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诸天万界蹭气运者 > 第七十一章 加强针

第七十一章 加强针


  上回说到,陈真哥仨夜袭黑龙会京都支部,在搞定山口大师兄的同时,顺带救出了幸德春水,吴大虾本着‘有枣没枣打三杆子’的原则,给幸德春水上了一通如何武装夺取政权的政治军事理论课,在岛国内部给丫安了个炸弹。完事儿之后,哥仨又像平常一样来到了学校。
刚进了校门,就发现童鞋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聚在一起聊开了。
‘嘿,听说了吗?昨天夜里黑龙会京都支部被人给挑了!’(路甲)
‘真的假的啊?今天不是愚人节吧!我没听错吧?’(路乙)
‘绝对真实可靠,你没看今天山口大师兄都没来上学吗?’(路甲)
‘小笠原君,你是怎么知道的?’(路丙)
‘对啊,你怎么知道?’(路乙)
‘你们忘记我伯父是谁了吗?嘿嘿……’(路甲)
‘对啊,我想起来了,小笠原君的伯父是京都警察本部的警视正,看来这消息是真的了,说说看怎么回事呗。’(路乙)
‘呃……事情是这样的,昨天半夜,警察本部下属的一个交番所接到几名艺鸡报案,说是有3名面带黑脸面具的怪人突袭了黑龙会京都支部,事发时,她们几人正在陪黑龙会众武士喝酒,这3名带黑脸面具的怪人突然闯进他们所在的房间,指责武士们歌声太难听,由此引发冲突。
她们一看情况不对,就趁乱跑了出来,由于是半夜,也找不到黄包车,只能步行近1个多小时到最近的交番所报了案,等值班警员问明情况后,觉得事态严重,连忙向上汇报,等警察本部接到消息,集合大队人马出警到达现场时,已是事发两个多小时以后了。
警察们只发现现场一片狼藉,武士们多数身负重伤,还有数人已经死亡,就连山口大师兄都被人用绳索捆绑起来,打晕在地。目前为止,警方还没有什么凶手的线索,只是据醒来的山口大师兄讲,这些人是冲着幸德春水来的,怀疑和乱党有关,这就是整个事情的经过。’(路甲)
‘卧槽,不是吧,这乱党的战斗力是要逆天吧,简直太牛了,三个人就能打败一群武士,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柳生十兵卫厉害?’(剑道小迷弟)
‘柳生十兵卫不知道,毕竟没见过,说不定是吹牛皮呢,就不知道有没有柔道大师嘉纳治五郎厉害?’(柔道脑残粉)
‘嘉纳治五郎算个毛线啊,我猜他根本就是个假大师,真正厉害的是船越文夫大师好不好?’(空手道粉)
‘你在说什么,就船越文夫那老头儿,我只能呵呵了!你看他教导出来的弟子,那么多人被人仨人就秒了,不服来辩啊!’(柔道脑残粉)
‘我辩你个鸡儿啊,你个嘴炮无敌,有种和我单练啊!’这哥们儿,说着就要动手。(空手道粉)
‘尼玛,单练就单练,谁怕谁!’这位也是一暴脾气,说着就一脚踹过去。(柔道脑残粉)
‘啊!可恶!你他喵还真敢动手啊,劳资今天非要让你知道强者的尊严不可侵犯……’这位也不愿意吃亏,立马上前使出‘猴子偷桃’绝技。(空手道粉)
‘啊!’这位一声惨叫的同时,连忙使出扯头发王八拳绝技……(柔道脑残粉)
眼看一场撕比大战就要全面爆发,左右众人急忙将这二位拉开,又是好一顿劝说,总算是暂时平息了这场搞笑的撕比大战。
尼玛,这歪楼都他喵歪倒撕比系了,吴大虾哥仨也就没了兴趣,趁着没人注意不声不响的向教室走去。
来到教室以后,果然没有看到山口大师兄等人,估摸着现在还在接受调查呢。调查就调查吧,吴大虾把事情前后捋了一遍。
他们哥仨除了在几名艺鸡趁乱逃走去报警这个环节有些失误外,其他环节可以说是做的滴水不漏,除了山口大师兄不想混了,把他们供出来以外,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幸德春水那帮所谓的乱党,他们仨人可以说是高枕无忧了。想到这里不禁又在心里面为躺枪的幸德春水的小伙伴们默哀了两秒。
吴大虾这正有的没的胡思乱想着,‘叮叮叮……’一阵上课铃响了,渡边教授又和平时一样,踩着点儿准时来到了教室,吴大虾也收起思绪开始了一天的学习生涯。
很快,这一天就在这样平淡而充实的学习生活中度过了,果然和吴大虾想的一样,由于他们做的滴水不漏,这一天也没有任何人来找他们麻烦。
下学以后,吴大虾和霍殿阁还是和往常一样,让陈真独自一人送山田光子回家,他们俩直接返回租住的小院。
回小院的路上,走到一僻静处,霍殿阁前后左右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就对吴大虾说道:‘师弟果然厉害,略施小计就把山口这家伙吃的死死的,今天一天都没有东窗事发,咱们这一关看来是过了,师兄我佩服佩服!’
‘师兄佩服啥啊,咱们这一回还是大意了,要不是半夜没有黄包车拉客了,咱们哥仨说不定就成通缉犯了。’
‘师弟你是说那几名艺鸡?’
‘还能是谁?下回要在遇到这种情况不能再交这种智商税了。这也算是一次经验教训吧。’
‘嗯,还真是这样,这回是扁人扁嗨了,下次是该注意了。对了,师弟,等山口这家伙缴纳了那啥,哦,对了,是组织费,你真的准备交给幸德春水作为启动资金啊?’
‘为什么不呢?给岛国的野心家们找些乐子不好吗,这样一来至少也能分散一下他们的注意力,不让他们把目光都死盯着华夏。’
‘好是好,就是不知道山口这家伙能不能搞来这么多钱。’
‘师兄,这些钱对于一般大户人家确实不少,但是对于山口家族来说嘛,那就是九牛一毛而已,山口大师兄作为嫡长子,可能私房钱都不止这些,不过要让他一次性拿出来,也够他肉疼了。对了,光靠那个爆款写真集,要完全掌控山口还是有些单薄了些,咱们还得给这丫打个加强针,嘿嘿……’
‘师弟,加强针是什么鬼?’
‘呃……这个嘛,到时候师兄就知道了。’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两天,这一天一早,哥仨一到学校,就见到了久违的山口大师兄,这丫不愧是演技派,还是和平时一样,带了俩撑伞拎包的小弟,一副走路带风的德行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丫是坏银似的,一点异样都看不出来。
俩小弟问起他前两天黑龙会支部发生的事儿,这家伙又是一番说法,说是突袭黑龙会支部的乱党总共有好几十人,其中还有不少乱党都带了枪,要不是他山口大师兄机智勇敢,武艺高强,带领众人且战且退,就不是死几个人那么简单了,搞不好就得全军覆没。
至于最后被人成功劫狱,那是因为实在是乱党太狡猾,不是他山口无能。总之经过他这一忽悠,岛国天蝗陛下至少欠丫一枚旭日勋章了都。俩小弟直接给听得,面色潮红,娇喘……呃,不对,是呼吸急促,看向山口那迷离的眼神,直接堪比21世纪娘炮粉见到撸含这傻狍子了。
奇葩的是,打这以后,岛国官方的说法居然还真的和山口大师兄的说法一致了,至少各大报纸上都是如此刊登的,由此可见这山口家族在岛国的能量确实不一般。
回头再说这山口大师兄,丫在搞定了俩小弟稳住了基本盘之后,又找了个理由支开了俩人,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将陈真哥仨约到了一僻静处,又是一番自我表功之后,才问起陈真等人是要金条还是现金又或是存折。
吴大虾毕竟来自后世,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这存折太不靠谱了随时可能被冻结,干脆就比照着保险柜来,一半金条,一半旧钞。说定之后,双方又约定好第二天晚上8点在帝国大酒店见面。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天晚上8点,吴大虾哥仨租了一辆马车,很快的就来到了帝国大酒店,只是这次来的可不止他们三人,还有一人带着墨镜跟在他们身后。
四人下了马车之后,直接进了酒店大厅,一眼就看到山口大师兄已经在此恭候多时了,山口看了一眼后面戴墨镜之人,也没多想,此处也确实不是说话之地,径直带着四人上楼来到早就准备好的房间外。
等所有人都进到房间后,山口又左右看了看,在确定没有狗仔队之类的可疑人物跟踪之后,这才连忙把门给关上。
关好门以后,这家伙才转过身来一脸阳光灿烂的指着床上一口大皮箱道:‘诸位大佬,你们要的金条和旧钞都已准备好了,请验收吧。’
没等其他人发话,霍殿阁童鞋一马当先来到床边打开皮箱开始验收起来。约莫十分钟以后,霍殿阁冲着陈真和吴大虾点了点头,示意没有问题,接着又对山口大师兄笑道:‘山口桑果然有诚意,是值得组织栽培的好苗子!你放心,以后组织是不会忘记你滴!’
山口一听‘不会忘记’四字,立马吓得一哆嗦,暗地吐槽道:‘尼玛,再让你们想起,劳资的私房钱就全没了,你们还是赶紧忘记我吧!最好永生永世都不再相见。’
‘山口桑,你在哆嗦啥?难道是不想向组织纳捐吗?’就在山口暗地吐槽的时候,吴大虾笑问道。
‘没有的事儿,吴桑我山口只是想到身为组织虔诚的一员,能为组织的发展壮大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我鸡动啊,自嚎啊!这一鸡动自嚎,这没事爱哆嗦的毛病自然也就犯了。’
‘哦,看来是我错怪山口桑了,方才霍师兄说得对,对于像山口桑这样,主动向组织靠拢捐钱捐物的进步人士,咱是不该忘记。这样吧,今天咱几个一起开瓶香槟庆祝一番,再拍照留念一下。’
吴大虾说完之后,也不管山口反应,先是开了一瓶香槟,倒到几个杯子里,接着又拿出一副横幅造型儿的布条,对戴墨镜之人说道:‘幸德春水先生也别戴墨镜了,这里都是同志,来,你和山口桑站中间举起横幅,霍师兄和五师兄站两边,小弟我给你门拍照留念。’
众人听他这么说,连忙把横幅打开举起的同时也按要求站在了一起。
就在山口大师兄起身笑着走向合影位置的同时,横幅也被提前站好的众人展开了,山口大师兄清楚的看到横幅上写着‘组织模范成员山口桑向组织纳捐40万岛国元合影留念’字样。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