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万界蹭气运者 > 第六十四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第六十四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书接上回,话说这山口在报名处外面被打脸以后,留下狠话,就速度闪人了。
陈真哥仨也没太把丫当回事儿,无非就是这比再来报复,重复打脸就是了,真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简直就不值一提嘛!
报名处风波之后,由于有中年妇女之友,呃……不是,是有教导主任宫崎龙一的弹压,山口等人也不得不暂时收敛了起来,没再来招惹陈真等人。
所以,这开学两个多月以来,日子过得也算是波澜不惊,当然,陈真和山田光子的感情,虽然还没挑明,但是也在这段时间里以一种‘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方式与日俱增着。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留洋学生,都是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的,除了上课认真听讲,认真记笔记以外,下来更是常常浸泡在图书馆的书海里,犹如海绵吸水般汲取着知识的力量。就连吴大虾这样的后进典型,都在陈真等人的带动下,呃……去过两次图书馆。
那位爷您别笑,这对一个学生时期经常逃课上网打游戏的老油条来说,还真是不小的进步了,好伐!虽然这家伙只是去图书馆书海拾遗,抢救发掘类似于民间艺术家郭大炮郭老师的原创作品《孽欲劫》,这样的少儿科普读物中的孤本善本。
如果日子就这样一直平淡下去,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有句话说的好,平平淡淡才是真嘛!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
这天中午,陈真哥仨和山田光子和往常一样,下学以后来到学校的餐厅门口,由光子打头,正准备进去吃饭,突然一条人影从里面冲了出来,眼看就要将光子撞到在地。
说时迟那时快,走在光子后面的陈真一把将光子拉开的同时,脚下落地生根重心一低,横肩一靠将这撞来的人影反撞出近两米远,这还是陈真不欲伤人,要不然就不是撞出近两米这么简单了。
‘你眼瞎啊?走路不长眼的家伙,把我的饭都撞洒了,你说怎么办吧?’
众人循声望去,这才发现,原来这撞人不成,凡被撞的正是两个多月以前,在报名处操场和他们有过冲突的田中。这家伙今天穿一身白色的空手道服,从餐厅里面打饭出来,现在饭洒了一地不说,白色的空手道服前胸位置还沾满了汤汁。
显然,这丫说他被撞,那就是恶人先告状。谁都能看出来这家伙就是一根筋,俩月以前针对光子那一巴掌没能打下去,今天逮到机会发现了光子走在前面,那还不趁机把这没完成的任务完成啦?
谁知陈真肩膀够大还反应奇快,瞬间替光子扛了下来。这丫等于一下就踢在了铁板上。
不过,这家伙虽然有些岛国人的非遗传承,认死理,人轴,但这并不能证明人就傻。这不,便宜没占到,人秒变碰瓷儿。
‘你想怎么办?要不,给你重新打份饭,再赔你件衣服?’陈真觉得他们到岛国来是来学习的,再说了临走前,霍四爷一再交代到了异国他乡,一切忍让为先,他作为吴大虾俩人的师兄,应该率先起到带头作用。所以,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陈真都准备退后一步自然宽。
‘哼哼……哪有这么简单,你以为是在打发叫花子啊!’田中嚣张冷笑道。
‘那你想怎样?’这时,走在后面的吴大虾和霍殿阁也赶到了,这俩老远就看到了事情的经过,到场以后,也不等陈真回话,性急的老实孩子霍殿阁抢先反问道。
‘哼哼……我不想怎么样,你们不是喜欢英雄救美吗?我却偏要扇这凑不要脸的女人耳光,今天让我田中扇了就算完事儿,要不有你们好看!’这他喵也是没谁了,哥仨还以为这位现在一定会针对他们仨提一些无理的甚至是侮辱性极强的要求,谁知这位还对于扇光子耳光之事恋恋不忘。这哥们儿还真是已经轴出一定境界了。
‘田中君,这里是我们大二本帝国,你还跟这些支那猪废什么话,赶紧去干你该干的事,今天宫崎龙一去其他学校搞调研去了,看谁还能保住他们,桀桀桀……’众人循声望去,原来这时候,山口这货以一副走路带风的造型儿,在撑伞哥佐佐木的撑伞陪同之下,带着一大票身穿白色空手道服的黑龙会成员,走了过来。
他们这样华丽的出场方式,自然又招来了一群没瓜吃群众。
‘哇哦!是山口大师兄耶,他真是越来越酷了,今天还带了这么多黑龙会成员,那几个华夏人要倒霉了。’(山口小迷妹)
‘才不会呢,上次报名的时候我亲眼看到那俩个儿高点儿的华夏人都没出手,一下就把田中撞晕了,那矮点儿的帅锅一指头就打败了山口大师兄。’(上次路甲)
‘哇,这是真的吗?西村君,我要找他们拜师!’(路乙小四眼男)
‘拉倒吧!猪口君,你不要相信西村这个吹牛皮大王的谎话,华夏人怎么可能是山口大师兄的对手?再说了这回还有起码30多黑龙会成员,他们死定了,唯一的悬念就是山口大师兄会给他们完好的保留左手还是右手,又或是左脚还是右脚。’(路丙山口小迷弟)
……
‘来啊,你倒是打啊!’山田光子可不是个怕事的主,在陈真身后高声叫道。
‘你当我田中太郎是孬种不成,凑不要脸的女人给我死来!’田中嘴里叫嚣的同时,立马就要冲上去了。
‘都不想上学了吗?午休时间在这里聚众闹事,等宫崎主任回来了,我一定要让他处罚你们!’一个苍老而严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带眼镜的老头从操场对面珊珊走来,不是渡边教授还能是谁?
山口等人一听这渡边教授要到宫崎龙一那里去打小报告,告黑状,脸上肌肉抽搐了两下,不甘的说道:‘这次算你们运气好,咱们下次走着瞧,总有一天要把你们这些支那猪撵回去,哼!收队!’
没瓜吃群众们一看这男一号,大佬山口都带着小弟溜了,也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你们没事吧?’渡边教授看山口这帮人走了,连忙过来,向陈真等人问道。
不得不说,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学生,全世界只要是正常的老师,都会喜欢。当然,砖家叫兽不在此列,咱们另外找机会讨论。
‘多谢渡边教授关心,给您添麻烦了,我等没事。’陈真等人纷纷客气答道。
‘不麻烦,只要没事就好,要是山口这些人再来找你们麻烦,你们可以来告诉我和宫崎主任。我们作为老师,一定会为你们做主的,你们放心,这里是大学,是传授和学习知识的地方,不是他们黑龙会。’渡边教授义正言辞的说道。
众人听渡边教授这么说,连忙纷纷应是,感谢他的好意。一番客套之后,众人又准备邀请渡边教授共进午餐,老头儿以吃过了为名,委婉的拒绝了他们。送走渡边教授之后,他们才进到餐厅点了菜,开始吃起了午餐。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哥仨在晚自习结束送光子回家后,也回到了他们租住的小院。
吴大虾习惯性的向周围看了一眼后说道:‘二位师兄,我说今天山口这帮孙砸为什么会来故意找茬,原来是提前知道了中年妇女之友,呃……不是,是宫崎主任去搞调研去了,才利用这个空挡采取了行动。
可见这帮人针对咱还真是处心积虑啊!老话讲,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山口这些人是‘蛤蟆趴在脚背上-不咬人恶心人’,咱得想个法子,把这帮孙子给收拾了,俗话说得好啊‘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咱要想继续在岛国求学,就不得不如此。’
陈真和霍殿阁听到吴大虾的话,相互对视了一眼,由陈真说道:‘师弟,这个道理愚兄也知道,只是临走时,师傅一再强调要咱忍让为先,要是因为没有忍让,导致了这留洋之事落的个没了下场,咱们回去怎么交代啊?’
‘忍忍忍,忍字头上一把刀,咱是越忍让,别人是越认为咱好欺负,也就越要得寸进尺。’老实孩子霍殿阁嘟囔道。
陈真想了想,觉得这二人说的未必没有道理,当下笑问道:‘二位师弟说的确实有道理,只是这具体又该怎么做,你们有什么好法子吗?当然,前提条件是不能影响到留洋之事。’
一听到问有什么办法没有,这老实孩子霍殿阁瞬间秒怂,他哪有什么办法,如果一定要让他说出个办法,他顶多能整出个拎刀砍人。
陈真也没有寄希望于霍殿阁,又转向了吴大虾说道:‘师弟,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吴大虾笑道:‘办法嘛,肯定是有滴,收拾山口他们嘛,无非是……’这丫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习惯性的四下里张望了一番后又继续说道:‘二位师兄附耳过来,小心隔墙有耳。’等俩人附耳过来以后,这丫才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说出一番道理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