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万界蹭气运者 > 第五十八章 神枪李书文师徒

第五十八章 神枪李书文师徒


  
上一回说到,吴大虾和陈真二人在资金充裕以后,为了尽快的完成霍元甲让年轻人开眼看世界的心愿,就把留洋这事儿提上了日程,霍元甲等人自然赞同。至于这留洋具体去哪个国家的问题,在丫吴大虾一通忽悠之下,也总算是没有出幺蛾子,还是保持了和原著一样的选择,去岛国。
现在而今眼目下,只等他们二人岛国语达到能听懂别人说什么的程度就可以出发了。当然,在这段日子里,吴大虾不仅赎回了手表,更是常抽时间和各家各派前辈高手切磋交流,以便于取长补短,共同提高。也正是因为这段时间的积累,才为其以后成为一代宗师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咱们闲话少叙,书接上回。话说这天吴大虾和陈真俩人在岛国语老师那里学习完后,回到了怀庆药栈后院,两人刚走到月亮门洞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呐喊助威声。
师兄弟二人连忙进到月亮门里,刚好看到演武场上大师兄霍廷恩,正在和一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比试过招,这呐喊助威声正是场边的师兄弟们发出的。而师傅霍元甲也正在场边和一身材矮小的中年人聊着什么,从俩人放松的表情上不难看出,这二人应该是早就认识的老朋友了。
就在这时,‘啪’的一声巨响从演武场上传来,吴大虾俩人循声望去,刚好看到霍廷恩和这年轻人对拼了一记,俩人一合即分,快如闪电,显然是不分胜负。等场边大多数弟子看明白的时候,这二人已经又恢复了拳架,游走了起来,准备重新寻觅对方的破绽。
‘陈真、有道,你师兄弟二人回来了啊,来,你们过来一下。’原来这时,霍元甲已经发现了学习完岛国语后回来的他俩了。
场上比试的二人听到霍元甲的话声,也都停了下来,‘两位师弟,今天学习完了啊?’霍廷恩也高声笑问道。
陈真二人一边笑着回答霍廷恩,一边走到了霍元甲和那矮小中年人身旁。
‘李师伯好!’俩人刚一来到霍元甲他们那边儿,陈真就对着那矮小中年人抱拳行礼道。
‘呵呵……师侄免礼吧。’矮小中年人也连忙笑着回应道。
‘来,有道为师给你引荐一下,这位是八极拳宗师李书文师傅,快来见过李师伯。’霍元甲也在一旁笑着为吴有道引荐。
‘卧槽,什么鬼?李书文?这位难道就是后世传说中的‘刚拳无二打,神枪李书文’吗?’也难怪吴大虾惊讶了,说起这位李书文李师傅,这可是华夏近代武术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一笔的人物了,哪怕就是在后世,这位爷也是声名显赫,留下无数传说,引人遐想追思。
话说这清光绪21年,西元1895年,袁项城开始在天津南郊小站练兵。这袁大人乃一代枭雄,既然练兵,自然是利用各种手段和关系笼络武艺高强之士,并重金聘用日本空手道高手和德国军事教官来训练他的精锐部队。
当时,李书文的师傅黄士海也收到了袁大人的聘书,他因年事已高,特推荐弟子李书文去任教。李书文到兵营后,差人领他到演武大厅见袁项城。这袁大人及众教官见他貌不惊人、瘦小枯干,扛着一杆大枪,误认为是大枪黄士海的仆人或家童。
当问明情况,知李书文是替师傅来任教官时,众人哈哈大笑。袁大人的卫队武道教官伊藤太郎向李书文挑战。刹那间,李书文以闪电般的速度,施枪刺壁蝇之绝技惩罚了他。
众人惊愕,伊藤大怒,挥起日本长刀以泰山压顶之势朝李书文头顶猛力劈下。李书文大枪一抖,将刀崩飞,再顺势一枪“泥鳅翻花”,刺穿伊藤的咽喉,又大枪一挑,将死尸甩出演武大厅外。
众人惊天动地呼喊。日本武道教官秋野、井上、野田见同伴被李书文刺死,齐挥刀恶狠狠地朝李书文扑来。只见李书文进出如闪电,退守如矢箭,大枪一抖如蛟龙出水,左刺右挑,顿时血肉横飞。顷刻间,三位日本武道高手的尸体都被甩出演武大厅之外。
众人惊愕之时,李书文大枪一摆,刺向厅柱之蝇,蝇落而厅柱无痕。厅内立刻爆出雷鸣般的掌声。袁大人连呼:“神枪!神枪!真乃神枪也!”从此,“神枪李书文”名冠天下。
又清末宣统二年(西元1910年),俄国著名拳王马洛托夫来华,在京设擂台,贴海报,夸海口,侮我华夏儿女,激起华夏民众及有志之士的极大愤慨。京、津两地武术名手与其较技,均败。
李书文的二师傅张景量时为天津“中华武术会”教习,捎信给李书文。当时李书文正在入里侍候卧病在床的大师傅黄士海(因黄士海无子,由李书文养老送终)。
见信后,李书文奉师命立即到京赴擂。一切手续办妥后,李书文飞身来到擂台之上,见马洛托夫体壮如雄牛,好似他平时练功用的600斤沙袋。而马洛托夫见李书文瘦小枯干,于是双手抱肩,对着李书文蔑视地吐了一口唾沫。
李书文义愤满胸,怒发冲冠,随手一记“霸王挥鞭”卧风掌,打得马洛托夫晕头转向,将其左腮部打掉鸡蛋大小的一块皮。未等马洛托夫反应过来,李书文奋起神威,顺势一招“六大开抱肘”,以闪电般的速度,运起千钧之力将马洛托夫肋骨打裂,击下擂台。
众人观呼,延臣大喜,联奏,欲封李书文为五品顶戴、近侍卫队武术总教习。李书文因师傅黄士海需他尽孝道为由谢辞。宣统皇帝及众朝臣无奈,赐金佛座像一尊以示嘉奖(李书文回乡后将金佛像交与弟子霍殿阁,后因战乱动荡,金佛下落不明。)
又据冥国时期《沧县志》记载:李书文长得‘短小瘠瘦而精悍逼人’,在室内排掌击空,离窗五尺,穿纸震荡有声;用大枪刺壁之蝇,蝇落而壁无痕。铁锥入壁(土墙壁),力拔甚难,他以大枪搅之,锥即出。他的族人乡亲人,常传颂他帮助乡亲收粮时,背对装运粮的大马车,用脚勾起80斤重的粮袋,挑过头顶,甩到大车上。他帮助乡亲们盖房上大梁时,用大枪将一棵棵檩条挑到房山上。据跟随李书文学艺十几年的徒孙,清末宣统皇帝御前侍卫霍庆云回忆:神枪李师爷的功夫,咱们练不了。他用大枪挑起八十斤左右的大车轱辘摇风车似的呼呼转。他经常这么练,毫不费劲。
总之,关于这位爷的传说那是海了去了。他也是这个时代仅有的几位化劲宗师之一,用现在的话说就叫做当时武林的‘天花板’。
咱们闲话少叙,书归正传。话说这吴大虾听到师傅引荐之人乃神枪李书文,当下心中是大吃一惊,表面却是不动声色,恭敬抱拳道:‘师侄吴有道拜见李师伯。’
‘呵呵……师侄免礼,听你师傅说你拜在他门下,仅仅一年时间,就暗劲大成了,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李书文也笑着回应道。
‘师伯过奖了,弟子实在是愧不敢当,能取得这小小成绩,实在是师父师兄教导有方之故。还请师伯以后多多指教。’
‘嗯,你很不错,师伯我看好你。年轻人有你这般本事,还能如此虚怀若谷,将来定然能取得令人高山仰止的成就。’
‘行了,行了,李师兄你就不要再夸他了,那么多弟子还在那等着呢,咱们到正堂坐下再叙吧。’霍元甲在一旁笑道。
当下,众人又在霍元甲的引领下,来到大堂坐定,自有弟子奉上茶点。
‘殿阁你过来,见过你陈师兄和吴师弟。’随着李书文的话声,刚才那位和霍廷恩比试不分胜负的年轻人走了出来,在李书文和霍元甲的引荐下和陈真吴有道二人正式相互认识了一下。
说起这霍殿阁,那也不是简单人儿,他这一支正是霍家拳外八修的传承,说起来和霍元甲这一支也算几百年前是一家了。当然,传了这么多代,现在关系远了,这辈分自然也是从师门这边来排了,由于李书文霍元甲二人平辈论交,这霍殿阁自然也就叫霍元甲一声师叔了。
话说这霍殿阁,师从李书文,年纪轻轻也是暗劲大成的高手了,这青年俊彦相见,双方之间没有恩怨情仇,利益纠葛,自然也不会有什么脑残文里面的各种狗血剧情了。几人认识后相互一攀谈,均对对方在武道一途的见解佩服万分,加上大家情商都不低,没多久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在得知陈真和吴有道不久之后,就要去岛国留洋,开眼看世界。他也是深表遗憾,苦于自己经济能力不允许,要不也想趁着年轻出去见识一番。
陈真二人现在经济上完全无压力,其实再负担俩人都没问题。由于霍廷恩是大弟子,要帮助霍元甲教授弟子,自然不可能同去岛国。
当下俩人就极力邀请霍殿阁一起去岛国留洋。都是江湖儿女,没有那么多矜持,霍殿阁看他二人确是出于一片赤诚,加上他现在武艺大成,要想更进一步,必须要增长见识,提升自己的底蕴,当下也是禀明李书文自己的想法,在征得其同意后,便决定了与他们同去。
回过头来,再说这李书文,因为徒儿受到别人的免费帮助,不仅可以出去增长许多见识,还便于以后继续打磨提升。他作为一代化劲宗师,自然不愿占这个便宜。当下在征得霍元甲同意后,也是承诺愿意收(陈真、吴有道)为记名弟子,传授他二人八极拳的功夫,和一些入化劲的心得体会。
这个年代的武人,凡事能成就一代宗师的,大多数都不止拜过一位师傅,陈真和吴有道现在都到了暗劲大成这个阶段,要想再进一步必须要兼容并蓄,所以当李书文提出愿意收他二人为记名弟子,而霍元甲也深表赞同时,自然也是高兴万分,就在当日,在怀庆药栈一众人等的见证之下,二人又同时拜在了李书文门下。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