拾停当,又出发上路了。
约莫两个时辰之后,哥俩终于又回到了龙门镇惠友镖局分局,自有伙计领着他俩去见过了韩、李二位师傅。
下午时分,账房老杜这帮人也收购药材回来了。一见面,老杜就调侃道:‘呦,二位老弟回来啦?这年轻就是火力足啊,出去逍遥了几天,精神头还这么好,换我老杜估计得让人给抬回来了,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杜叔,瞧您说的,您老人家是‘老鸡扶立,支在千里’啊,年轻人也未必有您这份能耐啊。’吴大虾啥时候嘴上吃过亏,反过来一边调侃老杜,一边还挤眉弄眼用手比划着。陈真在一旁是微笑不语。
‘得,你小子人小鬼大,没大没小,我老人家是说不过你,不和你小子扯这些有的没的了。哦,对了,这两天镇上出大事儿了,方大善人的方府被人给灭了,你们在外面听说了吧。’老杜笑道。
‘嗨,我们哥俩这两天都浪到县城去了,今天回来才听到镖局的伙计们在议论这事儿。杜叔,具体是个啥情况?’吴大虾直接来了个一推六二五。
‘还能是啥情况,路不平有人踩呗。方有才这老小子,富可敌国还不知道低调,估计是遇到过江龙了呗。半生算计还作恶多端,最终为谁辛苦为谁忙?’老杜大发感慨道。
‘依我看,这老小子是恶贯满盈,合该有此报。’吴大虾也装模作样吐槽道。
‘对了,杜叔我等什么时候出发呢?’陈真在一旁转移话题问道。
‘快了,最迟后天咱们就得出发了。’老杜果然被成功转移了注意力答道。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