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万界蹭气运者 > 第六十九章 国际主义战士吴大虾

第六十九章 国际主义战士吴大虾


  闲话休叙,书接上回。话说陈真哥仨经过一番折腾,搞定山口大师兄之后,一行人原路返回,很快又来到了机要室。
这回有了山口大师兄的配合,拿到保险柜密码之后,霍殿阁童鞋终于得偿所愿,打开了保险柜。
‘卧槽,发啦!师兄,师弟,这回咱真是发达啦!’打开保险柜之后,霍殿阁童鞋可没心情管什么文件,两眼放光的盯着一堆金条和岛国元夸张的大叫道。
‘行啦,行啦,我说师兄啊,这才哪到哪?话说以后有了大户人家出身的山口大师兄同志交公粮,这算啥?’没等陈真说话,吴大虾上前拍拍霍殿阁童鞋肩膀笑道,完了又回头对山口大师兄笑问道:‘大师兄同志,我说的对吧?’
‘呃……这个嘛,呃……这个嘛……’山口这丫苦着脸刚想叽歪一下‘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突然看到吴大虾使出成名绝技-正版翻脸比翻书还快,他山口跟人一比,那就是弟弟都算不上,他得叫人祖师爷啊!
当下不敢再在关二爷面前耍大刀,川剧名家吴大虾面前玩儿变脸,秒变刚吃完一打‘你懂丸’的鸡昂状态,大义凛然道:‘嗯!吴桑说的对,这才哪到哪,这不过才三千来两金条,外带20万岛国元,对我山口家族来说,这连毛毛雨都算不上,如果诸君需要,我山口家族随便奉献点,都不止这样。’
‘嗯,这就对了嘛!我果然没看错,山口大师兄同志不愧为豪门嫡长子,这魄力,这气场,将来铁定可以在大二本帝国内阁,混个身居要职,我看好你!’吴大虾拍着山口这丫肩膀,以一副长辈无比欣赏后辈的口吻赞道。
‘呵呵,应该的,应该的,吴桑过奖啦,过奖啦,山口愧不敢当啊!’山口这丫受宠若惊,连忙点头哈腰的陪笑道。
‘诶!山口桑,你当得起,当得起,不要谦虚嘛!这样吧,组织上也不能因为山口桑当得起就啥都让你负担,就算你一颗红心,心向组织,为组织发展计,义无反顾的要纳捐,那也不能太多了,呃……具体数额嘛就比照今日保险柜中毛毛雨就可以了,不许超标啊,明白了吧?山口桑。’吴大虾一看山口这比如此上道,立马打蛇随棍笑道。
‘啊……这……这这这……是!山口保证完成任务,三天之内就向组织展现我山口全心全意拥护组织,向组织靠拢的决心!’山口之丫刚想推诿,一看吴大虾又要使出其川剧大师成名绝技-变脸,立马化身为立场无比坚定的组织拥护者-岛国山口卫组同志!
‘尼玛,没看出来这山口大师兄也是纯演技派,戏精一枚啊!’吴大虾暗自吐槽一句,立马笑道:‘好啦,组织上相信你山口同志的信仰和无比忠于组织的决心,咱们来日方长,一切看行动,现在还是先看看这保险柜里都有什么吧。’
一听吴大虾这么一说,山口大师兄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一关算是暂时糊弄过去了,当下不敢再多话,连忙上前,和霍殿阁童鞋一起清理起保险柜中的物事来。
清理工作很快就完成了,里面的财物跟山口说的大差不离,金条约莫有3000多两,岛国元总计21万余元。
可不要小看这个时代的岛国元,人岛国现在实行的可是金本位制,也就是说岛国元是和黄金挂钩的,一岛国元等于0.75克黄金,这21万余元几乎和这3000多两金条等值。这个时代一个撸军大佐月工资也就100多岛国元,普通纺织工月工资才不到7、8块岛国元。所以这还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除此之外,剩下的就是一些文件,哥仨简单的翻看了一下,大多都是一些黑龙会内部的人事任免,还有就是一些具体如何武装殖民华夏东北的计划。当然,这些计划也是黑龙会最根本的目标所在。就是人‘黑龙会’这仨字,不都是因黑龙江而来的嘛。
现在也不是具体研究这些文件的时候,霍殿阁童鞋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丫随便翻了一下,等陈真和吴有道翻看完后,立马又拿出了那条能装头整猪的麻袋,将保险柜中一切物事来了个一锅端。
吴大虾看霍殿阁童鞋已经打包完毕,今天硬闯黑龙会支部的目的可以说也就达到了。正准备给山口大师兄来个难舍难分的道别致辞啥的,结果还没等丫开口,人山口大师兄主动上来,摆出一幅扭扭捏捏的造型:‘吴桑,你……你……’
‘山口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现在是啥关系,那就是一条绳上……呃……不对,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有啥事儿,你只管说就是了,有条件得办,没有条件,呃,没有条件等将来有条件了还得办!’一看山口大师兄一幅痔疮犯了的造型儿,吴大虾立马就是一番慷慨陈词。
‘好吧,吴桑还有诸君,我山口就明说了,你们今天这么一闹,我作为今晚支部的负责人,要是一点事都没有,好像……好像也说不过去吧,你们看……’
‘哦-我当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呢,山口桑想的还是挺周到的嘛,这个简单,只是要委屈一下山口桑了,不知……’吴大虾说到这里,眼睛瞟了一下地上主动玩儿捆绑艺术再将自己撞晕的三郎兄。
‘不委屈,不委屈,吴桑还有诸君,我山口也不能搞特殊待遇啊,就照此办理吧,拜托了!’山口一看吴大虾目光瞟向的方向,瞬间秒懂,立马一边脱鞋脱袜子,准备用臭袜子塞嘴,一边主动向吴大虾申请三郎兄的待遇。
吴大虾一看山口大师兄主动要求晕倒待遇,立马脸露不忍之色,叹道:‘罢了罢了,也只能如此了,山口桑,委屈你了。’说完,又转头对霍殿阁苦着脸道:‘师兄交给你来处理吧,我委实下不了手啊!’
‘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打完收工,把保险柜财物搬走才是正理。’听到吴大虾说交给他来处理,霍殿阁童鞋一边嘟囔两句,一边拿出绳索将山口大师兄捆成了粽子造型儿,一边对山口抱拳说了句:‘得罪!’
没等山口回话,霍殿阁童鞋瞬间使出一记手刀,将丫劈晕在地。完事之后,问道:‘师兄、师弟,我这算完事儿了,对了,还有这个幸德春水又该怎么搞啊?’
没等幸德春水说话,吴大虾说道:‘先带会我们住处再说吧。’说完,又看了一眼陈真,在看到陈真也点头表示同意后,吴大虾主动背起幸德春水又和陈真二人按照原路,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了住处。
哥仨带着幸德春水回到住处后,刚坐下来喝了点水,这幸德春水就鸡动的说道:‘这回我幸德春水能大难不死,全赖三位仗义,冒死相救。’
说完就准备要站起来给哥仨行个鞠躬礼,陈真和吴大虾连忙一把将其扶住,由陈真出面道:‘先生不用多礼,我等救你只是顺势而为而已,再说了上次要不是你等大义凛然挡住了军警的反扑,我等众人肯定也会深陷无穷的麻烦之中,说起来,我等还得感谢先生呢。’
‘话不能这样说,上次之事本就是我岛国内部的矛盾,通过今晚之事,我算是看出来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三位应该是来自清国吧,所以,真要说起来,上次之事借用一句华夏古语叫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三位并不欠我们什么,我对三位表示谢意是应当的。’不得不说,幸德春水这人情商还是很高的,人对于吴大虾上次冒充组织008一事只字不提,只是一个劲的对这次相救之事表示谢意。
‘幸德春水同志,首先请允许我叫你一声同志,为什么呢?我要申明一下,我个人对革命是报以赞同的态度的,你等所倡导的银民板载的理念我也是认同的,同时,我也知道你等是反对岛国少数野心家,发动非正义的战争的,对于这一点我更是无条件支持的!
所以,基于以上几点,我们就是志同道合之人,就是真正的同志!至于上次我等借故离开之事,主要还是因为我等是国际友人,总不能去干涉他国内政吧,真要这样做,又和你等所反对的帝国主义有何区别?’
经过吴大虾一番卖力的自我包装,这丫瞬间就把自己塑造成为了‘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银民的人。’
‘同志!’幸德春水在听完吴大虾这番即兴演讲后,立马以一种终于找到组织的状态,艰难的站起身来,用双手紧握吴大虾的右手,鸡动的叫道。
而陈真和正在一边重新数钱的霍殿阁,都被吴大虾这番飙演技给惊呆了,尼玛,这吴师弟还真他喵是张嘴就来啊,墙倒了可以不扶,这个是必须扶啊!
‘呵呵……好了好了,我就知道幸德春水同志是一个深明大义之人,是一定会理解我等一番良苦用心的,现在天色已不早,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咱还是洗洗睡吧。’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