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万界蹭气运者 > 第六十章 岛国现状

第六十章 岛国现状


  
哗……哗……哗……海浪轻涌,夜凉如水。
圆月之下,沧海茫茫。伴随着轻柔的潮声,一艘客轮从远方缓缓驶来。
‘师兄好雅兴啊,我跟师弟还以为你睡了,到你房间找你喝酒却没找到人,没想到你原来是躲在这船头,独个儿欣赏沧海月明的美景来了。’客轮甲板上,随着苍凉的海风,传来霍殿阁浑厚的话语声。
‘呵呵,怎么两位师弟也睡不着啊?’此刻,一站在船头面向大海的黑衣青年,听到有人跟他打招呼,转过身来负手笑道。
此时,皎洁的月光正好洒在这黑衣青年英气勃勃的脸上,仔细看去,此人目似朗星,唇若涂朱,鼻若悬胆,不是东渡岛国求学的陈真还能是谁?
‘睡觉嘛,那是什么时候都可以睡的,可这海水明月共潮生的奇景,却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观赏的,师兄岂不闻人生难得把酒月当头?所以我等为了不辜负如此良辰美景,这不就拎着酒来了吗?’和霍殿阁一起拎着仨酒葫芦走来的吴大虾边说边把其中一酒葫芦递给了陈真。
陈真接过酒葫芦,喝了一口,笑道:‘嗯,不错,这是桂花酒?’
‘地道丰裕源的桂花酿,怎么样?此时此刻喝这个能应景吧?’霍殿阁笑道。
‘嗯,应景,自然是大大的应景。沧海明月夜,饮此桂花佳酿,方不负此如梦佳期!没想到霍师兄还如此风雅,只是我等少了几分才情,怎么看都有些辜负了霍师兄这番骚人骚操作啊。’没等陈真说话,吴大虾却在一边儿抖着眉毛笑道。
听到这话,陈真和霍殿阁二人也只能无语的指着吴大虾笑笑,这不管什么,只要到了吴大虾嘴里都得变味儿。
‘师兄这么晚了还不睡,是想体悟师傅说的通过某种情景意境的刺激,从而突破化劲境界吧?’霍殿阁笑问道。
‘不错,愚兄是想看看这海上生明月的奇景能否让我有所感悟,对突破化劲境界有所帮助。’陈真点头道。
‘这番景色美则美矣,只是恐怕和五师兄的性情不相符合啊。’吴大虾喝了口桂花酿,老神在在的说道。
‘哦?师弟有何高见?’陈霍二人几乎同时问道。
‘师兄是真英雄,那么什么是真英雄呢?据前辈金大虾分析,虽千万人吾往矣方算是真英雄,这样的真英雄要想有所突破,要么通过连连恶战,越战越勇来突破自身极限,要么就是被河山景色的壮丽所触动,比如隔壁老王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太白老兄的‘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坡仙的‘大江东去’等等……
至于眼前的景色嘛,多了几分空灵婉约,不禁让人升起一种愿乘风归去飘然出尘之感。却少了几分雄奇壮美,这自然与五师兄性情不相符了,所以自然也对五师兄帮助不大了。’吴大虾笑道。
二人听了吴大虾的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均是默默点头,若有所得。
约莫过了一分钟,霍殿阁弱弱的问道:‘师弟,你说的金大虾又是哪位前辈高人?’
‘呃……这金大虾嘛,话说这金大虾乃一隐世门派之奇人,他们这一派传世千年,从不卷入世俗纷争,只会记录一些不入正史的隐秘之事,或许旧日宫墙内的太监宫女,又或许寻常巷陌中的货郎力巴,都可能是他这一隐世门派之人,就是走在你身边你也不知道。江湖上俗称他们为百晓生派。’吴大虾继续胡扯。
霍殿阁也不依不饶,刨根问底道:‘师弟,我怎么不知道江湖上还有这门派?’而陈真只是在一旁笑而不语,就差抬根小板凳了都。
‘都说了嘛,隐世门派,要是连师兄你都知道了还叫隐世吗?’
‘那师弟你怎么知道?’老实人霍殿阁继续穷追不舍。
‘因为师弟我从小爱学习爱劳动,长大要为银民立功劳。这隐世门派因此就破格录取师弟我为预备役观察员。’吴大虾脸不变色心不跳,这丫胡扯境界已超越其功夫境界了都。
‘好吧,师弟你厉害,那金大虾为啥会说‘虽千万人吾往矣’方算是真英雄呢?’霍殿阁继续问道。
‘这个嘛,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话说北宋哲宗年间,有萧疯、虚煮、断玉三人斩鸡头烧黄纸拜把子……最后萧疯自杀迫使耶律洪基立下有生之年不再侵宋的誓言,由此才保得宋辽两国百姓百年的和平安宁,这算不算真英雄?’尼玛,这吴大虾为了忽悠霍殿阁,一气儿讲到了快天亮,也是没谁了。
陈真是早就见怪不怪了,霍殿阁却是给惊的不要不要的说道:‘师弟,你要去五德轩开专场,那还有郭大炮啥事儿啊,你这段秘史讲的太牛了,还有其他类似的秘史吗?再给师兄来几段儿?’
‘呵呵,师兄,你师弟我贵为预备役观察员哪能就这点东西,师弟我保证师兄你要听的话,就是说上个几十年也不带重样儿滴。只是现在都快天亮了,咱先睡会儿觉,晚上月上桅杆头,咱再人约黄昏后,保证给师兄整个‘八点黄金时间档’好吧。’
霍殿阁听吴大虾这么一说,抬头一看,东方都泛鱼肚白了,只能勉强答应着睡觉去了。
从这以后,这霍殿阁没事就拉着吴大虾讲古,时间就在这‘八点黄金档’中不知不觉的流逝着,转眼之间,三天就过去了。
这天一大早,哥仨刚在甲板上站完桩,也没急着回房间,准备观赏这海上日出的美景。约莫过了一刻钟,一轮红日从东方天际跃出海面,将万道金光洒在这碧波万顷的大海上,端的是美不胜收气象万千。
就在三人陶醉在这美景中时,眼神犀利的吴大虾借着晨光看到了一大片陆地海岸线已在海天相间处若隐若现。
‘二位师兄快看,岛国快到了。’
陈真二人顺着吴大虾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发现了海岸线,俩人也是开心不已,这段海上旅程总算是要结束了。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当哥仨踏上岛国的土地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三人下了船以后,正准备找两辆黄包车拉他们去华夏会馆,就在这时,迎接旅客的队伍中有人举着牌子走了出来,哥仨向那牌子看去,只见上面用汉字写着‘迎接华夏客人陈真、吴有道、霍殿阁’字样,哥仨连忙来到那举牌人面前,由陈真出面问道:‘请问您是华夏会馆来接人的吗?’
那举牌人约莫40来岁,穿一身深色西装,看起来像个读书人,听到有人用华夏语问话,连忙笑道:‘是的,鄙人胡元奎,受友人所托,来接牌子上这三位到华夏会馆,三位是?’
‘我等三人的名字刚好和您牌子上写的一致,如果所料不错的话,您应该是受天津卫一位姓农的友人所托吧。’陈真笑问道。
‘哦,你们就是农劲荪先生在电报中提到的来岛国留学的陈先生、吴先生和霍先生吧?’胡元奎笑道。
‘正是我等三人,麻烦胡先生了。’听到农劲荪的名字后,陈真肯定答道。
双方确定了彼此身份之后,这胡元奎便领着哥仨上了一辆华夏会馆派来的马车,一路向着会馆方向驶去。
哥仨都是第一次走出国门,(吴有道那个海外华商少爷身份只是纯忽悠,不算)自然不免感到新奇,这一路上也是频频向车窗外看去。
开始在港口区还好,无论客船货船还是军舰,至少都是千吨以上的吨位,船只的烟囱冒着浓烟说明至少已经不靠风力航行。岸上到处都是漂亮的小洋楼,街道两边来往的人流穿着也很体面,整洁的街道上还有不少无轨电车往来穿梭,这些方方面面无不体现着近代工业文明对社会发展所起到的巨大推动作用。
只是出了港口区以后,道路逐渐变得略微颠簸起来,周围的民居也变成了岛国传统的低矮木制房屋,街道两边的人群穿着也就是比我大清强一点而已。
霍殿阁童鞋充分的发挥了作为老实孩子的优良品格,人不懂就问道:‘胡先生,不是说这岛国通过几十年时间的发展,先后击败了我大清和老毛子,已经是列强国家了吗?这怎么看起来好像也不比我大清强多少啊?’
‘呵呵……说起来这岛国从明治维新开始算起,已经几十年时间了,无论从政治、军事、教育、科技、经济、文化、工业等各方面来看,都远远领先于我大清,只是这个国家把大多数的财富都花到了工业、教育和军事上,相对来说在民生这一方面自然就要差一些了。所以,霍先生刚来不了解情况,单从表面看自然觉得不比我大清强多少了。’
听了胡元奎的话,陈真和霍殿阁都若有所思,约莫过了两分钟,霍殿阁又向吴有道问道:‘师弟你怎么看?’
‘尼玛,怎么有一种‘元芳你怎么看’的感脚呢?’吴大虾暗暗吐槽了一句。脸上却是一片阳光灿烂道:‘还是胡先生见多识广啊,岛国这个国家从明治维新开始全面改革,到甲午战争那会儿一举击败我大清,这以后不仅成为了亚洲老大,从我大清手里抢到了呆湾宝岛,从而获得了庞大的资源,同时还获得了巨额的战争赔款。可以说是赚了个盆满钵满。呃,说到这里师弟我想先问一下霍师兄,假如咱大清赢得了战争,赚了个盆满钵满以后会干啥?’
‘师弟,这还用问吗?除了喜大普奔之外,接着搞国家工程二期呗,这还没打赢不就先搞了国家工程一期,给老佛爷修园子祝寿吗?这要赢了,指定是二期工程上马,咱也不整颐 和 园了,这回直接是圆明园。’霍殿阁无比‘吴化’的答道。
‘嗯,师兄就是师兄,都会抢答了,呵呵……师兄说的不错,这活脱脱就是我大清的屌造型儿!可人岛国不一样啊,这他喵自打甲午那会儿吃到了战争甜头,这丫就上瘾了,从此以后,不仅大量资源向着军事倾斜,全国银民也勒紧裤腰带缴税,干啥?还是搞军事,完了还嫌不够,又八方借钱,干啥?答曰:还是搞军事。终于十年磨一剑,到了前两年在东北又干翻了老毛子,又是大赚一笔。这回该搞民生了吧?人不,人通过战争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路也有劲儿了,那就继续加大投入,嘿嘿……别人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岛国是从此立志要做一只吞象的蚂蚁,所以他还哪有资源和精力搞其他,所以你才感到这表面来看它也比我大清强不了多少。’
‘高,实在是高,没想到吴先生在国内就把岛国的情况看得如此清楚啊!’没等陈真和霍殿阁说话,这胡元奎就抢先赞道。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