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万界蹭气运者 > 第六十六章 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

第六十六章 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


  
闲话休叙,书接上回。
这时,才听吴大虾老神在在的低声道:‘看清楚了,劳资是黑脸包龙图,最烦人家说神啊鬼啊的,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原来这位也是一俊杰,瞬间就明白了现在的局面。毕竟就算是岛国,也不是人人都没事儿就想着玉碎,真要这样,蝗军们喊出‘一亿玉碎’那会儿,岛国人就该绝种了。
‘你的生死掌握在你自己手里,我来问你来答,你滴明白?’
‘明白明白,阁下尽管问,我高原三郎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呃……这里是黑龙会京都支部,负责人是芥川龙二,芥川龙二是空手道大师芥川龙一的弟弟,说起这芥川龙二,就得从芥川龙一说起,说起芥川龙一就得从芥川家族说起,话说这芥川家族自打德川幕府……’
‘行行行,高原三郎是吧,我说三郎兄啊,你先打住,先打住,我来问你来答,这回听明白了吗?’没等这位说完,吴大虾赶紧叫停。
尼玛,没想到在岛国还能遇到这样一话唠,你要让他一直说下去,丫没准儿能给你扯三天三夜不带重样滴。
‘明白,明白。’三郎兄忙连连点头笑道。
‘第一个问题,山口这帮人在哪里?不许扯其他,只准回答我的问题。’吴大虾问道。
‘他们在后面那个院子的房间里喝酒,哦,对了,阁下,山口大师兄本人应该去地牢了。’三郎兄非常狗腿的媚笑道。
‘嗯,很好,这就不错嘛,第二个问题,你们俩为什么不去喝酒,要守在这里?’吴大虾继续问道。
‘这里是支部的机要室,重要的文件都在里面,对了,还有一部分没来得及存银行的活动经费也在这里面,所以就需要人看守了。’三郎兄非常合作道。
听到机要室仨字,吴大虾哥仨眼里一亮,这还真是意外之喜啊,待会儿肯定要本着‘搂草打兔子’的原则,充分学习蝗军们的先进事迹进去扫荡一番。
估计这黑龙会也没想到,在这岛国本土,居然还有人敢到他们这仅次于东京总部的支部,来不走寻常路。所以在安保这一块,相对还是松散了些,无形当中便宜了他们哥仨。
‘最后一个问题,地牢在哪里,里面关的都是些什么人?’哥仨按耐住无意中找到机要室的喜悦,还是由吴大虾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
‘地牢的入口就在他们喝酒的那间房间的榻榻米下面,很好找的。至于里面关的人嘛,最近也没别人了,就只关了个幸德春水在里面。山口大师兄就是去审问他去了。’三郎兄灰常干脆的将山口这帮人卖了个干净。
‘嗯,三郎兄你很好,很不错,果然是个知情识趣之人啊,现在知道该干嘛了吗?’吴大虾连脖子都没转一下,只是稍微斜视了一下机要室的房门笑问道。
‘呵呵,明白,明白,诸位请。’不得不说,这三郎兄还真是善解人意,绝对有做岛国籍带路党的潜质,吴大虾只是瞟了一眼机要室房门,这丫立马满脸阳光灿烂,点头哈腰的开门去了。
哥仨等三郎兄把机要室房门打开后,跟在他屁股后面,鱼贯而入。这机要室其实就是个典型的岛国式房间,主体就是木结构,房门也就是滑槽门,要不是怕惊动后院那些人,直接就可以破门而入。
进来以后,三郎兄非常自觉的先把煤油灯给点着了,这样一来,整个房间的情况就已经尽收眼底了。这个房间并不大,约莫只有十来平,房间里面只有一个大号的保险箱和一把椅子一张桌子,保险箱由于没有密码暂时还打不开,众人也只能无奈的看了一眼。
而桌子上似乎还有一些文件,可能是还没翻阅完,就随手给放在了上面。
霍殿阁随手拿起一份文件一看,‘《粤省兵要地志概述》、《湘省兵要地志概述》、《巴蜀兵要地志概述》这是什么鬼?’
吴大虾和陈真也过来,拿起来粗略的看了一番之后,俩人对视了一眼,吴大虾看到陈真眼里也是充满了十万个为什么,结合后世历史笑着解释道:‘这玩意儿就是岛国对华夏各地区人的性格特征做的一个总结概括,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看来岛国针对华夏,在各方面都做了深入的了解啊,只是就这么几个省,看来这项工作还远远没有完成嘛。’
‘嗯,师弟言之有理。对了,还有这个。’霍殿阁说完又从桌上翻出另一份文件,吴大虾和陈真一看,这个就有点意思了。
这居然是一份附带照片的关于岛国在庚子年参与八国联军进北京事件时,趁着战场混乱把阴国佬的氯气炮以及两发还没打出去的氯气弹顺走的事情始末详细记录,以及后来战争结束之后利用这玩意儿建立研究所,到现在已有重大突破的报道。
‘怪不得后世史料中记载,庚子事变时在攻打天津卫的战斗中,大肆屠杀华夏军民的毒气弹到后来攻打京师时却不见了踪影,原来这原因在这里啊,一是毒气弹快用完了,二是被鬼子给顺走搞研究了,看来岛国对于这些个玩意儿的研究就是打这里开始的,话说这鬼子似乎除了三光政策以外,似乎还得加上一条-顺光,这他喵也是没谁了。’
吴大虾这正琢磨着这信息有没有可以利用的价值,就听霍殿阁问道:‘师弟这啥玩意儿啊,有没有搞头啊?’
听到这话,吴大虾稍微琢磨了一下,眼珠子一转,说道:‘管他喵有没有搞头,先顺走再说。’
听到吴大虾这么表态,霍殿阁连忙从身上掏出一条能装整只猪的麻袋,将桌上所有文件扫荡一空。吴大虾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麻袋,笑道:‘师兄,合着您这到人支部吃大户来啦,怎么着,还真准备给人这儿来个三光政策啊?’
‘师兄我倒是想,只是丫这鸟支部穷的一比吊糟,也没啥好打包的,要不师兄我辛苦一下,把那保险柜直接打包得了。’霍殿阁一脸苦瓜相的说道。
‘不用这么麻烦,咱先去后院,把山口大师兄请来,让他老人家辛苦一下,帮咱打开。’吴大虾一脸阳光灿烂的说道。
哥仨正准备动身去后院有请山口大师兄,就听高原三郎却在一旁苦着脸道:‘阁下三位,我就不去了吧,见到山口大师兄,我就死定了。’
‘呵呵……三郎兄,也罢,看在你表现良好的份上,也不为难你了,知道该怎么办吧?’吴大虾一脸人畜无害的笑问道。
‘知道,知道。’这丫一边笑着点头,一边把腰带取下来交给吴大虾,再自个儿把鞋一脱,把臭袜子也给脱下来直接塞嘴里,完了把手往后面一背,转身背向吴大虾,意思是让给他绑上。
吴大虾嫌弃的扇了两下,屏住呼吸,速度给丫绑好后,这家伙立马主动找了个木柱,用头一撞,直接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哥仨一看这位不仅识时务,还训练有素,都不用麻烦他们,人自个儿就直接把自个儿撞晕了,面对这样一人才,也没有杀他的必要,说不定啥时候还得找丫带路呢,在确定了三郎兄真晕了以后,哥仨又把之前被陈真打晕的家伙照此处理一番后,就直接杀奔后院而去。
绕过两排无人的建筑,哥仨来到后院,老远就听到里面一帮家伙估计是喝高了,正在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里面鸡情合唱荒腔版《樱花》呢。那歌声生动的诠释了什么叫‘能止小儿夜哭’。
哥仨实在受不了这个,也不管三七二十八,直接就由霍殿阁打头,一脚踢碎了房门冲了进去,‘都他喵别嚎了,你们这是准备要吓死多少人啊?’
霍殿阁刚吼完这一嗓子,‘啊-’‘啊-’‘鬼啊-’……连续几声高八度的尖叫声响起,震的窗户纸都直颤,原来是几位抹了比吴大虾脸皮都薄不了多少的大白的艺鸡,看到仨带黑脸面具的怪人突然闯了进来,给吓得直接尖叫了起来。
‘够了,都他喵闭嘴!看清楚再嚎,劳资是黑脸包龙图,别他喵神啊鬼啊的!’吴大虾大吼道。
他这一嗓子果然有效,这些艺鸡哪里听过这犹如旱地一声惊雷的雄浑吼声,直接就被吓得集体失了声,幸亏她们本来就跪坐在榻榻米上,这样一来也不用再跪一次了。
‘八嘎!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闯我黑龙会支部,难道不要命了吗?’一矮壮的平头哥,一边叫嚣,一边向着吴大虾冲来,抬手就是一记直拳直奔吴大虾面门而来。
吴大虾不招不架就是一下,直接一个迎击,一脚就将平头哥给踢的飞出几米远,将杯盘都撞了一地,这家伙吐了两口白沫,白眼一翻,直接就晕了过去。
‘辣鸡!’一秒搞定平头哥后,吴大虾轻蔑笑道。
‘什么?你说什么?你居然敢说中村君辣鸡?八格牙路……’众武士不服吼道。
‘我想各位是误解我了,我可不是说这位中村君辣鸡,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吴大虾人畜无害的笑着答道。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